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:生死之交

第225章:生死之交

「哎呀,司馬公子,你這是幹什麼呀?」春風一下樓就換上了另外一副面容,全完的青樓媽媽范兒。

「春風,我是什麼人,你也清楚,今兒爺高興,就要讓瑩瑩陪我,這也是爺抬舉她,她竟然不識好歹,你說我該不該教訓教訓她?」喝的醉醺醺的司馬公子叫囂道。

春風探頭看了一眼,瑩瑩摔倒在地,披頭散髮,臉頰紅腫,雙目含淚,眼神里都是憤恨和委屈。

「司馬公子教訓的對,我們春風得意樓的姑娘,只能讓爺們笑,怎麼能讓爺們生氣呢,這瑩瑩該教訓,司馬公子,您消消氣,到隔壁房間喝兩杯?我讓飄雪來伺候您,好不好?」春風一邊說笑著,一邊就扶著司馬公子的胳膊往外走。

沒有想到司馬公子然後一甩胳膊,把春風給摔倒一邊,怒氣沖沖的說道:「你別來忽悠我,今晚我誰也不要,就要瑩瑩!」

「哎呀,我的司馬公子啊,您這是何苦啊,你看看她現在披頭散髮的還有點人樣嗎?多敗壞興緻啊,我家飄雪可是千嬌百媚,最會伺候人的,保證伺候的您舒舒服服的。」春風再一次笑著迎上來,不著痕迹的擋在瑩瑩跟前。

「春風,你少給我來這一套!我告訴你,爺就喜歡治這不順從的,百依百順的也還不稀罕,你給我讓開!」司馬公子一把推開春風。

然後一招手,他的手下就去拉扯地上的瑩瑩的,瑩瑩也是一個烈性子的姑娘,雖然家道衰落,流落風塵,可是她一顆心可是高傲的,她用力甩開那些拉扯她的小廝,刷的一下拔下頭上的發簪,尖頭直指著自己的喉嚨。

「司馬蒙,你給我挺好了,你再逼我,我就是死也不會順從你的!」瑩瑩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然後她轉向春風,眼中滾下兩行熱淚,哽咽說道:「春風姐,多謝你對我的照顧,我可以再這裡賣藝,但是決不能讓這樣的混賬污了我,我只有一死了,來生再報答你的恩情吧。」

「瑩瑩!你不要衝動!」春風看到瑩瑩眼中的決絕,她也有些驚慌了,在青樓多年,她在太多人眼中看到這種絕望了。

「我呸!一個妓女,你在這裡裝什麼清高,既然做了婊子,就不要立什麼牌坊了!跟著爺,把爺伺候高興了,說不定還能給你贖身呢。」司馬蒙笑著說道。

「司馬公子,我們春風得意樓的規矩,賣藝不賣身的姑娘,就是不用伺候客人,您是這裡的長客,應該也明白,就不用我多說了吧。」春風不再笑臉相迎,冷著臉說道。

「如果我偏要帶走她呢,你能怎麼著?」司馬蒙猙獰著臉說道。

「我春風得意樓能在這裡做這麼多年,也不是白混的,司馬公子如果執意如此,那我們也就不客氣了,來人!」春風一喊,立即就有幾個大手沖了上來。

司馬蒙聽了春風的話,微微一愣,然後瞬間變臉,一抬手就掀翻了旁邊的桌子,嘩啦一聲巨響。

「你個老鴇子,是不是不想活了,竟然這樣跟我說話!」司馬蒙高聲喊道,然後抬起手,眼看一個耳光就要閃到春風的臉上。

被人從身後猛然給抓住了,隨即就是嘎巴一聲,司馬蒙慘叫一聲。

「在這裡,誰感動春風一根手指頭,我就敢卸他一直胳膊!」東方昱冷聲說道。

司馬蒙身後的侍衛,立即就要衝上前,東方昱三拳兩腳就都給打趴下了。

「你……你是什麼人?竟然敢打本少爺,你不要命了是不是?」司馬蒙疼的面容都扭曲了。

東方昱冷笑一聲:「司馬蒙,我是誰你沒有必要知道,可是你是誰,我確實清楚的,皇上剛剛冊封皇后,你就敢如此囂張,看來是很有背景和勢力了,前一個皇后是什麼結果,你應該清楚吧?」

司馬蒙猛然抬頭看著他,眼神更狠,不過他終究沒有敢發作出來,前皇后陳榮之所以會讓皇上反感,就是因為她的娘家人太過囂張。

葉子熏成為皇后之後,她的父親去世,族中其他人蠢蠢欲動,想要沾光,都被葉子熏訓斥,一定要低調,這事要是傳到皇上耳中,怕是對皇后和整個葉家都不利。

司馬蒙大量東方昱一身貴氣,神色鎮定又從容,不像是平頭百姓,最終沒敢造次,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。

