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:醉翁之意不在酒

第241章:醉翁之意不在酒

拓跋宏見鳳溪支支吾吾的,立即冷著臉問道:「你還沒有去做呢,怎麼就知道他不會喜歡的?鳳溪,你是不是不想替公子做事?」

鳳溪驚恐抬頭,拓跋宏正看著她,眼神陰冷,她心裡一顫,立即說道:「不是的,公子,我願意為公子赴湯蹈火,鳳溪只怕做不好而已。」

「只要你用心去做,一定可以做好!別給我找理由!」拓跋宏語氣依舊冰冷。

鳳溪再一次低下頭,小心翼翼的護著自己的肚子,低聲說道:「鳳溪知道了,鳳溪一定照著公子說的做好。」

拓跋宏這才露出一點笑模樣,語氣稍微緩和一下說道:「這就對了嘛,鳳溪啊,只要你這一次幫公子做好這件事,本公子一定會好好獎賞你的。」

鳳溪眼眶微微一紅,她什麼獎賞都不想要,只想要陪在他的身邊,默默抬頭看著拓跋鴻,小心翼翼的說道:「公子,你要不要摸摸他,府里的有經驗的婆子說,一看這就是個男孩呢。」

拓跋宏微微低頭一看她隆起的腹部,這裡面是他的孩子,或許是他的兒子,按照他的計謀,這個孩子會喊秦朗為爹。

他臉色變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鳳溪,只要我們知道他是誰就行了,以後等我大功告成,我一定會接你們娘倆回國的,你為我付出這麼多,我不會虧待你們娘倆的,現在我的情況危機,你幫我度過這個難關,以後我就娶你,給你榮華富貴。」

他說的很真誠,鳳溪一下子就感動落淚,哭著說道:「公子,鳳溪不要什麼榮華富貴,只要能陪在公子身邊,能和孩子一直在一起就好。」

拓跋宏拍了拍她的肩膀,然後摟著她說道:「我知道你是最懂事的,所以一定要幫公子完成這件事。」

他的聲音很溫柔,鳳溪跟感動,可是她如果現在抬頭,就能看到拓跋宏臉上的表情確是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。

鳳溪走後,拓跋宏冷哼一聲說道:「女人真是愚蠢!不過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蠢女人。」

這時候一個侍衛走上前說道:「太子殿下,都已經安排好了,我們的人時刻守在將軍府外,就等著郡主出來了。」

「好,只要鳳溪搞定秦朗,我們就不愁銀子,然後我再拿下蘇嫣兒,有了將軍府的支持,我再回北燕,這太子只位定然還是我的。」拓跋宏得意說道。

他現在什麼都沒有了,猶如喪家之犬,想要得到權勢和錢財,只有空手套白狼。

拓跋宏心裡也清楚,他在各國之間已經聲名狼藉,現在又被北燕追緝,想要取公主是不可能了,所以他就瞄準了將軍府。

蘇嫣兒就是他最好的選擇,她有勇無謀,容易衝動,最好利用了,他已經不下陷阱,就等著獵物上鉤了。

秦葉悠同意之後,唐菲跟著蘇嫣兒一起出去遊玩,在路上的時候,唐菲問道:「這次我們去哪裡賞花呀?」

「還去上次那段河堤,那裡的桂花開的最好,還有最可口的桂花糕可以吃。」蘇嫣兒說道。

唐菲轉頭看了她一眼,笑而不語,蘇嫣兒被她看著有些不舒服,於是問道:「你看什麼呢?眼神怪怪的。」

「我在想啊,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呢,什麼桂花,桂花糕都是借口吧?」唐菲笑著打趣她。

臉皮向來很厚的蘇嫣兒,這一次竟然難得紅了臉,捶打了一下唐菲,憤憤然說道:「你這丫頭,胡說八道什麼呢?什麼醉翁之意不在酒,我不明白。」蘇嫣兒的臉又紅了一層。

唐菲的笑容更深了,她靠近蘇嫣兒,悄聲說道:「你不是不明白,你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呢,我可清楚的很,你是不是還想再遇到上次就我們的公子?」

一語戳中蘇嫣兒的心事,她的臉紅的番茄一樣,偏偏還要命的逞強,說道:「你說的輕巧,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啊?怎麼那麼清楚我的想法?」

唐菲見蘇嫣兒著實窘迫,於是見好就收,不再繼續打趣她,笑著抬頭轉移話題說道:「你才是蛔蟲呢,不過哪有那麼巧,在同一個地方偶爾同一個人兩次,如果真的被遇上,肯定就是你倆註定的緣分了。」

這一次蘇嫣兒沒有反駁。

上一次那位公子救了她們之後,除了讓自己的隨從送她們回去,連姓名都沒有留下來。

以前她的心裡只有祁元修一個人,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,她會再喜歡上別的男人,可是自從上次被救之後,她一直忘不了那個人,他的臉總是在她腦海里閃現。

