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:皇后召見

第214章:皇后召見

秦葉悠做了肝臟移植的兩隻兔子,後期恢復的都很好,秦葉悠終於放心。

祁元修臨走之前,把冷月和寒星都留在府里保護她,他只帶著追風一人前去。

冷月帶著祁元修的令牌,帶著秦葉悠前往各處大獄,採集死刑犯人的血液樣本。

這就夠秦葉悠忙碌的了,那些犯人自知自己活不了的,有些態度十分蠻橫,並不配合,再加上看到她是女人,有些色膽包天的,還會說兩句污言穢語。

即使最後冷月會狠狠教訓一下那些不敬的犯人,可是這個過程秦葉悠都是親自經歷的,再噁心再反感,她都堅持下來。

冷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勸她:「王妃,那樣污穢的地方,您何必親自去呢,不如您跟手下說一下怎麼弄,讓手下一個人去吧。」

「我沒事,這次採集十分重要,不能有任何閃失,你不用為我擔心。」秦葉悠發過來勸慰冷月。

冷月心裡對她更加敬佩,他跟隨王爺多年,見多了那些王孫貴族家的夫人們,卻從未見過像王妃這樣憂國憂民之人。

忙碌一天,秦葉悠疲憊不堪的回到奕王府,寒星就來彙報:「王妃,今日公主進宮面聖了,屬下悄悄跟隨,發現她在皇上跟前哭訴,說您不願意給大皇子治病。」

秦葉悠累倒虛脫,隨玉心卻在背後放冷槍,這著實讓她有些寒心。

冷月聽了之後,也十分憤慨:「公主怎麼能這樣,王妃為了大皇子,整日奔波勞累,她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!屬下這就去找她說清楚。」

「算了,隨她去吧,終歸她沒有什麼惡意,只是擔心她皇兄而已,反正皇上對我早已沒有好印象了,也不差她參我這一本了。」秦葉悠懶得搭理了,只想倒頭就睡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還得奮戰呢。

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,第二天宮裡就傳來消息,皇後娘娘召見奕王妃,讓她即可進宮。

自從陳榮和徐可情相繼去世之後,秦葉悠動不動就被提溜進宮的日子,總算結束了,偶爾被太后召見,也不過是訓斥兩句催生而已。

現在猛然又別皇后召見,秦葉悠著實有些適應,想起曾經的慘痛經歷,她覺得還是提前了解一下這位新皇后,不知道是不是也曾經喜歡過祁元修。

「這屆新皇后是什麼來歷?」秦葉悠問冷月和寒星。

這兩人對視一眼,都有些震驚,他們看著秦葉悠,心裡同時想著,王妃,您能不能敬業一點,好點也是皇家人,居然連換皇后這樣的事情,都不曾留意,實在是不可思議啊。

兩人只敢腹誹,這些話自然不敢說出口的,於是冷月詳細跟秦葉悠解釋了一下這位新皇后,了解這位新皇后之後,她著實有些震驚。

皇上他老人家,這是走的什麼套路啊?難道是真愛?

話說這位新皇后名為葉子熏,不過是西北某個小城七品小官的女兒,因為長的頗有幾分姿色,於是就被選入宮,一朝得寵,成為妃子,連帶著自己的母家一起光榮。

奈何這葉子熏的親爹,竟然是個沒有福分的,剛剛升職不久,就抱病身亡了,只留下一個老妻,三倆小妾,還有三個女兒,葉子熏算是沒有了娘家的依靠。

無權無勢,除了皇上的寵愛,她什麼依靠都沒有了。

皇上寵愛某個妃子,再正常不過,眾人也沒有什麼好異議的,而且又是個無權無勢的小妃子,眾人都沒有看在眼裡。

可是這日早朝,又有人例行公事一般的讓皇上立后,因為皇后之位已經空了三年了,國不可一日無君,后位一直空著也不是那麼回事了。

沒有想到這天皇上竟然真的答應了,眾人都是一驚,皇上還說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,眾人猜測紛紜。

有人說是李尚書的女兒雲貴妃,有人說是程將軍的妹妹榮妃,可惜眾人都猜錯了,皇上最後立的竟然是最不起眼的嘉妃葉子熏。

眾大臣幾乎驚掉了下巴,不過好在皇上鬆口立后了,之前曾在朝堂之上爭論不休的幾個大臣,也都傻了眼,這事居然就這樣定下來了。

太後知道以後,當即就生了一場大病,都是被氣的。

皇上在太後跟前伺候的時候,又被數落很久:「你說說,這後宮的嬪妃,除了她,那個不是娘家背景雄厚的,你立誰為後,對會得到強大的支持,可是你偏偏選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嘉妃,這到底是為何啊?」

「母后,朕再也不想要娘家背景雄厚的皇后了,同床共枕那麼長時間,竟然是企圖謀害朕之人,現在妹妹想來,朕都覺得後背發寒。」

太后聽了她這個話,終於不在說道什麼了,她自然是想起陳榮的事情,皇上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。

