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:為了男人

第236章:為了男人

秦葉悠聽到他這樣說,自然也就見好就收。

「其實吧,王爺心裡很清楚,應該怎們在做,這些根本就不用我多言了,我想說的是另外一件事。」

「我搬來怡然居,當時也只是為了守住這個院子,不讓天山派的人來搗亂,文如意對此已經很不滿意了,回頭定然會來跟你告狀,我不願你為難,所以我還是搬回去梧桐苑吧。」

秦葉悠緩緩說道。

「夫人,你真是一出好計謀啊。」祁元修哼笑一聲,捏了捏她柔嫩的小臉頰說道:「這才是你最終的目的吧,你這小狐狸!」

他粗糙的手指捏在臉上,秦葉悠連忙躲避,連忙求饒:「王爺,我知道你性格剛直,自然不願意接受別人指使,當時候你不答應她,她肯定又要生氣,現在這關鍵時期,我怎麼能添亂呢。」

這一番話,又說的祁元修心裡好受一點了,他輕輕撫摸著秦葉悠的頭髮,其實他何嘗不明白她的苦心,如果一切安寧,她又何必這樣折騰呢。

一切都知識為了他,為了大魏,「悠悠,我答應你,一定會儘快結束這一切。」

這一次秦葉悠不再說什麼了,她輕輕的趴在他的胸口,她也希望所期盼的安寧早點來,讓她可以和祁元修過著只屬於兩個人的日子。

就算是沒有這層身份,沒有這個王府,沒有這麼多人伺候,她都不在意,在這亂世,她所求的不過是一生一世一雙人,安穩度日。

兩人說了一會兒話,天已經大亮,綠蘿進來伺候秦葉悠起床,一進門就看到祁元修和秦葉悠兩人在房間中,她一驚,然後就笑著說道:「王爺您可算是回來了?王妃整日念叨您怎麼還不回來呢。」

「哦?我不在的時候,你整日念叨我?」祁元修笑著問道,心情似乎很愉悅。

秦葉悠的小臉微微一紅,瞪了綠蘿一眼:「就你這丫頭話多,趕緊過來伺候本王妃梳洗。」

綠蘿吐了吐舌頭,大眼睛里卻閃著精明的光亮,祁元修微微撇了一眼,真是什麼樣的主子,就有什麼樣的丫頭啊,這丫頭看上去笨笨傻傻的,其實還有點小聰明呢。

秦葉悠經過一夜奮戰,全身黏膩的難受,到側耳房裡進行沐浴更衣,順便吩咐綠蘿:「吃過早飯之後,你找幾個人,把我們的東西搬回梧桐苑。」

「為什麼?王爺不願意讓您住在這裡嗎?」綠蘿吃驚問道,這不可能啊,她剛才進門的時候,可是看到王爺和王妃兩人,眉來眼去之間權勢柔情呢。

「不是,是我不想住在這裡,我還是更喜歡咱們的梧桐苑,你就別多問了,反正咱們搬來的東西,基本都沒有動,你找幾個人搬回去就好。」

綠蘿想著那天他們大動干戈的把東西都搬來,驚動了整個奕王府的人,可是搬進來之後,王妃卻不讓她們把東西都拆開,只打開一些平時能用的到,原來那時候王妃就想著早晚會回去的呢。

秦葉悠收拾完畢,回去之後,看到祁元修也剛剛沐浴梳洗完畢,讓她驚訝的是,文如意竟然也在。

她竟然正在為祁元修整理衣服,追風一臉無奈的站在旁邊,而祁元修竟然還十分自然的伸著胳膊,讓文如意幫她整理。

遠遠一看,男的英俊偉岸,女的柔美嬌嫩,真的十分和諧美好的畫面呢,還有點溫馨。

秦葉悠的心口位置,一下子就湧出一股酸澀,她死死的忍住了。

祁元修轉頭轉頭看到她,神色未變,微微問道:「有什麼事情嗎?」

文如意也轉頭看她,眼角閃過一絲得意,她故意又幫祁元修整理了一下領口,她身材嬌小,為高大的祁元修整理領子,必須要挑起腳,伸長胳膊才行,她整個人才幾乎就趴在祁元修的身上了。

秦葉悠雙手在袖子緊緊握成拳,臉上一片平靜說道:「我來時有事要跟王爺說一聲,從今兒開始,我就搬回梧桐苑了。」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嗯了一聲,算是同意了,文如意一怔。

她今天來本就打算說這件事的,她就知道祁元修不會同意讓人住到他的院子里,這麼多年了,從來沒有女人能住在這裡,她秦葉悠算什麼。

她還等著看著秦葉悠被趕出去的好戲呢,沒有想到她還沒開口,秦葉悠竟然主動開口了,倒是很識相呢。

她冷哼一聲,本想嘲諷秦葉悠幾句,當日秦葉悠是何等的囂張和嘚瑟,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。

