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:難抉擇

第212章:難抉擇

秦郎眼見不是祁元修的對手,憤然等著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這是我和他們的私人恩怨,王爺何必多事?」

旁邊嚇得驚魂未定的隨玉心,聽到這句話,頓時高聲喊道:「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你,何來恩怨一說,你不要血口噴人!」

秦郎冷笑一聲,冷冷說道:「公主不認識我,可是我認識你們隨家人,你們欠的我的,我都要討回來。」

祁元修靜靜看著他,然後涼涼的說道:「我不管你們有什麼私人恩怨,現在大皇子和公主住在我的府中,我就不能讓他們在我府中出事!秦郎,你好自為之!」

秦郎根本就沒有懼怕祁元修的威脅,他無所謂的說道:「你可以護著他們一時,難道還能時時護著他們,我總會找到機會的殺了他們。」

隨玉心見他竟然如此狠毒,頓時懼怕不已,死死的護住隨煬。

「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,我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,今天就讓你死在這裡,看你如何再來惹是生非!」祁元修一邊說著,一邊執劍再次衝上前。

秦郎眼神一冷,兩人再次打了起來,這一次祁元修不再手下留情,步步緊逼,秦郎眼看就要招架不住。

秦葉悠看的十分著急,她不想讓秦郎殺了隨煬,卻也不想讓祁元修傷了秦郎,她剛剛回京,刺殺祁元修失敗,受了重傷,狼狽不堪的時候,是秦郎救了她,並且給了她很好的照顧。

她不能忘恩負義的。

就在她剛剛從失神中反應過來的時候,猛然見看到祁元修的長劍,已經朝著秦郎的胸口刺去,秦葉悠立即驚叫一聲:「王爺不可以!」

祁元修最後一刻,收手了,他轉頭冷著臉盯著秦葉悠問道:「你竟然護著他?」

「王爺,秦郎曾經救過我,對我有恩情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在我面前,請您放了他吧?」秦葉悠懇求道。

祁元修面色更加陰沉:「我放了他,那他回放過隨煬嗎?你之前付出那麼多,不都是為了救隨煬嗎,你忘記自己要救隨煬的目的是什麼了嗎?」

秦葉悠怎麼會忘,隨煬不能死,不然兩國就會開展,百姓就會遭殃,可是她也不想讓秦郎死。

她轉頭對著秦郎喊道:「秦郎,今天無論如何,你不能殺隨煬,你趕緊走吧。」

秦葉悠費力拖住了祁元修,讓秦郎逃走,秦郎就是有再多的不甘心,也知道仙子啊不是他動手的好時機,然後一閃身,就消失在夜空中。

「王妃,你為什麼要放走他?他要殺我和皇兄啊,你竟然把他放走了?」隨玉心十分生氣的說道。

「你們在奕王府,我們保你平安就行,我們放不放他走,跟你沒有關係。」秦葉悠生氣的回了隨玉心一句,然後就轉身離開了。

隨玉心氣憤不已,卻也無可奈何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啊。

秦葉悠回到梧桐苑就把自己關了起來,誰都不讓打擾,就連晚飯都沒有吃,祁元修來了一趟,看到秦葉悠的房間緊閉。

綠蘿在外面回話:「王爺,王妃說她心情不好,不想見任何人。」

祁元修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,若有所思,綠蘿有些不安,雖然王妃讓他這樣回話,可是她不太確定王爺真的能聽進去嗎?王爺喜怒無常,萬一生氣怎麼辦?

然而祁元修卻並沒有怎麼為難綠蘿,只是淡淡說道:「既然王妃心情不好,那就讓她好好休息吧。」說完就轉身離開了。

綠蘿都有些不敢相信,王爺現在這樣好說話了?

夜深人靜的時候,秦葉悠的房門悄悄打開,秦葉悠過著一件披風,悄悄走了出來,披風上帶著大大的兜帽,把她的頭臉遮蓋住了。

出了梧桐苑,她縱身一躍就跳上牆頭,剛剛要往前走,突然聽到身後有人說話:「漫漫長夜,無心睡眠,出來透氣,竟然還能遇到王妃,王妃你也睡不著嗎?」

秦葉悠頓住,轉頭看著祁元修,他嘴角帶著一絲冷笑,靜靜地看著她。

「王……王爺,你怎麼在這裡?」秦葉悠驚訝問道。

「自然是在等你,不然讓你獨自一人去會情人嗎?」祁元修的聲音里聽不出喜怒。

「會什麼情人,我只是想要去勸說秦郎,讓他暫時放過隨煬。」秦葉悠急忙解釋道,她的行蹤竟然一點都瞞不住祁元修,那就索性都交待了吧。

「有什麼好勸說的,他一意孤行,你又何必去白費功夫,你以為他會聽你的?」祁元修十分不屑。

「不管他聽不聽,我都要去,我覺得秦郎不是不講道理之人,他或許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,我去跟他說明。」秦葉悠解釋道。

「那我隨你一起去。」祁元修突然說道。

「不行!」秦葉悠想都沒有想一下,就直接拒絕道。

「你拒絕的這麼乾脆,難道是怕我知道他的老巢,會直接收拾了秦郎?」祁元修笑著問道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,這確實是她擔心的,祁元修看上去似乎不想放過秦郎,如果他知道了秦郎的住處,一氣之下把他拿下怎麼辦?

