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:對她愧疚

第240章:對她愧疚

祁元修起身離開,文如意一點都沒有惱,反而笑的更加開心。

這時候一直坐在旁邊的蕙娘,臉色卻已經是鐵青色了,她低聲對文如意說道:「如意,你這是做什麼,你沒看到元修都生氣了嗎?」

她心裡想說的話,其實更難聽,她感覺文如意竟然當著祁元修的面,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,這簡直就是不守婦道!而且還當著祁元修的面,這簡直欺人太甚!

蕙娘雖然一直向著文如意,可是在她心裡,最重要的還是祁元修,誰要是對他不利,蕙娘也是絕對不允許的。

「蕙娘,你不是一直想要讓我和元修哥哥在一起嗎?我這樣做,就是為了讓元修哥哥更在意我。」文如意低聲說道。

蕙娘有些摸不著頭腦了,看著文如意微醉的模樣,只是生氣,看著司馬前對文如意眉來眼去,她更加生氣,本想起身離開,眼不見為凈。

可是又怕自己離開之後,文如意再被這個司馬前給哄走了,她只能鐵青著臉色依舊坐在旁邊。

祁元修憤然起身離開,剛剛走出怡然居,神情一變,臉上就只有嘲諷的表情。

文如意這點小計謀,他看的一清二楚,不過是順數推舟而已,就算是文如意真的跟司馬前好上了,他也十分樂意,可數終於甩掉這個麻煩了。

追風緊緊跟隨在他身後,祁元修問道:「都安排的怎麼樣了?」

「放心吧,王爺,都安排好了。」追風低聲回答道,祁元修點了點頭,快步朝著梧桐苑走去。

這時候秦葉悠和單永樂剛剛吃完晚飯,正在喝茶,看到祁元修進來,她起身問道:「王爺,怎麼樣了?」

「司馬前已經醉了,今夜不會有事,他帶來的侍衛也都被追風給灌醉,,門外天山派的人被冷月給引開了。」祁元修快速說道。

「太好了,小舅舅,現在是離開的好時候了,我就不送你了,你見到外祖母,一定要替我問好。」秦葉悠依依不捨的囑咐道。

然後轉頭對著綠蘿喊道:「綠蘿,把我準備好的東西拿來。」

綠蘿趕緊遞上來一個包袱,秦葉悠接過來,對單永樂說道:「這些是我平時為外祖母做的衣服和鞋子,還有一些藥品,麻煩你替我帶過去的,跟她說,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,我一有機會就去看她。」

一邊說著,聲音都哽咽了,眼眶也紅了。

祁元修上前拿過她手裡的包袱,笑著攬著她說道:「以我看來,這些東西,你親自給老夫人,這些話,你也親自跟老夫人說比較好。」

秦葉悠一怔,然後猛然抬頭,眼睛異常光亮,緊緊抓著祁元修的手問道:「王爺,你是什麼意思?我現在也可以去見我祖母嗎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心裡頓時有些內疚,要不是因為他,秦葉悠怎麼會連見一眼自己的親人都這麼難,他一向自負,卻讓自己的心愛的女人受這樣的委屈,祁元修感覺有些無法原諒自己了。

他抬手摸了摸秦葉悠的頭,柔聲說道:「你晚上說的夢話都是在喊外祖母,我當然要讓你去了,不然我今晚何須費這樣的周折,要悄無聲息的送你小舅舅回去,又比這更簡單的方法。」

秦葉悠一聽頓時高興起來,像個孩子一樣拍手說道:「太好了,太好了,我們現在就走吧。」

祁元修和追風親自護送單永樂和秦葉悠離開奕王府,再一次再來那個小院,單家老夫人竟然還沒有睡。

見到秦葉悠和單永樂,激動不已,笑著說道:「我說呢,今晚怎麼也睡不著,總覺得要有什麼事情,心裡還擔憂呢,原來是喜事啊。」

然後摟著秦葉悠又親又摟:「我的小悠悠啊,可想死外祖母了。」

秦葉悠像個孩子一樣膩在她身邊,先後獻寶一樣,拿出來自己為她做的衣服和鞋子,還有帽子。

「我的手藝不好,外祖母您別嫌棄,都是我的心意。」秦葉悠有些不好意思,她的女紅還是來這裡之後才學的,之前她連繡花針都沒有拿過呢。

祁元修在旁邊看著有些酸酸的,這女人!都給老太太做了這麼多了,竟然都沒想著要為他做一兩件。

老夫人愛惜的不得了,又拉著她說了很多話,囑咐祁元修要多照顧她,她不懂事的地方,多擔待一些。

秦葉悠假裝生氣:「我是他的王妃,又不是他的孩子,您怎麼跟交代他看孩子一樣呀?」

祁元修十分淡定的補刀:「老夫人說的對,你跟孩子也沒有什麼很大的不同。」

單老夫人看著祁元修對秦葉悠有些寵溺的眼神,頓時放心不少,只要王爺跟她同心,別的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。

