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:惡人再現

第233章:惡人再現

秦葉悠十分讚賞的看了一眼兮顏,笑著說道:「你這樣好心,肯定會有好報的。」

兮顏有些不好意思,大聲說道:「這有什麼,都是女人,我又何必為難她,再說讓她平時還挺聽話的,特別對我的脾氣。」

秦葉悠暗暗好笑,頓時覺得剛才那丫頭不容易,之前她在這裡住過一段時間,發現能對兮顏脾氣的很,真的很少,除非是十分了解她之人。

兩人說笑兩句,秦葉悠上了馬車,往回走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,她眼前突然閃過在秦府門口遇到的那個丫頭。

現在突然覺得她的臉好像有些假,她請安的時候,微微一笑,笑容有些僵硬,這是怎麼回事?

剛才聽兮顏說,她懷孕已經快七個月了,孕婦到了這個月份,臉上是要有些妊娠斑,或者臉色發暗的。

剛才那丫頭看上去依舊細皮嫩肉,膚色白皙,一點都不像是懷孕七個月的孕婦。

「綠蘿,你剛才有沒有注意到秦府門口的那個丫頭?有沒有發現她有什麼異常之處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綠蘿回憶了一下說道:「沒有啊,就是覺得她肚子有些大,別的沒看出來呢,王妃,您覺得哪裡不對嗎?」

秦葉悠心想綠蘿也只是個不經人事的小丫頭,她自然不太懂的,於是也就沒再繼續追問,搖了搖頭說道:「沒什麼,我只是隨便問問。」

或許只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吧,秦葉悠沒有再繼續深想。

剛剛回府不久,就看到唐菲驚魂未定的回來了,秦葉悠一驚,連忙問道:「這是怎麼了?你不是跟蘇嫣兒一起出去玩了嘛?出事了?」

唐菲的臉色有些白,回想剛才的事情,她還是心有餘悸,看著秦葉悠,驚魂未定的說道:「秦姐姐,我又遇到拓跋宏了,他簡直就像是惡鬼一樣,陰魂不散啊。」

秦葉悠一聽到拓跋宏三個字,內心就條件反射一般的湧出一股厭惡之感,這個人實在是作惡太多了。

「他沒把你怎麼樣吧?」秦葉悠趕緊問道,隨即仔細上下大量她一番,發現唐菲除了臉色有些蒼白,別的地方並未有什麼不妥。

「不是我,是嫣兒……」唐菲帶著哭腔說道:「我們一起出去遊玩,人太多了,我們走散了,郡主遇到了拓跋宏,不知道怎麼了,她就好像是愣了一樣,被拓跋宏牽著走,幸好旁邊有個公子發現了異樣,這才救了嫣兒。」

秦葉悠也聽的一陣心驚,拓跋宏的變態手段,她是親眼見過的,蘇嫣兒要是落入他的手中,後果簡直不堪設想。

「拓跋宏這陰險小人,最擅長用毒了,肯定是他不知道給嫣兒用力什麼毒,所以她才會跟著她走的。」秦葉悠說的十分肯定。

唐菲十分用力點了點頭說道:「好像是這樣呢,郡主說,她先是問道一股香味,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,被那個公子救下來的時候,她還是愣著呢。」

秦葉悠十分擔憂,每次拓跋宏出現,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。

「菲兒,以後沒事就別出去玩了,要是出去啊,也讓長松跟著,嫣兒現在沒事了吧?」秦葉悠囑咐道。

「嗯,郡主回家了,那個公子人還挺好的,直接派人護送我們回家的。」唐菲笑著說道,然後又嘆了一口氣:「唉,只顧著驚慌了,都沒有來得及好好謝謝人家。」

皇宮御書房內。

皇上正處在暴怒的狀態之中,前面站著一名黑衣人。

「夏毅!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的孔雀翎辦事向來可靠,這一次竟然全軍覆滅,派去江南的竟然都死了?」

「回皇上,這一次幾位皇子身邊一定有高手在支持,我的人當時已經把幾位皇子都騙到山洞裡了,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竟然都死在山洞裡。」夏毅也是十分惱火,他手下的每一名孔雀翎成員,都是他辛苦培養長大的啊。

皇上聽了這話,緩緩坐下來,沉思了一會兒,然後重重的一拍桌子:「我知道了,是奕王,一定是他,這些日子,他以散心為名,離開京城,沒有人知道他的蹤跡,他肯定是去了江南。」

夏毅也有些懷疑,他想了一下說道:「皇上,話雖這麼說,可是我們沒有什麼證據啊?」

「證據?肯定會有的!你派人去奕王府,他離府這麼久,說不定人王府有書信往來,你派人去搜一下,只要確定是他,朕一定不會放過他!」皇上憤怒不已的吼道。

夏毅猶豫了一下:「那如果不是奕王呢?這事怎麼處理?」

「那就先不要聲張!畢竟孔雀翎的事情,都是在背地進行的,不宜提到檯面上來。」皇上立即說道,夏毅心有不甘,那都是他的手下啊,難道就這樣白白的慘死了?

