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:借刀

第215章:借刀

秦葉悠本以為隨玉心進宮能鬧出多麼大的事件呢,現在聽來原來只是告狀而已,這位新任皇后召見她,或許也只是為了試探她的底線。

「皇後娘娘,自從大皇子和公主入住我奕王府,我跟王爺一直盡心儘力救助,從來沒一絲懈怠,自認為我們沒有對不住他們的地方,不知道公主為何要這樣詆毀我們?」

秦葉悠決定裝傻,先看看這位皇后是什麼路數。

葉子熏見秦葉悠不慌不忙,沒有一絲膽怯,她微微一笑,接著說道:「本宮雖然沒見過王妃幾次,可是王妃的大名,我可是聽說過很多次,據說你的醫術就連太醫院的太醫都比不上。」

秦葉悠微微欠身,回答道:「皇後娘娘謬讚了,捨身不過時機緣巧合之下,治療好幾個中毒之人而已。」

說到這裡,她話風一轉,接著說道:「這大皇子身上的毒,我還在分析中,北燕太子用毒太厲害,我暫時沒有找到解決辦法。」

她把葉子熏後面的話給堵回去了,就知道葉子熏肯定要把先把她捧上去,讓她下不來,然後質問她為何不給隨煬治療。

她索性就直接說了。

葉子熏被堵住話,頓時有些不快,淡淡問道:「那你的意思是,南嶽公主沒事進宮告狀,就是純粹想要誣陷你。」

秦葉悠笑而不語,意思很明顯。

「這樣怎麼可以?怎麼能王妃成熟這樣的誹謗,本宮回頭就去回皇上,還王妃一個清白。」葉子熏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為她擔心。

秦葉悠淺淺一笑:「娘娘不必為我擔心,妾身說句逾越的話,此次公主進宮,更應該擔心的是娘娘自己啊。」

葉子熏看著她,臉上不再有笑容,冷淡的問道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「娘娘,之前南嶽公主和大皇子進宮,您應該知道,幾個皇子都爭相獻殷勤,為的什麼,公主單純,看不透這背後的關係,在王府里的時候,就說過,只要能救她皇兄,她是什麼都什麼願意做的。」

秦葉悠說到這裡,微微抬頭看了一眼葉子薰,淡淡一笑:「公主也真是的,我只是讓她稍微等一下而已,這毒急不得,可她竟然就非要進宮找皇上。」

葉子薰眼睛微微一眯,一個單純的公主,在大魏也算是無依無靠,上次宴會上因為皇子對她獻殷勤,皇上還生氣了,這是一個現在的對手啊,而且就連她自己都差點被隨玉心給利用了。

頓時惱怒不已,眼神就有些冰冷了。

秦葉悠緩緩喝了一口茶,低著頭淡淡一笑。

隨玉心,不要怪我,我也是為了救你皇兄。

她必須從跟上斷了隨玉心進宮求救的路,現在皇上一直想對付奕王府,找不到機會,現在祁元修不在京中,她可不能引火燒身。

從皇宮回府的路上,綠蘿憤憤不已:「公主也太過分了,我們一心一意為他們南嶽,她竟然恩將仇報,這樣的人,我們還要留在府里嗎?」

冷月也說道:「是啊,南嶽並不是沒有驛站,屬下可以去安排一下,讓他們搬出去不成問題。」

秦葉悠平靜說道:「不必了,隨玉心就是自私了一點,一心想要救大皇子,而且她頭腦簡單,出去之後萬一又被人利用,就不好了,無論如何,在王爺回來之前,我們要保證他們的安全。」

