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:調虎離山

第218章:調虎離山

「捨不得孩子,討不著狼!」

秦葉悠一錘定音:「這事就這樣決定了,記住我的話,那天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不要管,而且我不會有事的,文如意那點能耐還奈何不了我。」

秦葉悠說完起身,就開始招呼綠蘿收拾東西,寒星喊著她利落的背影,終於明白王爺為何如此看重王妃了。

梧桐苑的人聽到王妃要搬家了,全部都興奮不是,忙著收拾東西,心裡想著他們的王妃終於看開了,梧桐苑雖然住著好,但是怡然居可是跟王爺一起住啊。

眾人心情好,搬家也搬的浩浩蕩蕩。

秦葉悠搬了一把椅子,端坐在怡然居的正廳,指揮者眾人擺放東西,福伯也安排很多人來幫忙一起搬東西。

文如意和蕙娘衝進來的時候,秦葉悠正在卧室里,看著綠蘿和一對鴛鴦枕擺放在床頭,文如意看到這一幕,眼睛幾乎就要噴火了。

「秦葉悠,你在做什麼?元修不在家,你就要造反嗎?」蕙娘作為前鋒,首先衝上來質問道。

秦葉悠似乎早有預料,轉頭嫣然一笑:「你這說的什麼話,王爺早就讓我搬到怡然居,今天是個好日子,我搬家有什麼不對嗎?」

「你胡說八道,元修哥哥,什麼時候說讓你搬了?恐怕是你趁著他不在家,故意先搬過來吧,你真不要臉!」文如意見蕙娘戰鬥力不強,立即加入戰鬥。

「文姑娘,這是我和王爺之間的私房話,你當然不知道。」秦葉悠笑容十分和煦,文如意卻被她那故意秀恩愛一樣的語氣,眉頭擰的更深。

正說著,綠蘿又抱了一床鴛鴦戲水的被子進來,仔細的鋪在床上。

文如意一下子就火了,上去就要把被子給扯下來,大聲喊道:「我不允許!你不準住在這裡!元修哥哥不會同意的!」

秦葉悠平靜的看著她,然後不走上前抓住她的胳膊說道:「文如意,我是這王府的女主人,讓你住在這裡是給天山派臉面,這整個奕王府想住哪裡就住哪裡,就算是你現在住的清風苑也一樣,你別不識好歹!」

蕙娘臉色一變,秦葉悠這話說的就有些重了,文如意臉色漲紅,雙眼噴火,直接開始破口大罵:「你算什麼東西,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!」

秦葉悠輕巧一笑,眼神挑釁,故意說道:「你耳朵聾了嗎,我剛才說了我是這裡的女主人,今天我就是要搬進怡然居,你沒有資格說一句反對,這奕王府你不想住,就給我滾,我本就不歡迎你!」

「秦葉悠,你夠了!你怎麼能這樣跟如意說話,快道歉!」蕙娘膽戰心驚的呵斥秦葉悠。

這幾天她已經看出來了,天山派又來人了,她認出其中一個正是天山派掌門身邊的人,這時候如果再惹怒文如意,讓掌門生氣,對祁元修就太不利了。

「我在自己的府里,做什麼都是應該的,憑什麼道歉!綠蘿,紅袖,還有你們,繼續搬!」秦葉悠轉身指揮道。

然後對旁邊的冷月說道:「召集侍衛,誰要是看著本王妃搬家,直接給我打出去!」

綠蘿紅袖還有梧桐苑的其他下人們,繼續搬東西,綠蘿板著一個花瓶準備放在床頭,文如意一個箭步衝上前,搶過那個花瓶,甩手就給摔到地上,花瓶瞬間就碎的四分五裂。

秦葉悠大怒,直接衝上前,對著文如意的臉一甩手,啪!重重的甩了一巴掌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,一片寂靜,空氣幾乎都要凝結了,文如意捂著自己的臉,不敢置信的表情,她作為天山派掌門千金,從來沒有人敢動她一根手指,今天竟然被這個女人打了。

蕙娘愣怔一下之後,終於反應過來,立即衝到文如意跟前,關切問道:「如意,你怎麼樣了?」

「滾開!」文如意從最初的震驚中反應過來,頓時就是滔天的怒氣,她順手撈起旁邊的一把椅子,朝著秦葉悠的方向砸來,怒吼道:「秦葉悠,我殺了你!」

秦葉悠在唐門這三年也不是白練的,她輕巧一閃身,就躲了過去。

這樣的情況下,居然還能笑著說道:「文如意,我剛才已經警告過你了,這是你自找的!」

文如意麵目猙獰的就沖了上來,眼神殺氣騰騰,直奔秦葉悠而來,冷月一個閃身當在秦葉悠跟前,一把抓住了文如意的胳膊,平靜的說道:「文姑娘,請你冷靜!」

「我冷靜個屁,你給我放開!冷月,別忘的你的主子是祁元修,不是秦葉悠,你惹火了我,我把你一起收拾了!」文如意對冷月怒吼。

冷月依舊冷著臉看著她平靜的說道:「王爺臨走之前,曾有交代,所有的事情當以王妃的安全為第一位,文姑娘要想對王妃動手,就先過我這一關!」

文如意一聽這話,就知道祁元修這是在防著她呢,不然秦葉悠在這奕王府能有什麼危險,他讓冷月這樣保護秦葉悠!