可是她還沒有開口,就聽到祁元修說道:「如意,你剛才不是說要跟我一起用早飯嗎?那就去清風苑吃吧,你去準備一下。」

文如意簡直受寵若驚,沒有想到祁元修出去一趟回來之後,竟然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,又變回以前溫柔體貼的元修哥哥了。

她答應一聲,邁著歡快的步伐,趕緊回到清風苑去安排了,心情好到都沒有嘲諷秦葉悠。

祁元修這才轉頭看了一眼秦葉悠,笑著問道:「你在生氣?」

秦葉悠扭過頭,一副不願意搭理他的樣子,祁元修笑著說道:「你今早跟我說,讓我用美人計的時候,是怎麼說來著……」

「你不要生氣嘛,就當時為了國家,為了大魏子民,這樣一想,是不是就瞬間感覺自己偉大起來了?」她當時是這樣勸他的。

祁元修挑著一邊的眉毛,靠近她,緩緩說道:「現在把這句話,送給你,夫人,要淡定啊。」

我淡定你奶奶個腿啊!她真的很想破口大罵一頓。

秦葉悠感覺胸口的憋悶的快要爆炸了,為了控制自己,她轉身就走,身後又傳來祁元修不知死活的聲音:「追風,收拾一下,我們去清風苑吃早飯吧。」

秦葉悠回到梧桐苑,心口憋著一口氣,一頭鑽進書房,她要快點研究種植草藥的方法,要快點解決這件事情,她是一天都等不下去了。

綠蘿見她怒氣沖沖回來,想到剛才怡然居發生的事情,她也有些心疼王妃,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王妃,您別生氣了,吃點早飯吧。」

「早飯」兩個字,現在在秦葉悠聽來就是著火點,一聽到這兩個字,她腦海里就出現了祁元修和文如意你儂我儂吃飯得情景。

「我不吃飯了,誰都不要再來打擾我,我要一個人待著。」秦葉悠賭氣的說道。

然後真的就一整天都待在梧桐苑的書房裡,中午和晚上綠蘿端著粥和湯進來,哄著她終於吃了一些。

祁元修陪著文如意吃過早飯之後,然後就回到了怡然居,書房內,冷月詳細的跟她彙報了這段時間,王府里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。

他記憶力超好,當時秦葉悠是怎麼處理的,什麼表情,說了什麼話,祁元修饒有興趣的聽著,十足的耐心。

追風和冷月都有些驚訝,王爺什麼時候開始對這些小事都有興趣了,而且王爺嘴角那抹詭異笑容是怎麼沒回事?

冷月彙報完了之後,追風開始說他追查的事情。

「皇上派的人,還在江南搜尋呢,各個城門口守衛都很嚴格,勢必要把您給抓住呢。」追風說道。

「哼,我這個皇兄啊,我真的太了解他了,鬥智斗勇這麼多年,怎麼一點都沒有改變呢。」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。

祁元修殺了所有的孔雀翎之後,就料定皇上會勃然大怒,肯定會派人追殺他。

他想了一個辦法,跟追風混進一個鏢局,所謂鏢師一路進京,皇上沒有料到他一個王爺會甘願在鏢局裡做鏢師,所以他也就註定抓不到他了。

天山派的人自然是知道祁元修回來了,趕緊催促文如意把掌門的那封信拿出來,威脅祁元修。

「這件事以後不許再提,父親那邊我會去說的,你們都管好自己的嘴就行!」文如意怒怒氣沖沖說道。

那名侍衛愣了一下,之前文如意一直沒有拿出來那封信,理由就是等祁元修回來的,現在竟然突然變卦,他可是帶著掌門的命令來的,完不成任務他回去也不好交差,只能再勸。

「大小姐,掌門都是為了您好啊,只要您把這封信給王爺看了,他還敢如此怠慢您嗎?到時候不是您說什麼,他就聽什麼。」

文如意瞪了他一眼,怒斥道:「你以為元修哥哥,像你一樣沒有出息啊,他才不是能被人隨便威脅之人呢,這事我心裡有數,我會看著辦的,你們不準透漏一點消息出去,聽明白了嗎?」

見她生氣,侍衛也不好再勸,只能嘆了一口氣,答應一聲出去了。

其實文如意也有無奈,她坐在桌前,手裡緊緊的攥著那塊令牌,只要她把這塊令牌拿出來,大魏必將動蕩,到時候元修哥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,她實在難以預料。

秦葉悠等了三天,祁元修依舊如故,文如意竟然也沒有拿出來那封信,她就知道自己實施的美人計成功了,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爭分奪秒搞定藥草種植的事情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6章:為了男人

43.2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