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:鳳凰淚

第243章:鳳凰淚

「老張,你這是什麼意思?人命關天的事情,你為何不讓我去?」蘇正問道。

「蘇將軍,現在宮裡是什麼情勢您不了解嗎?您覺得皇上會同意給你藥材?」張太醫反問道。

這一下蘇正不說話,他一直是奕王一派的,一直支持的也是奕王,他本來一直在北疆駐紮,可是皇上為了削弱祁元修的權利,硬是要派他去南疆。

此次江南水災,南疆本無多大關聯,皇上卻斥責他做事不利,而且為這點事,就召他回京訓斥。

祁元修告訴蘇正,皇上要在江南有大動作,自然不希望有人在那裡阻攔他。

在這樣的情勢之下,他進宮要跟皇上要藥材,皇上怎麼可能給他。

蘇嫣兒急的眼淚直掉,哭喊著說道:「爹爹,實在不行,我去求求太后吧。」

蘇正嘆了一口氣,太後跟皇上一條心,皇上不答應的事情,太后怎麼會同意。

「將軍,郡主,去找秦姐姐想想辦法吧,之前拓跋宏給那麼多人下毒,都是秦姐姐給救過來的,說不定她能有辦法呢。」唐菲突然說道。

蘇嫣兒猛然反應過來,是啊,怎麼忘了秦葉悠了,她可是連元修哥哥的腿都能治好的人。

「我這就去找她!」蘇嫣兒說著拔腿就要往外沖,被蘇正一把拉住了。

「你一個姑娘家的,為了一個男人,到處亂竄什麼,給我老實待著,我派人去請。」蘇正說道,蘇嫣兒不敢違背父親的意思,只能留下守在床邊。

她天不怕地不怕的,就怕自己的這嚴厲的爹,而且她心裡也清楚,他爹自然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,自然是不能耽擱的。

蘇正派出他的貼身侍衛,快馬加鞭趕往奕王府。

秦葉悠聽侍衛簡單敘述了一下事情的始末之後,嘆了一口氣,真是怕什麼來什麼,這個拓跋宏怎麼這樣陰魂不散啊。

她沒有耽擱,簡單收拾一下,立即就跟著侍衛是離開了。

將軍府內,一群人正在焦急等待,見到秦葉悠來,猶如見到了救星一樣,蘇嫣兒立即就撲了上來,一把拉住秦葉悠的手。

「秦葉悠,你一定要救救君公子啊,只要你能救活他,讓我做什麼都願意。」蘇嫣兒喊道。

蘇正臉色一沉,怒喝道:「嫣兒,怎麼說話呢!怎麼能直呼王妃的名諱!」

其實他也想提醒一下蘇嫣兒,注意一點形象,一個姑娘家家的,說話一點都不矜持,什麼叫做什麼都願意?

秦葉悠明白蘇正的意思,她拍了拍蘇嫣兒的手說道:「你別著急,我一定盡我全力,不過你得先放開我才行啊。」蘇嫣兒這才很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。

「蘇將軍,我跟嫣兒是朋友,就喜歡她這樣率真的個性,您不必介懷。」秦葉悠笑著對蘇將軍說道。

蘇正一愣,自己的女兒之前整日纏著奕王,就連奕王成婚之後,她也不消停,這些蘇正都是知道的,為了這事他也沒少教訓蘇嫣兒。

只是沒有想到奕王妃還能這樣對待嫣兒,這是何等的胸襟,何等的自信,這樣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奕王啊。

他又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,心想這丫頭,什麼時候能沉穩下來啊。

秦葉悠安撫好眾人,然後讓唐菲陪著蘇嫣兒,在門外等著。

在她來之前,唐菲就已經解釋過了,秦葉悠為人診治的時候,不能受一點打擾,所以主動說道:「王妃,就有勞您了,我們都在門外等候著。」

秦葉悠這才走到床前,之前張太醫離開之前,給君公子處理了一下傷口,因為傷在背面,他現在雖然昏迷,但是側身朝里躺著的,秦葉悠沒有看清他的臉。

不過這也不影響她做檢查,取了傷口處的一滴血,放進系統內檢測,系統很快就給出結論,跟張太醫檢查到的一樣的,確實是中了七色玲瓏散,這確實是一種劇毒。

果然是拓跋宏的做法,他的手裡就么沒有一種簡單的毒藥,全部都是極為陰狠的劇毒。

秦葉悠檢查了系統內的藥品,系統給出的解決方案,想要合成解藥所需的藥材,唯獨缺了一樣,鳳凰淚。

這種藥草因為生長環境十分苛刻,而且功效又十分強大,所以十分珍貴,到了現代已經滅絕了,所以系統內只有記載,沒有儲存。

醫藥盟大會上,她記得很清楚,大魏採購過這種藥材,現在宮裡或許還有。

秦葉悠心想,就皇上那副德性,他們去找藥材,十有八九是要被拒絕的,中了七色玲瓏散之人,如果不能及時服用解藥,七個時辰之後,必定暴斃而亡。

她推算了一下,這君公子中毒之後,已經過去兩個時辰了,情況著實緊急啊,如果皇上不同意給葯,那麼也來不及去別的地方尋葯了。

她嘆了一口氣,這青年怕是凶多吉少了,她一邊想著要怎樣才能求到解藥,一邊微微探頭,想要看清楚這青年的長相,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青年,能讓蘇嫣兒如此緊張。

這一看之下,她頓時驚住了:他怎麼在這裡?

