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:虎毒不食子

第231章:虎毒不食子

黑衣人看到祁元修之後,明顯一愣人,隨即改變陣法,直撲祁元修而來。

祁元修神色不動,手執長劍,直接就開始應戰,過了幾招之後,他已經摸清這些人的身後和路數。

二皇子和三皇子在旁邊看的膽戰心驚,祁元修以一敵十,遊刃有餘,高手過招,招招都是順疾如風,並且招招致命。

想起父皇平時對祁元修的忌憚,他們更加理解了,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強大了。

就在這時候,追風從山洞口沖了上來,立即加入戰鬥,黑衣人對付祁元修一人已經有些吃力,再加上一個追風,頓時出現頹敗之勢。

「留下一兩個活口,其餘殺無赦!」祁元修交代道,追風立即答道:「是!」

對面的黑衣人自然也聽到這番話,微微一怔之後,再一次開戰,這一次明顯看出來,有的黑衣人是拼了,有些卻有點退縮。

祁元修和追風聯手,簡直是所向披靡,一會兒功夫就把黑衣人料理乾淨,只留下兩個受傷不動能的黑衣人。

祁元修上前捏住他們的下頜,嘎巴,他們的下巴瞬間脫臼,想要自殺是不可能的。

這時候追風已經為二皇子和三皇子鬆了繩子,這下他們有本事了,衝上來就要對黑衣人拳打腳踢,被祁元修冷著臉攔下來。

「我留着這兩個人是要訊問的,你們把他們打死了,難道就不想知道自己是被誰算計的嗎?」祁元修問道

二皇子冷哼一聲,十分不屑的說道:「還能有誰,自然是江南那幫貪官,被逼急,狗急跳牆了唄。」

三皇子附和道:「嗯,肯定是的,當時我跟老五說過,不要一棍子都打死,留點餘地,兔子急了還要人呢,他查的太嚴,這些人被逼急了,能不急嗎?」

這兩位皇子現在都覺得自己猶如神探,祁元修已經懶得搭理他們了,只是不讓他們靠近這倆黑衣人。

「王爺,找到五皇子了!」追風在山洞深處喊道,祁元修立即起身沖了過去。

二皇子和三皇子對視一眼,都有些酸酸的,六皇叔剛才看到他們要被殺之時,也沒有這般緊張,現在對老五倒是上緊的很。

祁元修試了一下五皇子的脈搏,還好,還好,還有一息尚存,之時好像重了什麼###,一直昏迷不醒。

「追風,你趕緊帶五皇子下山尋醫!然後讓守在山下的人,上來幾個,我要審訊用。」祁元修快速的吩咐道。

追風立即把五皇子背了起來,走出洞口,兩位皇子看着祁元修,猶豫一下二皇子問道:「六皇叔,我們是不是也先下山,在好好訊問這兩人啊?」

祁元修搖了搖頭,緊緊的盯着這倆黑衣人,冷冷說道:「等待會問出來他們的身份,你們或許就不希望下山再問了,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。」

二皇子和三皇子都猜不透他的心思,也不敢再問,見他神情如此凝重,自然知道這事情可能沒有這麼簡單了。

祁元修走過走,捏住他們的下頜,然後把手指探進他們的嘴裏,一會兒之後,小心翼翼的捏出來一個小小藥包,裏面都是劇毒之物。

然後他又把這兩人的下巴都接了上去。

其中一個黑衣人盯着祁元修說道:「你既然知道從我們嘴裏取出毒包,自然知道我們都是報著必死之心的,我們不怕死,你問不出什麼來的,直接殺了我們吧。」

祁元修微微一笑,似乎一點也不意外:「死有什麼可怕的,不過是一瞬間的事,可怕的是生不如死!我帶兵大戰多年,最知道怎麼逼供了,你們要不要都試試,保證讓你們皮開肉綻,血肉橫飛,都死不了。」

他輕描淡寫,可是言語之間確實帶着滲人的寒氣,兩個黑衣人都變了臉色。

祁元修話鋒一轉,態度更加柔和說道:「不過呢,你們要是願意配合我,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,並且掩蓋所有痕迹,從此你們就是自由身,不用在從事這種隨時都會喪命的生意了。」

黑衣人的眼神閃爍一下,然後笑了一聲說道:「不虧是奕王,果然厲害,沒有動一根手指頭,只要動動嘴皮子,就說的人心動不已,不過你也太小看我們兄弟了,我們既然出來了,就沒有打算活着回去。」

