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:及時雨

第220章:及時雨

秦葉悠已經差人去告訴隨玉心一聲,她剛剛跟六王爺聊了幾句,隨玉心就來了。

她看到六王爺十分驚喜,連忙問道:「六皇叔,您來了,是父皇讓您來幫助我的吧?」說着還有些得意的看了秦葉悠一眼,那眼神,彷彿再說,這下我有幫手來了,看你還敢不敢怠慢我皇兄。

秦葉悠看着她的眼神,十分無奈。

六王爺雖然是軍人出身,可當着這麼多年將領,眼神十分系列,隨玉心這個挑釁的眼神,他看的一清二楚,想到她平時的嬌縱,心裏大約有數了。

於是六王爺板着臉說道:「幫你什麼啊,你能做什麼什麼啊?一切還得仰仗人家奕王妃,我是來協助王妃的。」

隨玉心一聽就不高興了,撅起嘴來,生氣的說道:「六皇叔,你怎麼向著別人啊,一來就訓斥我,我做錯什麼啦?」

「什麼別人不別人的,王妃把咱們當成自己人,這才為你皇兄治療,你這孩子,怎麼一點不知好歹啊,給我老實一邊帶着去!」六王爺眉毛一豎,嚴厲說道。

隨玉心從小就有點害怕這位嚴肅的皇叔,被他訓斥兩句,又瞪了一眼,頓時再大的委屈也不敢說了,極為不情願的站在他旁邊。

秦葉悠在旁邊看着,心裏想着,送算有人能管管這位姑奶奶了,以後的日子可算是能平靜一些了。

「王妃,公主年紀小不懂事,肯定又任性耍小孩子脾氣了吧,讓您費心了。」六王爺有些歉疚的說道。

秦葉悠淡然一笑:「王爺多慮了,公主只是為大皇子擔心而已,我都能理解。」

這話雖然說的客氣,可是並沒有否定剛才六王爺的話,這就說明剛才六王爺自謙的話,竟然都是真的。

他有不滿的看了隨玉心一眼,隨玉心下意識後退一步,有些心虛,六王爺嘆了一口氣。

無論如何,自從六王爺來了,隨玉心鬧事的日子再也沒有了,秦葉悠心情大好,對着江南的方向說道:「祁元修,你想的太周到,應該早點把這尊大神給我請來的嘛。」

六王爺在奕王府住下之後,就把隨玉心叫去,仔細的詢問了一邊隨煬的治療過程。

隨玉心極為不滿的說道:「奕王妃就是不盡心為我皇兄治,總是這樣半死不活的托着我們,我沒有辦法進宮求皇上都不行。」

「你真是糊塗,皇上和奕王向來不合,你去求他有什麼用,白白丟了我們南嶽的臉,你一個公主,這樣不矜持,成何體統!」六王爺氣的鬍子都要翹起來了。

隨玉心瑟縮一下,哭着說道:「我……我也是着急嘛,皇兄這一天天總也醒不來,那奕王妃又不給一個準話,我心裏着急,所以才進宮的嘛。」

「心兒啊,你已經不小了,怎麼還跟着孩子一樣,不動動腦子呢,奕王妃要是真的不願意為你皇兄治,直接把你們打發走就行了,何必留你們在府里呢。」六王爺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通過白天的接觸,他就能看的出來,這奕王妃不是等閑之人,不卑不亢,說話絲絲入扣,有理有據,帶人態度溫和有禮,絕對不是心兒說的那樣的人。

隨玉心見六王爺一直向著秦葉悠,就有些不高興,又不敢大聲說,笑聲嘟囔道:「她把我們留下,就說明她能治療啊,可是我皇兄自從來了就沒有什麼變化,誰知道她是不是安的好心?」

「夠了!你住在人家府里,求着人家救命,竟然還在背後說人家壞話,這還是一個公主該做的事情嗎?這兩天你就給我老實待在房間裏面壁思過,不準出來!」六王爺生怕這魯莽的公主壞了好事,為今之計,只有先把她關起來了。

隨玉心不願意,張口就要反駁:「那我皇兄怎麼辦?」

「這就不用你管了,我會安排好一切的。」六王爺說完,又不耐煩的看來一眼隨玉心,說道:「辛虧皇兄派我來了,不然還不知道你在這裏闖什麼禍呢!」

竟然還敢私自進宮,要是被皇上利用,許下什麼不平等的條件,到時候讓南嶽怎麼辦?