說了好一會兒話,夜更深了,老夫人漸漸有些疲憊了,秦葉悠為她做了一個全面檢查,老夫人身體還挺好,她這才十分不舍的跟老夫人告別,並且答應說以後一定會經常來看她。

其實就連秦葉悠不知道,這個以後得是什麼時候了。

走出小院之後,坐進回去的馬車上,她剛才一直忍著的眼淚,這才奔涌而出。

祁元修心疼不已,默默把她摟在懷中,輕聲說道:「讓你受委屈了,我一定會儘快解決這些事情的。」然後抬起手輕輕為她擦去淚水。

秦葉悠聽到他這個話,抬起手,堅定的說道:「王爺,我哭不是因為委屈,是因為開心,謝謝你,今晚費勁周折讓我見到我祖母。」

祁元修臉上更顯挫敗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這樣說,只會讓我更加自責,悠悠,難道你都不怪我嗎?」

「你又沒有做錯,我為何要怪你,我要怪的話,也怪天山派,都是因為他們,我才不能經常見到外祖母的,只是我不急,我們慢慢籌謀,就算是他在強大,我們也不怕!」

秦葉悠握緊小拳頭,似乎是再給自己打氣,也是再給祁元修打氣。

祁元修靜靜的看著她,然後胳膊一收,就把她緊緊的摟在懷中,感覺只要懷中有這個小女人在,他真的就什麼都不怕了,沒有他做不成的事情了。

黎明時分,他們終於趕回王府,秦葉悠悄悄回了梧桐苑,然後把極力想要留下來的祁元修,趕回了怡然居。

「現在是關鍵時刻,我們一切都要小心為妙!」秦葉悠說完這句話,然後當著祁元修的面,用力關上了房門。

「我怎麼感覺,跟自己的夫人在一起就像是偷情一樣!」祁元修十分惱怒的跟旁邊的追風抱怨,追風無法回答他這個問題,事實上他也是這樣感覺得,只是他不敢說出來。

「王爺,天不早了,您回去還能再睡一會兒。」追風選擇轉移話題。

「睡什麼睡!爺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能護著了,還有臉睡覺?去書房!」祁元修的怒火幾乎要剋制不住。

蘇嫣兒來奕王府找唐菲玩,兩個興趣愛好相同的丫頭,現在十分親密。

「現在奕王府怎麼這樣熱鬧?」蘇嫣兒笑著問道,在門外她看到一些陌生人轉悠,府內里裡外外也都是陌生人。

「是啊,我們王府人丁興旺著呢,這不連郡主都頻頻光顧,能不熱鬧嗎?」秦葉悠隨意回答道。

蘇嫣兒一來,秦葉悠就派人去請唐菲過來了,這丫頭向來不願意見生人,最近府里來了這麼多人,她就整天窩在自己的房間中。

偏偏最近長松有事,要經常出門,秦葉悠正擔心這樣下去可別把唐菲給悶壞了,蘇嫣兒就上門了,她趕緊讓人喊唐菲來。

果然唐菲一來,看到蘇嫣兒,就十分開心,兩人聊了很久。

蘇嫣兒索性說道:「今天天氣正好,不如我們再去河堤賞花啊。」

唐菲自然願意,眼睛一亮,然後轉頭去看秦葉悠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自從她知道拓跋宏來京城以後,就十分小心,不太願意讓唐菲出門了。

可是現在看著她如此期盼的眼神,秦葉悠實在是不忍心拒絕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多帶幾個侍衛,一定要注意安全,去吧。」

唐菲十分高興,蘇嫣兒有些不屑的說道:「怕什麼啊,本郡主身手了得,自然會保護菲兒的。」

秦葉悠沒好意思的拆穿她,蘇大俠您上次還是被人救回來的,好不好?

看著兩個丫頭興高采烈出門,她只能暗自祈禱,京城那麼大,也不一定就那麼巧,正在被拓跋宏在同一個地方遇到兩次吧。

可是啊,老天就是喜歡捉弄人,有些事情偏偏就是這麼巧,拓跋宏這次來京城避難,正好就算計上了蘇嫣兒。

鳳溪是他安拆在秦朗身邊的棋子,不到最後一刻,還顯現不出作用來。

來京陳以後,他又見了鳳溪兩次,看著她鼓起的腹部,他就十分得意,囑咐鳳溪:「你一定要小心保胎,到時候就一口咬定,這就是秦朗的孩子!」

鳳溪低著頭,有些心虛的說道:「就怕是到時候公子不相信啊,而且公子也不喜歡我,萬一他也不想要這個孩子呢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0章:對她愧疚

43.9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