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:重要的事

第235章:重要的事

「等……等一下啊!」秦葉悠用力推開祁元修,可是他身形高大,就俯身在她上面,看著她,眼神迷離又纏綿。

秦葉悠能感覺到她手掌心下的肌膚滾燙結實,耳邊是他快速跳動的心臟聲。

「怎麼?」他問道,聲音暗啞,似乎在竭力忍耐什麼。

「我……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。」秦葉悠紅著臉說道,腦海里拚命搜尋借口。

「回頭再說!先休息吧。」祁元修一把抓住秦葉悠的手,放在嘴角邊,輕輕的親了一下。

「其實,我是真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呀。」秦葉悠還在做著最後的抗爭。

「以後再說!」祁元修再一次附身,在她的耳邊臉頰還有額頭上胡亂親著,秦葉悠感覺到一陣痒痒,他回來也就洗了個澡,連鬍子都沒有刮吧,蹭著她的臉痒痒的。

「王爺……我要說的這件事,事關重大,關係到整個大魏。」秦葉悠終於儘力掙扎著說道。

「在我看來,沒有比你更重要的事情了,秦葉悠,這段時間,我真的很想你,想的厲害。」祁元修看著她,輕聲說道。

秦葉悠只覺得心都融化成一汪春水了,男人果然是,在床上什麼甜言蜜語都說的出來的,什麼家國,什麼夢想,都拋之腦後了。

她再也無力掙扎了,祁元修隨即就壓了下來,高大的身體壓在她身上,密密實實的貼著壓住了,手指探進她的衣服里,到處煽風點火。

秦葉悠忍受不住,抬起腿就想要踢他,一腳正中他光滑精裝的胸膛,沒防備被祁元修一把抓住了。

他扣住她白玉般的小腳,那麼纖細,那麼白皙,伸出手指,輕輕摸索一下,秦葉悠就感覺到全身都忍不住的顫慄。

他的攻擊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席捲而來,秦葉悠有些承受不住,不定的告饒,她卻不知,她越是淚眼朦朧低聲求饒,樣子看起就越是魅惑,祁元修更加停不下來,只覺得沒有比她更讓人銷魂的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求,祁元修終於喘著粗氣停了下來,兩人身上全是汗珠,秦葉悠已經全身都是汗珠,酸軟無力的攤在祁元修的身上。

祁元修摟著她,有一下沒一下的親著她,輕聲問道:「寶貝,累不累?」一邊說著,他的手又在不規矩的遊走。

秦葉悠簡直要惱羞成怒了,欲哭無淚,還有完沒完了?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,想要一下子折騰死她嗎?

她憤恨不已的用小拳頭去捶他,卻被他摟住了,似乎還十分享受她的暴力,掙扎混輪當中,她的手猛然觸碰到一個硬硬的東西。

反應過來之後,她嚇得一個激靈,不是吧,又要來?再來一次她非得死在床上不可,想到這裡她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從他的懷中掙脫出來,連滾帶爬的逃到床角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個粽子。

祁元修見她如此,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有這樣可怕嗎?

他伸出健壯的臂膀,一下就把秦葉悠連人帶被子一起撈了過來,然後像是剝粽子一樣,把她從被子里撥拉出來,忍著笑問道:「我就這樣可怕嗎?又不會吃了你。」

「王爺,你就饒了我吧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我們來日方長啊,今天我真的不行了,好哥哥,饒了我,好不好?」秦葉悠裹在被子里撒嬌告饒。

祁元修忍不住朗聲笑了起來,摟著秦葉悠又胡亂親了一氣,哼,這個小狐狸,他可算是見識,告饒的時候,什麼樣的話都說的出來,一旦脫離了危險,立馬就亮出自己的小爪子嚇唬人。