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,只是在想見他一面,可是她不知道他是誰,也不知道他住在哪裡,只能笨笨的用這樣的方法去尋找。

她還以為自己的心思藏的很深,沒有想到被唐菲一語說破,不過既然這樣,她自己反應過來之後,反而不再扭捏了,就去確認一下吧。

如果真的能再遇到他,那或許就是真的上天註定的緣分,如果他就這樣消失在茫茫人海,那也就說明他們有緣無份,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。

梁然下了馬車,在河岸處慢慢走著,花期已經快要過去了,桂花最繁盛的時候,來賞花的人很多,現在人就稀稀拉拉了。

兩個人心不在焉的,走走停停,說說笑笑,走過好幾個地方,都沒有再遇到那個男人,蘇嫣兒終於失望的承認,或許他們真的沒有緣分。

「我們回去吧,我有些累了。」蘇嫣兒沒精打採的說道。

唐菲看著她,有些於心不忍,畢竟是好朋友了,看蘇嫣兒為情所傷,她總得為蘇嫣兒做點什麼。

「我們再轉轉吧,我好久沒有出來了,今天好不容易出來透透氣,我還不想回去呢,你陪我再去那邊走走吧,那裡人少,也清靜,我們可以坐下來休息一會兒。」

唐菲這麼說,其實只是因為她想要在為蘇嫣兒爭取一點時間,看看能不能遇到她的意中人。

旁邊的半山腰上,有一處小小的涼亭,周圍有樹木掩映,又安靜又涼爽,兩人打算過去休息一下。

剛剛在亭子里坐下來,就看到幾個男人鬼鬼祟祟的靠近了,蘇嫣兒和唐菲立即就感覺到不對了,這幾個男人看上去不懷好意,相貌猥瑣,不過她們帶著隨從,相比這個些人不敢輕舉妄動。

「這裡還有兩位小美人呢,也來這裡賞花嗎?讓哥哥們陪你們一起吧。」其中一個男人笑的十分猥瑣,上前搭話。

「我呸!哪裡來的狗東西,就你們,也配陪我們賞花?」蘇嫣兒十分厭惡的啐了一口罵道。

那些男人也不惱,反而笑的更加猥瑣,其中一個說道:「大哥,這丫頭很夠味啊,我就喜歡這樣的,嘿嘿。」

另外一個說道:「你這就沒眼光了吧,你看後面那個多水靈,那肌膚都能掐出水來吧,我想要後面那個。」

這幾個人越說越下流,蘇嫣兒忍無可忍,直接上前就要動手,侍衛們已經先她一步動手了。

沒有想到,這群人雖然看上去十分猥瑣,可是武功很好,蘇嫣兒帶來的侍衛,竟然不是他們的對手,不一會兒就都被打爬下了。

唐菲有些驚慌,蘇嫣兒到底是出身武術世家,自小在將門長大,她並沒有慌亂,擋在唐菲面前,一邊破口大罵,一邊跟那群人打起來。

「你們這幫狗東西,今天我就要打的你們親娘都認不出來!」蘇嫣兒怒吼道,連剛才那股失望的情緒也爆發出來,對戰激烈。

可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,而且又寡不敵眾,那一群人圍攻她們兩個人,唐菲又幫不上什麼忙,打了一會兒,她的體力就有些支撐不住了。

那幾個男人形成一個包圍圈,把她倆包圍起來,漸漸的越圍越近,蘇嫣兒也有些著急了。

「光天化日之下,你們一群大男人,竟然欺負兩個弱女子,還要不要臉!」這時候他們身後突然有人怒吼道。

眾人回頭去看,蘇嫣兒瞬間睜大了眼睛,震驚不已,唐菲在她身後,也不由得感嘆道:「緣分啊緣分!」

來人正是上次救他們的那個公子!

那幾個男人看到對方只有一個人,冷哼一聲說道:「小子,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!」

「今天這閑事我還就管定了,你們要是敢動這倆女孩子一根手指頭,我都不會放過你們的。」那名公子冷冷說道。

「嘿!小子,你這是招死,就別怪我們兄弟不客氣了!」這人說完然後招呼一聲:「兄弟們,給我上,先把這小子揍爬下,再陪姑娘們玩。」

幾個男人一擁而上,蘇嫣兒和唐菲都為這公子捏了一把汗,可是他沒有一絲慌亂,從容應對。

看的出來,公子身手不凡,出手穩准狠,看上去風淡雲清,動作行雲流水,似乎根本就不費力氣,不一會兒就將那幾個人給揍爬下了。

那幾個男人一看情況不妙,狼狽逃竄離去。

公子走上前問道:「兩位姑娘,你們沒事吧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1章:醉翁之意不在酒

44.1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