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:命運悲慘的公主

第216章:命運悲慘的公主

不知道採集了多少個死刑犯的血液信息,終於找到一個各方面都是合適的,剩下的就是等著行刑的日子了,秦葉悠興奮不已。

剛剛要寫信告訴起源西這個好消息,沒有想到先收到了來信,南嶽跟北燕開戰了!

大皇子一直生死不明,南嶽王終究忍不下這口氣,這段時間集結了兵力,由南嶽國二皇子親自帶兵背上,攻打北燕。

北燕自然早有準備,他們有恃無恐,感覺南嶽軍隊千里迢迢到了北燕,已經精疲力盡,根本就沒有多少戰鬥力,這場戰役他們幾乎可以不戰而勝。

北燕王這段時間一直不待見拓跋宏,他在各國之間做下的丟人之事,要不是皇后和群臣攔著,他氣的幾乎要廢了拓跋宏這個太子之位。

「父皇,您不要生氣,兒臣做這些都是為了北燕,這一次我們一定可以重創南嶽,等他們打的疲累之際,我們就南下,一舉收復南嶽。」拓跋宏說道。

「你別異想天開,人家都打上門來了,你別給我丟了北燕的城池就行!」北燕王對他是失望至極。

「父皇,這一次兒臣願親自領兵前去應敵!父皇,您就等著兒臣的好消息吧。」拓跋宏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這場戰役一開始確實如拓跋宏所料,南嶽軍長途跋涉來到北疆,本就疲憊,再加上他們有些不適應北燕的惡劣氣候,開戰後不久就出現了潰敗之勢。

拓跋宏十分得意,見南嶽軍撤退,於是乘勝追擊,沒有想到,他的部隊背後又出現了一隻軍隊,背後偷襲,他沒有防備,一下子損失慘重。

情急之下,拓跋宏趕緊派兵去支援後面,前方的南嶽軍終於鬆了一口氣,看到北燕軍自顧不暇,節節敗退,他們的士氣一下子就高漲起來,再次出擊。

北燕軍腹背受敵,死傷慘重,拓跋宏本想一口氣拿下南嶽軍的,集結了兩萬精兵,這一場戰役下來,折損死傷一多半。

北燕王大怒,把拓跋宏召回去,狠狠的訓斥了一頓。

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!你這個沒出息的,趕緊給我停戰,不要再徒勞惹人笑話!用這樣卑鄙的手段,逼人出軍,在自己家的門口打仗,你竟然還輸了!你還能更丟人嗎?」

北燕王怒氣沖沖的吼道。

拓跋宏也鬱悶不止,他跪在地上,任由北燕王訓斥,等他終於停下來喘口氣的時候。

拓跋宏終於說道:「父皇,這一次我們本來就要勝利了,後來有一支不明軍隊出現,在背後偷襲我們才輸了的,我懷疑偷襲我們的是大魏的軍隊。」

北燕王一聽一怔,然後更加惱怒的說道:「放屁!不要再給自己找借口了,南嶽和北燕都是簽過和平協定的,他們不可能聯手的。」

拓跋宏自己從來就沒有把那些協定放在眼裡,自然也覺得別人也不會放在眼裡。「父皇,你可以不相信我,你可以去問問那些作戰的將士們,我們是不是遭遇前後夾擊,而且雙方不管是戰術還是裝備都不一樣。」

北燕王見他說的好像不是假的,氣哼哼的說道:「他們兩國要是真的聯盟了,我們本燕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,定然不會放過他們,你給我好好應戰!」

拓跋宏趕緊跪下領命,北燕王現在感覺看他一眼,都要減壽幾年,冷冷說道:「如果不是你說的這樣,你就立即把解藥給人家南嶽,換取一個和解。」

拓跋宏低頭不語,現在他已經無法收手了,隨煬中的毒如果一開始,他還有解藥解,現在估計毒素已經侵蝕了整個肝臟,他也無力回頭了,只能硬撐到底。

拓跋宏從皇上處出來,立即又被皇后召見去了。

「宏兒,你整天到底在做什麼?能不能消停一會兒,好好的做你的太子不好嗎?幹嘛要到處惹是生非?」皇后對自己的這個兒子也十分頭疼。

拓跋宏曾經是大皇子,皇上的第一個兒子,又是皇后所處,榮寵無限,簡直就是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還很小的時候就被冊封為太子。

如果他安分守己,做好自己的事情,不再到處惹是生非,成為北燕王是順理成章的事情,可是他偏偏不安分,做著想要統一天下的美夢,在各國之間上躥下跳,攪得整個東大陸都不得安生。

