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:挖坑讓她跳

第227章:挖坑讓她跳

以不變應萬變,就是最好用的辦法。

秦葉悠感覺既然摸不清太后套路,那麼就只能裝傻了,於是裝作苦惱又恐慌的樣子。

太后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她,看上去秦葉悠不給她查看出一點什麼病情,她是不會罷休的。

秦葉悠一看太后這樣子,突然之間,福至心靈,意會到了什麼。

「太后,妾身雖然愚鈍,可是也知道心口憋悶,多是因為心頭有事解不開導致。」秦葉悠跪在太後跟前,十分誠懇的說道。

太后終於露出滿意的申請,秦葉悠知道自己這一步算是走對了,終於找明了方向,看來太后是在為她挖坑呢,不往前走一步,看來是不能知道坑底有什麼了。

太后悠悠的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你這孩子果然是最細心的,哀家的這點心思都被你猜出來,快起來吧,跪著做什麼。」

秦葉悠這才緩緩起身,態度更加誠懇的說道:「不知太後有什麼心事,妾身願意盡全身之力,為太後分解一二。」

太后聽到這句話,終於笑了起來,秦葉悠也微微傻笑一下,她知道自己已經站在坑邊上了。

「真是好孩子,哀家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,快過來,到哀家身邊坐著。」哀家笑的更加慈愛。

太后感覺自己這樣的慈愛,秦葉悠定然會感覺到十分感動,其實在秦葉悠看來,她現在就像是在引誘獵物調入陷阱的獵人,只會讓她更加警惕。

「唉,皇后已經懷有身孕了,哀家想要你幫著哀家,把這個孩子給去掉!」太后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只感覺到全身一陣冷意,震驚的看著太后,太后笑的這麼慈愛,竟然說出這樣惡毒的話。

太后以為她是被嚇到了,拍了拍她的手背說道:「別害怕,哀家不會害你的,有什麼事都有哀家罩著呢,也不讓你謀財害命,只要把那個孩子去掉即可。」

秦葉悠終於看清楚坑底的東西,太后最後的底牌也露出來,秦葉悠在內心咆哮著,你大爺的啊,給我挖了這麼大這麼深一個坑啊,讓她掉下去就摔個粉身碎骨吧,甚至還有可能賠上整個奕王府。

「太后,皇后懷孕,這是皇家的喜事啊,您為何要這樣?您不會是跟妾身說笑的吧?」秦葉悠裝作驚訝的問道。

「哀家也不想,不算怎麼說,這也是哀家的孫子,可是哀家找人算過了,她懷著的這個是災星,生出來之後,將會為皇家帶來滅頂之災,所以哀家不得已才下狠心的,孩子,你願意幫幫我嗎?」

太后一副十分不忍的模樣,明明坐著最惡毒的事情,卻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,秦葉悠忍不住想到了皇上那副偽善的嘴臉,果然是一脈相承。

秦葉悠緩緩起身,整理一下了一下衣服,然後深深跪拜下去,堅決的拒絕道:「請太后贖罪,這件事妾身絕對做不了。」

對於她的拒絕,太后倒是並不怎麼驚訝,依舊十分慈愛的說道:「你快起來吧,我知道你這孩子心善,就當是為了整個大魏吧,為了哀家。」

秦葉悠這一次不起身了,她依舊跪在地上說道:「太后,妾身自從學醫以來,只會救人,從來不會殺人!您說的事,妾身真的無能無力啊。」

太后的臉色逐漸冷下來:「你剛才還說願意為哀家分憂的,現在連這點小事都不願意為哀家做嗎?」

秦葉悠簡直想要馬景濤式的咆哮了,這是小事?不就是墮個胎嗎?您老人家在後宮這麼多年,這還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,一碗湯的事情。

太后這樣興師動眾把她召喚來,又費力演了這麼久的戲,肯定不止讓皇后打胎這一件事。

這件事要是成功了,皇后的孩子沒了,皇上也怪罪不到太後頭上,如果不成功,敗露了,所有的黑鍋都得她來背,恐怕還要搭上奕王府。

秦葉悠隱約有種感覺,太后想要一網雙收,既然把皇后的胎給打了,然後再讓奕王府背上這個黑鍋。

太后,您老人家是不是太惡毒了一點!

