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:嚇走了太醫

第234章:嚇走了太醫

這名陳太醫,是現任皇后的心腹,一直為皇后保胎,此次前來奕王府,本就是帶著任務來的,就是要戳穿秦葉悠的謊言。

來到卧室,他抬頭一看,大吃一驚,當即就知道此次前來的目的,可能要泡湯了。

奕王府半躺在軟塌上,臉色蒼白,眼底一片青黑,額頭也隱約有些青色,這一看就是命不久矣的狀態啊。

「有勞皇後娘娘挂念了,我這點小病,還讓太醫跑這一趟,真是過意不去啊。」秦葉悠孱弱的說道。

陳太醫趕緊上前說道:「王妃,您客氣了,能為王妃請脈,也是小的福氣。」

一看這位就是八面玲瓏,十分圓滑之人,秦葉悠笑了一下,然後就輕輕伸出胳膊,讓陳太醫為她請脈。

陳太醫屏氣凝神,開始為她號脈,結果越看眉頭皺的越深,滿臉都是震驚。

這一下就連旁邊的綠蘿看到她的表情,都跟著緊張起來,忍不住的問道:「太醫,我們王妃到底怎麼了?還有救嗎?」

秦葉悠一頭黑線,這丫頭,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。

可是陳太醫竟然不敢回答她的問題,過了好一會兒,然後才抬起手,小心翼翼的說道:「王妃,請把您另外一隻胳膊伸出來。」

秦葉悠輕輕伸出另外一個胳膊,陳太醫又診了半天,終於放開了手。

「王妃,您的心脈怎麼會如此脆弱?你最近是生了什麼大病了嗎?或者遭遇重創了嗎?」陳太醫戰戰兢兢的問道。

秦葉悠頓了一下說道:「陳太醫,實不相瞞,您也知道我也是醫者,最近我正在研究針對不同瘟疫的治療方案,為了更加了解,治療過程,我用自己試驗,我想我可能不小心染上了瘟疫。」

「什麼?瘟疫?」陳太醫一驚,不由自主的後退兩步,反應過來之後,才覺得這樣不太合適,神色頓時有些尷尬。

秦葉悠似乎毫不在意,笑著說道:「太醫莫怕,現在還不太確定到底是不是?就算是瘟疫,也不一定就傳染的。」

陳太醫轉頭一看,這諾達的院子里,好像就只有一個丫頭和一個侍衛,如果真的不傳染,這也太不合常規了,而且如果不是瘟疫,王妃的脈象怎麼會如此兇險。

他都有些後悔了,為了在皇後娘娘跟前立功,接下這個差事,於是趕緊囑咐兩句,就想到離開。

秦葉悠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說道:「陳太醫,我這一天天的虛弱下去,也找不到病因,太醫救救我啊。」

陳太醫看著被她抓住的那隻胳膊,猶如被火鉗夾住一般,又不敢直接推開,只得緊張的說道:「是在抱歉,卑職也查看不出來,王妃您也是大夫,肯定對自己的身體更加了解,您自己開個藥方吧。」

「那皇後娘娘那邊……」秦葉悠依舊拉著他的胳膊看著他問道。

陳太醫快速的說道:「王妃,您放心,您如此病重,自當好好休養,我會好好跟皇后稟告的。」

陳太醫很上道,立即就明白她的意思,快速的說道。

秦葉悠這才放心,微微一笑,放開了陳太醫的胳膊,用力咳嗽了幾聲說道:「這樣我就放心了,有勞陳太醫了。」

陳太醫敷衍兩句,三步並作兩步,就沖了出去。

「冷月,你去送送陳太醫。」秦葉悠對冷月說道,冷雨會意,趕緊跟了上去,在門口遇到陳太醫,遞給他一包碎銀子說道:「讓您費心了。」

然後他看著陳太醫的馬車遠去,這才回去,一踏進怡然居,就聽到一陣嚎啕大哭的聲音,頓時一驚。

趕緊衝進卧室,就看到綠蘿抱著秦葉悠正在大哭:「王妃啊,您怎麼這麼傻,這可怎麼辦呢,您可不能死啊。」

秦葉悠一臉無奈,剛剛想要解釋兩句:「綠蘿,您聽我說,我沒有事……」

「都這樣時候了,您就不要騙我了,王妃您放心,綠蘿一點會陪在您身邊的,死都不會離開的。」綠蘿哭得嗓子都要啞了。

冷月抱著胳膊,在旁邊深深思索著一個問題:「這個丫頭是怎麼在王府生存了這麼久的?還有王妃是怎麼忍受的了她的?」

秦葉悠感覺自己綠蘿抱的越來越緊,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,而且被綠蘿吵得腦殼疼,忍無可忍,終於怒吼一聲:「你給我鬆開!老娘沒事,老娘身體倍兒棒,吃嘛嘛香,還能再活個百八十年!」

旁邊的冷月,剛剛喝了一口茶,一下子撲哧一聲全部都噴了出來,秦葉悠白了他一眼,心想活該你,誰讓你看熱鬧的。

綠蘿震驚不已,好似愣住了一樣,獃獃的看著秦葉悠,結結巴巴問道:「沒……沒事?」

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:「我沒事,我要是有事,還能這樣大聲吼你啊。」

綠蘿指著她的臉說道:「可是你的臉……真的不要緊嗎?」

秦葉悠簡直要仰天大吼,她給自己花的煙熏妝就這麼不成功嗎,雖然是想接機矇騙一下陳太醫,也成功的騙了他,可是她的心裡還有一絲彆扭,她的化妝技術就這麼差嗎?

