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:消受不了的熱情

第244章:消受不了的熱情

秦葉悠低頭絞著手指,低聲說道:「我……我能有什麼辦法,自然就是去好好求求太后,讓她給我解藥咯。」

「哼,我怎麼不知道,你現在臉面這麼大了,竟然只要求一求,太后就會乖乖聽你的話了。」祁元修有冷哼一聲。

秦葉悠終於抬頭,看著他問道:「王爺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?」

「你說呢?」祁元修敲了一下她的額頭,十分用力。

秦葉悠立即用手護住額頭,有些心驚的看著他微微彎曲的手指,終於決定坦白從寬了。

「太后之前召我進宮,讓我幫她打掉皇后肚子里的孩子,被我拒絕了,今天我就想用這件事,來要求太后答應我的請求的。」秦葉悠快速說道。

「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?」祁元修看著她問道。

「我知道,到時候我有辦法,定然不會連累到奕王府的。」秦葉悠趕緊說道。

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又觸怒了祁元修,他抬起手指又要敲她,秦葉悠眼疾手快,伸出雙手,快速一把捂住了祁元修的兩隻大手。

「王爺,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嘛,您就不要怪我了,我不會胡來的,只是現在情況緊急嘛。」她撒嬌一樣的說道。

祁元修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模樣,頓時心軟,說道:「算了,這件事你別管了,後宮這趟渾水不是你就別趟了,你以為只要為太后做這一件事就可以嗎?一旦你答應她這件事,以後就有把柄在她手裡,她可以隨時威脅你為她做任何事!」

秦葉悠心頭一驚,她確實沒有想到那麼多。

「你裝瘟疫,躲過了皇后和太后,這一招很好,可以繼續用著,待會不要下車,在馬車裡等我,我進宮去找皇上取葯。」祁元修的語氣終於柔和了下來。

秦葉悠一怔:「你怎麼知道我裝病騙皇后的事?」

「你什麼事我不知道,反正你就給我安心待著行了,一切有我在,不用你出面。」祁元修說的十分爺們。

秦葉悠心想肯定是冷月這個不靠譜的告訴他的。

「王爺,您去跟皇上要解藥,皇上就會給您嗎?您倆的關係,還不如我和太后融洽吧?」秦葉悠隱約還是有些擔心。

「我有辦法讓他同意的,咱們這個皇上,可是真有不少把柄在我這裡。」祁元修冷笑著說道。

「王爺,你這樣激怒皇上,皇上一怒之下,會不會直接對奕王府不利啊。」秦葉悠知道皇上並不比太后好對付。

他倆都是固執之人,兩人辯論半天,秦葉悠最終敗下陣來,她在這方面一直都不是祁元修的對手。

馬車行走到一半的時候,猛然停了下來,祁元修打開門帘問道:「出來什麼事?

「王爺,有人攔住我們的馬車。」祁元修一抬頭,看到的居然是東方昱,秦葉悠眼尖,祁元修掀起帘子的時候,她一眼看到東方昱,頓時心裡一喜,或許不用進宮了。

「東方昱,好狗不擋道,你讓開!」祁元修毫不客氣的喊道。

東方昱瞥了他一眼:「我剛才經過,似乎聽到悠悠的聲音?你們在吵架?悠悠!你沒事吧?」

這裡正好是一處人煙稀少之地,基本沒有行人經過,秦葉悠顧不得其他,直接掀開帘子問道:「東方,有人中毒了,我們需要鳳凰淚解毒,你那裡有嗎?多少錢我都願意買。」

祁元修不悅的回頭對她說:「本王自會想辦法,你給我進去待著。」

東方昱雖然不知道事情的起因,可是能讓祁元修不高興的事情,他就十分願意做。

「悠悠,鳳凰淚十分珍貴,不過幸運的是,我正好有呢。」

秦葉悠大喜,一邊說著:「太好了,趕緊給我吧,我急等著用它救命呢。」

「我可以給你,而且分文不取,只有一個條件,讓他下車,你陪我去取解藥。」東方昱笑著說道,十分挑釁的看著祁元修。

「東方昱,你找死!」祁元修冷聲說道,秦葉悠靠他很近,能感覺到他的怒氣。

心裡哀嘆一聲,這兩人是真的八字不合啊,不會又要打架吧,這一次真是的情況緊急啊。

她一把握住祁元修的手,鄭重說道:「王爺,人命關天,就請您委屈一下吧。」

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,臉上表情溫柔人,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說道:「我怎麼會為難你,你跟他去吧,我回王府等你,主意安全,如果有什麼不測,一定要及時告訴我。」

秦葉悠愣住,有些不敢相信,這還是那個小心眼的王爺嗎?他竟然如此體貼如此大度,寧願委屈自己,也不願讓她為難,原來之前自己都是誤解他了啊。

祁元修從馬車上下來,旁邊的侍衛立即牽馬過來,他翻身上馬,聽到身後東方昱笑著說道:「悠悠,我們出發吧。」

「東方昱,你能不能成熟一點,這都什麼時候,你還鬧!虧你也是行醫之人!」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。

祁元修騎馬轉身離開,追風在旁邊看的清楚,轉過身的瞬間,王爺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笑容,祁元修跟東方昱這一局,王爺完勝!