蘇正一群人正在門外等著,秦葉悠突然就打開了房門,蘇嫣兒立即問道:「他怎麼樣了?你已經救了他對不對?」

秦葉悠微微搖頭說道:「他中了七色玲瓏散,我配置解藥,獨缺一味鳳凰淚,現在或許只有皇宮裡還有,我現在就進宮就求太后,蘇將軍,麻煩給你準備一輛快一點的馬車。」

蘇正點了點頭,立即吩咐侍衛去了,然後有些擔憂的說道:「王妃,讓您如此操勞,實在是不好意思,不過您去求太后的話,或許也不是那麼容易能要到解藥的。」

蘇正也是性格直爽之人,有什麼就直接說了,秦葉悠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如果是在平時,太后是不會輕易給她解藥的,可是她還有最後一個辦法。

她決定答應太後上次所說之事,先救了君公子,別的再慢慢圖謀。

「蘇將軍放心,我自由辦法的。」秦葉悠緩緩說道。

看著紅了眼眶的蘇嫣兒,笑著說道:「你別哭,我一定會救君公子的,剛才已經給他服用了護心丹,他暫時不會有事,只是他中了這個毒,不太適合見風見光,所以暫時不要再進去看他了。」

蘇正和蘇嫣兒一愣,護心丹有多珍貴他們都很清楚,王妃竟然直接就給君公子用了,他們更加感激她了。

這時候侍衛來報,馬車已經準備好了,秦葉悠不再耽擱,立即就要出門,剛剛走到門口,竟然遇到往裡走的祁元修。

「王爺,你怎麼來了?」秦葉悠吃驚的問道。

「我來找蘇正,看看到底出了什麼事,竟然還越過我,直接把你拉來。」祁元修有些不悅的說道。

剛才他回王府,本想找秦葉悠說點事情,結果福伯告訴他,蘇將軍府上來人請王妃,王妃去將軍府了。

福伯最後還十分盡責的補充了一句,王妃走的十分匆忙,好像出了什麼十分要緊之事。

祁元修有些納悶,他信任的同僚,他最親近的夫人,這兩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他竟然不知道!

於是一生氣,對著福伯說道:「備馬,本王也去一趟將軍府。」

沒想到,祁元修剛剛到了將軍府,就遇到往外走的秦葉悠,這才有了剛才那十分不悅的一幕。

蘇正趕緊上前簡要的解釋了一番,唯恐因為王爺和王妃之間的誤會。

祁元修聽完之後,轉頭問秦葉悠:「你確定太後會給你解藥?」

秦葉悠眼神躲閃了一下,不敢看祁元修審視的目光,低下頭說道:「我會想辦法讓太后同意的,這事王爺就別管了。」

「既然你如此自信,那麼本王就跟你一起進宮,看看王妃到底有什麼高招!」祁元修不緊不慢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並不想讓她知道她是去冒險的,估計到時候他可能會阻止她,可是君公子這個人,他不能不救。

「王爺,我自己去就行……」秦葉悠想要拒絕他。

祁元修卻已經拉起她的手說道:「我們是夫妻,有什麼事自然要一起的承擔的,對不對?別廢話了,不是時間緊迫嗎?趕緊走吧。」

然後不由分說,拉著秦葉悠就上了馬車,一副夫妻同甘共苦的恩愛模樣。

蘇正和唐菲都下意識的去看了蘇嫣兒,發現她的心思根本就沒在這邊,正擔憂的看著那邊的房門,現在她的眼裡和心裡都只有那個君公子了吧。

蘇正嘆了一口氣,如果經過這次的事情,蘇嫣兒真的能放下對奕王的執念,那就太好了。

進宮的馬車裡,祁元修和秦葉悠之間的氣氛有些詭異,一開始兩人都沒有說話,秦葉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祁元修抱著胳膊,靜靜的看著她,什麼都不說,就形成了一股壓迫人的氣勢。

秦葉悠在心裡叫苦連天,怎麼就這麼不巧,如果她早一步離開了,跟祁元修錯過去,不就沒有這些事情了。

「說說吧,我的王妃,你到底有什麼高招啊?」祁元修終於開口冷笑著問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3章:鳳凰淚

44.5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