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:小舅舅來了

第238章:小舅舅來了

這一夜,祁元修和秦葉歐兩人說了好久的話,直到很晚,兩人才去就寢了。

當時秦葉悠已經困得不行,祁元修也累了,秦葉悠沒有回梧桐苑,就在怡然居睡下了了。

可能是晚上說了太多的話,就算是在睡夢中,秦葉悠也睡的不安穩,感嘆那位可憐的慕容小姐,嘆息祁元修的坎坷的命運。

祁元修這一夜很安穩,只是緊緊的抱著她,並沒有怎麼折騰,秦葉悠心想,可能是因為說了太多悲傷忘事,他也沒有興緻了吧。

祁元修身體熾熱,把秦葉悠摟在懷中,她睡了一會兒,就感覺到猶如靠著一個火籠,睡了沒多久,就出了一身的汗忍不住就要去踢被子。

結果一下子就踢中了旁邊的男人長腿,他肌肉結實,只踢的她腳趾疼,秦葉悠在迷迷糊糊的哼哼兩聲,說是腳指頭疼。

然後就感覺到一隻大大的手掌揉著自己胖胖的腳指頭。

晚上睡得晚,早晨就起不來,等秦葉悠一睜眼,已經日上三竿了,她翻身起床,一看身邊早已經空空如也,頓時有些慚愧。

祁元修是習武之人,作息尤其規律,不管前一天晚上睡的多晚,第二天必定是按時起床習武的。

秦葉悠揉了揉眼睛,剛剛要下床,綠蘿就掀開帘子,伺候她穿衣梳洗。

「綠蘿,你什麼時候來的?怎麼也不叫我一聲?」秦葉悠懶洋洋的問道,她現在已經搬到梧桐苑,在這裡睡還起晚了,難免有些不好意思的。

綠蘿笑意盈盈的說道:「是王爺不讓我喊王妃起床的,王爺說您昨夜累著了,今天讓您睡飽,補充……那個體力。」

綠蘿一邊說著,臉色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,秦葉悠無語了,祁元修,你跟一個丫頭亂講什麼呢,說的她好像縱慾無度一樣。

秦葉悠剛剛梳洗完畢,從祁元修的卧室里走出來,迎面就遇到文如意。

她滿臉笑容的走進來,看到秦葉悠一怔,隨機就發現秦葉悠似乎是剛剛起床,而不是剛來,她頓時冷著臉問道:「秦葉悠,你昨晚在這裡住的?」

這口吻,活像是捉姦在床一樣,氣勢洶洶,也不看看她大清早闖入男人的卧室,有多麼不合適。

「對啊,我身為王妃,跟王爺同床共枕,有何不妥嗎?」秦葉悠淡然一笑回應道。

「你……你不知廉恥!」文如意氣的紅了眼睛。

「呵!這四個字,其實你自己留著用正合適,昨夜累了,唉,真想再補個覺啊,綠蘿這裡太吵了,我們回去吧。」秦葉悠說完,然後就閃身悠悠離開了。

文如意氣的一跺腳,然後就氣哼哼的沖了出去,估計是又去找祁元修告狀去了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,祁元修,別怪我哦,這叫禮尚往來,誰讓你先誣陷我的呢。

剛剛回來梧桐苑,葛媽媽已經做好早飯,紅袖和綠蘿伺候秦葉悠吃過早飯,她正在打算繼續翻看醫術呢,小順子就來傳話了。

「王妃,王也讓您過去一趟。」

秦葉悠放下書本,心想祁元修這麼快就要跟她算賬,難道還沒有搞定文如意?

她嘆了一口氣,放下書本,說道:「好吧,我就去看看。」正好剛剛吃完飯,去跟文如意戰一場,就算是消食了。

來到怡然居,卻發現這裡十分安靜,不像是有人在鬧騰的樣子啊,難道祁元修已經搞定了?

走進書房之後,她看到祁元修正坐在裡面跟一個男人說話,秦葉悠打量一眼,她並不認識這個陌生的男人。

有外人在,她自然要表現的畢恭畢敬一些,走上前柔聲問道:「王爺,您找妾身來,是有事要吩咐嗎?」

祁元修轉頭驚訝的看了她一眼,他不清楚她的心裡活動,只覺得今天她怎麼這樣反常,於是摸摸她的額頭問道:「你發燒了嗎?今天怎麼奇奇怪怪的。」

「王爺,有客人在呢。」秦葉悠退後一步,心裡想著怎麼這樣,還有人在,怎麼就動手動腳的。

「悠悠,你可以不用把我當成客人。」旁邊的男人突然笑著開口說道。

秦葉悠一怔,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,她不再假模假樣的顧忌形象,轉頭問道:「小舅舅?」

