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:暗藏殺機

第226章:暗藏殺機

春風給東方昱處理好了傷處,然後就離開了,知道他剛才肯定也沒能吃好飯,於是親自去廚房,為他煲湯。

做好之後,端著湯回雅間的時候,剛剛走到門口,就被一個女子給攔住了,此人真是以前醫藥盟葉副盟主的徒弟碧兒,她愛慕東方昱,為了他背棄醫藥盟,加入藥王谷。

「碧兒姑娘……」東方昱有時來京城辦事,會帶著碧兒一起,春風也認識她,於是笑著打了一個招呼。

「春風,照顧谷主這樣的事情,在藥王谷都是我來做的,你就不用費心了,這是給谷主做的湯嗎?我來給端過去吧。」碧兒說著就要來取春風手中的托盤。

春風輕巧閃身,然後就躲了過去,笑著說道:「碧兒姑娘,在藥王谷怎麼樣我不知道,可是在這春風得意樓,谷主向來都是由我一個人照顧的。」

「春風,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,你不過是一個青樓女子,有些事情有些人,不是你該肖想的。」碧兒冷冷的說道,看向春風的眼神帶著鄙夷。

春風默默的看來她一眼,深情未變,依舊淡然說道:「碧兒姑娘,請讓開,湯要涼了,我得給谷主端進去了。」

碧兒見她根本就不為自己的話所動,有些生氣,於是就過來搶奪托盤,春風自是不肯,搶奪之間,湯撒了出來,正好撒在了春風的手上,她吃痛一鬆手,托盤掉在地上,嘩啦湯碗摔的粉碎。

房間門猛然推開,東方昱站在門內,臉色陰沉,碧兒和春風都是一驚。

「你們在做什麼?這是怎麼回事?」東方昱冷著臉問道。

碧兒欲言又止,她剛才刻意壓低聲音,不知道東方昱聽到多少。

春風趕緊說道:「都是我不好,給谷主做了一碗湯,不小心灑了,鍋里還有,我這就去再端一碗來。」說著轉身就要離開,卻被東方昱拉住了。

「你的手都燙傷了,還端什麼湯,進來吧,我給你上點葯。」東方昱說道。

碧兒立即睜大了眼睛看著他,他從未這樣溫柔的語氣跟她說過話。

東方昱看都沒看碧兒一眼,拉著春風走進房間,轉頭之際說道:「把這裡收拾一下吧。」這話自然是說給碧兒聽的,然後當著她的面關上了房門。

碧兒直直的站在那裡,雙手握成拳,眼裡都是憤恨,憑什麼!谷主竟然為了一個青樓女子,讓她這樣難堪!一個秦葉悠還不夠嗎?竟然又來一個春風!

「剛才你為何不解釋?」東方昱一邊為春風上藥,一邊問道。

春風聽到他這句話,就知道剛才門外的爭執,他全部都聽到了。

「我沒事的,碧兒姑娘是谷主的隨從,我不想讓谷主為難。」春風低聲解釋道,好像做錯事的是她。

「你不想讓我為難,就自己承受這些委屈,你怎麼這樣傻?」東方昱忍不住說道。

「只要為了谷主好,我什麼都願意做。」春風脫口而出,東方昱一怔,看著她。

春風以為自己說錯了話,紅著臉低下頭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。

東方昱聽到她的這句話,猛然想起的卻是自己在奕王府,秦葉悠說有事找他的時候,他當時也是這樣的心情,只要為了她好的,他什麼都願意做。

原來陷入愛情之中的人,都這樣的傻啊。

秦葉悠終於受到了祁元修的來信,只看了一遍,就感覺心口發麻,仍不住抬頭問冷月:「冷月,這信真的是王爺送來的?」

要不是因為忍的祁元修的字跡,她幾乎要認為這是別人的惡搞了,冷月嚴肅認真的點了點頭:「這的確是王爺的親筆信,有什麼不對嗎?」

冷月探頭想看一眼,以為出了什麼事,秦葉悠趕緊把信蓋住,不由自主的紅了臉。

冷月可是比追風敏感的多,當即就明白心中的內容了,他重複一遍:「王妃,這的確是王爺的信,您慢慢看,屬下還有事,先退下了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秦葉悠又打開信看了一遍,心口依然麻酥酥的,沒有想到祁元修寫起情信來,竟然如此肉麻。

滿紙想念之情,而且在信的末尾還嗔怪,她寫的信只有別人,都沒說她自己,也沒有說想念他。

秦葉悠感嘆道:「沒有想到,在祁元修這冷硬的外面下,居然還有如此悶騷的一面啊。」

她有疑惑道:「這怨婦一般的口吻,確實不是他的風格啊,難道是有別的女人指導他寫的?」

想到或許有別的女人,她內心的怒火就升騰而起,憤怒的拍了一桌子,冷冷說道:「祁元修,我在府里這樣操心費力的為你守著,你要是敢找別的女人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。」

