第20章:你是我的

第20章:你是我的

走到主帥帳篷不遠處,程虎停了下來,然後把他幫秦葉悠提着的小藥箱遞給她。他笑着說道:「下午我看你幫那些傷病醫治的時候,感覺你這個小藥箱簡直就是個百寶箱,明明那麼小,卻能拿出那麼多東西。」

秦葉悠一怔,心虛不已,心想他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?

「實不相瞞,我這個小藥箱啊,當真就是個百寶箱,程將軍您想要什麼,我也都能給您變出來哦,你有什麼想要的呢?」

秦葉悠選擇用打哈哈的方式,把這個話題給糊弄過去,程虎看着秦葉悠狡黠的笑容,古靈精怪的大眼,頓時臉一紅。

他撓撓頭,憨厚的說道:「你這樣猛然一問,我還真想不起來自己想要什麼,不如等我回去好好想想。」

秦葉悠聽到他的話,再看一眼他一本正經的面孔,突然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她只是隨口胡謅的,程虎竟然也信了,而且還一本正經的想着自己想要什麼,實在是太好笑了。

秦葉悠擦着眼角笑出來的淚水說道「好好好,你回去慢慢想,想出來告訴我,不管什麼樣的寶貝,我都給你變出來。」

程虎聽出秦葉悠是在逗他呢,更加不好意思,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活潑可愛的女孩子,看着她瞅着他哈哈大笑,他的臉更紅了。

這一幕正好落入不遠處坐在床前的祁元修的眼裏,他靜靜的看着她笑顏如花,她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這樣笑過。

不管什麼樣的寶貝,我都給你變出來?

她竟然還用這樣寵溺的口吻,跟程虎那個傻大個說話,祁元修思考着明天要不要把程虎前派去前線坐鎮。

秦葉悠身體疲憊,心情卻很愉悅,回到祁元修的帳篷里,看到他安靜的坐在桌前,敏感的感覺到室內的氣氛好像不太對,有些低氣壓。

具體什麼原因,她卻不太明白,於是試探性的問道:「王爺,我回來了,您的腿沒事吧?」說着就要往他跟前湊,似乎想要查看一番。

祁元修一抬眼皮,涼涼的說道:「臟,先去洗漱一下再靠近我。」

秦葉悠當場愣住,他居然說她臟?她低頭一看,自己的衣衫上確實沾染了一些血污,可這都是為搶救傷員才弄傷的,他怎麼能這樣說她?

她當即就紅了眼眶,一扭身賭氣似的就沖了出去,沐浴更衣之後,全身放鬆,可是一想起祁元修的話,她還是生氣,思來想去,決定去跟他說個清楚。

風風火火的闖到祁元修的帳篷內,一進門飯菜的香氣撲鼻而來,她立即就沒有了質問的氣勢,吞著口水靠近那一桌飯菜。

祁元修已經坐在桌前,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故意問道:「你好像有話要說的樣子?」

秦葉悠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,此時美味佳肴在跟前,她什麼都顧不上了,就算是此刻祁元修嫌棄她,讓她搬個小板凳在旁邊吃,她也願意。

「是有話要說,不過天大地大,吃飯最大,吃完飯再說。」她一邊說着已經一邊在桌前坐下,自顧自的給自己盛了一碗湯。

她心裏想着,先讓你得意兩天,等我吃飽了再跟你算賬。

祁元修看着她閃爍著大眼睛,她的小腦瓜里想的什麼,他一清二楚。

秦葉悠還沒有吃完飯,追風就來報告祁元修,派出去的探子都回來了,有要事要彙報。

祁元修直接飯都不吃了,立即就去聽彙報了,秦葉悠吃過晚飯一直等着他回來,準備跟他好好談談。

可是一直等到深夜,不也祁元修的身影,她忙碌一天,實在太累,不知不覺就趴在桌上睡著了。

眾所周知,祁元修不喜歡別人太靠近他,行軍的路上為了安全,秦葉悠和祁元修雖然住一個帳篷,但是她也只是在他的帳篷里搭一個小床,現在亦是如此。

夜半時分,祁元修終於回來,看到她趴在桌前睡著了。

他一彎腰就把她抱了起來,看來真的是累壞了,就這樣她都沒有醒來,反而在他的懷中猶如小貓一樣蹭了蹭,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,繼續睡着。

祁元修的嘴角微微翹起,勾出一個笑容,他把她輕輕放在床上,突然聽到她嘟噥一句:「紗布……還需要更多紗布……」

他沒聽清楚,以為她醒來了,低頭一看,她依舊逼着眼睛睡的很熟,這才知道原來她是在說夢話呢。

祁元修覺得有趣,故意逗她:「你說什麼?需要什麼?」

「紗布……」她居然真的在夢裏回答,他笑着說道:「嗯,我給你準備很多很多,好不好?」

她很乖順的回答他:「好……」

祁元修玩心大起,他想到了那件一直困惑他的事情,試探性問道:「你的小藥箱為什麼能變出那麼多東西?」

秦葉悠迷迷糊糊的回答道:「那時百寶箱……」說完還痴痴地笑了一聲,翻個身繼續睡。

祁元修一愣,看來她睡着的時候也比較警惕啊,問不出什麼重要信息。

提起百寶箱,讓他突然想起下午的時候,她和程虎在外面說說笑笑,心裏頓時不悅,於是說道:「你是我的,知道不知道?」

她答應着:「嗯……」

「你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,只能對着我笑,有好東西只能給我,眼睛只能看着我,知道不知道?」

「嗯……」她依舊乖順的答應着,聲音越來越低。

祁元修知道她是在說夢話,聽到她如此溫順的答應着他的話,心裏依舊高興,躺下來,輕輕把她摟在懷中睡著了。

第二日清晨,他醒來之後,見她還在睡着,於是自顧自的起身準備去軍營巡查了。

秦葉悠迷迷糊糊的醒來,發現自己躺在祁元修的大床上,有些驚訝,嘟噥道:「我怎麼跟你誰在一起了?」

祁元修聽到她的口吻,似乎她還挺不願意的,故意冷著臉說道:「軍醫營那邊有軍醫,用不着你去,老實在這帶着。」

秦葉悠大腦還不甚清明,腦子裏正在天人交戰,實在是很想再睡一會,最終選擇跟自己妥協,一頭栽倒枕頭上,臨睡之前模糊想着,他剛才說了什麼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章:你是我的

3.6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