看著她累倒睜不開眼睛,卻還十分警惕的不時睜開眼睛瞄他一眼,祁元修終究不忍心了,摟她在懷裡輕聲說道:「好了,我答應你。」

秦葉悠實在是又困又累,得到他這句承諾,終於放心,正要沉沉的睡過去呢,聽到他帶著笑意在耳邊問道:「你剛才不是還有事情要跟我說嘛?」

「明天早說吧。」她現在只想睡覺,狠狠睡一覺。

祁元修卻十分精神,繼續逗她:「不是有關係到大魏的十分重要之事嗎?是什麼事啊?」

「我忘記了……」秦葉悠又往被子里縮了縮,直到把整個腦袋都縮進去,只想睡到天昏地暗。

清晨時分,秦葉悠醒了過來,她是被憋醒的,感覺呼吸都十分困難了,睜開眼一看,祁元修的一直胳膊,正橫在她的胸上,這一晚上,沒有被他壓死,也算她命大了。

秦葉悠氣急了,用力把他的胳膊給推開,這一下卻吵醒了祁元修,他眼睛都沒爭,長臂一伸就把秦葉悠撈進懷中,摟住了又是一陣揉捏,又有些蠢蠢欲動的跡象。

這一次秦葉悠學乖了,她一咕嚕從祁元修的懷中滾出來,然後緊緊抱著被子趴在床上,一動不動,像只小烏龜一樣。

祁元修覺得好笑,並不急著去掀她的烏龜蓋,直接一用力,把她連人帶被子一起抱起來,放在自己的身上摟住了。

晨光透過層層的紗帳照進來,只見她膚色白皙細嫩,被光一照,幾乎是透明的,一雙大眼睛明媚如春水,他看著心裡就歡喜,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邊,輕輕親了一下,幽深的雙眸,綻放出別樣的光彩。

睡了一覺之後,雖然全身酸痛,可是她的精神卻好了很多,生怕祁元修一時興起,又要折騰,趕緊開始說一些嚴肅正經的話題。

「江南的事情都處理好了?五皇子沒事吧?」秦葉悠趴在他的胸前問道,聞著他身上淡淡的冷梅香氣,心滿意足的感覺。

「自然是都處理好了,才能回來見夫人的。」祁元修笑道,然後問道:「怎麼?現在想說那件極為重要之事了?」

秦葉悠回想起昨夜的境遇,臉一紅,扭過頭,在心裡恨不能抓花他的臉。

「是的,天山派給文如意送來一封信,我讓寒星悄悄去看了,他們要斷絕對大魏的藥材供應。」秦葉悠一股腦把這件最為重要之事說了。

祁元修十分淡定,反應平常,只是微微挑了挑眉:「文掌門,肯定是知道,他派來的侍衛都是被我殺了,或許也知道是我救走了薛神醫,這是警告我呢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隨即說道:「不過那封信還在文如意手裡,她一直沒有拿出來,這件事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。」

祁元修低頭一看她閃著精光的大眼睛,就知道她有注意,笑著問道:「你有什麼想法,不如就說來聽聽?」

「王爺如此波瀾不驚,想必心裡早有想法了吧?」秦葉悠沒有急的回到,倒是反問了他一句。

「哼,天山派想要挾制我,無非兩條,武力或者藥材,武力上他們並沒有勝算,因為他們不知道我的底牌,那麼就只有藥材了這一條路了,這並不難猜。」

這個男人不管做什麼,向來都是有備而來啊。

「如果大魏的藥材被斷,你打算怎麼辦?」秦葉悠繼續追問。

「自然是自己種植,或者跟別的人買,你以為我跟東方昱來往,與神醫谷關係密切,都是閑著沒事做嗎?」他低頭看了一眼懷中之人,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笑的點頭,拍了一下他的胸膛,說道:「英雄所見略同啊,我也是這樣想的,我已經聯繫了薛神醫,他同意提供給我們藥材種子,而且藥王谷也答應為我提供支持,關於種植藥材這一塊,唐門也願意支持我們的。」

祁元修幾乎失笑:「你能耐了啊,團結了及一切可以團結的額力量。」

想到東方昱和唐應都對秦葉悠虎視眈眈,他頗有些不情願:「不用他們的幫忙,我也照樣應付的來!」

秦葉悠不願意去打翻他的醋罈子,趕緊轉移話題:「要完成這些事情,還需要大量時間,現在最要緊的是爭取時間。」

她剛才所說這些都還只是一個想法,如果不能實施,天山們就給大魏斷了藥材,那麻煩就大了。

秦葉悠爬起身,鄭重其事的握住祁元修的手說道:「現在唯一能做這件事的人,就只要你了!」一副要託付重要之事的表情。

祁元修疑惑:「你想要我做什麼?」為什麼他又從這小狐狸的眼中看到算計,這一次不會是算計到他頭上了吧。

「王爺,文如意收到信之後,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動靜,都是因為你,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文如意!」

果然被算計了,祁元修不動聲色,盯著秦葉悠,冷聲問道:「既然如此,怕是讓我如何穩如文如意的策略,夫人也十分周全的想到了吧?」

秦葉悠聽出他話語里的諷刺之意,她故意生氣說道:「王爺,我做這些難道多事為了自己嗎?您如果實在勉強,不做也罷,反正這大魏江山的存亡,也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了的。」

「唉,好吧,都聽你的就是了。」祁元修感覺自己左右的底線,在這個女人面前都完全不值一提了,什麼事情都只想順著她而已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5章:重要的事

43.0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