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:殺母之仇不共戴天

第232章:殺母之仇不共戴天

這傢伙自從上次來找隨煬報仇之後,就再也么有出現了,秦葉悠感覺到有些奇怪,真的病重的話,兮顏自然會為他請大夫,哪裡輪得到她,恐怕秦朗,是另外有事要說。

秦葉悠考慮片刻,就帶著綠蘿準備前去,在門口遇到了冷月。

「王妃,讓屬下護送您過去吧,那秦府不是一般的府邸,裡面水深火熱,屬下擔心王妃安全。」冷月十分恭敬的說道。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:「是你擔心我的安全,還是你家王爺不讓我單獨去秦府啊?」

冷月笑而不語,眼神很明確:「王妃既然知道,就不要為難屬下了。」

秦葉悠形式坦蕩,自然不怕冷月跟著,於是一起去了秦府。

兮顏見到她,還是一臉冷意,在她看來,公子就是自從遇到奕王妃之後開始倒霉的,一直都悶悶不樂,這個女人簡直就是災星。

秦葉悠知道兮顏的心思,自然不願意跟她計較,通報之後,直接進入正廳尋找秦朗。

那位號稱病重的人,正端坐在那裡悠閑的喝著茶,面色紅潤有光澤,哪裡有一點生病的樣子。

秦葉悠沒好氣的問道:「秦公子,你是不是覺得本王妃很閑,所以想要拉我出來溜溜腿啊?」

秦朗微微一笑,趕緊解釋道:「悠悠,你別生氣,主要是我有要緊事要跟你說,所以讓你來一趟。」

「秦公子,您真是大駕啊,您想見我,就得召見我啊,皇宮裡的皇上和太后也就這個排場了吧。」秦葉悠一聽他這個口吻更加生氣。

最近太后還是依然經常召她入宮,面上說是陪伴說話,其實只有秦葉悠知道,太后不過是逼迫她同意為皇上打胎。

這樣就導致她現在一聽傳召就心聲厭煩,只盼望著祁元修能早點回來,幫她分擔一二。

秦朗見她好似真的生氣了,趕緊正色說道:「我讓你來,主要是因為我不想去奕王府,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,你們王府的門實在是太難進了。」

他說完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冷月,秦葉悠一怔,也去看冷月,這中間好像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。

冷月眼觀鼻,鼻觀心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。

其實秦朗之後曾經去過奕王府尋找秦葉悠,都被冷月連同侍衛跟擋了出來。

王爺臨走之前可是交代好了,有幾個人絕對不要放進來,秦朗,樊毅恬,還有唐應,冷月可是最聽王爺的話,把奕王府的把門守得很嚴。

秦葉悠隱約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,略帶不滿的看了冷月一眼。

「好了,現在我來了,你有什麼話就說吧?」

「悠悠,我打算去南嶽了。」秦朗突然說道。

秦葉悠抬頭驚問:「你還是想要報仇?以你一人之力,怎麼可能對抗的了,整個南嶽王族,我勸你還是慎重。」

「殺母之仇,不共戴天,我不可能放棄的,我已經答應祁元修,為了不連累你,他們在奕王府的時候,我沒有動手,但是現在我不能再等下去了。」

秦葉悠突然想到一件事:「我為隨煬做最後治療的那一天,那些刺客,難道不是你派去的?」

秦朗一怔,隨即苦笑一聲:「悠悠,我在你看來就是如此言而無信之人?我既然答應過不會動手,那麼就肯定會說到做到。」

「那會是誰,阻止我去救隨煬?」她一直以為那天的刺客是秦朗派去報仇的,所以在心裡也暗自怪罪他。

秦朗笑了一下,眼神有些玩味,問道:「原來你還不知道,能讓你觸霉頭的人,還能在奕王府讓那麼多人動手,你覺得還有可能是誰?」

「是文如意!」秦葉悠隨即就明白,當天因為情況特殊,文如意也一直沒有出現,她自然而然的就覺得肯定是秦朗。

秦朗點了點頭,冷哼一聲,面上似乎有些不屑:「祁元修表現的好像這樣在意你,結果卻還在府里養著別的女人,他怎麼對得起你,又如何當得起你對他的深情?」

秦朗終究是不甘心輸給祁元修,他自認為自己更能給秦葉悠帶來幸福。

「他有他的不得已……而且我這個人死心眼,認定了誰就是一輩子的事,你不用再多說了。」秦葉悠解釋道,秦朗氣結,這個女人怎麼這樣死心眼啊。

他終於放棄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既然如此,我就不多說了,希望你以後不會後悔,我叫你來,其實是想交代你一件事,我這次去南嶽,生死未卜,所以我想把秦府的交給你,如果我不能回來,這裡就由你掌管!」