隨玉心被六王爺一番解說家一番訓斥,終於老實一點了。

秦葉悠考慮一番,感覺既然人家的家長都來了,有些事情,還是說清楚的好,以前做手術,也都要讓家屬前知情的。

六王爺來了之後,看到隨煬的模樣,也是心疼不已,他是幾個皇子中最有出息的一個了,現在竟然變得猶如活死人一般。

「王妃,請您務必救救大皇子啊,他是個好孩子啊。」六王爺懇求道。

「大皇子中毒之後,毒素已經植根在他的肝臟,每時每刻產出的血液都是有毒的,我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是幫他清理毒素,也只是治標不治本,要想從根上祛除毒素,只能鋌而走險。」

秦葉悠看着六王爺,鄭重說道。

六王爺聽出她話里的意思,沉思一下,然後說道:「此次本王前來,是奉我國主之命,我作為大皇子的皇叔,有一切決定權,王妃,不管什麼樣的救助方法,只要有一線希望,您就儘管去做,一切後果我來承擔。」

果然不愧是在戰場上歷練過,經歷過人生風雨之人,就是果斷決絕啊,好吧,秦葉悠現在可以放心把事情托盤而出了。

「六王爺,請隨我來。」秦葉悠終於放心了,決定帶着他去看看那兩隻兔子。

「這是?」六王爺看着籠子裏兩隻兔子有些疑惑。

「王爺,您看着這兩隻兔子,跟平常的兔子有什麼不一樣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六王爺又仔細看了看,並沒有發現什麼不一樣的地方,於是搖搖頭說道:「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啊?」

秦葉悠低聲說道:「這兩隻兔子的肝臟是互換過的。」

六王爺猛然轉頭看着她,十分震驚,連肝臟都能互換?他想起方才秦葉悠說過的要鋌而走險的話,驚問道:「莫非你要為煬兒換肝臟?」

秦葉悠十分鎮定的點了點頭:「這是最徹底,也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了,除此之外,別無他法。」

六王爺不說話了,緊緊的盯着那兩隻兔子,秦葉悠也不催他,靜靜等待着。

隨玉心帶着隨煬在大魏求醫的事情,他都知道,而且當初在南嶽,也是舉全國之力救治大皇子,誰都沒有辦法,這或許真的是最後的辦法了。

他轉頭又看着秦葉悠,看着她清秀的小臉上帶着一抹堅毅,眼神也是明亮且堅定的,六王爺忽然想起來,當初奕王中毒,腿不能行走,據說也是這位王妃給治好的。

英雄之間,總會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,六王爺也是在戰場上常年征戰之人,自然知道祁元修的豐功偉績。

後來聽說他被人下毒,導致雙腿不能行走,兵權也被卸下,頓時感覺十分惋惜,感覺大魏那麼多名醫都沒能治好祁元修的腿,他這一生或許真的就廢了。

沒有想到,後來聽說他竟然又上戰場了,而且是帶着一個小王妃一起去北疆的,他的腿就是王妃給治好的。

現在想來,或許她是真的可以的,「王妃,您有幾成把握?」六王爺終於開口問道。

「我有五成把握。」秦葉悠回答的十分謹慎,其實她通過這些日子的演練和準備,已經有七八成把握了,可是話不能說太滿,多年的手術經歷,讓她知道手術中實在是有太多的意外事故發生了。

六王爺只想了一下,然後鄭重說道:「好,我知道了,那就請王妃儘快給煬兒治療吧,一切後果,我們都能承擔。」

他想明白了,比起這樣半死不活的躺着,有五成把握好起來,已經很好了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終於落地,現在就等著時機成熟了。

為了提高手術的成功率,她決定不能系統內的沉血,都是現採取的新鮮血液。

六王爺自然是十分支持,讓他帶來的所有侍衛,都讓秦葉悠檢查一遍,然後找出跟大皇子血型相同的,秦葉悠為他們抽取一部分鮮血。

然後就連奕王府的侍衛也都紛紛鮮血,希望能為救助大皇子獻一份力。

一切時機終於成熟,那名死刑犯就在今日行刑,冷月已經拿着祁元修的令牌安排好了一切,就在距離王府最近的一個刑場行刑。

之後他會用最快的速度,把那名死刑犯運到王府,這時候秦葉悠已經準備好一切。

手術前幾天,秦葉悠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里模擬,把能想像出的隱患都提前做了防備,就等這一天了。

她把六王爺,還有冷月,寒星都叫在一起,鄭重囑託道:「我治療的時候,只有一個要求,就是絕對的安靜,不準有任何人進去打擾,一切就擺脫你們了。」

冷月和寒星立即說道:「王妃放心,屬下一定為您守好!」

六王爺也說道:「此次事關我南嶽皇子的性命,本王自當竭盡全力,誰要來打擾,決不輕饒的,王妃盡可放心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0章:及時雨

40.2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