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:當年之事

第237章:當年之事

想要在大魏種植藥材,為大魏提供藥材,緊緊靠這幾家結盟遠遠是不夠的,不僅大魏,還有北燕,南嶽,西夏等等周邊所有國家,只要不歸屬天山派的人,都可以選擇結盟。

這麼重要的事情,祁元修竟然都教給了秦葉悠來處理,他只是聽從她的派遣,秦葉悠需要什麼支持,只需要只會祁元修一聲,他自然會想辦法替她辦到。

深夜,兩人在書房裡悄悄探討,祁元修回京之後,秦葉悠告訴了他這個書房裡,有他不知的機關,祁元修十分滿意。

現在這裡誰都沒有辦法悄悄靠近,就連屋頂都帶有機關,這也大大降低了追風。冷月幾個守衛的工作量,一時之間,整個怡然居見到秦葉悠都分外親切。

秦葉悠先制定出一個詳細的事實方案,藥材的來源,藥材種植的選址管理,還有收購藥材的方式和時間等等問題,都需要提前想到。

她在祁元修的書房裡,又擺了一張小小的書桌,祁元修處理公務,她就在旁邊研究她的實施方案。

月色清明,書房內燈火溫柔,祁元修微微抬頭,然後就看到瑩白的小臉,在燈下的映襯之下,熠熠生輝,她微微蹙眉,十分認真的思考著什麼,然後在紙上繼續寫寫畫畫。

祁元修忍不住探頭去看,一些奇怪的符號,他看不太明白,不知道這小狐狸又在搞什麼鬼了。

「你寫的這是什麼?」他耐不住好奇,終於開口問道。

「呃,這是異域的文字,我這樣記錄單的話,容易記憶。」秦葉悠隨口就忽悠他,其實這是她用現代圖文標註的拓撲圖。

「你竟然還懂異域的文字?」祁元修更加好奇,這個女人的身上好似有無情無盡的,讓人覺得好奇有趣的地方。

「王爺,我說個笑話給你聽吧。」秦葉悠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。

祁元修看著她,微微一笑,算是同意了。

秦葉悠清了清嗓子開始說道:「一隻貓正在追擊一隻耗子,耗子被追的走投無路,眼看就要被逼到絕境了,突然靈機一動,朝著貓喵喵喵叫了幾聲,說的是,母親,我是您失散多年的孩子啊!貓竟然相信了,耗子感嘆多掌握一門語言是多麼重要啊。」

她講的聲音並茂,一會兒扮演貓,一會兒扮演耗子,並且都演的活形活現,祁元修被她逗的朗聲笑道:「你這小狐狸,是不是想說你多學這點異域文字,就是為了逃命時用啊。」

秦葉悠跟跟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:「技多不壓身嘛,我也想著萬一有用到的時候呢。」她擺出一副古靈精怪的表情,祁元修又笑了起來。

秦葉悠悄擦了一下冷汗,終於成功轉移了他的注意里,沒有繼續往下追問下去。

「你為何從來不問?」祁元修突然問道,秦葉悠轉頭看著他,不太清楚他說的是什麼。

「你為什麼從來不問,天山派為何一定要盯著我?為何我要一直把文如意留在府里?」祁元修看著她問道。

秦葉悠微微搖頭:「這有什麼好問的,你想跟我說的,自然會告訴我,不想跟我說的,我問了你也是白問,不是嗎?」

祁元修久久的看著秦葉悠,不知該如何開口,這個女人一雙明媚亮麗的雙眼,似乎能看透一切。

「你可曾聽說過徐州的慕容世家?」祁元修突然問道。

聽他的口吻,這慕容時間,應該是很厲害的,她很想表示自己聽說過,可是她來這裡的時間著實短,去過的地方也著實少,實在是沒法裝懂,只能茫然的搖了搖頭。

祁元修倒是也沒有驚訝她不知道,自嘲的笑了一聲說道:「你不知道也不奇怪,當年名震大江南北的慕容世家,現在早已不存在了,我娘就是慕容家的小姐,奈何那時候家道已經中落。」

秦葉悠一聽就明白了:「家道中落的大小姐,越到皇家貴公子,聽上去是浪漫愛情故事,大多卻不能善終。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:,眼神有些陰鬱:「人人都說我娘親遇到父皇,是她的福氣,其實是我娘救了我父皇一命。」

「所以你就父皇就以身相許,嫁給了你娘?」秦葉悠隨口就問道。

「哎呀!」秦葉悠緊接著就慘叫了一聲,額頭祁元修狠狠的敲了一下,怒斥道:「你就不能嚴肅點!」

被秦葉悠這樣一鬧騰,房間內的傷感氣氛瞬間消散不少。

「慕容家鼎盛之時,遭遇屠門之災,一夜之間都被毒死,我母親帶著妹妹出遠門未歸,這才躲過一劫。我母親本無意於我父皇,可是父皇聽說了她的遭遇,說要幫她查清真相,並且說要守護我母親一生一世,我母親也才願意跟了他。」