「哼,秦葉悠,你也太小瞧你夫君了,我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裡,上一次你來刺殺我之後,我就追查到他的老巢了,沒有動他,只是不到時候而已。」

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,秦郎根本就算不上他的對手,難為她還如此緊張。

秦葉悠這才想起,當初奕王府的侍衛是曾經包圍過秦府的,她嘆了一口氣,在祁元修的跟前,她根本就沒有什麼秘密了,於是只能同意,讓祁元修跟她一起去找秦郎。

「為了減少麻煩,我們直接去秦郎的房間,不要從正門進了。」來到秦府門口,秦葉悠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祁元修白了她一眼,根本就不搭理她,直接往前走去,熟門熟路的就找到了秦郎的書房,然後直接推門而入。

秦郎抬頭一看進來的是祁元修,頓時皺眉,全身戒備的起身,然後又看到她身後的秦葉悠,面露喜色喊一聲:「悠悠?」

祁元修立即皺眉不悅,秦葉悠無語,她知道秦郎是故意的,故意當著祁元修的面這樣喊她,刺激祁元修。

為了防止兩人一見面就打起來,秦葉悠趕緊說道:「秦公子,我這次來是有事要跟你說。」

秦郎眼睛閃爍一下,收起臉上的喜色,然後說道:「悠悠,你如果是來勸說,讓我放過隨煬和隨玉心的話,我勸你趁早不要開口了,我不會同意的。」

「他們跟你到底有什麼仇恨人,讓你非得趕盡殺絕?」秦葉悠問道,之前從隨玉心的表情來看,她似乎並不認識秦郎的。

「他們隨家,跟我有血海深仇,我的母親就是因為他們隨家而死,這個仇我一定要報!」秦郎憤恨不已的說道。

一句話猶如一個驚雷,秦葉悠和祁元修都是一驚,竟然還有這樣的隱情?

「秦郎,我知道背負血海深仇感覺,可是現在情況特殊,隨煬被北燕太子所傷,如果他現在死了,南嶽和北燕即將開戰,到時候遭殃的是百姓,就連我們大魏也不能倖免,你能不能收手?」秦葉悠苦口婆心勸說。

她不為隨煬,也不為隨玉心,只為可憐的百姓。

「他們與我何關?我關心他們的死活,可是我母親死的時候,有誰關心她的死活?我這麼多年背負血海深仇,有誰體諒過我?悠悠,你不必勸我,我心意已決!」

秦郎十分固執的說道。

秦葉悠見怎麼也說不通他,頓時有些生氣:「秦郎,你以前不是這樣不講道理之人,為何現在會變成這樣?」

面對她的指責,秦郎面色不變,緩緩說道:「悠悠,你不是我,你體會不到我的感覺,我只問你一句,當初你知道奕王滅了單家,你滿心想的難道不也是報仇嗎?可是你也知道,奕王對大魏的重要性,你不是依然要殺他嗎?」

秦葉悠被他問的啞口無言,是的,她太了解那種背負血海深仇的感覺。

祁元修一直站在秦葉悠的身後,靜靜看著她跟秦郎辯論,看到現在,發現秦葉悠已經頹敗。

他嘆了一口氣,走上前輕輕拍了拍秦葉悠的肩膀,輕聲說道:「你去外面等我,我跟他說兩句話。」

秦葉悠抬頭看祁元修,不知道他要說什麼。

祁元修看著她眼中的擔憂,笑了笑說道:「你放心,我不會跟他打起來的。」

秦葉悠又看了一眼秦郎,然後轉身離開走出房門,驚訝的發現,兮顏居然就站在門口,看到秦葉悠出來,看向她的眼神十分冰冷。

「沒有想到你是如此忘恩負義之人,當初我家公子捨命救你,為了救你,甚至勉強自己去做那樣的事情,現在你卻向著別人!」

兮顏氣憤不已,狠狠瞪著秦葉悠說道。

秦葉悠知道兮顏對秦郎的心意,並不介意她說的話,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兮顏,真正對一個好,並不是不辨是非的一味順從他,而是要引導他做出正確選擇。」

兮顏冷哼一聲,對她十分不屑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2章:難抉擇

38.8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