單永樂點了點頭,這一次來他是易容來了的。

「小舅舅,太好了,你怎麼來了啊?祖母可還好?」秦葉悠一連串問道。

「悠悠,你忘記了,我現在是在神醫門啊,也許久沒有見到母親了,這次下山一是為了師父之命,還有就打算去探望母親。」

這一次單永樂奉薛神醫之命,帶來了很多的藥材種子,還有好些關於藥材種植的書籍。

單永樂剛剛加入神醫門,之前他都在各國之間遊走,大魏認識他的人不多,薛神醫派他出山,最合適不過了。

「薛神醫動作就是神速啊,這麼快就準備好了。」秦葉悠感嘆道。

「王爺,醫藥盟有人來,現在正在外面等待求見。」追風在門口說道。

醫藥盟的人?他們怎麼這時候來了?難道是聽到什麼風聲了?秦葉悠轉頭去看祁元修和單永樂。

「你們先去梧桐苑吧,我來應付醫藥盟的人。」祁元修沒有一絲慌亂,秦葉悠看到他鎮定的眼神,心裡稍微踏實一些了。

她隨即就帶著單永樂到了梧桐苑。

「悠悠,此事重大,師父讓我給你帶個話,恐怕僅僅是種植藥材,是沒有辦法應對天山派的。」單永樂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「小舅舅,你放心,我知道這事要緊,我已經列出一個詳細的計劃,你來看看。」秦葉悠說著就從書房裡拿出來她的實施方案。

單永樂認真的看了,讚嘆不已,抬頭滿是驚喜之色:「悠悠,這份計劃很好,全面又周到,你這小腦袋瓜啊,可能真的是隨了你母親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有些得意:「那是自然,我母親當年也像我這樣聰明伶俐?向來應該是的,不然怎麼掙下這麼大的家產的?」

她本來就是想要調笑兩句,可是單永樂聽了之後,卻並未笑,眼神有些黯然,喃喃說道:「是的,你娘也是極其聰明伶俐的。」

一聽就是有些敷衍,似乎有些隱情,秦葉悠一怔,自從秦明源被發配到北疆之後,就很少有人再提起她娘親。

她隱約有種感覺,母親當年之事,不管是在秦家還是在單家,似乎都是一個禁忌,她很想知道當年隱情,又有些害怕知道。

單永樂連忙轉移話題,指著秦葉悠的方案說道:「你這裡的這一塊,我可以幫你。」

秦葉悠探頭一看,他指的正是聯繫各國,形成聯盟那一塊。

「我曾經在各國之間做貿易,對於貨物流通,我十分熟悉,對各國的藥材交易也十分了解,這些都可以交個我。」

秦葉悠十分驚喜,對啊,怎麼沒有想到呢,有了單永樂的幫助,完全可以事半功倍啊。

交待完所有的事情,單永樂就要告辭了,秦葉悠卻有些依依不捨。

「小舅舅,你就留下來吃過飯的吧,現在王府周圍都天山派的人,你這樣直接離開,恐怕會有被跟蹤的危險,回頭讓王爺安排人送你走。」

單永樂沒有想到天山派現在已經逼至如此境地了,他忍不住問道:「王爺竟然也允許嗎?」

「王爺自然是不肯的,已經殺了一批了,外面這些人是最近派來的,這次天山派下下狠手,要斷絕大魏藥材,怕是也跟這些有關係。」

單永樂想起他剛剛回京的時候,拼了命的追查單家被滅門之事,曾經查到過,出事之前,有天山派的人曾經在單家附近出沒。

「悠悠,王爺有沒有跟你提起過,當年單家到底是被誰人所害?」單永樂突然問道,依著祁元修的脾氣,他不可能無辜替人代罪。

單永樂隱約覺得他可能知道內情,可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,不能說出來而已。

秦葉悠搖頭:「王爺也不曾跟我說過,只是說一定會給單家一個交代,一定會找出真兇的,小舅舅,你是發現什麼了嗎?」

「沒有,我只是覺得王爺在京城有些勢力,可能知道更多內情而已。」單永樂淡淡的說道。

晚飯時分,祁元修讓追風來傳話:「王妃,王爺在怡然居設宴,款待醫藥盟來人,需要王妃作陪。」

「我去什麼去啊,我小舅舅還在……」秦葉悠當即就怒了,祁元修明明知道的,現在什麼情況的。

這時候她突然看到追風朝她眨了一下眼睛,然後瞥了一眼屋頂,秦葉悠一怔,然後就明白過來了,恐怕屋頂有人,怕是天山派的人。

「追風,你去回了王爺吧,我身體不舒服,實在是不宜見客,今夜無法出席宴會了。」她高聲說道。

追風朝她悄悄比了一個手勢,然後也大聲答應道:「好,王妃既然身體不適,就好好休息吧,屬下這就去回了王爺。」

單永樂旁觀,目瞪口呆,奕王府現在都是這般境遇了嗎?必須要用暗語對話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8章:小舅舅來了

43.5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