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:為愛放手

第222章:為愛放手

等她走出房門的時候,已經是半夜了,一抬頭就看到天上的圓月。

眾人全都看向她,秦葉悠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,她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完成了……」眾人一聽,心裡都鬆了一口氣。

秦葉悠然後對冷月說道:「房間里的刺客,處理掉,不要留下任何痕迹。」

冷月和六王爺都站在最前面,同時聽到這句話,都是一驚,他們牢牢守住門口,裡面竟然還是混進去刺客了,王妃竟然一邊治療,一邊解決了刺客?

這兩人看向她的眼神都頗有些敬佩,秦葉悠無暇顧忌其他,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躺平休息。

剛剛走了兩步,就感覺到眼前一黑,然後就直接暈了過去,幸好冷月離她很近,一把扶住了秦葉悠。

秦葉悠緩了一下,然後醒了過來,說道:「我沒事,綠蘿,來扶我回去休息。」

第二日秦葉悠醒來之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趕緊去看隨煬恢復的情況。

檢查之後,各項指標都很正常,沒有出現排異反應,她終於鬆了一口氣,不過一顆心還沒敢完全放下,因為隨煬還沒有醒,只能等他醒來,才是真正脫離危險了。

秦葉悠鬆了一口氣之後,全身繃緊的肌肉也放鬆,疲憊隨之而來,她吃了一點東西,回去繼續睡,一直睡到昏天暗地,再一次醒來,只覺得外面天色朦朧,已經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了。

她翻身下床,驚醒了守在床邊的綠蘿,趕緊給她倒了一碗水端過來,秦葉悠一口氣喝乾了,問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大皇子,沒有出現什麼癥狀吧?」

「王妃,您放心吧,大皇子已經沒事了,下午醒來一會兒,沒有說話,但是可以聽到別人的話,可以眨眼睛,六王爺和公主都高興壞了呢,公主又哭又笑的。」

綠蘿笑著描述當時的場景。

秦葉悠躺會床上,終於鬆了一口氣,這一次她終於放心了,只要醒過來,後續就好操作了。

綠蘿服侍她起床,簡單梳洗之後,然後就端來清單的小菜和粥。

「葛媽媽說了,你一天沒有好好吃東西了,現在不能一下子吃那麼多,所以先喝點粥吧。」綠蘿囑咐道。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綠蘿,你現在真的越來越有管家婆的氣勢了呢,本王妃看到你如此有出息,十分欣慰,以後誰要是娶了你,定然是十分有福氣的。」

「王妃……您怎麼又取笑我啊。」綠蘿又氣又窘,臉色都漲紅了。

秦葉悠端著粥,笑的打顫,正在這裡時候,有人來報:「王妃,六王爺跟公主求見。」

秦葉悠想了一下說道:「我知道了,讓他們在偏廳等著吧,我待會就去。」

小丫頭領命而去,秦葉悠喝完了粥,綠蘿重新為她更衣之後,秦葉悠來到偏廳。

六王爺見她進來,立即起身,隨玉心也跟著站起來。

「奕王妃,您救了大皇子,如此大恩大德,我代表整個南嶽表示感謝了。」六王爺說完之後,深深作揖。

秦葉悠連忙扶起他來,笑著說道:「六王爺不必如此客氣,我是醫生,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天職,您不必介意的。」

「王妃跟王爺一樣,都有一顆感人至深的俠義之心啊。」六王爺感嘆道。

然後他轉頭看了一眼隨玉心,重重的咳了一聲。

隨玉心低著頭,從六王爺的身後走出來,來到秦葉悠跟前低聲說道:「王妃,之前都是心兒不懂事,做了那麼多糊塗事,六皇叔已經狠狠的訓斥過我了,心兒也知錯了,十分慚愧,還請王妃不要生氣,心兒在這裡給您賠禮道歉了。」

