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:可疑人物

第217章:可疑人物

時光如果可以倒流,拓跋雨兒寧願自己當年跟母親一起被賜死。

她沒有死,被拓跋宏救了下來,然後把她拖入沒有盡頭的地獄,讓她日夜生不如死,活在痛苦煎熬當中。

拓跋宏為了拉攏朝中重臣,故意讓她出面誘惑,她如果不願意,就百般折磨她,拓跋宏是個魔鬼,什麼殘忍手段都施展的出來。

她只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弱女子,哪裡反抗的了,最終只能屈服。

一個公主,是多麼高貴的身份,然後她卻做著卑賤到塵埃里的事情,被送到各個王公大臣的府中,這些人手握重權,什麼樣的女人都不稀罕,可是公主就不一樣了……

這幾年拓跋宏利用她,威脅她,雖然也給了她榮華富貴,讓她過的比其他幾位公主都華貴,可是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,她眼前的錦繡前程,布滿了荊棘,她每日都要帶著微笑,赤腳踩在荊棘上面。

這一次,如果能出宮,要麼徹底脫離,要麼就死在外面吧,無聲無息的死在外面,也算是全了她拓跋雨兒作為一個公主的最後的尊嚴。

拓跋宏帶著拓跋雨兒連夜出宮,奔赴軍營,把她藏在某一個帳篷之內。

「回稟太子,那伙偷襲我們的軍隊,至今沒有查出來,來自何處,他們來的悄無聲息,走的也是乾乾淨淨,戰死之人身上沒有任何印跡。」帳篷里有人向拓跋宏彙報道。

「廢物!挨了打,居然連是誰打的都不知道,我要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!」拓跋宏大怒,他手底下的人戰戰兢兢,無人敢再說話。

拓跋宏其實早就算計好了,此次他的目的不僅僅是南嶽,還有大魏,南嶽前來對戰,必然會經過大魏邊境。

大魏如果不支持南嶽,南嶽必敗無疑,到時候他還可以趁機收服大魏的幾個邊城。

如果大魏出兵支持南嶽,那麼就違背了和平協定內容,拓跋宏就可以號召其他各國一起圍攻這兩個國家。

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一切都如他計劃的那般進行,最後時刻,竟然查不到那隻軍隊來自何處,這樣他既吃了敗仗,又無法找人算賬,何等憋屈。

於是下了死命令,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大魏出兵的證據。

「太子殿下,大魏在北疆的軍隊就那幾隻,屬下遵從您的命令,每一次都命人暗中觀察著,真的沒有發現任何一支軍隊出征啊。」拓跋宏的手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在北疆,難道還有別的勢力?

南嶽國初戰告捷,全軍士氣備受鼓舞,二皇子雖然很高興,可是他心裡也嘀咕,不知道在關鍵時刻來支援他的軍隊來自何處。

奕王府內,也並不怎麼太平。

隨玉心被秦葉悠敲打了一番之後,居然還不信邪,居然又進宮一次。

可是這一次,她連皇上的面都沒有見到,倒是見到了皇後葉子熏。

「皇上近來政務繁忙,一般不相干的人,都不會見的,公主不如先來本宮這裡喝杯茶。」皇上殿外偶遇隨玉心的皇后,帶著一抹笑意邀請道。

隨玉心不明所以,於是就跟著皇後去了雛鳳宮,讓人看茶之後。

皇后笑著說道:「公主這次來找皇上所為何事?」

隨玉心不好直接說她是來質問皇上,為何說話不算話的,她支吾著說道:「玉心來大魏這麼久,雖然住在奕王府,那也只是為了方便我皇兄看病,是應該來面見皇上,表示感激的,我是特意來表達謝意的。」

