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:老母親的苦心

第209章:老母親的苦心

現在都是深夜了,長松竟然能買來餛飩?

唐菲打開房門,看到長松提著一個食盒恭敬的站在門口,滿頭大汗。

「你剛才是去買餛飩了?這麼晚了你去哪裡買的啊?」唐菲驚訝的問道。

長松老老實實的回答道:「大小姐,你不是念叨幾次,很想念京城街頭餛飩攤上賣的餛飩嗎?我看你今晚心情不好,所以就去買來給你吃,希望你吃了心情能好起來。」

「你傻啊,大半晚上跑出去買餛飩,我就是那麼一說,你就當真啦,這是哪裡買的?看你這一頭汗,定然是跑了很遠吧?你怎麼這麼傻!」唐菲一邊數落著長松,一邊拿出帕子給他擦拭額頭的汗,十分自然。

長松憨厚一笑說道:「也沒有多遠,還熱乎著呢。」

然後就提著食盒往裡走,邊走邊說道:「王妃,您也一起吃吧,我多買了一份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故意打趣道:「那好吧,今晚我就沾沾菲兒的光,嘗嘗這街頭好吃的小餛飩是神恩味道的。」

唐菲笑著說道:「秦姐姐,你快嘗嘗,可好吃了……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然後含笑看了一眼旁邊的長松,她是知道的,這一邊都是皇城,晚上根本沒有出攤賣餛飩的,長松能買的到,肯定是去了老城區那邊。

為了唐菲吃一口餛飩,讓她開心一些,他竟然大半夜跑那麼遠,這才是真正的喜歡上了啊。

秦葉悠又瞥了一眼唐菲,這丫頭好像還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來呢。

唐菲剛剛要開始吃,突然想起什麼來,問道:「對了,你有沒有給心兒也帶一份。」

長松十分不情願的說道:「大小姐,她對你態度那麼差,你怎麼還這麼惦記她啊。」

「她也是傷心過度,一切都是為大皇子,她也挺可憐的,好幾次夜裡我都聽到她偷偷哭,你要是沒買她那份,就把我這份分出一點給她吧。」

長松幾乎要無語了,他氣哼哼的說道:「大小姐,你就是太善良了,什麼都替被人想,你就安心吃吧,我給公主也買了一份,能不給她買嗎?萬一她有生氣再折騰你怎麼辦?」

長松說完就走了,臨走之前還用很鐵不成鋼的眼神看了她一眼。

秦葉悠看著長松遠去的背影,然後一邊吃著餛飩,一邊隨意的說道:「長松這人倒是挺不錯的哈,對你也挺好的。」

唐菲也大口吃著餛飩,表情十分享受,全神貫注都在餛飩上了,沒有注意到秦葉悠閃著八卦之光的眼神,直接回答道:「是,他是對我挺好的,就是平時總是犯傻,做一些傻事,就跟今晚這樣的事一樣。」

秦葉悠心想,當局者迷盤觀者清啊,當初聞莊主長松送她去唐門,一路上曾經遭遇幾次危險,長松都十分機敏的帶著她躲過去了,可是一點都不傻。

陷入愛情的人都是會變得傻傻的吧,因為全心全意只為一個人付出的時候,就會顯得有點傻吧,唐菲這丫頭,又不是那種敏感之人,居然都沒有發現長松對她的心思。

吃完餛飩,兩人又聊了一會兒,終於安扶著唐菲回去睡了。

第二日清晨秦葉悠剛剛起床,正在吃早飯,祁元修就過來了。

「王爺怎麼這個時間過來?一起吃早飯吧。」秦葉悠讓綠蘿給祁元修準備一下,他很少大清早就過來的。

「昨天出去一天,沒有見到你,我今天還得出去,所以先來看看你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在旁邊盛粥的綠蘿,聽了這話,笑眯眯的看了一眼秦葉悠,她的臉有些熱。

「都老夫老妻了,還有什麼好看的。」她故意說道,說完之後,才發現這句話好像在撒嬌一樣。

「哈哈,老夫老妻也得看。」祁元修心情很好的,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的臉更紅了,只好默默無聞的繼續吃飯,祁元修吃了幾口問道:「南嶽的大皇子和公主,你費心一下吧。」

秦葉悠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跟祁元修從頭說了一遍,略去了隨玉心崩潰發瘋的那一段,告訴他自己恐怕也沒有辦法。