能不能給點面子!她可是學過易容術的啊,綠蘿反應過來之後,哇的一聲又開始大哭,不過這一次是喜極而泣了,秦葉悠哀嘆一聲!

從始至終一直旁觀的冷月,十分清楚,暗自欽佩王妃的高明。

「這一次皇后和太后短時間之內,是不敢讓您進宮了,您終於清靜了啊。」冷月說道。

說道這個秦葉悠就有些得意了,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,關鍵是她什麼都沒說死,一切都有可能,這樣捉摸不透,反而是最危險的。

「不過,您如果真的沒有事,剛才那個太醫怎麼沒看出來呢?」綠蘿終於停止哭泣,睜著大眼睛問道,冷月也十分好奇的看著秦葉悠,這個問題也是他唯一沒有看明白的地方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,得意的說道:「這就是我的秘密了,不能告訴你們哦。」

冷月心想,王妃你的秘密可真多,回頭我一聽要告訴王爺。

綠蘿想的確實,我家王妃真的厲害,就沒有王妃做不成的事情啊。

王府中終於安寧下來,秦葉悠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草藥種植中去了,這裡的環境跟氣候,早已跟現代不一樣了,所以她需要從頭開始學習。

安頓下來之後,她一頭扎進那些醫書里,看的個昏天暗地。

這天夜裡,她又看書看到睡著,手裡還握著書卷呢,就躺在床上睡著了。

睡到半夜,感覺到口渴,迷迷糊糊的半眯著眼睛,往床頭的小圓凳上摸去,卻意外的摸到一個人的胸膛。

她的大腦還在迷糊之中,有些反應不過來,這是怎麼回事?於是又摸了摸,就聽到身旁有人說道:「睡醒了?」

秦葉悠這才猛然反應過來,睜開眼睛一看,祁元修就躺在她的身邊,聽嗓音似乎也帶著一點睡意,他在她旁邊睡著,自己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,看來她是真的累了啊。

「我……我想喝水……」她迷迷糊糊的說道。

祁元修起身,從旁邊的暖籠里提出一個小茶壺,給她倒了一杯水,秦葉悠一仰頭喝乾了,然後把杯子又遞給他:「還要喝?」

祁元修嘴角帶來一絲笑意,又被她倒了一杯,這一次秦葉悠是全完清醒過來了,她用兩隻手捧著水杯,慢慢喝著水,思量著目前的狀況。

祁元修看著她現在的模樣,好像小松鼠抱著自己的小松果,十分可愛。

秦葉悠喝了半杯,就不喝了,把茶杯遞給祁元修,他一仰頭都喝了,然後把茶杯放下,再轉過身回來的時候,秦葉悠已經躺下了,背對著他,中間還隔著一段距離,這段距離要是再躺一個人,應該也能躺的下。

「躺過來些。」祁元修簡單的說道。

秦葉悠身子動了動,轉過身,這次是面朝著她,看上去她好像是聽話了,只是她只是轉了個方向,兩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改變。

祁元修靜靜的看著她,秦葉悠十分懊悔,她剛才就應該在見到他的第一瞬間,就起身離開,把床讓給他。

可是她反應有些慢了,而且現在夜裡有些涼了,她不想生更半夜的再換個被窩,打算就先糊弄過去這一晚,可是就目前狀況再來,恐怕沒有那麼好糊弄啊。

「王爺,您深夜回來,定然是快馬加鞭趕路回來的吧,早點休息吧。」秦葉悠被他看的有些發毛,於是開口說道。

「我不累。」他簡單說完,還是靜靜的看著她,彷彿看不夠,她睡得雙頰緋紅,剛剛喝過水,嘴唇殷紅帶著一絲濕意,看上就很美味的樣子。

「王爺,你一路風塵僕僕而來,定然沒有好好梳洗過吧,我這就不安排人伺候您沐浴。」秦葉悠拚命的找話題。

「洗過了。」他又是簡單的蹦出三個字,秦葉悠簡直想要抓狂。

「你……」她還想要再找個話題,祁元修似乎不願再逗她了,也欣賞夠了,直接伸長胳膊,一撈一扯,就把她摟在懷中,一低頭就親上她的唇,果然是他魂牽夢縈中的味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4章:嚇走了太醫

42.8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