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:不可置信

第211章:不可置信

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秦葉悠驚訝的問道,這傢伙現在不會是已經會讀心術了吧?「小狐狸,你在薛神醫哪裡眼睛都放光了,我還能不知道你小腦袋瓜子里想什麼,你有幾成把握?」祁元修問道,雖然他知道秦葉悠有秘密武器,可是這給活人換肝,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,他還是有些不能接受。

「三成把握……」秦葉悠說的很保守,祁元修一聽,立即說道:「好了,這事就此打住,不準再提,更不準做了,你救不了隨煬是一回事,你把他給治死了,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我不能讓你去冒這個險。」

秦葉悠連忙說道:「你讓我說完啊,我自己做就只有三成把握,可是如果你幫我我就有六成把握了,王爺,如果我不救他,他彼此無疑,如果我救他,隨煬就有六成活的可能啊!」

祁元修看著她,問道:「加上我才六成?我跟你一樣,只有三成力量?」

秦葉悠一怔,趕緊說道:「七成!王爺加入的話,肯定會事半功倍啊,成功的把握自然更大,王爺,你就幫幫我吧。」

秦葉悠一著急,幾乎要撒嬌耍賴了,抱著祁元修的胳膊,搖晃著他讓他答應,聲音麻蘇的馬車外的追風都要坐不住。

「好吧,先說說看,你需要我做什麼?」祁元修的定力,在秦葉悠這裡根本就不頂事,一會兒就被她磨的沒有辦法,只能答應了。

想一想隨煬其實是以為很不錯的皇子,將來如果能登基,也是南嶽百姓的福氣,周圍的國家,也能跟著收益,他如果就這樣死了,確實很可惜了。

秦葉悠想了想說道:「王爺,刑部大獄,你熟不熟?」

祁元修一挑眉,就知道她的想法:「你想用犯人的肝臟來換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隨即又很快補充道:「我並不是用普通犯人的肝臟,而是用死刑犯的肝臟,行刑之後,無人收屍的,我們可以拿來用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感覺這樣也合理一些,於是說道:「刑部尚書徐信,跟我有些交情,這點事應該不成問題。」

秦葉悠一聽十分興奮,笑著說道:「那就太好了,為了尋找合適的肝源,我要為所有的死刑犯採集一下血液,這個你能安排嗎?」

祁元修略微思考一下,點頭答應:「應該不成問題。」

秦葉悠興高采烈,沒有想到,最艱難的兩件事,居然就這樣簡單的解決了,她興奮的手舞足蹈。

祁元修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:「你先別高興這麼早,等成功了再說,快說,還有別的什麼需要我做的?」

「給我準備兔子,好多隻兔子!」秦葉悠提出最後一個難題。

「兔子?你要兔子做什麼?」這一次就連祁元修也猜不透了,秦葉悠微微一笑說道:「練手啊,到時候我會親自操刀為隨煬換肝,自然要先練習熟練了才行啊。」

祁元修愣怔一下,然後嘆了一口氣,無奈的說道:「秦葉悠,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你不敢做的嗎?」

秦葉悠得意的一抬下巴說道:「天底下就沒有老娘不敢做的事!」

祁元修眉毛都沒抬,平靜的說道:「你輕點甩頭,剛才我好像看到一個黑色小蟲飛你頭上了。」

「什麼?在哪裡?在哪裡?趕緊給我拿下來!」秦葉悠驚恐萬分,不住的甩頭,然後又把腦袋湊到祁元修跟前,帶著哭腔讓他趕緊把蟲子拿下來。

喊了半天,沒見祁元修出聲,秦葉悠抬頭,見他一臉忍笑忍的很辛苦的表情,這才知道自己又被他忽悠了。

「哼,整天說我是狐狸,我看你才是老狐狸!」秦葉悠義憤填膺的指責道。

祁元修笑著說道:「剛才不是還挺厲害的嗎?怎麼一隻小蟲子就把你嚇成這樣了啊?」

秦葉悠簡直欲哭無淚,要不是之後還得這個肝移植手術,還得依靠他,秦葉悠恨不能現在就把他一腳踹出馬車。

快要到奕王府的時候,祁元修囑咐道:「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:「我知道,我可不想被人拉去做研究。」

回到奕王府,她就著手開始準備了,先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寫了一個詳盡的手術方案,每一步應該怎麼做,需要注意什麼,都寫的清清楚楚。