「我本不想讓摻和這件事的,我聽說南嶽和北燕即將開展了,北燕是有備而來,故意引南嶽上鉤,這一次戰役對南嶽不利,如果大皇子死了,這一戰必將慘烈。」

祁元修的口吻也有些沉重。

秦葉悠轉而想到:「如果這兩國開展,南嶽死了大皇子,肯定會拚命,北燕早有準備,打起來的話,我們大魏夾在兩國之間,肯定會遭殃的。」

祁元修點頭說道:「所以我才同意讓他們進府的,葉悠,你儘力即可,如果不行,也不要勉強,就算是開戰,我們也不怕。」

秦葉悠知道他是想要安慰她,所以才這樣說的,她心裡卻不能這樣想。

「我得想辦法,不然菲兒也會傷心的,她似乎對大皇子還感情,唉,我勸慰了一會兒,也不知道有用嗎?」秦葉悠說道。

祁元修這才想起還有唐應的妹妹也跟著一起來了,提起唐門他心裡就不快,那裡有一個男人整日惦記他的女人。

「別人的感情之事,你就不要管了,這些事別人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,還是得看她自己。」祁元修不想讓秦葉悠插手。

「可是她如果真的跟大皇子成了,皇宮裡的日子,她怎麼過,我倒是希望她能長松在一起,長松對她一心一意,又都是唐門中人,對她也挺好啊。」秦葉悠口吻,簡直就像是為自己女兒未來擔憂的老母親。

祁元修覺得很有趣,笑著說道:「你就別擔心了,兒孫自有兒孫福,別人不看好的婚姻,不一定自己過著就不幸福啊,比如我們。」

秦葉悠瞥了瞥嘴心想:我們算哪門子幸福,也就是你一個人的幸福吧。

「或許你說的對吧,我們那時候差點就相互殘殺了……」秦葉悠故意諷刺道,說道這裡才反應過來:「你剛才說什麼兒孫自有兒孫福啊,她是我妹妹!」

祁元修悠閑的喝了兩口粥,頭都沒有抬,敷衍的說道:「是妹妹啊,我聽著怎麼像是女兒呢……」

一頓早飯在吵吵鬧鬧之中吃的十分熱鬧,生活習慣嚴謹的祁元修,也早就忘記了什麼食不言寢不語這類習慣。

吃完早飯離開之前,他又交代道:「你準備一下,明日我們就去神醫門,參加我三姐的婚禮。」

秦葉悠點頭答應,突然想到一件事,問道:「薛神醫已經回去了?這麼高調舉行婚禮,難道不怕天山派的人追去嗎?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:「天山派的人再厲害,也進不了神醫門,薛神醫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厲害,那神醫門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,外表看似平靜,裡面機關重重。」

秦葉悠恍然大悟,怪不得上一次天山派,要在昆崙山動手,他們是瞅准了,花開之時,薛神醫會去昆崙山,真是陰險啊。

秦葉悠突然想到,或許薛神醫對隨煬所中之毒能辨別出來,她立即就去找隨玉心,這一次還是把他們安排在之前曾經住過的地方。

隨玉心被秦葉悠訓斥之後,老實很多,只是失魂落魄的守著隨煬,看到秦葉悠進來,她立即起身,充滿希望的看著她,卻有不敢開口問。

「我認識一位高人,或許他能分辨出毒藥成分,我要帶一點大皇子的鮮血去找他,不知公主能同意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可以,可以,只要能救我皇兄,怎麼都可以,用我的鮮血都可以!」隨玉心忙不迭的說道。

秦葉悠看到她驚喜的模樣,嘆了一口氣,終究還是個小孩子,她拿出針管,消毒之後,取了一點隨煬的血液,然後放在系統保存,準備帶去神醫門。

祁元敏的婚禮很簡單,並且十分不拘小節,也就神醫門的人為她慶賀,皇宮裡的人,也就祁元修一人來。

秦葉悠悄悄問道:「怎麼說她也是個公主,這樣的婚禮,是不是有些簡單了。」

「我三姐不在意這些,而且當初她執意出宮,差點搭上半條命,對皇族也算是傷透心了,當初她曾悄悄跟我說,她成婚之事,不準讓皇宮的人知道。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:「這樣看來,她的娘家人,也就我和你了嗎,不過有你在,足可以給她承門面了。」

「神醫門,人人都敬畏的是醫術,不是權術,你才是能給她撐場面的娘家人。」祁元修笑著說道。

兩人下車之後,秦葉悠一眼就看到,跟在閆三冬身後,張羅這一切的人竟然是單永樂。

閆三冬迎了上來,兩人跟他打過招呼,然後又進去找到薛神醫,問候兩聲。

薛神醫人逢喜事精神爽,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兩個徒兒成婚,他心情很好,看上去氣色很不錯。

婚禮開始之前,秦葉悠跟單永樂聊了一會兒,然後問道:「小舅舅,文意公主曾派人到奕王府問過我你的事情,要不要跟她說一下呢?」

單永樂低頭沉思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不必了,我跟她並不適合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9章:老母親的苦心

38.2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