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:原來他一直在騙她

第245章:原來他一直在騙她

東方昱神秘一笑,低聲說道:「你以為你掩藏的很深嗎?看你這麼緊張的表情,好像偷東西被抓到的小松鼠啊。」

秦葉悠一怒:「你才小松鼠,你們全家都是小松鼠,快點說,你剛才那話什麼意思?」

東方昱十分不屑的看了她一眼:「瞧你這點出息,你為了祁元修還真是什麼都敢做啊,你這樣拚命救那小子,肯定是因為發現蘇嫣兒對他有意思吧,他倆要是好上了,蘇嫣兒肯定不會再纏著祁元修,對不對?」

他一副我早就看透你的表情,等著看秦葉悠面紅耳赤,可是她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,反而像是微微鬆了一口氣,東方昱感覺到又驚又喜。

驚的是難道他沒有猜對,不然那個小子平白無奇,怎麼值得她這樣大費周章的去搶救,喜的是原來不是為了祁元修。

「喂,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?你為什麼對他這樣緊張啊?」東方昱忍不住問道。

秦葉悠終於緩了過來,笑著說道:「你剛才猜的很對啊,他兩次救了蘇嫣兒,於是蘇嫣兒對他動了感情,以後我家王爺就安全了,這麼好的事情,我怎麼能不促成呢。」

東方昱靜靜的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祁元修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麼好事?是拯救了全世界了嗎?讓你對他這樣用心。」

秦葉悠輕笑一聲,瞥了她一眼:「東方?要是王爺聽到你這話,肯定會很開心的,你這是羨慕嫉妒恨嗎?」

東方昱冷哼一聲,不願意回答,因為不想承認。

「悠悠,我這次把鳳凰淚都貢獻出來了,你是不是表示一下感謝啊。」東方昱心想,今天這麼好的機會,可不能錯過了。

「你想要讓我如何感謝你啊?」秦葉悠有些警惕的問道,剛才在蘇府,蘇將軍父女倆提供那麼多金銀珠寶,他可是一點都沒有看上。

秦葉悠想了想又補充道:「太貴重的東西我可沒有……」

「本谷主是那麼愛錢的人嗎?」東方昱似乎感覺到了受辱,氣憤不已反駁道。

「那好吧,你想要什麼感謝的,就直說吧。」秦葉悠一副豁出去的表情,今天真的欠了很大的人情,東方昱提的要求,只要不是太過分,她都打算答應了。

「我讓你……」東方昱故意拉長聲音,看著秦葉悠緩緩睜大,有些緊張的小眼神,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。

「我讓你請我到醉仙樓吃飯!」東方昱終於說出自己的要求。

「就……就這樣?」

秦葉悠有些不敢相信,竟然是這樣簡單的要求,東方昱笑著點點頭,她也笑了一下,是啊,東方昱什麼時候按常理出牌了?他最喜歡的就是出其不意。

「好,那就去醉仙樓,你喜歡吃什麼,隨便點。」秦葉悠十分豪氣的說道,一身土豪氣質。

東方昱嘴角一彎,點了一下她的額頭,有些嫌棄的說道:「看你這財大氣粗的俗氣樣兒。」

然後他語氣一轉,繼續說道:「只要跟你一起吃,吃什麼我都願意的。」

秦葉悠抱著自己的胳膊,一陣惡寒,學著他剛才嫌棄的表情說道:「看你這肉麻兮兮的樣兒。」

兩人相互嫌棄的對視一眼,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醉仙樓里,東方昱點了幾個菜,似乎真的是他喜歡的菜,沒有太貴重的,也沒有太便宜的,反而都是這裡的拿手好菜,還要了一壺酒。

秦葉悠知道自己喝醉了什麼德性,不敢喝太多,東方昱倒是也不勉強,兩人說說笑笑的,吃的很開心。

東方昱看著她笑顏如花的模樣,突然問道:「悠悠,今天開心嗎?」

秦葉悠回想了一下,今天一整天的經歷,是開心的,在她看來,沒有比救了一條人命更加開心的了。

「當然開心啊。」她毫不猶豫的回答道。

「那你就跟我走怎麼樣?跟我回藥王谷,每天你都能這麼開心的,悠悠我看的出來,你在奕王府並不是真的開心。」東方昱說道,他不再是弔兒郎當的表情,看上去十分認真。

秦葉悠知道她是認真的了,也不好再隨意敷衍過去,她想了想回答道:「東方,你說婚姻的基礎是什麼?」

東方昱並沒有成果親,自然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,秦葉悠沒有指望他能給出準確答案。