「母后,兒臣自有打算,做個小小的北燕王有什麼意思,兒臣是要統一東大陸的。」拓跋宏十分得意的說道。

皇后一聽他這話,就感覺頭疼:「統一什麼統一?你這太子的位置都岌岌可危了,還在那裡異想天開!」

拓跋宏有些生氣,一天之內,被父皇和母后兩人訓斥,他相當鬱悶。

「母后,為何連你也不相信兒臣了,我小的時候,你不是還經常說我聰明,能統一東大陸的嗎?」拓跋宏質問道。

「宏兒,你現在大了,而且你跟小時候也不一樣了,現在變的越來越讓人害怕了,我問問你,雪兒到底去哪裡了?」皇后問道。

拓跋宏一怔,眼神有些躲閃,然後說道:「死了!」

「現在你要連母后都要欺騙嗎?你知道你父皇為什麼現在越來越厭惡了嗎?因為二皇子!有人跟二皇子彙報,在大魏曾經見過雪兒!」

「拓跋輝?那個小子知道什麼,等父皇沒了,我第一個就要收拾他,整日就知道在背後下黑手。」拓跋宏氣憤不已。

「哼,你可不要小看二皇子,人家現在很得你父皇歡心,倒是你,宏兒,聽母后一句話,適可而止吧。」皇后苦口婆心的勸說道。

拓跋宏冷著臉,沒有作聲。

拓跋宏怒氣沖沖從皇后的宮裡出來,並沒有立即回到軍營,轉身又去了另外一個宮殿,這是北燕六公主的宮殿。

拓跋雨兒桌前,看著銅鏡中的自己,怔怔的出神,房門被猛然推開,拓跋宏冷著臉進來。

拓跋雨兒見到他,明顯瑟縮一下,立即站起身來說道:「太子殿下……您怎麼來了?」

「哼,我為何不能來?是不是你現在有新的靠山了,不想見我了?」拓跋宏慢慢的靠近她,眼裡閃爍著冰冷的狠毒。

「我……我沒有啊,雨兒一直都聽太子殿下的話,你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的。」拓跋雨兒瑟瑟發抖的說道。

「賤人!」拓跋宏抬手就是一巴掌,啪的一聲脆響,拓跋雨兒的臉上頓時紅腫,火辣辣的疼,她卻一動不敢動。

拓跋宏捏住她的臉:「我讓你監視二皇子,為何他在父皇面前告我這麼多黑狀,你卻從來沒跟我說?難道你覺得我不得父皇,所以攀上了二皇子?」

「雨兒不敢,二皇子進來也不太相信雨兒了,我真的不知道他告狀的事。」拓跋雨兒哭著說道。

拓跋宏冷冷的看著她,聲音陰沉冰冷:「拓跋雨兒,你被忘了,你的命是我救的,你能在這皇宮有立足之地,也是我給你的,你如果敢背叛我,我就會親手毀掉你所有的一切!」

拓跋雨兒低著頭,然後說道:「雨兒知道……」

「很好,收拾一下,回頭我會找人來帶你離宮。」拓跋宏命令道。

拓跋雨兒猛然抬頭,驚恐問道:「太子殿下,你要帶起去哪裡?」

拓跋宏微微一笑,眼角帶著算計,惡毒的笑著說道:「你也不小了,作為你皇兄,我有責任為你尋一門好親事啊。」

拓跋雨兒絕望的閉上眼睛,這一天終於來了!拓跋雪兒就是她的前車之鑒!

她什麼都沒有說,點頭答應了,這順從的態度讓拓跋宏十分滿意,終於離開。

拓跋雨兒跌坐在地,身旁的侍女衝上前,把她扶起來,哭著說道:「公主,我們逃走吧,您不能跟著太子離開啊,那就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啊。」

拓跋雨兒苦笑一下,扶著侍女的手,顫巍巍的站起來,低聲說道:「我早就沒有了出頭之日,在這宮中日日煎熬的活著,不如豁出去了,是死是活,來個痛快吧。」

拓跋雨兒的母親,是一個宮女,那一夜北燕王喝多了,見那宮女長的清秀,直接就臨幸了。

沒有想到那宮女那麼幸運,竟然一次就懷孕了,後來被封了一個祥貴人,後來就生下一個女兒,北燕王的第六個女兒。

這娘倆無權無勢,在宮中不爭不搶,忍氣吞聲,只求能安穩度日就好。

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,她們不去招惹別人,別人也會來招惹她們,祥貴人看著自己的女兒,明明是公主,卻因為自己出身,在宮中備受冷落和欺負。

祥貴人心有不甘,被當時一個寵妃發現,寵妃於是利用她,讓她給皇後下毒,並且保證說,皇后一死,她就是皇后了,到時候就可以護著祥貴人,讓她做貴妃。

祥貴人為了女兒,就咬牙做了那個寵妃的棋子,可是皇后在後宮多年,道行很深,寵妃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,被皇後人贓俱獲的抓住,一併賜死。

本來皇后打算把拓跋雨兒一塊算上的,斬草除根,被拓跋宏攔下來:「母后,一死了之最痛快,您如果想要解氣,就把她留下來慢慢折磨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6章:命運悲慘的公主

39.5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