她每天都回去查看隨煬的病情,用了很多藥水維持著他的生命,隨玉心十分焦急,每每詢問,秦葉悠都會說:「別著急,我正在想辦法。」

隨玉心漸漸有些等不了,她在懷疑秦葉悠不願意盡心儘力,擔心自己之前遷怒唐菲之事,得罪了秦葉悠。

想著要跟秦葉悠好好解釋一番,一進梧桐苑,就問道一股香氣。

「今天中午還是吃兔子肉嗎?」

「是啊,最近府里弄了不少新鮮兔子肉,葛媽媽最會做了。」

「可是菲兒小姐不吃呢,她說小兔子是她的朋友,真是太可愛了。」

「沒事,剛才王妃來交代了,讓給菲兒單獨做她喜歡吃的素菜。」

隨玉心緊緊握著門框,憤恨不已,她皇兄到現在生死不明,她們竟然還有心情討論吃什麼,看來是真的沒有盡心。

隨玉心一生氣就轉身要走,正要遇到從外面回來的唐菲。

「心兒,你做什麼呢?也是來找秦姐姐的嗎?」唐菲笑著問道。

「哼,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好福氣,能有這樣好的姐姐,我要回去看我皇兄了。」說完冷哼一聲,直接就冷著臉離開了。

唐菲嘆了一口氣,她感覺隨玉心現在已經改變了好多了,好像不再是之前她認識的那個心兒了。

秦葉悠每天都埋頭於苦練手術,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,用兔子練習並不成功,她許久沒有做這麼大型的手術了,總是會有各種突然情況發生,一個人真的忙不過來,希望到時候智能機器人能幫忙。

在祁元修的幫助下,刑部大獄里的死刑犯的血液樣本,她都拿到了,可惜竟然沒有能跟隨煬配對成功的,祁元修說要去別的地方的大獄看看,說不定有希望。

忙碌一整天,她累的腰酸脖子痛,剛剛想要來院子里透透氣。

只覺得眼前一片黑影閃過,定睛一看,秦郎已經站在她跟前了。

「秦公子?你怎麼來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秦葉悠有些驚訝,平時在她跟前,總是笑臉迎人的秦郎,這會兒卻冷著臉。

「悠悠,南嶽的大皇子在奕王府,對不對?你不要白費功夫救他了。」秦郎低聲說道。

秦葉悠一愣,然後驚喜的問道:「為什麼不用我救了?難道你已經找到解藥了?」

秦郎冷笑一聲:「我救他,下輩子吧!我不想讓你白費功夫,是因為他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中,他在哪裡?」

「你為什麼要殺他?隨煬並不是壞人,你不能這樣做!」秦葉悠趕緊阻止道。

「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好人,我只知道他跟我有血海深仇,我一定不會放過他!」秦郎說完之後,立即飛身離開了。

秦葉悠一想,他肯定是去找隨煬了,暗叫一聲不好,拔腿就往隨煬那邊跑去。

剛剛走到院門口,就看到頭頂一個黑銀一閃而逝,空中傳來秦郎的聲音:「多謝了,悠悠,多謝你給我帶路,不然我真找不到他們。」

說著他就已經衝進了院子,正要往屋裡沖,隨玉心帶著侍衛就沖了上來,很開就跟秦郎大了起來。

秦葉悠後悔不已,卻也無可奈何,只能找機會逃過去先護住隨煬了。

這些侍衛都是南嶽高手,竟然都不是秦郎的對手,秦葉悠轉頭一看,秦郎已經把所有的侍衛都打趴下了,一步步朝著她的方向走來。

「你到底是誰?為何要來刺殺?」隨玉心被剩下的幾個侍衛保護在身後,還不忘對秦郎叫囂。

秦葉悠到處看了一圈,發現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了,她只能自己躺在床前,不讓秦郎傷害隨煬。

「悠悠,你讓開,這跟你沒有關係,是我跟南嶽王朝的恩怨,你讓我直接了斷吧。」

「不行,無論如何,我不能讓你在奕王府傷人,他們都是我們的客人,我必須要保護他們的安全。」秦葉悠寸步不讓。

「悠悠!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」秦郎揮出長劍,他本不想傷害秦葉悠,只想嚇唬她一下。

秦葉悠依舊不退讓,她高聲喊道:「秦郎,你對我有恩,我感激你,可是一碼歸一碼,你有的原因,我有我的原則,我不能讓你傷害隨煬。」

可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突然從側面快速閃過一個人影,瞬間就把秦葉悠護在自己懷中,然後對秦郎說道:「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獨闖我奕王府,今兒不把你打爬下,都對不住我們奕王府在外的名聲。」

祁元修一隻胳膊護住秦葉悠,另外一直胳膊,手執長劍,直指秦郎。

秦郎眼神一冷,什麼都沒有說,直接手執長劍上前,這一次他的動作更快更兇狠,可是他竟然不是祁元修的對手。

他的每一個招式都帶著一股狠勁,可是祁元修應對起來似乎很輕鬆,輕輕一擋,就把秦郎手中的長劍給甩了出去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1章:不可置信

38.6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