她繼續說道:「我曾經想過這個問題,婚姻的基礎,並不是快樂,甚至不僅僅是感情,而是責任,風雨同舟,共甘共苦,並不僅僅是說說而已,我和祁元修之間,亦是如此。」

東方昱許久沒有作聲,他一低頭喝乾了杯中酒,再一次抬頭問道:「悠悠,你這樣說,我很欽佩,很少有女人想到這些,可是你確定祁元修跟你想的是一樣的嗎?你確定他跟你是同心同德的嗎?」

秦葉悠一怔,鄭重點了點頭:「那是自然,王爺可能比我想的更多,比我也做的更多,他曾經為了救我,命都不顧,我沒有什麼好懷疑的。」

隨後就聽到東方昱說道:「你確定嗎?」

秦葉悠回望他深邃的眼神,看的出來,東方昱有話要說:「你想要說什麼?」

「三年前單家發生火災,你可知道這都是誰做的?」東方昱突然問道。

秦葉悠搖頭:「這件事王爺一直在查,到現在還沒有查到真兇,難道你知道線索?」

東方昱冷笑一聲說道:「他當然沒查到,那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知道真兇是誰,他不敢告訴你而已,仇人就在你的身邊!」

秦葉悠震驚不已,騰的一下站起身來,嚴厲說道:「東方,我把你當朋友,真心待你,如果你是這樣在背後編排別人之人,就算是我秦葉悠看錯人了,我們就此告別,再不來往。」

她這話說的有些狠了,東方昱也動了怒,他憤怒的注視著秦葉悠,冷冷說道:「今天就算是我東方昱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,我這樣說個清楚,讓你知道,你診室的人,都對你做了什麼!」

秦葉悠看著他憤怒的眼神,突然有些慌亂,不是因為東方昱,而是因為祁元修,難道東方昱說的是真的?祁元修騙了她?可是為什麼呢?

「我還是不相信,你這樣說,有什麼根據嗎?」秦葉悠緊盯著東方昱問道。

「三年前,你突然失蹤,我找了你好久,祁元修去單家找人,我也以為你就在單家,所以想要去找你。」

「出事那一天,我也去了,最後我離開的時候,在單家周圍發現一群可以之人,當時沒有在意,等我在回到春風樓后不久,才聽到消息單家著火了,我趕去救人時,大火已經幾乎把單家燒乾凈了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裡,就算是她知道單家老夫人跟舅舅舅媽他們沒事,依然緊張的手顫抖。

東方昱有些不忍的看了她一眼,繼續說道:「我趕去的時候,祁元修已經在那裡了,我親耳聽到他對身邊一個侍衛說,是天山派的人乾的。」

秦葉悠手一抖,桌上的杯子就被她被碰倒了,掉在地上,一下摔的粉粹。

她睜大了眼睛,幾乎不敢相信:「竟然是天山派?他們為何要對單家動手?那時候我已經離開了,正是文如意春風得意的時候啊。」

她猛然想起來了,她從唐門回來之後,綠蘿告訴過她,她離開后不久,祁元修性情大變,經常發脾氣,然後趕走了文如意。

肯定是那時候激怒了天山派掌門,所以對單家下毒手,替自己的女兒報仇,一把火毀了整個單家。

文如意是天山派的寶貝,難道她秦葉悠就不是單家的寶貝嗎?當時她已經離開了祁元修,離開了京城,他們竟然還不算完!

就算是祁元修救了單家人有怎麼樣?他舅舅和表哥的前途全毀了,他們多年寒窗苦讀,終於在朝為官,為國為民鞠躬盡瘁,現在卻只能暗中苟且偷生。

單家多年的根基也毀於一旦,那座漂亮的大宅子,住了幾代的單家人,還有她母親曾經的閨房都還在,全部都毀了。

外祖母和舅媽曾經過的何等舒適闊綽,現在卻只能窩在京郊那個偏僻的小院子里,隱姓埋名。

天山派簡直欺人太甚!

秦葉悠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,朕的整個手臂都發麻了,她冷聲說道:「此仇不報,我誓不為人!」

東方昱也被她的表情嚇了一跳,自從認識她依賴,她總是笑意盈盈,偶爾生氣,偶爾嚴肅,可是從來沒見過她如此憤怒和冰冷的神情。

東方昱突然有些後悔,是不是不應該告訴她這些,可是看著她被祁元修騙的如此之深,他又非常不甘心。

「悠悠,跟我走吧,京城皇族,都太複雜,並不是適合你,我們回藥王谷,我會讓你過的幸福的。」東方昱握住她的手輕聲說道。

秦葉悠抽回自己的手,默默的藏在袖子里,然後說道:「東方,謝謝你告訴我這些,讓我不至於像個傻瓜一樣,什麼都不知道,可是我還是不想離開他,我想他肯定有他的理由吧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5章:原來他一直在騙她

44.8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