「皇上,此事如果不處理,奕王豈不是會更加囂張,他對付孔雀翎,就是在對付皇上啊!」夏毅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。

「朕知道!這筆賬朕肯定會跟他算的,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!二皇子,三皇子還有五皇子,身後都有不小的勢力,我們現在一旦有什麼行動,他們如果反撲,後果你能兜得住?」

夏毅聽了皇上的話,低下頭,不再說話,可是他心裡還是不服氣,以為皇上就是在自欺欺人。

秦葉悠收到了第二封祁元修的來信,雖然提前做好了心裡建設,打開信看了一眼,之後還是猛然就紅了臉,她沒有收到過別的男人的情書,不禁疑惑,男人寫信都這樣直白?

不過好歹這封信最後還交代了重要的事情,祁元修近期就要回京了!

看完信,秦葉悠一抬看見銅鏡中那麼滿面笑容的自己,眉宇之間都是喜悅。

知道祁元修要回來,她就這樣高興?她竟然是如此期盼嗎?

三年前她離開的之後,也曾經有過刻骨銘心的思念,可是那時與現在是完全不同的,現在的思念是有些甜蜜的思念。

這一夜輾轉反側之間,突然聽到院中傳來兵器相接的聲音,她猛然驚起,披衣下床,打開房門,發現冷月已經與人在院中開打。

雙方勢力相當,由次可以看出來來人身手很好,不過這些黑衣人似乎並不戀戰,邊打邊退,很快就逃走了。

「這些人是什麼人?天山派的嗎?」秦葉悠低聲問道。

冷月搖頭,面色凝重:「這些人並不像是天山派之人,套路比較正統,更像是正規軍營里的人。」

正規軍?怎麼會夜闖奕王府呢?秦葉悠也想不明白。

「不過多虧了王妃在書房內不下的機關,這些人動作迅速,又悄無聲息,要不是他們觸發了機關,我也不會發現的。」冷月十分敬佩的說道。

秦葉悠搬來怡然居就是為了守住祁元修的這個院子,防的就是天山派之人,可是只靠人力,總有疏忽的時候,她還是相信機器。

於是苦心鑽研,在書房內布置了一套機關,借鑒的就是神醫門的機關,起初天山派的人沒有把她放在眼裡,又夜闖了幾次,次次觸動機關,被冷月和寒星打了出去,漸漸消停。

文如意又帶著蕙娘來鬧了幾次,都被秦葉悠四兩撥千斤一樣,輕巧擋了回去,她既然搬來,就要守住這裡,文如意也沒有發現機關所在,只能作罷。

怡然居這才安穩起來,沒有想到今夜又有人來夜闖,而且是另外一伙人。

「冷月,王爺就要回京了,此事怕是跟王爺有關,先不要聲張,低調行事,一切等王爺回來再說。」

來人直奔書房,秦葉悠隱約感覺到,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刺探什麼,所以最好的辦法就以不便應萬變。

第二日,皇后突然傳旨,讓秦葉悠進宮。

秦葉悠的第一反應就是跟昨晚來的那伙人有關係,王爺回京在即,皇上是不是要有什麼大動作,而且太後幾次三番想要拉自己下水。

這時候她更應該對皇后敬而遠之,細想之後,她立即卧倒在床,讓綠蘿去跟來傳旨的太監說道:「我家王妃病了,無法下床,實在不能進宮面見皇后了,以免過了病氣給皇后。」

小太監無奈,在這奕王府,內外都是高手林立,他自然不敢強行帶走王妃。

戰戰兢兢的回宮復命,皇上倒是也沒有鬧,只是淡然一笑說道:「前幾日太后召她進宮,她倒是來的快,本宮召見,她就病了?怎麼會如此之巧?」

然後就派了一個太醫來,打著關心的名義,要讓太醫親自為秦葉悠把脈。

太醫一來,福伯就趕緊找人給秦葉悠報信,當時秦葉悠正在怡然居的書房裡悠閑的喝著茶,看著書,冷月守在門外。

聽到這個消息之後,冷月一驚,急忙問道:「王妃,這可如何是好?屬下先去幫你擋一下吧。」

「不用,我這就回卧室,綠蘿,你去回話,就說我還卧病在床,需要收拾一下,然他一刻鐘之後再來。」秦葉悠氣定神閑的說道,絲毫沒有緊張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3章:惡人再現

42.6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