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:賞花

第228章:賞花

綠蘿心疼不已,趕緊找來冷水帕子給她冷敷,冷月來請示:「王妃,這件事要不要告訴王爺?」

「不用告訴他,他遠在江南,還一堆事情纏身,不能再讓他為這些事煩心了。」秦葉悠忍著痛吩咐道。

「王妃,您何必要一個人獨自硬撐著呢……」綠蘿有些擔憂,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以前王妃每次進宮,最多就是被訓斥幾句,現在竟然被折磨成這個樣子了,真是讓人擔憂。

「不必了,我沒事的。」秦葉悠依舊不肯答應。

綠蘿和冷月無法,只能順從她,唐菲聽到動靜,也來看她,見她膝蓋這樣,立即回去拿來了唐門獨制的藥油,輕輕為秦葉悠擦世上。

一陣塗抹之後,她的膝蓋果然沒有那麼疼了。

正在說話見,小順子來報:「王妃,郡主來了……」

好久沒見蘇嫣兒,她怎麼突然來了,想起蘇將軍就是鎮守南疆的,她趕緊說道:「請郡主來這邊吧。」

然後讓綠蘿為她整理好衣服,蘇嫣兒進門之後看到秦葉悠躺在床上,驚訝問道:「你怎麼了?受傷了嗎?」

「沒什麼,膝蓋有些不舒服而已。」秦葉悠沒有說太多,蘇嫣兒可是行動派之人。

她兩步湊到床前,一看就看到秦葉悠青紫的膝蓋,十分驚訝:「根據我的經驗,你這是跪的時間久了,膝蓋才會這樣的,誰這麼大膽子,敢讓奕王妃跪著。」

「太后……」秦葉悠回答道,笑著說道:「郡主經驗可真是豐富啊。」

蘇嫣兒一怔,表情變了一下,知道秦葉悠是在打趣她,倒是也並不在意,大咧咧的說道:「原來是太后啊,那就正常了,我小時候在宮裡長大,也經常被太后責罰跪著,你這也太嬌弱了,跪一下就得卧床休息了。」

唐菲一聽有人說秦葉悠不好,頓時就不願意了,在她心中,秦姐姐就是完美,就是最好的,誰都不能說得的。

「我秦姐姐細皮嫩肉的,自然是不能跪久了,比不得那些皮糙肉厚的,怎麼樣都不在意。」唐菲一邊輕輕秦葉悠揉著藥油,一邊高聲說道。

蘇嫣兒一聽這話就是對著她來的,那小暴脾氣頓時就起來了。

「你這丫頭是誰啊,這裡有你說話的份?」蘇嫣兒搶到唐菲跟前質問道。

「我在我姐姐這裡,自然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誰對我姐姐不敬,我就對誰不客氣。」唐菲冷哼一聲說道。

蘇嫣兒氣急了,秉持著能動手決不吵吵的餓原則,抬手就要跟唐菲過招,秦葉悠眼看唐菲要吃虧了,趕緊喊了一聲:「郡主……」

同一瞬間,唐菲抬起手輕輕一揮,一陣白粉飄向蘇嫣兒,她瞬間就不能動了,全身僵住,還保持著要打人的架勢,只有眼珠還能轉動。

秦葉悠驚了一下,這才反應過來,唐菲可是唐門之人啊,最擅長的就是用毒了。

「菲兒,郡主這是怎麼了?怎麼不能動了呢?」秦葉悠故意問道。

蘇嫣兒眼珠子轉了轉,用眼神詢問:「對啊,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?」

「沒事的,秦姐姐,你放心,有些人比較聒噪,心火旺盛,我給她去去火。」唐菲笑著說道,秦葉悠無奈的看到蘇嫣兒的雙眼幾乎是要噴火了。

她只能打圓場:「菲兒,快給郡主解毒吧,郡主是王府的客人,怎麼不能這樣對待客人的。」

一句話就說的唐菲心裡暖暖的,秦姐姐這就是把她當成自己了呢。

「我可以給她解開,可是秦姐姐,你也看到,是她剛才先要動手打我的,我這才反擊,我要是給她解開,她再打我怎麼辦?」唐菲問道。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不會的,郡主最是通情達理之人,她剛才只是跟你鬧著玩的,你給她解開毒,她肯定不會打你的,郡主,你要是同意就眨眨眼睛。」

秦葉悠轉頭對蘇嫣兒說道。

蘇嫣兒用力眨了好幾下眼睛,唐菲滿意了。

於是就點了點頭,然後從袖子里取出一個小瓷瓶,放在蘇嫣兒的鼻子下。

蘇嫣兒十分警惕,屏氣凝神看著唐菲。

「看我幹什麼,你聞一下這瓶子里的東西,立馬就能活動了。」唐菲說道。

蘇嫣兒又看了她一眼,然後小心翼翼的聞了一下,不到一會兒,果然就發現自己僵直的身子可以動了。

她對唐菲怒目而視,可是剛才自己答應不動手的,只能瞪著她問道:「你剛才朝我撒了什麼東西?為何我一聞到就不能動了。」

「這是木頭粉,撒上之後人就變的跟木頭一樣不能動,半個時辰之後才能解開。」唐菲解釋道。

蘇嫣兒冷哼一聲,氣鼓鼓的樣子,唐菲又笑著繼續說道:「你不知道,這粉其實還有美容養顏的效果,我看你臉上有痘痘,你不要擦去這些藥粉,明天早晨洗臉之後,你就會發現真自己臉上光溜溜的了。」