祁元修太了解秦葉悠,這女人,別的時候十分好說話,如果誰耽誤她治病救人,那在她看來就是天理不容,所以他才以退為進。

自己稍微委屈一下,換來秦葉悠訓斥一頓東方昱,十分值得,走了不遠,他突然又停了下來,懊惱的想著,自己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沒有出息了?竟然到了跟人爭風吃醋的地步!

東方昱一路上遭遇了秦葉悠的冷麵,也十分委屈,不滿的說道:「悠悠,怎麼說我也給你幫了一個大忙,你就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啊。」

「對不起,東方谷主,是我不識抬舉了,我這就給您笑一個。」秦葉悠故意說道,然後十分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表示自己已經消了一下。

東方昱這才終於意識到她是真的已經生氣了,一時不敢招惹她了。

自己明明是占理的,怎麼會弄到這麼憋屈的呢,東方昱想不明白,一點勝利的喜悅感都沒有了。

兩人先回春風得意樓取了鳳凰淚,然後乘坐馬車趕往將軍府。

東方昱到了門口,就要下車,這麼多年了,他還是有意識的迴避著朝廷,還有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,他並不是怕,只是不想惹麻煩而已。

「你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,如果還缺別的藥材,就出來跟我說。」東方昱說了一聲,然後就要下馬車。

被秦葉悠一把拉住:「做好事不留名啊?你什麼時候還有這樣美好的品格了,你東方昱的風格,不應該是做了好事,就要讓天下人皆知嗎?躲什麼躲,進我一起進去。」

東方昱就這樣被秦葉悠拉著下了馬車,心又有些異樣的感覺,這一次他竟然沒有反駁。

蘇正一家正在焦急等待奕王夫婦回來,沒有想到等來的是奕王妃,還有……她身後跟著的一個紫色衣衫的美男子?

這是什麼情況?

「這位是藥王穀穀主東方昱,我們在進宮的路上遇到他,東方谷主知道實情之後,願意無償為我們提供鳳凰淚。」秦葉悠緩緩跟大家介紹道。

「太好了,東方谷主,您人真是太好了,這下君公子有救了。」蘇嫣兒直接蹦起來說道,滿眼都是感激之色。

東方昱有些不適應,淡淡的回道:「不必客氣。」

「東方谷主,如此慷慨,蘇正佩服,快,請上座吧。」蘇正也十分客氣的說道,然後就要把東方昱請到上座去坐。

一直洒脫不羈的東方昱,這時候臉上也出現愣怔的表情,他很疑惑,他們聽到藥王谷三個字之後,竟然都沒有出現驚恐神色?

蘇嫣兒年少,可能不知道當年之事,可是蘇正當年還在朝為官,應該很清楚的,可是他的神色竟然未有一絲改變,反而十分客氣。

不知為何,東方昱的心口有些酸澀,似乎不太適應眼前的情況,說道:「我還是陪著悠……陪著王妃一起去看看中毒之人的情況吧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這樣的模樣,有些忍俊不禁,於是一群人往內室走去,秦葉悠早已悄悄從空間內取出藥材,然後取出鳳凰淚,製成了藥丸,給君公子餵了下去。

秦葉悠又檢查了一番他的傷口,吃下藥之後,他的臉色漸漸的沒有那麼青紫了,看來是藥效發作了,眾人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蘇嫣兒又激動的落淚,執意要留下來照顧君公子,蘇正嘆了一口氣,最終還是同意了,然後又要挽留東方昱,又要贈送東西的。

東方昱不太習慣別人對他這樣熱情,直說還有事,就要拉著秦葉悠一起離開。

上了馬車之後,秦葉悠就打趣他:「東方谷主,今天怎麼沒有了平時的洒脫啊。」

面對秦葉悠的時候,東方昱才終於感覺到輕鬆,終於恢復了元氣一般。

「你還好意思說我,我還想呢,什麼重要的人物,值得你這樣費心費力的,原來還是為了你自己啊!」

秦葉悠一愣,轉頭看著他問道:「你發現什麼了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4章:消受不了的熱情

44.6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