祁元修冷冷的注視着他們倆半天,然後緩緩起身,指着地上黑衣人的屍體,冷笑一聲:「知道為什麼這些人都被殺了,只留下你們兩個嗎?」

「因為這些才是真正不怕死的,你們倆怕死!你們既然知道我是奕王,那麼自然也該知道我的本事,我不會看錯,你們對生還有留戀,你們還有牽掛,既然現在我給你們機會,為何不珍惜!」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這一次那兩名黑人不再出聲了。

這時候山洞外又來了幾個人,都是祁元修帶來的侍衛,二皇子和三皇子帶來之人,早在叢林的時候,就已經被殺了。

祁元修的審訊,果然如他所說,皮開肉綻,血肉橫飛,慘不忍睹,兩名皇子都被嚇得臉色蒼白,黑衣人早已嘶吼的聲音嘶啞,有氣無力。

「說不說?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」祁元修抱着胳膊站在旁邊,身上依舊是纖塵不染,面上的表情也是紋絲不動。

兩名黑衣人依舊咬着牙不鬆口。

「好,有骨氣,既然這樣那本王也不留你們了,挨個剁了吧。」祁元修淡淡說道,然後轉頭對旁邊行刑之人說道:「剁了!先從手指頭開始,一個一個的剁成塊!」

侍衛立即答應,拉出來其中一個黑衣人,一個手指頭,一個手指頭的慢慢的剁著,根本不用全部剁完,這個黑衣人就已經失血過多,死了。

祁元修轉頭看了另外一個,這名黑衣人早已嚇得全身哆嗦,終於崩潰了,大聲說道:「我說!我說!我是孔雀翎,奉命設計殺害三位皇子。」

「那為何不是直接刺殺,而且布下這樣的局。」祁元修問道。

「因為之前幾次刺殺都失敗了,上頭生氣,讓我們設計一個局,造出一種是那個皇子自相殘殺的局面。」黑衣人交代道。

兩位皇子面面相覷,竟然是孔雀翎?這是一個存在於傳說中的殺手組織,極為隱蔽,每個人都身手不凡,最為關鍵的是他們只聽命於當朝天子。

要殺他們的人,竟然是他們的父皇嗎?這兩人久久不能從震驚中反應過來。

黑衣人趁着他們鬆懈的空檔,為了避免再遭受痛苦,一頭撞死在旁邊的石頭上。

侍衛上前,扒開他胸前的衣服,他的胸口赫然出現一個領雀羚的標誌。

其餘的幾個黑衣人的胸前都有這個標誌,這就說明最後那名黑衣人沒有說謊。

「現在你們還想下山再詢問嗎?」祁元修轉頭問兩位皇子,他們同時搖了搖頭。

父皇想要殺了他們,這樣的事情,自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祁元修早就明白皇上的心思,他這次來江南,一是為了救五皇子,而是為了確定一下皇上確實如此心狠手辣。

五皇子經過救治之後,當天夜裏醒來,祁元修告訴了他所有的事情,五皇子也震驚不已:「竟然是父皇?」

不過他很快就平靜下來,沒有像其他兩位皇子那樣,一直陷在震驚中無法自拔。

「自從我大哥出事之後,父皇的心性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他似乎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,其實我能理解他。」五皇子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祁元修看着他,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寬容,這樣一個優秀的兒子,皇上竟然忍心下狠手!

他拍了拍五皇子的肩膀說道:「你能想明白就好,以後你還是要自己小心。」

「我會的,謝謝你,六皇叔,因為我們的事情,讓你遠赴江南,而且如果被父皇知道,恐怕還會怪罪於你。」五皇子有些擔憂。

祁元修笑着搖了搖頭:「元轍,你小看你六皇叔了,我自由安排,你好好養病,這裏處理好了,就即可回京,之後的事情,我就不說了,你應該心裏有數。」

五皇子點了點頭。

祁元修沒有再多逗留,立即就跟追風準備回京了,因為惦念著家中的小妻子呢。

拓跋宏一路逃到了大魏,北燕和大魏比鄰,他早這裏有好幾處藏身之地。

現在他雖然恨的咬牙切齒,想要報復一些,可是他也清楚現在自己的勢力,所以必須要找個依靠才行。

他把這些年在大魏結交的人前後想了一遍,終於鎖定一人,前期佈局那麼久,現在該是收網的時候了。

「來人!」他喊了一聲,門外進來一個侍衛:「公子,您有何吩咐?」

「你去京中北園街秦府,找一個叫小翠的人,讓她想辦法來這裏一趟。」拓跋宏把手中的一個令牌給了他,「你拿着這個給她,她自然會相信你的。」

侍衛點頭答應着,拿着令牌就離開了。

秦葉悠接到秦朗的邀請,說是身受重病,希望她能過去探望一二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1章:虎毒不食子

42.3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