「聽說大皇子的病情還沒有好轉,公主這份謝意是不是表達的早了一點?」葉子熏嘴角帶著冷笑說道。

隨玉心支支吾吾的樣子,讓她更加懷疑隨玉心進宮的動機,想到這可能是自己牽在的威脅,她雙手就握成拳。

面上卻依舊笑著說道:「公主的意思,本宮會傳達給皇上的,公主知曉禮數,本宮很欣賞,只是這禮數著實有些低調,這才本一些人背後議論。」

隨玉心一怔,心想我行的正坐得直,有何可議論的,於是一仰頭說道:「本公主向來行為端正,不懼人言。」

「嗯,這樣本宮就放心了,本宮知道公主肯定不會是他們說的那種,放著自己病重的皇兄不管,整日往皇宮裡跑,一心想要入宮為妃的人。」

隨玉心頓時漲紅了臉,惱怒說道:「豈有此理,什麼人這樣惡毒,竟然如在在背後編排本公主!」

皇后在自然不會告訴隨玉心,這話就是她自己說的,只是微微一笑:「公主切莫動怒,先喝口茶緩一緩,雖說人言可畏,可是公主勇敢啊。」

隨玉心被她陰陽怪氣的語調,氣的差點摔了茶碗,最後憤然離宮,再也不想進宮了。

秦葉悠依舊每天有條不紊的忙碌著,照管奕王府上上下下的安排,為隨煬做手術前最後的準備,讓冷月時刻關注那名死刑犯的動向。

每天從早到晚不得閑,這日午後吃過飯,剛剛坐下來喝了一口茶,寒星就來了。

「王妃,清風苑有動靜,上一次王爺清楚所有天山派的人之後,他們竟然又派了一群人來,這兩天一直在清風苑出入。」寒星也謹記這祁元修臨走之前的吩咐,有什麼事都可以跟王妃彙報,不必有任何隱藏。

秦葉悠聽了這話,沉吟一下,這幾日文如意還算消停,可是她有預感,這幾天祁元修不再家,文如意不可能放過這個好機會的,她越平靜就越有可能暗自籌謀什麼大事。

「你先盯著那邊,暫時不要輕舉妄動,以免打草驚蛇,看看她搞什麼鬼?」秦葉悠囑咐道。

寒星領命而去,秦葉悠端著的表情,瞬間垮了下來,趴在桌上,頹然喊道:「祁元修,你什麼時候回來啊,我要累死了啊!」

祁元修自從悄悄離開京城去江南,就再也沒有消息了,其實當時他離開的時候,秦葉悠有些遲疑,肝臟移植手術在太龐大了,一絲一毫都來不得馬虎。

祁元修如果守在門外,她就會很安心的做手術,知道他肯定能應付一些,可是現在他不再了,她就需要自己一個人應付一切,頓時累覺不愛。

寒星大多數時間都是暗衛,習慣沉默,但是做事效率很高,第二天就帶來了消息。

「明面上在奕王府周圍的天山派侍衛總共有十二人,經常出入奕王府的是四個人,其中一個的裝扮似乎是天山派的信使,而且是掌門的信使。」寒星說道。

秦葉悠有些疑惑:「信使來做什麼,專門給文如意送信的?怎們之前沒有聽說過。」

寒星低聲說道:「天山派的信使,並不是送普通信的,具體來說,他們是負責傳達掌門的旨意的。」

秦葉悠明白過來:「這就是說天山派的掌門給文如意帶來什麼指令?內容你查到了嗎?」

寒星有些自責的低下頭說道:「屬下暫時還沒有查到,那天山派的信使來了之後,清風苑就被他們嚴密看守,屬下一直沒有機會進入探究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心想這文如意果然有大動作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就算不採取行動也要知道她在做什麼。

「寒星,這件事我會處理,這兩天我想個辦法,把文如意的人支開,你務必探查清楚天山派掌門的指令是什麼?」

寒星立即答應,隨即又說道:「王妃,屬下覺得你最好搬去怡然居居住吧,這也是曾經王爺安排好的。」

秦葉悠還在思索怎麼引開文如意的人,猛然聽到他這話,有些驚訝,祁元修是說過要讓他搬到怡然居的,不僅僅是他,就算福伯和綠蘿也說過幾次。

她都不想搬,一來她在梧桐苑住的很好,二來在文如意走之前,她不想給自己惹事,這事今天居然被寒星提起,這個悶葫蘆突然說這事,肯定有別的原因。

「寒星,有話就直說吧,支支吾吾不是的性格。」秦葉悠直接說道。

「這幾天文姑娘帶人去了幾次怡然居,書房門緊閉,沒有王爺的允許我們都不能進去,文姑娘卻想要進書房,被我攔住了,可是……」寒星低下頭,有些說不下去。

秦葉悠瞬間就明白了:「文如意怎麼說也是奕王府的客人,還跟王爺有一層特殊的關係,你不好一直阻攔是不是?放心吧,我明白了,這事交給我。」

祁元修不在家,她如果不把家守好,到時候能祁元修回來,定然會笑話她的吧。

為今之計,就只能按照寒星說的搬家了,搬去怡然居,她可以守護好祁元修的東西,文如意再囂張,她這個主人不同意,她也不能胡來。

不過想到這裡,秦葉悠突然靈機一動,怎麼把清風苑的人支開,她有辦法了!

「寒星,我會儘快搬到怡然居,到時候文如意和蕙娘定然會來阻攔,不管這邊鬧成什麼樣,那天你都不準攙和,趕緊抓住機會去清風苑找東西,聽明白了嗎?」

寒星明白了她的意思,卻有些不放心:「天山派的人不好對付,到時候王妃怕是有危險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7章:可疑人物

39.7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