太后終於同意之後,很快就舉行了冊封大典,宣布嘉妃成為皇后。

皇上十分寵愛這位新皇后,日日留宿在她處,別的後宮嬪妃都成了擺設。

秦葉悠也有些看不明白皇上的意思,不過既然是皇后召見,自然要進宮的。

這時候皇上還在皇后處呢,兩人親昵了一會兒,皇上在她耳邊說道:「熏兒,趕緊為朕生個皇子吧。」

葉子熏嬌嗔道:「皇上,您說什麼呢?」一副不甚嬌羞的模樣。

皇上摟著她說道:「熏兒,你要是為朕誕下皇子,朕就立他為太子,朕會親自教養他,好好培養他。」

葉子熏一驚,連忙起身跪下說道:「皇上,您千萬不要這樣說,這話要是穿出去,臣妾怕是死一萬次都不夠。」

皇上一把把她拉起來,皺眉說道:「你這是做什麼,朕是天子,朕說什麼話,有誰敢反駁?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現在已經有好幾個成年皇子,臣妾著實不敢想啊……」葉子熏說的是實話,她能成為皇后,已經是萬分榮幸,實在不敢現象後面的事情。

「哼,那幾個不成材的東西,整日打的什麼算盤,以為朕不知道呢,說不定他們跟文軒一樣,整日盼著朕早死呢。」

葉子熏趕緊撲過去,捂住皇上的嘴說道:「皇上不許亂說,皇上肯定會長明百歲的。」

皇上笑了一下:「我倒是想要長命百歲,可天命不從,那些看似圍繞在我身邊,對我十分忠心之人,只不過看的都是我手中的權勢!」

「熏兒不是,熏兒只有皇上,熏兒希望皇上一直都好好的。」

「朕也只有你了,這幾個皇子翻騰不出我的手掌心,現在最大的障礙就是奕王,他以為我看不出來,他看好五皇子,哼!」

葉子熏無依無靠能在宮裡受寵至今,不是沒有原因的,她最擅長揣度人心。

她看出皇上猜疑心重,尤其是經過前皇后和太子的謀反之後,他的疑心更重,她故意營造一種很傻很天真的形象。

她娘家沒有勢力,這本是她的劣勢,現在卻被她自己轉化為優勢,更得皇上信任。

皇上已經著手來世處理皇子了,剩下的難對付的就是奕王了,聽說之前兩任皇后都曾敗在奕王妃的手中,她倒是要會會這是什麼厲害人物。

「皇上,熏兒願意為皇上做任何事,哪怕願意為皇上分擔一點點小憂愁都可以。」

葉子熏乖巧的說道。

「你這個小傻瓜能做什麼,你就乖乖跟在朕的身後就可以了。」皇上寵溺般的說道,沒想到葉子熏第二天就召見了奕王妃。

秦葉悠進宮,在雛鳳宮面見皇后。

「妾身拜見皇後娘娘,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……」

「王妃請起,不必客氣……」葉子熏讓人給秦葉悠看坐,看上去十分隨合,一點都沒有皇后的架子,可是秦葉悠卻不敢輕視她。

坐下之後,葉子熏笑著說道:「本宮召王妃進宮,主要是許久不見了,本宮冊封那天,聽說王妃病重,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?」

秦葉悠一怔,算一算皇后冊封那個日子,她應該還被祁元修囚禁在府里,哪裡都不準去的,病重這事恐怕也是祁元修給她找的借口。

戲已經開頭,她自然要唱下去:「妾身已經好多了,讓皇後娘娘掛心了。」

葉子熏笑著說道:「那就好,本宮召王妃進宮,還有一件事,前日里那南嶽國的公主突然進宮,在皇上面前哭哭啼啼,本宮這才知道原來南嶽過的皇子和公主都住在奕王府呢。」

別公國主和皇子來大魏,都要進宮面聖,然後住在宮裡,或者住在各國驛站里,隨煬和隨玉心,就這樣直接住進奕王府,其實是不合規矩的。

葉子熏雖然說的十分溫和,秦葉悠卻能聽出其中的指責,她不慌不忙的說道:「是的,南嶽大皇子身中劇毒,因為臣妾略懂醫術,於是就在奕王府醫治的,公主也陪著一起,方才娘娘說公主進宮哭哭啼啼,不知道所為何事?」

「唉,那公主說王妃您不願意為大皇子診治,別無他法,這不是求到皇上跟前,讓皇上給做主呢。」葉子熏說著又瞥了秦葉悠一眼,發現她依舊無動於衷。

葉子熏心想,這奕王妃果然不一般,定力這麼好,又是她又笑著說道:「皇上動了怒,本宮覺得王妃定然不是那樣的人,所以就召見王妃進宮想要問個清楚,也好在皇上跟前解釋一番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4章:皇后召見

39.1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