秦葉悠雖然沒有見過先皇,以前印象也模糊了,不過從祁元修和皇上的容貌來推算,先皇應該也是一個英俊之人。

一個落魄家族的小姐,無依無靠,猛然遇到一英俊名貴公子,溫柔體貼有加,而且還答應幫她報仇,很難不動心的吧。

「後來你父皇還是變心了?」秦葉悠問道,有些悲傷,祁元修曾經跟他說過的,小的時候,他跟母親住在偏遠的村子里,還曾有生命危險,還被天山派所救。

「都說是因為我娘身份卑微,不能入宮為妃,所以就只能留在宮外,我父皇也是無奈之舉!」祁元修冷冷說道,眼中的陰鬱在此聚攏而來。

秦葉悠直接拍了一下桌子,斬釘截鐵的說道:「簡直一派胡言!」

祁元修抬頭看著她,目光清冷,淡淡的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?這或許就是事實呢。」

秦葉悠深吸一口氣,高聲說道:「一個平民女子,怎麼就不能入朝為妃了,別的我不清楚,當今皇后,雖不是平民,可也只是小小七品芝麻官家的小姐,當年顯赫一時的慕容家小姐,有什麼不能為妃的,這一切只怕是只有先皇知道怎麼回事吧。」

秦葉悠眼神堅定,義憤填膺,胸口劇烈起伏著,自古至今,這天下總是痴情女子薄情郎,她能想象的出來,當年遭遇滅門之災的慕容小姐,是何等絕望。

這時有人願意帶她走出黑暗,鄭重許她諾言,可是帶著她飛到半空,卻又重重的把她再一次摔入黑暗,這是何等殘忍。

祁元修依靠在椅子上,靜靜的看著氣憤到小臉漲紅的秦葉悠,眼睛中的陰鬱漸漸退去,變的清明。

「我母親並未自怨自艾,她帶著我獨自住在村子里,雖然清貧,卻也安寧,母親雖然柔弱,可是一直都沒有放棄追查當年的滅門真相,他們都是中了一種毒!」

祁元修轉頭看著秦葉悠,繼續說道:「這種毒,你也見過。」

秦葉悠心裡一驚,高聲問道:「就是你之前給我的……一直查不出出處的那種毒?你母親後來也是中的同一種毒?」

祁元修眉頭緊皺,點了點頭,秦葉悠愕然,到底是多大的仇恨,要這樣趕盡殺絕。

「不過當年慕容家中毒之後,一夜之間全部斃命,我記得你說過你母親中毒之後,是慢慢的去世的,似乎是慢性毒藥啊。」秦葉悠疑惑道。

「是的,當年天山派救了我母親,只能解除其中一部分毒,無法遏制最後一種毒性發作,我母親十分感激。」祁元修回答道。

原來這就是當年的救命之恩,原來是這樣來的,後來的事情,秦葉悠也知道了,祁元修的母親去世,先皇良心發現,帶著他進宮,扔給當時的皇后撫養。一路坎坷披荊斬棘至此。

秦葉悠十分震驚,祁元修總是風淡雲輕的,可是他這前半生,簡直是沒有哪一天是順遂南寧的,她突然十分心疼他,不知道想要說什麼才能安慰他。

「我這樣對天山派,你可覺得是我忘恩負義?」祁元修突然問道。

「你為何這樣說?有些顛倒黑白了吧?」秦葉悠反人道,然後細細的解釋。

「當年你們孤兒寡母,那麼可憐,看見之人,能幫的自然會幫一把,而且最終天山派也沒能救得了你母親,你在大魏這麼多年,對方維護天山派,給他們提供那麼多支持,他們當時只是舉手之勞,難道就要畢生都奴役你嗎?」

秦葉悠十分不解的問道,這算是怎麼忘恩負義啊,東郭先生救了那條蛇,蛇不能反咬,可是也不能直接跳進鍋里,自己把自己燉成蛇羹給東郭先生吃吧。

不這樣做,就是忘恩負義,就要受到譴責?這是什麼道理?

「所以……」秦葉悠總結陳詞:「你現在這樣做,完全就是自保,沒有什麼好自責的。」她一邊說著還拍了拍肩膀,似乎在給與他力量。

祁元修低頭看這自己肩膀上的小手,心頭一暖,這麼多年,這些壓在心頭的事情,無人訴說,也無法訴說,唯一知道內情的蕙娘,卻只是一個勁兒的讓他依附天山派,從來不清楚他真正的想法。

現在終於有一個懂他理解他支持他的人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7章:當年之事

43.4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