冷月在院中,透過窗戶看這秦葉悠,一會兒甜蜜,一會兒憂慮,一會兒憤怒,一會兒又擔憂的表情,真是十分好奇,王爺到底在信中寫了什麼內容啊。

他不由感嘆道,不虧是他一向崇拜的王爺,區區一封信,就能讓王妃看的如此跌宕起伏,佩服佩服。

可憐的冷月,如果他真的知道信里的具體內容,恐怕他的精神世界得崩潰啊,他的三觀得重新樹立吧。

就在這倆人都滿懷心事的時候,宮裡突然傳旨,太后宣秦葉悠進宮。

秦葉悠一怔,自從上次皇上染指奕王側妃之事發生之後,太后已經消停了好長時間,秦葉悠幾乎以為她不會再找事了。

果然對人不能太樂觀,祁元修不在京中,太后突然宣她進宮,定然沒有好事。

冷月也有些擔憂,祁元修臨走之前,曾經囑咐過他,不到萬一不得已,不要讓王妃進宮。

冷月低聲對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您如果不想去,屬下可以幫您擋下來。」

秦葉悠看了他一眼:「你一個侍衛,擋太后的旨意,不想活了?」

「王爺有交代,他不在的時候,您進宮或許是很危險,讓屬下幫您擋下的。」冷月說道。

秦葉悠白了一眼,心想我在祁元修看來,就是如此的脆弱不堪嗎?

「沒事,不管什麼事,太后總不能一刀殺了我,你別胡來了,好好守住王府。」秦葉悠說道,她想要證明,自己可沒有那麼脆弱。

冷月無奈,這些日子以來,他也算是見識了,王妃雖然時時讓人驚喜,可是固執起來,跟王爺也是不分伯仲,他阻攔不住的。

秦葉悠跟著宮裡的馬車進宮,一直來到太后出,發現皇上和皇后竟然也在。

她在心裡暗暗想著,今天人這麼整齊,看來是有準備的啊。

秦葉悠打起精神,嚴陣以待,福身見過太后,皇上和皇后之後,太后就讓人給她看坐了。

「哀家多日不見奕王妃了,甚是想念,昨夜竟然還夢到了,夢到哀家生病,是奕王妃給治好的,哀家覺得這是個福夢,要好好謝謝你呢。」太后笑的十分和藹。

秦葉悠也跟著笑,心想太后您老人家也太能扯了吧?您如果真想謝謝我,直接賞賜一點東西就好啦,大老遠把我弄進宮裡做什麼。

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,太後果然賞賜了她很多東西,有一些極為珍貴,連皇后都不曾擁有過的。

皇後有些不滿,默默的看了一眼皇上,皇上心裡也不痛快,他不待見奕王和奕王妃,是有目共睹的,太后還這樣對奕王妃,這是什麼意思?

「奕王妃,奕王離京這麼久,到底是去做什麼了?」皇上冷著臉問道。

「回皇上,王爺進來心口憋悶,出去散心了,具體去了哪裡,起身也不知道呢。」秦葉悠恭敬的回答道。

這是祁元修臨走之後,兩人對好的口供,就是為了應付皇上的詢問。

「你身為王妃,連王爺去哪裡都不知道?你這王妃是怎麼當的?」皇上當即訓斥道。

「皇上,您又不是不了解,元修那個性子,哪裡是奕王妃能管的住的。」太后居然為秦葉悠解圍。

皇上也有些驚訝,不解的看了一眼太后,太后只裝作看不見,笑著對秦葉悠說道:「奕王妃,哀家知道你醫術精湛,為人又心細,給哀家請個平安脈吧。」

然後轉頭對皇上和皇后說道:「你們倆都去忙吧,讓奕王妃陪著我就好。」

皇后和皇上只能離開了,秦葉悠內心驚嘆不已,面上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受寵若驚。

「王妃啊,沒事就多進宮陪陪哀家,之前哀家對你不了解,多有誤會,經過這幾次事情之後,哀家這才發現,你是最為厚道之人,哀家越看越喜歡呢。」太后笑著說道。

這一番話把秦葉悠給驚的手都要哆嗦了,忍不住在心裡狂汗,太后,您老人家今天這是什麼路數啊,她只能顫抖著回到:「妾身惶恐,多謝母后厚愛。」

好不容易診脈結束,她如實彙報,太后,您老人家身體倍棒,一點毛病都沒有。

太后突然靠近她問道:「你可查看的仔細了?真的沒有問題?為何哀家最近覺得心口憋悶的厲害?」

秦葉悠簡直欲哭無淚,實在是摸不著太后的路數啊,只能跪下說道:「母后,請恕妾身愚鈍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6章:暗藏殺機

41.3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