冷月聽了之後,對王妃更加敬佩了,他平時多執行王爺的外在任務,解除王妃的機會不多,追風總是對王爺讚不絕口,他還一度不屑,認為追風被王妃收買了。

王爺這次去江南之前,只留給他一句話,王妃安全最重要,與奕王府有關的事情,一切以王妃為主。

他當時就有些驚訝,在他印象中,王爺從未如此信任過一個人,至少目前看來,她對的起王爺的這份信任。

秦葉悠剛剛回府,小六子就來彙報:「王妃,您可回來了,快去看看吧,公主跟人唐小姐吵起來了,都要動手了呢。」

秦葉悠一聽就有些著急,她進宮的時候,走的著急了,忘記囑咐下人這件事先不要告訴唐菲,她那麼護著自己,知道隨玉心竟然入宮告狀,肯定會生氣的。

剛剛走進向陽居,就聽到一陣吵嚷的聲音,然後就看到唐菲和隨玉心都一副面紅耳赤的樣子。

秦葉悠趕緊上前說道:「好了,都給我安靜一下!」

唐菲轉頭看見她,直接衝過來,拉著她問道:「秦姐姐,你怎麼樣了?皇上有沒有怪你……」

「我沒事,菲兒,你別著急,皇上並沒有為難我,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得了嗎?」

隨玉心站在旁邊,冷哼一聲:「我就說吧,我只是讓皇上催促一下,又沒有要打要殺的,你剛才跟我這麼拚命。」

「那你也不能去告狀,秦姐姐這些日子為了大皇子的病情,日夜不休,都累瘦了,你看不見嗎?竟然還要去告狀,你到底有沒有良心?」

隨玉心一說話,唐菲的怒火又起來了。

隨玉心氣鼓鼓的,可是看了秦葉悠一看,又不敢反駁,她走之前,也算是孤注一擲了,就打算撕破臉,也要讓皇上逼著秦葉悠想辦法。

「公主,我還是那句話,請你稍安勿躁,我會按照我的原計劃為大皇子治療,至於能不能治好,只能看天命,我們已經盡人事了。」秦葉悠看著她平靜的說道。

隨玉心一怔,沒有想到秦葉悠進宮之後,回來竟然還是如此,她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,氣憤不已,這大魏的皇上竟然言而無信,他明明答應她了。

遠在皇宮裡的皇上,其實也是被冤枉了。

他把秦葉悠交給皇后,就是為了讓皇后狠狠教訓她一番的,反正已經有把柄在手了,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皇后倒是被秦葉悠給忽悠了。

「公主如果覺得不解恨,可以繼續去宮裡告我的狀,我無所謂。」秦葉悠冷笑一聲,就怕這次你連宮門也進不去了。

「今天這麼熱鬧啊,一群人鬧什麼呢?王爺不在家,你們就想反了天嗎?」

眾人回頭,見蕙娘跟文如意一起進來了,兩人緩緩掃視一周,文如意一副看熱鬧的表情。

「秦葉悠,你到底怎麼回事?不能為王爺分憂,也就罷了,怎麼整日給王爺找事!」蕙娘以來就質問道。

「蕙娘,恕我不明白,我怎麼給王爺找事了?」秦葉悠故意問道。

「這還用說嘛,你在外吹出虛名,引來這南嶽的皇子跟公主,現在還讓公主告到宮裡去了,丟人現眼的,這些不都是你招惹來的嗎?」

蕙娘指著秦葉悠說道,恨不能用手指頭戳秦葉悠的額頭。

「當初允許他們進府的,是王爺,不是我,你要是對此有意見,可以直接去找王爺說。」秦葉悠四兩撥千斤,緩緩回答道。

文如意冷哼一聲:「你不久仗著現在元修哥哥不在府里,所以才敢這樣說嗎?一人做事一人當,你敢做不敢當嗎?不是整天叫囂你才是這王府里的女主人嗎?怎現在就慫了?」

秦葉悠整理一下衣袖,抬頭看了一眼蕙娘和文如意,這兩人相當得意,感覺今天終於拿到了秦葉悠的錯處。

「兩位說的都對,既然如此,那今天就把公主和大皇子趕走吧,反正公主對我成見頗深,到時候王爺問起來,我絕不貪功,一定說都是兩位的功勞。」

秦葉悠緩緩說道,然後轉頭對隨玉心說道:「南嶽在大魏也有驛站,公主既然對我不滿,不如就過去住吧,你也看到了,這裡有人不滿意你們呢。」

蕙娘和文如意對視一眼,她們今天就是來找事的,只想奚落秦葉悠一番,卻被她反將了一軍,現在騎虎難下。

秦葉悠借刀###,正好把隨玉心趕出府,隨玉心自然不願意,秦葉悠一臉為難:「我也沒有辦法,現在這王府里我也說了不算,我強留你下來,怕是會遭人指責啊。」

隨玉心轉頭怒視著蕙娘和文如意,然後氣沖沖的回到房間里,取出來一封信,攥著信出來說道:「我們來到奕王府之後,我父皇曾經給王爺來信,拖王爺照拂我們,這是王爺給我父皇的回信,答應會照顧好我們的,這是王爺的決定,與你們無關!要趕走,也只有王爺發話才行!」

蕙娘和文如意探頭一看,那封信上真的是祁元修的字跡。

這畢竟是牽扯到兩國之間的事情,她們不敢輕易處置隨玉心,本來也就是想要來威風一下的,結果最後落的個灰溜溜的走了。

秦葉悠一言不發,她在意的是:「王爺竟然給南越王回信,可是信為什麼在隨玉心手裡呢?」

後來冷月才告訴她,王爺的回信是公主要去的,她說還有別的東西,要一起送回南嶽,回派兩名侍衛親自護送,於是王爺就把信給了她。

經過這一鬧騰,隨玉心和蕙娘都老實了一點,就是文如意看她的眼神更加冰冷了,秦葉悠絲毫不在意,心想我就是喜歡你看不慣我,又奈何不了我的表情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5章:借刀

39.3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