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:試探

第223章:試探

唐菲接過那塊玉佩,壓抑著眼中的淚水,低聲說道:「煬哥哥,你一路保重,我會好好保存這塊玉佩的。」

隨煬默默的點了一下頭,看向她的眼神,是濃濃的不舍,如果可以重新選擇,他真的寧願不做這個皇子,只做個普通人,能守護在她的旁邊。

可是現在他沒有選擇,父皇和母后養育他多年,他身為皇子,要以黎明百姓為重,只能放手給她自由。

六王爺在旁邊看到這一幕,他什麼都明白了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輕聲對隨煬說道:「時辰不早了,我們出發吧。」

隨煬默點了點頭,六王爺把馬車的帘子放了下來,隨玉心也上了馬車,即將離開之際。

前方突然來了一輛馬車,速度很快,直奔這個方向而來,眾人有些驚訝的看著,馬車在奕王府門口停了下來,從馬車上下來一個太監。

秦葉悠認出這個皇上身邊之人,六王爺曾經跟她提起過,這次來大魏,事出匆忙,而且是因為大皇子病重之事,所以並未聲張,這些日子在奕王府也十分低調。

他們以為皇上並不知道這事,沒有想到那個太監,下了馬車之後,直接說道:「奴才見過奕王妃,見過六王爺。」

秦葉悠一驚,看來皇上早已知道,有備而來啊。

「李公公,不知道到奕王來,所為何事啊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皇上聽說南嶽六王爺來大魏,讓奴才來請六王爺到皇宮說話呢。」李公公說道。

六王爺和秦葉悠對視一眼。

然後六王爺對李公公說道:「本王來大魏本應該去面見皇上的,只是本王此次前來,是為了我朝大皇子的病情,擔心過了喪氣給皇上,所以沒有進宮,不便面見皇上,還請李公公代為傳話,本王來日定當親自去面見。」

李公公笑了一下說道:「王爺,皇上乃是真龍天子,怎麼會被這點小小的病情影響呢,王爺說笑了,奴才也是奉命行事,還請王爺跟我走一趟吧。」

秦葉悠看了一眼旁邊的遮蓋的嚴嚴實實的馬車,心想話已經說道這個份上了,如果真的不去,那個多疑的皇上不知道又會想到哪裡去了,而且皇上既然已經知道六王爺來大魏,自然不會是今天他要離開時才知道的。

他早不早請,晚不來請,偏偏六王爺要離開的時候來請,這其中必然有什麼事情。

六王爺一直不太看上的大魏的皇帝,大魏他只看重奕王祁元修一人,所以不願去見,可是今日之事,看上去似乎有些怪異。

這時候秦葉悠走山前說道:「王爺,皇上既然有次意,您就不要推脫了吧,皇上跟我們王爺親如兄弟,之前公主還曾進宮面見皇上說過大皇子的病情,皇上讓我一定要治好大皇子,這次讓您去,肯定也是為大皇子擔憂呢。」

六王爺看著秦葉悠微笑的雙眸,心裡暗暗吃驚,皇上和奕王親如兄弟?這可跟他了解的不太一樣啊,皇上還讓奕王妃一定要治好隨煬?他竟然是這樣好心之人?

這時候他又看了一眼秦葉悠,她微笑著朝他點了點頭,六王爺頓時明白過來。

於是轉身說道:「皇上既然如此好意,本王自然要親自去表達一下謝意。」

李公公隨即說道:「公主也一起吧,上次公主離開之後,皇上還一直擔憂呢。」

六王爺一怔,想了一下說道:「心兒,那你就跟皇叔一起進宮吧。」

隨即轉身對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就麻煩您多照料一下大皇子了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:「六王爺,請放心。」

皇宮內,六王爺和隨玉心一起面見皇上,皇上親切的問道:「朕聽說六王爺來大魏了,不知道大皇子現在的病情怎麼樣了?心公主,上次你來朕跟前哭訴,奕王妃不肯醫治,現在呢,奕王妃改變了嗎?」

六王爺一聽這話,十分不滿的瞪了隨玉心一眼,真是丟人顯眼的都丟到國外去了。

隨玉心低下頭,不敢承受六王爺的目光,低聲說道:「王妃已經為我皇兄治療了……」

皇上點了點頭說道:「哦?這就對了嘛,那現在你皇兄已經好了嗎?朕聽說你們好像要回南嶽了,是不是大皇子已經沒事了?」

隨玉心剛剛想要回答:「我皇后他已經……」

「多謝皇上的關心,奕王妃已經儘力了,只是煬兒中毒頗深,奕王妃也是有心無力,所以我們才想儘快把他接回南嶽治療。」六王爺快速說道,打斷了隨玉心的話。

隨玉心有些驚訝的抬頭看了他一眼,被六王爺一個警告的眼神給瞪了回去,她有深深的低下頭,什麼都不敢說了。

皇上似乎有些不相信,直接問道:「真的沒有治好?」

六王爺堅定點頭:「是的,這也讓本王十分痛心,大皇子是那麼好的一個孩子,唉,本王回去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們皇上交代。」