春風趕緊只會小廝收拾好被打翻的桌椅,然後讓侍女扶著瑩瑩到裡面去休息,順便派人去請大夫。

東方昱看著她有條不紊,乾脆利索的處理著這些事情,忽然記得第一次見春風時的情景,那時候她是那樣的柔弱無助,楚楚可憐,像是一隻迷路的小綿羊。

「谷主,請隨我來……」春風低聲說了一句,然後轉身就往樓上走去。

東方昱跟在她的身後,來到雅間,春風從柜子里取出藥油,轉過身低聲說道:「谷主,請您把胳膊伸出來,我幫你用藥油擦一下吧。」

東方昱輕笑一聲,伸出胳膊,笑著說道:「你的眼睛倒是尖的很,這都被你看到了。」剛才打鬥的時候,他的手臂傷了。

春風沒有說什麼,低著頭為他推藥油,東方昱只能看到她的頭頂,感覺她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。

吧嗒,一滴眼淚滴在他的胳膊上,春風一驚,連忙抬起手把那滴淚給擦去了。

「春風,你怎麼了?別弄了,告訴我,你哭什麼?」東方昱拉住她的手,直接問道。

春風抬起頭,滿臉淚痕,淚水沖刷掉了她臉上的脂粉,露出了原本清秀的臉頰。

「谷主,剛才那一下您明明能躲開的,您為何不躲?」春風哽咽問道。

「我不躲,才能一下解決那個麻煩,速戰速決,這是戰術,不然再打下去,你這裡不知又要損失多少東西,你這麼精打細算的,不得心疼啊。」

東方昱本想說兩句調笑的話,讓她開心一下,沒有想到春風聽了他這個話,哭的更加傷心了,哭著說道:「我就知道是這樣,我就是知道谷主都是為了我,都是春風連累了谷主。」

看到她哭的傷心,東方昱也有些不忍,他為春風擦掉眼淚,笑著說道:「你這傻姑娘,這有什麼啊,當初要不是你,我或許早就死在關外了,春風,你真的不必這樣對我,這些都是我應該為你做的。」

春風抬頭怔怔的看著他,東方昱的眼中都是真誠,他說的話句句出自肺腑,就是因為這樣,她更加傷心,因為他的眼中只有感激,沒有一絲別的東西。

而她早已對他動了心。

「春風啊,你真的老大不小了,趕緊找個徒弟,把這春風樓交出去,你好好嫁人吧,不能再耽誤了,這些年有喜歡的人嗎?」東方昱又開始勸說,他總感覺欠春風良多。

春風又低下頭,繼續忙碌,低聲說道:「谷主,春風現在哪裡都不想去,我就想守著這春風得意樓,看好藥王谷分舵,保護好這些的姑娘,這些我都離不開的。」

其實說了這麼多,她最捨不得放不下的其實只有東方昱一人而已,這樣的話她又不敢說出口。

十多年前,東方昱偶遇春風,那時候她只是一個剛剛被買進青樓的小姑娘,驚恐,膽怯又嬌弱,她開始在青樓只是姑娘們的跑腿丫鬟。

可是逐漸長大之後,她的絕美的容顏怎麼能藏的住,青樓老鴇就要讓她掛牌接客,她不願意,想要逃跑,不出意外的很快就被抓回來,一頓毒打。

春風絕望之際,想要自殺,卻無意間被東方昱遇見了,他就下了她,告訴春風,人來這世上一遭不容易,活著永遠比死了要好,再難的時候也堅持一下。

春風一輩子也忘不了他當時的笑容,那麼溫暖,讓人的心頓時感覺有了希望,東方昱給了老鴇子一大筆錢,說是為她贖身了,可是卻沒有帶她走,讓她留在青樓,只是沒有人敢逼她做任何事了。

後來藥王谷遭遇最大危機,藥王谷幾乎被滅,東方昱帶著藥王谷最後幾個人,守在藥王谷最後一個隱蔽藏葯之處,這裡藏著的藥材幾乎是整個藥王谷全部的家當了,東方昱已經做好了誓死抵抗到底的準備。

那時候圍剿藥王谷的一隊人,已經發現了東方昱的蹤跡,準備做最後的圍剿。

某一天夜裡,春風悄然走進了那個首領的府中,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只是後來那個首領並沒有圍剿成功,無功而返。

東方昱躲過了這一劫,後來帶著剩下的人,暗中發展勢力,最後終於光復了藥王谷曾經的繁榮。

春風所在的青樓,就是當年他們秘謀的一個聯繫點,後來他想要帶春風走,這一次春風卻不願意了。

東方昱買下了整個青樓,改名春風得意樓,讓春風守在這裡,這裡也算是藥王谷在京中的一個隱秘分舵。

春風一直默默愛著東方昱,可是她知道自己已經配不上他了,唯一想做的就是能默默的陪著他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5章:生死之交

41.2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