文如意覺得就是因為這樣,秦葉悠這才肆無忌憚,竟然敢出手打她!

「你們都是死人啊,都給我上,我倒要看看,今天誰能護的住她!」文如意對著門外一喊。

立即就有幾個人沖了進來,有從門外來的,也有從牆上翻進來的,這些都是天山派的人。

冷月眼神一暗,他早就想要收拾這幫人了,一直沒有機會,現在正是時候,他立即命令奕王府的侍衛應戰,雙方都是高手的,打的不可開交。

冷月帶著人守住了門口,誰都不能進去一步,秦葉悠站在門內,冷著臉看著他們打成一團,也不上前阻止。

最後冷月帶著的人成功把天山派的人逼出了怡然居,秦葉悠大搖大擺的住了進來。

「聽說那文如意回去之後,發了好大一頓火,就連蕙娘趕去安慰都被她轟出來了呢,聽說把清風苑裡的東西都砸了。」綠蘿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「不用管她,只要她不把這王府拆了,由著她鬧,最好鬧的更大,有人著急呢。」秦葉悠一點都不在意,既然蕙娘這麼想要文如意做王妃,那就先體驗一下吧。

寒星進了怡然居,站在門外低聲說道:「王妃……」

秦葉悠看了他一眼,就知道他定然有收穫,直接說道:「有話進來說吧。」然後給了綠蘿一個眼神,綠蘿退了出去,然後關上門守在門口。

「查到什麼東西了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寒星臉色有些沉重,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的,查到了,天山派門主來信,說要給斷絕給大魏的藥材供應。」

「這是為何?」秦葉悠猛然起身問道,突然又想起來,冷哼一聲說道:「自然是為了文如意和王爺的婚事了唄?這天山派是怎麼回事,文如意在這裡住這麼久,都沒能進門,他們為何非要在一棵樹上弔死啊?」

「如果只是以為文如意對王爺一往情深,天山派就這樣,我是有點不相信的,寒星,這背後到底還有什麼事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寒星一怔,沒先到王妃能看出來,他沉吟一下說道:「天山派的目的,是想要控制王爺,從來控制整個大魏!」

好大的口氣!秦葉悠終於明白,為何祁元修這麼不待見文如意了。

「他們說斷了藥材供應,就真的斷絕了?就天山派有藥材啊,我們難道不能去被動地方買?」秦葉悠十分不服氣。

寒星嘆了一口氣解釋道:「天山派之所以被各國所忌憚,就是因為他們控制著整個東大陸的醫藥市場,就連醫藥盟都聽命於他們,他們如果真的斷了大魏的藥材供應,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個威脅。」

秦葉悠深吸一口氣,看來事情比她想象的要嚴重啊。

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:「天山派的勢力再大,肯定也有他們觸及不到的地方吧?我們何不把這些地方聯繫起來呢。」

寒星的眼睛一亮,有些驚喜的看著秦葉悠,從來都十分嚴肅的臉上,居然帶著笑意,說道:「王妃,您真的跟王爺想到一起去了,現在包括神醫門,藥王谷這些地方,都不屬於天山派,一直遭到天山派的壓制,王爺一直悄悄保護他們,所以天山派的人更想拉攏王爺。」

秦葉悠終於明白文如意執意要嫁給祁元修的原因了,原來並不僅僅是因為真愛啊,哼,虧她整日還表現的這麼痴情。

對於草藥的種植,秦葉悠的系統內有無數的材料,只要他們有合適的條件,完全可以自己種植,到時候聯合藥王谷和神醫門等不屈服於天山派的門派,大魏的藥草供應應該不成問題。

「王妃,這件事要怎麼處理?」寒星問道。

「先按兵不動吧,這封信文如意既然已經收到那麼多天,今天她被我這樣刺激,都沒有拿出來,肯定是要等著王爺回來了,咱們假裝不知道,先悄悄準備著,等王爺回來之後看情況吧。」

夜裡,秦葉悠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,索性起身,打算到院中走走,剛剛打開房門,眼前一片寒光閃過,一個黑影就撲了過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8章:調虎離山

39.9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