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:私奔

第229章:私奔

拓跋宏看著拓跋雨兒,這個女人,自從被他救了之後,就一直被他掌控,這麼多年,從不怨天尤人,從不哀怨,向來逆來順受,似乎從來不知道反抗。

「雨兒,這是你最後一次幫我了,等你幫我做成這件事,以後你就是自由的了。」拓跋宏突然說道。

拓跋雨兒的眼神閃爍一下,抬頭看了一眼拓跋宏,眼中的明亮一閃而過,拓跋宏嘴角浮現一絲笑意。

到底還是年輕了,她隱藏的這樣好,還是讓他發現了,那些淡定平和只是表象,她內心是憤恨的,她可是渴望離開的,他要利用的就是這一點。

「太子殿下,只要您願意給我自由,無論何事,我都願意去做。」拓跋雨兒看著拓跋宏嘴角的冷笑,知道什麼都隱瞞不住了,索性直接說出來。

「好,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,這一次你去演一齣戲,演好這齣戲,我就是自由之身了,我不會再勉強你做任何事。」拓跋宏說道。

「我願意!」拓跋雨兒想都沒有想,立即就答應了。

拓跋宏微微有些意外,他笑了一下說道:「答應的這麼痛快?你就這樣渴望自由,你要知道,離開了我,你一無所有,再也不是公主了,或許都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。」

拓跋雨兒唯恐他會反悔,低下頭說道:「我從不在意是不是公主,總會有辦法活下去的,就算是活不下去,那也是我的命了。」

其實她早就做打算了,在拓跋宏的嚴密看管下,這些年她也攢下一點點的積蓄,讓最信任的宮女悄悄的在宮外給藏好了,本想著找機會逃跑的。

現在好了,只要能脫離苦海,她就可以重新開始了,剩下的日子,不管怎樣,她一定要為自己而活,要好好的活,這樣也對得起為她而死的娘親。

軍營的人都不知道這一夜發生了什麼事,只知道第二天清晨,太子讓人把軍營角落裡的一個小帳篷給收起來了。

剛剛下過一場大雨,雖然是深秋,可是北疆的天氣已經有些涼意了,清晨南嶽二皇子隨烜騎馬巡視軍營,走到一處山下,發現山路已經被堵住了。

「二皇子,昨夜大雨,沖毀了山坡,山石滑落,阻斷了山路,我們儘快離開吧,這裡有些危險的,雖然還有可能有山石滑落。」二皇子的手下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隨烜點了點頭,勒緊韁繩調轉馬頭,就往回走了,經過一處山谷的時候,突然聽到旁邊的一條小路上有人發出一聲慘叫。