蘇嫣兒有些懷疑:「真的這麼神奇?這白色粉末這麼厲害?」她最近確實被臉上的痘痘困擾,如果真有這麼奇效就好了。

「這是自然,你看看我的臉,是不是很光滑,我沒事的時候也用這個粉粉敷臉的。」唐菲說的十分認真,蘇嫣兒終於相信。

唐菲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,還從自身攜帶的小包里,取出一粒藥丸,遞給蘇嫣兒:「這是加強療效的,只要吃了它,經過一晚上調理,明天效果更好。」

蘇嫣兒看著唐菲光滑白皙的臉蛋,有些動心,笑著說道:「如果有用,我肯定回來謝你的,我蘇嫣兒向來恩怨分明。」

唐菲悄然一笑:「郡主客氣了。」

秦葉悠看到唐菲笑,眼神一動,自從隨煬離開大魏之後,她一直悶悶不樂的,長松整日絞盡腦汁逗她開心,收效甚微,沒有想到今兒誤打誤撞的被蘇嫣兒給逗的開心了。

「對了,我都忘記今天來,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呢。」蘇嫣兒好像猛然想起來,然後十分惋惜的看了一眼秦葉悠,繼續說道:「西潯河岸的桂花都開了,現在正是最漂亮的時候,香飄十里,我還想約你遊船呢,現在你這樣算是白搭了吧?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我肯定是去不了了,不過……」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唐菲,突然說道:「菲兒,不如你跟郡主一起去吧。」

剛才蘇嫣兒形容的時候,她就看到唐菲的眼中有光亮閃過,這正是好機會啊,讓唐菲出去散散心,總比整天埋在書房裡強吧。

唐菲和蘇嫣兒對視一眼,年齡相仿的兩個女孩子,脾氣也十分相似,在彼此眼中看到同道中人的感覺,秦葉悠知道這事算是定下來了。

蘇嫣兒離開之後,她笑著問唐菲:「菲兒,你剛才給郡主的藥粉真的有那麼個功效?」

唐菲突然就笑了一下說道:「沒有,那些藥粉只是會讓人僵住,沒有別的功效。」

秦葉悠想起剛才蘇嫣兒離開的時候,臉上還是白一塊,黑一塊的,她還小心翼翼的不願弄掉一點呢,如果明天早晨起來,發現自己被騙了,以蘇嫣兒那個脾氣,還不得直接殺到王府來啊。

「秦姐姐,你放心,那藥粉沒有的功效,我給她吃的那個藥丸是有功效的,她不會發現的。」唐菲狡黠一笑說道。

秦葉悠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:「你這丫頭,就知道胡鬧。」

「哼,誰讓她對你那麼不客氣的,親姐姐,你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啊?」唐菲好奇的問道。

「她啊……」秦葉悠拉長聲音,故弄玄虛,然後說道:「她對我這樣,也有情可原,之前她一直鐘意王爺,看我不順眼,也是正常的。」

唐菲驚嘆:「原來是情敵啊!」情敵竟然來約她出去賞花,這是什麼套路?

當中的事情,秦葉悠也沒有辦法解釋了,只能一笑而過。

唐菲忍不住腹誹道,這奕王還有這樣的桃花債,秦姐姐居然還對他不離不棄的,哥哥就從來沒有這樣的事情,唉,真是可惜了。

隨煬回到了南嶽,不多久就傳來大皇子被治好的消息,南嶽國主通知遠在北疆的二皇子,可以見好就收了。

二皇子卻有些貪功,由於那伙神秘軍隊的幫助,拓跋宏被他打的潰不成軍,節節敗退,曾經派使者來求和,直接被二皇子給殺了。

拓跋宏也是氣惱不已,他已經可以想象的出來,此時北燕王是何等生氣了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既然正面對抗不行,那就來陰招。

拓跋雨兒被他帶來軍營,一直關押在角落一個帳篷里,她自從來到這裡,本以為很快就會被送走,可是這麼久都沒有見到一個人。

就在她以為拓跋宏是不是已經忘記她的存在的時候,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拓跋宏猶如魔鬼一般的出現了。

「公主,現在北燕危在旦夕,需要你出馬的時候到了,你可願意為了國家而犧牲?」拓跋宏獰笑著說道。

「太子殿下,需要雨兒做什麼,您就直說吧……」該來的終會來,拓跋雨兒生無可戀的說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8章:賞花

41.7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