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:何為幸福

第239章:何為幸福

單永樂留在梧桐苑吃晚飯,席間,秦葉悠又提起來:「小舅舅,你漂泊了這麼多年了,一直沒有成家,老太太也一直惦記著,你就沒有這個想法嗎?」

單永樂不過三十齣頭,其實算不上大齡青年,可是在這古代,那就太大齡了,他外表出眾,斯文儒雅,沉穩有度,如果想要成家,現在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吧。

秦葉悠上次去見單老夫人的時候,她曾經嘆息,念叨了兩句,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個小兒子了,以前還聽活潑健談的,近些年卻越發沉默不語了。

單永樂知道她是好意,可是他有他自己的原因,放下筷子看著秦葉悠問道:「悠悠,你回答我一個問題,你嫁給王爺這些年,真的幸福嗎?」

秦葉悠愣怔一瞬間,這在大腦里過了一遍,想一想自己嫁給祁元修這些年,開始時猜忌防備,被拉到北疆吃盡苦頭。

回來之後,皇上太后屢屢陷害找事,旁邊還不斷有鶯鶯燕燕前來騷擾。

她為他遠離京城,卻因為單家之事,被憤恨和思念折磨了三年,最近這才過上算是平穩的日子,卻也是內憂外患,不得安寧。

這樣的日子,要說起來,著實算不得幸福,她不敢輕易回答單永樂的話,唯恐一個不小心,讓這個看上去有些恐婚的人,徹底成為不婚族。

單永樂見她沒有回答,似乎早有預料,並沒有繼續追問,眼神似乎有些悲傷,淡淡的說道:「誰不曾年少輕狂過,我也有過愛的刻骨銘心的時候……」

秦葉悠轉頭看著他,沒有想到這樣的話能從小舅舅的口中說出來,單永樂看到她震驚的表情,自嘲的笑了一下:「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,那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了,那時候你還是個孩子。」

當年單永樂誤認為老夫人偏心,他年少輕狂,自負至極,結果做生意賠了本,想讓老夫人拿出秦葉悠母親的遺產來度過危機,可是老夫人怎麼都不同意。

他一氣之下,離家出走,打算獨自闖蕩江湖,那時候他就開始跟著別人在各國之間做貿易,在路上的認識了一個姑娘。

姑娘不嫌他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,願意跟著他到處奔走,可惜天妒紅顏,這個善解人意溫柔體貼的好姑娘,竟然不長命。

他們再一次經過北燕邊境的時候,遇到強盜,想要殺人越貨,姑娘當時為了保護單永樂,替他擋了一刀,香消玉殞。

單永樂傷心欲絕,從此再也不敢碰感情之事,唯恐再連累別人。

這個故事聽的秦葉悠不剩唏噓,為什麼相愛的人總是不能在一起。

看著單永樂,悲傷的神色,秦葉悠小心翼翼問道:「小舅舅,那個姑娘一定長的很美吧?」

單永樂用力點了一下頭,看著前方,似乎陷入回憶中,輕聲說道:「雖然已經過去多年,但是她的樣子我一直都記得很清楚,她的眼睛又大又有神,十分明亮,臉頰就像是桃花一樣,粉嫩可愛,總是笑嘻嘻的,我說什麼她都深信不疑。」

秦葉悠一聽,心裡嘆息一聲,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一直不近女色的小舅舅,當初會跟文意公主走的近了,他剛才形容的這個姑娘,不就是文意公主的樣子了嘛。

她在心裡默默的同情了文意公主一下,相必她要是知道,自己心心念念之人,只是把她當成一個影子,肯定會很傷心吧。

不過想到這些,她倒是更加敬佩小舅舅,他如此惦念那個姑娘,文意公主跟她又那麼像,更難得是文意還喜歡他,這不正是順數推舟的好事嗎?

可是他卻不願這樣,不願坑了公主,寧願選擇一個人獨自孤獨到老,這樣的情懷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說道:「小舅舅,剛才那個問題,我現在可以回答你了。」

單永樂靜靜的看著她,眼中閃過一抹訝異。

「我跟王妃成婚多年,雖然有喜有悲,我只說我現在的感覺,我覺得是幸福的,如果再回到當初,當我重新選擇一次,就算是知道以後會發生這麼多事,會有那麼多傷心,我還是會選擇嫁給他。」

單永樂很吃驚:「你還是會選擇嫁給他?當初你明明是不願意的?」

「是的,當初我一無所知,所以不願意,現在我知道了自己真正的心意,我心有所屬,這就是最重要的,有那麼一個人,你看到他,就會覺得心安,你因為他的悲喜而悲喜,這就夠了。」