那副愁容,那份嘆息,那嘆息中的沉重,都不像是假的的,皇上表情頓時有些失望,不咸不淡的又說了兩句安慰的話。

回去的路上,隨玉心十分不解的問道:「皇叔,我們為什麼要隱瞞真相?」

「什麼隱瞞真相,我們有哪句說錯了,你皇兄好了嗎?能行走了嗎?跟健康時一樣了嗎?」六王爺沒好氣的反問道。

隨玉心驚呆了,原來是這個意思嗎?皇上好像問的不是這個,可是看著六王爺面色不善,她也不敢繼續問了,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回到奕王府。

秦葉悠還在怡然居等著他們,見六王爺回來,立即起身說道:「這麼快就回來了?皇上是不是還在為大皇子的病情擔憂?」

六王爺淡淡的說道:「是的,皇上十分關心,詢問大皇子的是否已經被治癒,我們只能無奈的表示,暫時還沒有,所以我們要回國繼續治療了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番話,終於鬆了一口氣,她就知道皇上不會輕易放過奕王府的。

皇上早就知道六王爺來南嶽,他一直不動聲色,奕王服守衛森嚴,他探聽不到什麼消息,只是知道六王爺要離開大魏了,猜測到她可能已經把大皇子治好了。

今日六王爺和隨玉心進宮,只要他們有一人說大皇子被治癒之事,等他們前腳剛走,後腳皇上就能治秦葉悠投敵叛國之罪。

辛虧秦葉悠早有警覺,於是暗示六王爺,而六王爺心思細膩,意會到了她的意思,這一場風波這才算躲過去了。

「王妃,我們在這裡,著實給您添了不少麻煩了,以防夜長夢多,我們還是儘快離開吧。」六王爺起身告辭。

秦葉悠知道隨煬現在的情況已經很穩定了,只是身體有些虛弱,需要卧床休養,於是仔細囑咐了一番路上的養護事項,然後就讓他們離開了。

秦葉悠還不是十分放心,於是讓寒星暗中跟著保護他們的馬車,一直送到大魏和南嶽的邊境處。

送走他們,秦葉悠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然後立即寫了一封信給祁元修,然後把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,本想連天山派威脅他的事情,也告訴祁元修的。

可是想到他離開之後,一別數日,一直沒有消息傳來,定然是在那邊進展的不順利,秦葉悠決定暫時先不告訴祁元修了。

寫好了信,教給冷月,她相信冷月自然知道信要寄到哪裡去。

幾天之後,遠在江南的祁元修收到了秦葉悠的信,他來來回回的看了好幾遍,發現這封信寫的內容很全面,訴說了她怎麼就大皇子的,訴說了皇上是如何試探的,甚至連大皇子如何跟唐菲依依不捨的都做了交代,還說了冷月和寒星這段時間的良好表現,讓他回去之後,一定好好嘉獎。

祁元修看了許久,終於抬頭,居然十分氣憤:誰要看著這些無關緊要之人啊,這麼厚的一封信,居然都是再說別人,都沒有說說她近來怎麼樣?

祁元修表示相當鬱悶,氣的只想把信扔了,可是低頭看了一眼信紙上娟秀的字體,又有些不忍心把信扔掉。

她做的很好,離開京城的時候,他還擔心,留她一個人在京城面對這麼複雜的情勢,唯恐她應付不來,沒有想到秦葉悠竟然做的如此出色。

祁元修忍不住得意說道:「真不愧是我祁元修的夫人。」

不過比起秦葉悠的順風順水,他這邊就進展很不順利,來江南這麼久了,竟然一點進展都沒有,依然沒有五皇子的消息。

感覺沒有自己的老婆做得好,祁元修十分不滿意。

就在這時候,追風來報:「王爺,有線索了,屬下發現幾個可疑之人,最近經常初入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住所,卻從未去過五皇子的住所,這幾個人應該是知情人。」

「太好了,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,追風,你趕緊給我加派人手盯緊了。」祁元修頓時來了精神,奶奶個腿兒的,這一次一定要把他們揪出來,狠狠教訓一番。

誰讓他們藏的這麼深,害的他找了這麼久,白白耽誤了回京跟秦葉悠相聚的時間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3章:試探

40.8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