幾人駐足停下來,隨烜向來謹慎小心,他本不想多事,騎馬走了兩步,不知道為什麼,又突然調轉馬頭,朝著剛才有人慘叫的方向而去,後面的幾個侍衛,也趕緊跟了上來。

走了不遠,就看到一個人影,似乎是從山上滑落下來的,不知道是死是活,他們打馬上前查看。

就在這時候,他們的身後傳來轟隆一聲,無數山石從山上滾落下來,正好砸在他們剛才經過的地方。

幾個人面面相覷,臉上都或多或少的流出一點點的驚恐,如果他們沒有被前面這個人引過來,現在可能都喪命了。

「快去看看這個人怎麼了?是不是還活著?不管怎麼說,他也算是間接救了我們吧。」一個副首領說道。

立即有侍衛上前,把那個趴在地上的人,拉了起來,那人全身都是泥水,似乎是從山上滾落下來的,全身都是划傷。

那侍衛試了一下他的鼻息,立即說道:「二皇子,這人還活著,還有一點點鼻息,我們要把他帶回去嗎?」

二皇子冷著臉看了地上那人一眼,淡淡的說道:「不要多事,不知道這是不是敵人的陰謀,我們走吧。」

那侍衛似乎有些不忍,可是又不能違背軍令,只能又把那人放在地上,南嶽眾人正要尋外尋找一條路回去。

地上那人突然動了一下,似乎還現在昏迷中,呢喃著說道:「二哥哥,救救我……」

隨烜全身一震,轉頭看著眼前這個人,過了許久,他終於艱難的說道:「把他帶回去,洗乾淨了,找個大夫給她看看。」

侍衛點頭,把那人扔在馬背上,然後就帶著回了軍營。

隨烜回去之後,就立即回了自己的帳篷,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議。

一會兒之後,突然有個小侍衛走進來說道:「二皇子,我們救的那人竟然是個女人,這下該怎麼處理?」

隨烜不耐煩的說道:「女人就女人唄,看看沒什麼事,還有一口氣,就讓她趕緊走就得了。」

小侍衛見他不耐煩了,也不敢再說什麼,唯唯諾諾的答應了,正在準備退下去呢,突然又聽到二皇子說道:「算了,讓廚娘去照顧她吧。」

廚娘是一個胖胖的大嬸,是軍營里為數不多的女人之一,對這些士兵也十分關照,十分收歡迎,侍衛有些驚訝二皇子竟然讓廚娘去照顧她。

拓跋雨兒經歷了九死一生,現在終於來到了南嶽的軍營,她的一切都講從這裡開始改變了。

拓跋宏已經教給了很多關於隨烜的事情,讓她可以一步步抓住隨烜的心,此刻她已經洗去全身的污垢,在那個胖胖的廚娘的幫助下,換了一身衣服,乾淨清爽,軍營里有大夫,來為她號脈,確定她沒有受到重傷,身上也只是一些擦傷而已。

受到這樣的待遇,有些出乎她的意料,拓跋宏告訴過她,隨烜是個十分陰鷙暴躁之人。

正在胡思亂想之際,聽到外面響起腳步聲,拓跋雨兒趕緊整理一下表情,然後看著門口。

帳篷門被掀開,然後就看到一個清俊高挺之人走了進來,那雙眼睛銳利的盯著她,確實讓她有點不寒而慄,想起拓跋宏的話,她更家小心翼翼。

「你是什麼人?怎麼會掉落山崖的?」隨烜問道,面無表情,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眼前的女子,似乎是穿著廚娘的衣服,有些寬大,更顯的她嬌小,一頭烏黑的長發披在身後,鵝蛋形的圓潤臉頰,只是眉宇之間帶著一股英氣和倔強,目光清冷。

「我跟我哥哥上山採藥,大雨之後路滑,不小心跌落山崖。」她低聲說道,然後又猛然抬起頭,充滿希翼的問道:「你們救了我,我很感激,只是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哥哥,他跟我一起跌落山坡的……」

「你哥哥?你二哥哥?」隨烜淡淡問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?我二哥哥他怎麼樣了?你見過他?」拓跋雨兒臉上都是震驚的表情,急切的問道。

隨烜沒有回答,冷笑一聲,很快出手,一把捏住她的脖子惡狠狠的說道:「你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心計!實話實說,你還能留一條命,不然的話只有死路一條,誰知道你是不是姦細?」

拓跋雨兒驚恐搖頭,顫抖說道:「我……我不敢……」

「那就實話實說,你不是採藥的,現在是深秋,又大雨連綿,誰會在這個季節來這深山採藥,說!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他的手上用力,她瞬間呼吸艱難,眼角都泛出淚花。

「我……我是山下邊城人,我叫小蝶,我跟我二哥哥是私奔……」她似乎十分艱難的說完這幾句話,然後猛然抬頭問道:「現在可以了吧?我都說了,你可以告訴我,我二哥哥怎麼樣了嗎?」

一抬頭卻發現隨烜的表情似乎比她更加震驚:「你叫小蝶?」這一刻,他封塵在內心最深處的回憶,突然間涌動了一下,他想起那個清瘦嬌小的身影,那人也曾甜甜的喊他二哥哥,他的心口猛然抽痛一下。

「既然是你二哥,又何來私奔一說?這不是違背長倫?」隨烜低頭緊緊的盯著她問道。

她突然就十分激動,她喊道:「你知道什麼?他不是我親哥哥,不是親的,我是我們家抱養的,我們真心相愛,在一起又能怎麼樣?為什麼就不能為世人所允許?」

隨烜的眼神更加冰冷,他刷的一下抽出佩刀,直指這拓跋雨兒,冷聲問道:「你到底是什麼人?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?不說的話,我就一劍殺了你。」

拓跋雨兒驚恐搖頭:「我……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啊,知道什麼啊?我求求你,你放我走吧,讓我去找我二哥哥好不好?」

「你二哥哥死了!跟你一起滑落山坡,他死了!」隨烜突然冷冷說道,語氣異常沉重,好似是再說他自己。

她一下子愣住了,眼裡閃過絕望,喃喃說道:「死了?他怎麼能死了呢?他說過要帶我遠走高飛的。」眼神順著臉頰緩緩留下,漸漸的剋制不住,嚎啕大哭起來。

隨烜似乎是有些厭煩了,轉身就走出了帳篷,深深的呼了一口氣,只覺得心頭憋悶的厲害。

他轉身回到自己的軍帳,竭力拋開心頭的焦躁,案頭放著父皇的來信,說大皇子隨煬已經被救過來了,他更加煩躁了。

「二皇子……屬下有急事要報!」門外有侍衛說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29章:私奔

41.9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