單永樂凝眉深思,疑惑問道:「難道僅僅因為一個心安,就可以不顧那些危險和痛苦。」

秦葉悠堅定點頭:「是的,有些話雖然說出來很俗氣,可是事實就是如此,愛可以給人勇氣和堅定,可以抵禦任何艱難。」

單永樂久久不語,眼神中似乎出現動搖之色。

秦葉悠默默想著,希望小舅舅能早日走出他的心魔,只要他願意敞開心扉,肯定會有一段美好姻緣的。

相比較梧桐苑的溫馨平和的晚餐氣氛,怡然居的夜宴之上,氣氛就有些詭異了。

這一次來的是盟主大徒弟司徒前,醫藥盟門主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,盟里的事物都是葉副盟主在打理,而盟主代言人,就是這個大徒弟司馬前,所以他在醫藥盟地位很高,幾乎更幾個副盟同級了。

「奕王,前段時間你救了容副盟主,醫藥盟十分感激,只是他有要事走不開,所以派我前來,親自表達一下我們醫藥盟的謝意。」司馬前笑著說道。

「盟主客氣了,這多年大魏也一直仰賴盟主照顧,能為醫藥盟做點事,也是本王的榮幸。」祁元修十分客氣的舉起酒杯,然後說道:「這杯酒我敬醫藥盟吧。」

文如意今天就坐在祁元修的身邊,他的另外一邊坐著蕙娘,這兩人今天都十分高興,秦葉悠不出現,文如意就自動行駛了女主人的職責。

讓廚房安排什麼樣的酒菜,招呼客人,在酒桌上體貼細緻,文如意做的十分開心,儼然感覺到自己真的就是奕王府的女主人了。

司馬前也感覺到受寵若驚,他自然知道文如意的身份,這位上進心極強的青年,十分清楚,如果能娶到文如意,他在醫藥盟,甚至是在天山派的就能平步青雲了。

他一直覬覦文如意,後來聽說文如意已經有婚約,並且住進了奕王府,他有些失落,不過最近又得到消息。

奕王和文如意似乎相處並不融洽,不然文如意來奕王府這麼久為什麼都沒有成親,於是他暗中悄悄搜集消息,一有奕王對文如意不好的事情,立即向天山派散步,企圖給掌門施加壓力,最好是一怒之下,取消了這門親事。

最近盟主告訴他,掌門已經給下令,要斷了大魏的藥材供應,司馬前簡直欣喜若狂,若是真的這樣,那文如意和奕王就真的再無可能了。

他一直等待著好消息傳來,可是一直沒有動靜,一打聽才知道是文如意把那封信和密令都給扣下了。

掌門十分生氣,於是就讓醫藥盟盟主出面處理這件事,司馬前認為這是好機會,主動請纓來奕王府勸說,這才有了今天這一幕。

來到奕王府,見過奕王之後,本想去見文如意的,結果文如意避而不見,他本有些擔憂,可在夜宴之上,文如意盛裝出席,而且對他十分客氣熱情,這又讓他產生了幻想,如意姑娘對他還是挺好的啊。

「如意姑娘,許久不見了,上一次還是在醫藥大會上,您還是這麼美麗動人啊。」司馬前讓祁元修勸著喝了幾杯酒之後,漸漸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。

文如意有些厭惡的瞥了他一眼,出了祁元修,別的男人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,今晚她本來心情極好,唯一不滿意的就是司馬前了。

他的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在她身上打轉,說話越來越露骨。

祁元修看著司馬前,微微一笑,笑意並沒有到達眼底:「看上去,司馬公子對如意十分欣賞啊。」

文如意轉頭看了他一眼,因為隔得近,所以清楚的看到他臉上繃緊的肌肉,她感覺到祁元修很不高興,想了一下,難道祁元修是在吃醋?

她心裡一陣喜悅,他吃醋,就說明在乎她啊。

「元修哥哥,你說什麼呢,我跟司馬也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而已。」文如意故意說道,意思是跟我青梅竹馬長大可不止你一個人哦。

「是啊,我跟如意小姐,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,如意小姐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!」司馬前大著舌頭說道。

祁元修對這樣的酒色之徒本就厭惡,見他這樣,不免更加厭惡了,文如意卻卻誤會他臉色不好看,只是因為吃醋,於是演的更加起勁了。

最後竟然跟司馬前相互敬酒,把司馬前幸福的幾乎要暈倒,已經開始盤算以後跟文如意的婚後生活怎麼開展了。

祁元修忽然站起身來,冷著臉說道:「既然兩位感情如此深厚,本王就不打擾你們敘舊了,先告辭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39章:何為幸福

43.7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