隨玉心的語氣十分真誠,態度也十分誠懇,秦葉悠忍不住想到,如果她沒能把隨煬給救過來,隨玉心還會不會說這番話呢。

「我知道公主也只是著急大皇子的病情,你做的事情,站在你的角度來想,我都能理解,所以我不會怪你的。」秦葉悠最終還是選擇了原諒。

得饒人處且饒人,放過別人,也就相當於放過自己,秦葉悠不願在這樣的事情上糾纏,她在惦記的是另外一個問題。

「王爺,聽說南嶽和北燕因為大皇子的事情已經開展了,現在大皇子已經沒事了,勞煩您給通報一聲,看看能不能不要再打下去了,他們的戰場就在大魏邊城附近,那裡的人們」

後期就是休養的問題了,秦葉悠絞盡腦汁,給隨煬配了各種補氣養血的湯藥,每日叮囑湯藥處,仔細的燉好了,看著隨煬一點點喝下去。

隨煬一天天的好起來,六王爺就打算帶著隨煬和隨玉心離開了。

隨煬醒來的這幾天,雖然六王爺和隨玉心時時陪在他的身邊,但是一直照顧他的人,確實唐菲。

隨煬醒來的時候,秦葉悠不再旁邊,據說他醒來說出的第一句話,竟然是:「菲兒呢?」

唐菲一直守在床邊照顧著他,隨煬好起來之後,隨玉心就好似換了一個人,又恢復到以前那種活潑可愛天真無邪的她,好似這段時間的她是被什麼夢魘纏住了一樣。

她親自跟唐菲道歉,為之前對她的指責和無端怪罪道歉,並且希望唐菲不要因此怪罪隨煬,現在他需要她,希望她能陪在隨煬身邊。

唐菲自然是沒有二話,秦葉悠在旁邊聽了心裡卻不是滋味,總感覺隨玉心是在利用唐菲。

這一日午後,唐菲照例來照看隨煬,他現在除了不能下地走路,別的都不成問題了,隨煬半坐在床上,靜靜的看著唐菲。

唐菲被他看到有些臉紅,低頭嬌羞說道:「煬哥哥,你看什麼呢,我臉上有東西嗎?」

隨煬點了點頭:「你臉上確實有東西?」

唐菲一驚,趕緊捧著自己的臉問道:「我臉上有什麼?」奇怪,她來之前,明明洗過臉,並且照了鏡子的。

隨煬緩緩的說道:「你的臉上有可愛,明媚,燦爛,溫柔……」

唐菲聽了,突然就感覺心頭位置甜如蜜糖,連也有些熱,低沉嗔怪道:「煬哥哥,你說什麼呢?」

隨煬看著她這嬌羞的模樣,真的很想把她擁入懷中,他內心刺痛不已,死死的剋制住了自己。

「菲兒,其實在我昏迷的時候,有些時候我雖然不能動不能說,可是我能聽到外面的聲音,所以我聽到了你跟我說的好些話,包括王妃為我做最後的治療前那一夜你說的話,我都聽的清清楚楚。」

唐菲頓時震驚了,想起這些日子以來,自己仗著他昏迷聽不見,在他床前說了多少心裡話啊。

她的臉騰的一下,更紅了,幾乎要燃燒起來,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你你你……你說什麼啊?我都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了?」

「可是我記得,菲兒你跟我說的字字句句我都記得,深深的記在心裡了,可是我只能跟你說抱歉,從一開始我就只是把你當成妹妹而已。」

隨煬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很輕易的說出這句話,沒有想到實施起來竟然這麼難,簡單的幾句話說完,他已經疼的心如刀割。

唐菲臉上的血色迅速退去,剛才還紅彤彤的臉頰,現在卻變的蒼白。

「煬哥哥,你說的是真的嗎?」她不敢相信,竟然只是妹妹嗎?怎麼會是這樣呢?

她的腦袋轉不過彎來,於是決定一條路走到黑,直接問道:「煬哥哥,你已經有妹妹了,我不想做你的妹妹,我可不可以做你的……」

「不可以!」隨煬斬釘截鐵的攔住了她的話,唐菲一驚,張著嘴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眼神十分悲傷,眼淚泫然欲泣。

「我對你只有兄妹之情,再無其他,我是皇族,你是江湖人士,我們之間也不可能有其他關係,菲兒,你明白嗎?」隨煬說的很平靜很理智,沒有人發現,他藏在被子下面的雙手,已經緊緊的握成了拳。

唐菲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,她從來不會勉強別人,哽咽著說道:「我明白了,是我配不上你,煬哥哥,你不用再說了,我都明白了。」

她胡亂擦著眼淚,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都不忘記囑咐他:「你好好休息,我……我有些累了,先回去了,再見了。」

菲兒說完就哭著跑出去了。

隨煬在她身後對她伸出了手,似乎想要抓住什麼,最終還是無力的放下了,他不能抓住她。

既然給不了她幸福,不願意折斷她的翅膀,讓她留在自己身邊,那麼就只能狠心把她推開,讓她心灰意冷,然後她才能有遠走高飛的勇氣。

剩下的所有悲傷,他一個人來承受就夠了。

六王爺帶著隨煬和隨玉心,終於要啟程回南嶽了,之前曾經說過要一起走的唐菲,突然說還想在京城逗留幾天,就不跟他們一起走了。

隨玉心以為唐菲還在生她的氣,所以不願意跟她們一起走呢,剛剛想要上前勸說兩句,卻被隨煬拉住了:「心兒,菲兒有事,就讓她去吧,不要勉強。」

隨煬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塊玉佩,遞給了唐菲,笑著說道:「菲兒,多謝你這些日子對我的照顧,以後山高水長的,還不知能不能再見面,這塊玉佩送給你,就當是我的謝意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2章:為愛放手

40.6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