秦葉悠一怔,隨即變臉,秦朗這口吻怎麼聽著就好像是在交代後事啊。

「我不要!我堂堂奕王妃,要你的府宅做什麼,你有本事去,就要有本事回來!秦朗,我告訴你,我從來不願意聽什麼遺言,剛才那句話我就當沒聽見了。」秦葉悠生氣的說道,生氣他的安排,也生氣他這樣不惜命。

「我只是時候萬一我不回來的話,這裡由你掌管,又不是說我一定不回來,你這樣激動做什麼。」看到秦葉悠為他緊張生氣,雖然是被訓斥,秦朗的心裡也是甜蜜蜜的。

「兮顏,你進來一下。」秦朗對著門外喊了一聲,兮顏答應一聲,走了進來。

「我去南嶽之後,府里的事你先打理著,萬一我不回來,以後悠悠就是這秦府的主子了,到時候你要幫助她,並聽從她的安排,明白了嗎?」

兮顏的臉色變的蒼白,她沒有回到秦朗的問題,而是說道:「公子,兮顏一輩子都要陪在公子身邊的,你要去哪裡,兮顏就去哪裡的。」

秦葉悠簡直無語,真的很想對兮顏說,姐姐,重點不在這裡好不好?你家公子都好把家送人了啊。

不過轉念一線個,兮顏最在意的就是秦朗,他走了,別的她自然不放在心上了,可是這時跟她有什麼關係,她平白無故的得了人家的府宅,日日睹物哀傷嗎?

「秦朗,你如果執意給我,那我就守著,可是你如果敢不回來,我就一把火燒了這秦府!讓你多年的心血毀於一旦,讓多年來追隨你的人,無所依靠,這樣你也願意嗎?」

秦朗無奈的看著她:「悠悠,你不要生氣,我只是比較信任你而已,我何嘗不想在京城過的安穩祥和的日子呢,可是我心裡那道坎過不去,這種喪失親人的徹骨之仇,你應該明白的!」

秦朗的一句話,直擊秦葉悠的心扉,她自然是知道的,那三年她過的何等煎熬,時時刻刻都想著找祁元修報仇。

想到這裡,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秦朗,話已經說道這裡,我也無法再勸你什麼,只是請你想一下,如果你母親在天有靈,她希望看到你去跟南嶽玉石俱焚,還是願意看到你過的安穩祥和的日子?」

秦朗一怔,一言不發的看著秦葉悠,他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,哪個母親不盼著自己的孩子好呢。

秦葉悠見他沉默,就知道自己的話他已經聽進去了,最後他會怎麼做,就看他的選擇了。

「秦朗,你好好想想吧,我就先回去了。」秦葉悠起身就想要離開。

「我還是回去的,不過你的話,我也會好好想想的。」秦朗在她身後說道。

秦葉悠終於露出一個笑容,她笑著轉頭,由衷的說道:「好,我答應你,你離開的這段時間,秦府如果有什麼事,都可以來找我,不過你與其交給我,不如教給兮顏更穩妥,她一心為你,自然會用心照料這裡的一切,我就不一定了,一生氣,說不定真的燒了你的宅子。」

兮顏聽到這話,微微一怔,然後就不由自主的紅了臉,有些責備的看著秦葉悠,她隱藏在最心底的秘密,竟然就這樣被秦葉悠給說出來了。

秦朗似乎是笑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兮顏要跟著我去南嶽的,這秦府啊,就得你來照應。」

兮顏又驚又喜的看著秦朗,不敢置信,公子知道了她的心事,不但沒有反感,竟然還要帶著她去南嶽?她頓時激動的眼眶都紅了。

這一次她徹底改變了對秦葉悠的成見,秦葉悠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兮顏善意的目光,頓時有些哭笑不得。

最後兮顏送她出府,這一次不再兇巴巴,也不在冷冰冰的,一直笑意盈盈的,等送到府門口,她終於低聲說道:「今天……謝謝你了……」

「謝我?我又沒做什麼,不過是說了兩句實話而已。」秦葉悠故意笑著說道,兮顏的臉更紅了。

兩人正在說笑間,有個丫頭打扮的人,走了過來,見到有客人,微微福身施禮,然後從角門進去了。

秦葉悠有些好奇,那丫頭明明還是個姑娘打扮,可是那腰身應該是懷孕了吧?

她有些好奇的兮顏:「這是府里的丫鬟?她的肚子……」

兮顏自然明白她問的什麼。

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讓你見笑了,她確實是府里的丫鬟,平時還算勤快,人也不多話,後來給我發現懷孕了,她才說實話,未婚先孕的,男人不知所蹤,她就靠這份活養活自己和孩子,我不忍心,就留下了她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2章:殺母之仇不共戴天

42.4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