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:口是心非

第21章:口是心非

祁元修見秦葉悠並沒有反駁,反而直接躺下了,以為她順從了他的意思,於是十分滿意的轉身離開了。

秦葉悠又睡了一個回籠覺,醒來之後,感覺到神清氣爽,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空空的床位,突然想起來之前祁元修好像囑咐她一句什麼話。

可是他說的什麼,她實在想不起來,算了,等回頭見到他再問問吧,她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。

昨天幾個重傷的士兵,她給做了縫合包紮之後,不知道有沒有感染,今天是非常關鍵的一天,如果今天沒有感染,那麼傷口就輕易不會再感染了。

她起床之後不一會兒,就有侍衛端著早飯進來。

「王爺還在軍營巡查,讓您先用早飯。」侍衛恭敬地說道。

秦葉悠想到昨晚他也沒有好好吃晚飯,早飯一直拖到現在還沒吃,有些擔憂,於是對侍衛說道:「待會王爺回來,告訴他,現在他還處在恢復期,一定要好好吃飯,保存體力,補充足夠能量,才能更加快速恢復。」

侍衛一愣,這一番諄諄教誨,他怎麼敢直接跟王爺說,秦葉悠看他似乎有些為難,於是說道:「你就說是我說的。」

吃過早飯之後,循着昨日走過一次的路線,她很快就找到了軍醫營,這裏已經忙碌起來了。

薛大夫見她一夜未歸,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,知道了她是王爺的人。

秦葉悠來了之後,跟薛大夫打個招呼,然後就去檢查那些傷員的傷勢,果然有兩個已經感染了。

她趕緊開始處理,這一忙就是一整天,午飯就在軍醫營里吃的。

一直忙到日落西山,她累的搖搖欲墜,腳步虛浮的回去之後,發現祁元修還沒有回來,侍衛告訴她,王爺出去巡查還沒有回來。

秦葉悠想起昨晚祁元修說她臟,今天薛大夫給她找來一件軍醫服套在外面穿着,她的衣衫上並沒有染上血污,她依舊讓侍衛為她準備了熱水。

沐浴之後,全身輕鬆,她哼著小歌,正在穿衣服,突然就聽到身後有人冷聲問道:「秦葉悠,我把我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嗎?」

秦葉悠一驚,轉身回頭,見到祁元修站在她的身後,慌亂中,她一聲驚呼,然後一邊胡亂往身上套衣服,一邊驚慌失措的往後退去。

結果一腳踩在拖地的長裙上,瞬間就往前撲去,她閉上眼睛,絕望般的等待着那重重一摔,結果她並沒有等來。

祁元修一個箭步上前,伸出長長的胳膊一撈,她就已經穩穩的被攬在他的懷中了。

光滑的脊背,貼着他健碩的胸膛,他的胳膊正好攬在他的胸前。

秦葉悠低頭一看,臉騰的一下就紅了,她猛然從他懷中掙脫,把衣服遮在胸前,羞愧到顫抖,指着他喊道:「你這個流氓……」

祁元修絲毫不在意,還上下大量她一番,不屑的評價道:「就你這身材,還不值得我流氓……」

他口是心非,她平時看上去瘦弱,其實身上該有肉的地方,一點都不少,前凸后翹,雖然不是十分豐滿,卻剛剛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。

他竭力剋制自己衝上去立即把她吃干抹凈的衝動。

秦葉悠羞的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,臉紅的番茄一樣,指着他:「你你你……你給我滾!」

經歷了這一場波折,她驚魂未定,晚飯的時候,祁元修吃的十分香甜,她卻食不知味,他看她一眼,她就會在想,他是不是又在評價她的身材。

匆匆吃了兩口之後,她實在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,就說已經吃飽了,立即跑到帳篷外,這才透出一口氣。

想到今夜還要面對他,她就欲哭無淚,這時候正好看到追風走來,她立即說道:「追風,你再給我準備一個住的地方吧,王爺不喜歡別人靠近他。」

追風一愣,看了他一眼,心裏想着不知道在家王爺又做了什麼好事,看把王妃給嚇的,面上卻不動聲色的說道:「王妃,王爺說了,你們以後就不分床了。」

不分床了?以後她每天都要跟他同床共枕?秦葉悠忍不住哀嚎一聲。

好在祁元修吃過晚飯之後又出去了,她悄悄回到帳篷,打算像昨天一樣,在他回來之前就先睡着,這樣就可以相安無事了。

可是因為沒有怎麼吃完飯,她餓的飢腸轆轆,就在這時候,有侍衛送來了宵夜,說是王爺讓準備的。

她心裏一暖,算他有良心,然後就很客氣把那一碗宵夜吃的乾乾淨淨。

稍微整理了一下明天要用的藥品之後,突然聽到帳篷外傳來了腳步聲,難道祁元修要回來了?

她立即放下手上的東西,一個箭步竄到床前,脫下鞋子,掀開被子就躺了進去,假裝她已經睡著了。

祁元修其實在進門之前,透過窗戶就看到了她忙碌的身影,這傻瓜,連裝睡都不會,可能是剛才竄的太快,現在呼吸還很急促。

祁元修脫下外衫,在床外側躺下了,平靜的問道:「我之前問你的話你還沒有回答我呢?」

秦葉悠想不起來他問的什麼問題,不好意思,她現在睡著了,不管他問了什麼問題,她都不搭理。

祁元修的聲音涼涼傳來:「你可知道裝睡會有什麼後果嗎?」他在她的耳邊說這話,口氣拂過她的耳朵,她感覺全身一顫,再也裝不下去。

她睜開眼,快速往床里退去,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王爺問了什麼問題?」

「早晨跟你說了,不準再去軍醫營,你何為還要去?」他看着她迷茫的眼睛,似乎是真的不知道他問了什麼,於是他又說了一遍。

「為何不能去?來之前王爺不就說了,我是隨軍的軍醫,去軍醫營難道不是我的職責嗎?」秦葉悠裝作無辜的說道。

「你只是我一個人的軍醫,這次清楚了吧?我說不準去就不準去,你一個女人,整天泡在男人堆了,能不能檢點一些?」

秦葉悠猛然坐起來:「我怎麼不檢點了?你給我說清楚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1章:口是心非

3.8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