她不由自主的想到遠在江南的祁元修,他自小在太後身邊長大,這麼多年他是怎麼熬過來的,尤其是在他年少的時候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太后還敢這樣當著她的面,提出這樣無禮的要求,肯定是之前習慣了的。

想到這裡,她心頭不僅僅有氣憤,還有一份心疼,為祁元修心疼。

「奕王妃,你可曾知道,哀家一隻都是護著你的,你嫁給元修這麼久,也沒有孩子,皇上幾次三番想要給元修賜婚,都是哀家給攔下來的,你就是這樣回報的嗎?」太后冷著臉問道。

「妾身雖然愚鈍,索性記性還是好的,我記得上次皇上侵佔了側妃,太後為了息事寧人,硬壓著王爺沒有發作,答應王爺以後都不會讓皇上賜婚的。」

秦葉悠聲音不高不低,但是說的鏗鏘有力,太后一張老臉都漲紅了,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說道:「放肆!你這是公然指責皇上嗎?」

「妾身只是在實話實說的!」秦葉悠絲毫沒有畏懼的說道。

「你如果不同意,就一直跪在這裡吧。」太后氣哼哼的說道,然後就讓宮女扶著離開了。

秦葉悠跪在冰冷的石板上,雙腿已經發麻,不由自主的懷念起之前祁元修在的日子,之前每次她進宮,他不是親自陪在她身邊,就是很快趕回來救她。

他肯定是吃夠了太后的苦,害怕她也會被太后陷害,總是急急的就來保護她,想到這裡,秦葉悠就有些心酸了,祁元修,你老婆又被人欺負了,你怎麼還不來救我啊。

不知道跪了多久,雙腿已經沒有知覺了,太后終於回來了,冷著臉問道:「你想明白了沒有?」

秦葉悠臉色蒼白的抬起頭,依舊笑著說道:「太后,您如果覺得妾身該死,不如就直接說了吧,何必這樣迂迴呢?」

「哀家有事求你,又怎麼會捨得讓你死呢,你怕是誤會了吧?」然後不冷不熱的說道。

「太后如果不想留下那個孩子,有太多不著痕迹的辦法,你執意把妾身推出去,這不就是讓妾身去送死嗎?」秦葉悠看著太后問道。

太后愣了一下,隨後嘆了一口氣:「哀家畢竟是太后,是皇上的母親,皇上現在寵愛皇后,我在宮裡動手,他總會知道的,只能從宮外想辦法,所以只能靠你了。」

秦葉悠沉沉的低下頭,用沉默來應對,她就是答應。

太后在她身前蹲下來,低聲說道:「奕王妃,你可是知道,這是我給你機會,只要你為我做了這件事,以後這皇宮裡偶什麼事,哀家都會護著你的。」

「太后,我曾聽王爺說過,他小時候是在您跟前長大的。」秦葉悠忽然說道。

「是的,哀家一直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一般,可是他長大了,就有了自己的主意,不願意再跟我親近了,唉。」太后嘆了一口氣,看上去真的很像是為兒子憂心的母親。

「既然如此,太后您為何要這樣陷害王爺,我們殺了皇上的孩子,皇上肯定千方百計也要查清楚真相,到時候等待我們的就是滅頂之災,可是如果是出自太后之手呢,皇上又能奈何的了您什麼?」

秦葉悠看著太后說道,一張小臉繃緊了,眼神有些銳利,讓太後有些不敢直視,這雙眼睛散發出的光芒,幾乎能讓拷問人的靈魂。

秦葉悠更加靠近太后,低聲說道:「其實妾身知道太后的意思,您肯定是看出皇上對幾位皇子的態度了,擔心皇後生了皇子之後,皇上就無所顧忌了,太后您在後宮多年,肯定知道阻止皇上的辦法肯定不止這一條吧?」

太后這一次是真的震驚了,她一把抓住秦葉悠的胳膊,緊緊的捏住了,聲音有些森冷的問道:「你都知道了什麼?」

秦葉悠收起剛才的表情,微微一笑說道:「妾身什麼都不知道,妾身只知道,王爺離開之前,囑咐妾身好好看家,現在我就是死也不能讓奕王府承擔這樣的風險,還請太后贖罪。」

太后盯著她看了許久,終於緩緩說道:「你起來吧。」

秦葉悠抬頭看著她問道:「您不怪我了,太后願意放過我了?」

「你回去好好想想,待會皇上還要來給我請安,你跪在這裡算什麼。」太后冷聲呵斥道。

秦葉悠心想,她跪在這裡都是因為什麼,還不是因為太后,真是會倒打一耙。

不過識時務者為俊傑,能離開她當然要快點離開。

她起身離開的時候,兩條腿鑽心的疼,幾乎要挪不動,不過她影視咬著牙走出了宮門,她也不想讓皇上遇到她。

這件事太后看來不會善罷甘休,一旦太后得手,皇上必然追究,她現在一定要盡量遠離太后。

終於回到奕王府,綠蘿扶著她躺在床上,把褲腿挽起之後,看到秦葉悠的膝蓋處都已經變成青紫色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7章:挖坑讓她跳

41.5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