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:重了埋伏

第230章:重了埋伏

「什麼事?」隨烜極為不耐煩的說道。

「我們救的那個女子,剛才自殺了!」侍衛在門外說道。

「什麼?」隨烜隨即起身,急切問道:「死了嗎?」

「沒有,幸好廚娘進去給她送飯,發現了,現在大夫正在給她包紮,還有一息尚存。」

隨烜緩緩的坐下去,清晰的感覺到剛才自己心跳的很快,為何要為這個女人緊張,還是因為他想到了以前那個人。

他曾經也有過一個妹妹,叫玉蝶,他也喊她小蝶,總是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他身後,喊他二哥哥,嬌小可愛,又古靈精怪,常常逗的他很開心,她總是笑眯眯的,看見她就不自覺心情很好,有時候他就想,如果小蝶不是他親妹妹就好了。

可是後來小蝶就再也不笑了,總是愁容滿面,在他的追問之下,她說了實話,原來她並不是真正的公主,她是娘親跟別的侍衛的孩子。

他震驚不已,同時又有點驚喜,她不是他妹妹,其實也挺不錯,可是那時候的他,根本就沒有預料到,很多事情都不是他們能決定的。

南嶽皇上終於知道自己被綠了,自然是勃然大怒,立即就處死了那個妃子,雨蝶心驚恐不已的來找他,想讓他帶著她逃走。

「二哥哥,你幫我逃走吧,父皇一定會殺了我的,我不想死啊。」玉蝶哭到不行。

那時還年少的隨烜,由著為愛放棄一切的勇氣,於是真的就要帶著玉蝶逃跑,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,玉蝶被抓走了,立即處死。

隨烜瘋狂衝進她的宮殿,發現她已經被灌了毒酒,已經身亡,他在玉蝶的宮殿里陪了她一夜,天亮之前,被身邊的侍衛拖走。

從此之後,他性情大變,似乎一夜之間成熟長大,眼神變得陰鷙,性格變得殘暴。

這件事也被他封印在心底,沒有想到多年以後,在這北疆,竟然被這個女子把往事給勾了起來。

他來到廚房所住的帳篷,那個被救來的女子,就被安置在這裡。

她就躺在那裡,即使在昏迷中,眉頭依然緊蹙著,似乎十分痛苦床前的地上,有大片的血跡,似乎被掩蓋住了。

她臉色蒼白,手腕上包著層層的紗布,隱約還有血跡滲出來,她就這樣一絲求死?不管這是有人刻意為之,還是冥冥之中的註定,他都不會再放她走了。

拓跋宏坐在帳篷里,旁邊站著一個一身夜行衣之人,正在低聲跟他說著什麼。

「你確定?隨烜把她抱到自己的軍帳中去了?」拓跋宏低聲問道。

「屬下看的清清楚楚,應該不會錯的。」黑衣人說道。
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」拓跋宏突然大笑出聲,隨即說道:「我這個妹妹,還真是厲害啊,沒有辜負我對她的期望,隨烜,這一次我要讓你哭著求我!」

拓跋宏一掃連日來的鬱悶,心情極好,黑衣人走後,他又沉思了許久,既然拓跋雨兒已經接近隨烜了,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,這一次父皇一定會對他刮目相看的。

正在得意著呢,帳篷里突然閃身進來一個人,拓跋宏一看,居然是他留在宮裡眼線,他頓時一驚問道:「你怎麼來這裡了?宮裡出事了?」

「是的,太子殿下,小的捨命逃出來,就是來給你送個信的,您趕緊逃跑吧。」那小太監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拓跋宏一驚,猛然起身,然後問道:「到底出了什麼事?你趕緊說!」

「皇上知道您戰敗的事情,十分生氣,說您禍國殃民,已經下了廢除太子的旨意,二皇子明天就要來傳旨,並且帶您回去治罪啊。」小太監急促的說道。

父皇竟然廢了他的太子之位?這麼多年,他為了北燕出生入死,最後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?

他實在是不甘心啊!

「我會跟父皇解釋的,我馬上就要成功了,我已經查到那伙暗軍的線索,而且已經派人到了南嶽將帥的軍營中……」拓跋宏快速說道,他大腦一片混亂,只知道到了這一步,他不能輸,絕對不能輸!

「太子殿下啊,您清醒一點,明天來傳旨和帶你走的是二皇子啊,您覺得他會讓你有機會把這些事說給皇上聽嗎?要是您是他,你覺得會放過現在你嗎?」

小太監的話猶如一個晴天霹靂,拓跋宏猛然驚醒,愣了一瞬間,然後頹然坐在桌前,是啊,二皇子怎麼會給他機會,這一切說不定就是二皇子布的局,人家現在收網了,換做是他,也不會輕易放走網中的大雨的。

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拓跋宏就算是再不舍,也只能放棄,他連夜收拾了東西,悄悄逃走了,扔下了整個軍營,也扔下了被他利用的棋子拓跋雨兒。

北疆終於迎來安寧的曙光,原來江南的祁元修,也終於有了突破性進展。

五皇子失蹤,經過他的追查,現在只有兩個可能,要麼是皇上親自動手,要麼就是二皇子和三皇子動手。

他派人密切關注二皇子和三皇子住的地方,終於發現一個可疑之人,經常出入兩個皇子的住所。

二皇子和三皇子最近也有些苦惱,自從來到江南,發生了太多詭異之事,五皇子竟然無緣無故失蹤,他們也經常遭遇來路不明的暗殺,一開始三個皇子之間,相互猜忌,後來發現幾個人遭遇刺殺的次數竟然差不多。

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?

賑災和追查貪腐之案的事情,大多是五皇子在做,二皇子和三皇子只是偶爾露個臉,五皇子失蹤之後,所有的事情都得他倆來處理,兩人也是鬱悶不已。

這一日二皇子正在飲酒,突然有個小廝進來說道:「二皇子,門外有人求見,他說知道五皇子的下落。」

「什麼人?讓他進來!」

小廝領命而去,然後領進來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,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亂轉著。

二皇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:「你說你知道五皇子的在哪裡?你是什麼人?怎麼知道五皇子不見了的?如實回答!」

「小的就是水鄉的災民,之前五皇子親自發糧食的時候,小的見過他,最近我去領災糧的時候,聽說五皇子不見了,所以我才知道的。」男人唯唯諾諾的回答道。

「他現在在哪裡?你是什麼發現的?」二皇子問道。

「就在城外五十里,蒲思山的後山!我去山裡採藥的時候,無意間看到有人有人拉著他往那邊走去,我不敢耽誤,趕緊來跟您彙報。」男人說道。

二皇子微微眯了一下眼睛:「你如何證明,你說的是真實的,無憑無據,你以為我會相信你?」

男人小心翼翼的從懷中取出一塊玉佩,讓旁邊的人遞給二皇子。

二皇子接過去一看,有些驚訝,這塊玉佩他認得,是太后親賜,每個皇子都有一塊,只不過上面的雕刻的數字不一樣,這確實是五皇子的玉佩。

二皇子沉思一會兒,突然說道:「這事你還跟誰說了?」

男人瑟縮一下說道:「還有三皇子,我家二弟就在三皇子處當差的,我趕緊讓他也去跟三皇子說一下。」

二皇子一聽急了,五皇子如果被三皇子所救,那五皇子可就欠了三皇子一個大人情,江南一行,五皇子出力最多,回京之後,他稍微分點功勞給三皇子,父皇肯定就會對剩下的那個有意見。

想到這裡,二皇子立即起身說道:「還等什麼,趕緊帶我去救我五弟,趕緊的,萬一有個什麼差池,我饒不了你。」

這話說的,好像剛才那個拖拖拉拉,問東問西之人不是他。

男人立即點頭答應,二皇子帶著人立即啟程,朝著城外而去,蒲思山勢陡峭,山上雜草叢生。

男人帶著二皇子在雜草見穿行,走了許久,七拐八拐,二皇子累的氣喘吁吁。

「到底還有多遠?還沒有到嗎?」二皇子沒好氣的問道。

「快了,就在前面了……前面有個山洞,就在山洞裡。」男人一指,二皇子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,真的就看到了一個山洞。

終於到了山洞口,二皇子氣喘吁吁,轉頭一看,發現身後的侍衛居然都沒有跟上來,只有那個男人還跟在他身後。

「他們人呢?」二皇子頓時警惕起來。

「二皇子,你看,那不是五皇子嗎?」男人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反而朝著山洞裡一指,二皇子下意識的轉頭去看。

突然就感覺到後頸一陣刺痛,然後就暈了過去。

等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,發現全身都被綁住了,一轉頭赫然發現,三皇子也被捆住了,兩人對視一眼,同時轉頭看向四周。

他們被一群蒙面黑衣人包圍著,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:「既然人都到齊了,就動手吧。」其餘黑衣人齊齊亮刀。

「等一下,你們是什麼人?竟然敢對我們動手,我們可是皇子!你們不要命了嗎?」三皇子大聲吼道。

「哼,我們殺的就是皇子!」其中一個黑衣人冷笑著回答道,然後喊了一聲:「動手!」

「慢著!」他們身後突然有人喊道,二皇子和三皇子同時驚喜的抬頭看過去。

「六皇叔,救救我啊!」兩人同時喊道,祁元修眼神冰冷,掃了他們一眼,這兩個沒有出息的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0章:重了埋伏

42.1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