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:大雨中的崩潰

第246章:大雨中的崩潰

「悠悠,你怎麼這麼傻!祁元修能有什麼理由,不過是想要魚和熊掌都抓在手裏而已,他不想放下你,可是也捨不得文如意背後的勢力!你還回去做什麼?」

東方昱簡直想要撬開她的腦袋看看,祁元修到底給她灌了什麼迷魂湯,讓她如此執迷不悟。

秦葉悠怔怔的看着他,慢慢的紅了眼眶,眼淚隨即滾滾而下:「東方,請你不要逼我了,好不好?讓我自己去尋找答案,行不行?」

東方昱嚇了一跳,他從未見過秦葉悠掉眼淚,她哭的無聲無息,連抽泣都沒有,就是大顆大顆的眼淚緩緩從臉頰上滑落。

心口的位置,帶着一種尖銳的疼痛,她沉重的悲傷,成了壓在他心口的一塊巨石。

秦葉悠緩緩起身離開,東方昱走進兩步,想要拉住她,讓她這樣離開,他怎麼能放心呢。

秦葉悠空洞無力的聲音的緩緩傳來:「東方,就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。」

走出醉仙樓,她沒有乘坐慢車,漫無目的的往前走着。

她想不明白,祁元修怎麼可以騙她呢?他為何不跟她說實話?讓她像個傻瓜一樣,每天跟文如意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。

文如意是怎麼看她的,怕是背後都要笑掉大牙吧,想起遠在京郊的單家一家人,心裏的愧疚和自責,就翻江倒海。

不行!她一定要去找祁元修,一定要問個明白,她現在那麼信任他,他這樣對得起她的這份信任嗎?

轟隆隆的雷聲響過,開始下起來大雨,秦葉悠幾乎沒有感覺,依舊在大雨中行走着,當然她也沒有注意到,一直跟在他身後的東方昱。

等她走到奕王府,已經全身濕透了,門房見她全身濕漉漉的回來,十分震驚,然後趕緊拿着傘沖了出來。

「王妃,您這是怎麼了?車夫呢?」門房替她打着傘,不住的問道。

秦葉悠置若罔聞,直直的往怡然居走去,算一算這個時間,祁元修應該在書房內,她徑直走向書房,直接推開了書房門,滿心只有一件事,要找他問清楚!

可是推開書房門,看到裏面的兩人,她什麼話都問不出來。

書房內,祁元修站在書桌前,文如意撲在他的懷中,緊緊的揪着他的衣服,十分親密。

祁元修看到秦葉悠全身濕漉漉的站在書房門口,眼裏閃過驚訝,問道:「出了什麼事?怎麼回來的?」

秦葉悠怔怔的看着他們,文如意依舊依偎在祁元修的懷中,祁元修也沒有推開她,她心裏頓時驚喜,然後十分挑釁的看着秦葉悠。

秦葉悠什麼都沒有說,心裏只有冰冷的絕望,還問什麼呢?還需要再問嗎?一切都很清楚了!

她轉身朝梧桐苑走去,祁元修看出來她很不對,立即就要去追她,卻被文如意一把拉住了。

「元修哥哥,你真的還不能原諒我嗎?我和司馬前真的什麼都沒有,這段時間,都是他纏着我而已啊……」文如意語氣溫柔又委屈,手上的力道,卻一點都不小,緊緊的拉住祁元修,不讓他去追秦葉悠。

祁元修失去耐心,一把扯開她的手,冷冷說道:「你跟司馬前的破事,我沒有興趣知道,你給我放手!」

文如意看到他眼神中狠厲和厭惡,心中震驚,下意識的鬆開了手。

祁元修立即追了上去,在梧桐苑門口,攔住了秦葉悠,拉住她的胳膊問道:「你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「你放開我!別碰我!」秦葉悠不知道從哪裏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力氣,瞬間就甩開祁元修的手,並且把他往旁邊狠狠一推,連帶她自己也摔倒在地。

大雨滂沱,地上都是泥水,她全身都沾滿了泥濘,所有的疲憊一起襲來,秦葉悠終於崩潰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她不知道以後要怎麼辦了?要怎麼樣面對祁元修?該不該問清楚?問清楚她要如何面對祁元修,如何面對文如意?

再一次離開嗎?想到再一次離開他,從此再也見不到祁元修,心口就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祁元修從未見她如此悲痛,什麼都不想問,只想把她摟入懷中。

他衝過去,一下子就把她拉起來,彎腰抱起來,秦葉悠不停的拍打他,嘴裏喊道:「你放開我!放開我!我不要你碰我,不要你的假好心!」

祁元修一言不發,只是緊緊的抱着她往屋裏走去。

秦葉悠的掙扎漸漸小了下來,等到了房間里,祁元修低頭一看,秦葉悠已經暈了過去。

綠蘿小心翼翼的跟在旁邊,祁元修轉頭吩咐道:「讓葛媽媽熬一碗薑湯,然後去請大夫來。」

綠蘿然後沖了出去,紅袖過來幫着秦葉悠換了衣服,擦乾頭髮,讓她躺在床上。

大夫頂着大雨匆匆而來,看到祁元修陰沉的臉色,嚇了一跳,以為王妃出了什麼大事,趕緊專心為秦葉悠號脈。

結果看了半天,也沒有發現什麼大問題,只能戰戰兢兢的回答道:「王妃似乎是受了什麼刺激,傷心過度,再加上勞累和冷雨澆灌,這才暈了過去,不過王妃身體虛弱,經過這一番折騰,怕是會感染風寒。」

然後大夫又給開了兩副葯,交代萬一高燒的話,就把葯熬了喂她喝下去。

祁元修一直守在床前照顧著秦葉悠,她似乎是被夢魘困住了,就算是在昏迷,眉頭也是皺着的,額頭不斷有冷汗滲出。

祁元修輕輕為她擦著冷汗,後半夜果然開始起了高燒,她整個臉都紅彤彤的,開始胡言亂語,拚命掙扎。

綠蘿趕緊去熬了草藥,想要喂秦葉悠喝下去,可是她不張口,葯汁有一半都撒了出來,綠蘿急的都要哭出來了。

「再去端一碗過來!」祁元修吩咐道,綠蘿趕緊又出去端了一碗湯藥進來。

祁元修端過來,然後自己先喝了一大口,然後低下頭,親自喂到秦葉悠的口中,就這樣一口一口的把整碗葯汁餵了進去,沒有撒出來一滴。

綠蘿端來涼水和濕帕子,準備給秦葉悠降溫,輕聲說道:「王爺,夜深了,您去休息吧,我來照顧王妃。」

祁元修沒有動,他輕輕幫秦葉悠把被子掖好,然後幫她把汗濕的頭髮撥到一邊,眼神溫柔如水,旁邊的綠蘿看到了,都感覺到心都要融化了。

「給我吧……」祁元修結果帕子,在冷水裏浸透了,然後拿出來擰乾,輕輕放在秦葉悠的額頭,十分溫柔又細緻。

都說王爺不在乎王妃,讓她住這樣的小院子,也不經常來看她,還讓府里住着一個不清不楚的文如意。

綠蘿曾經也為秦葉悠鳴不平,可是經過這一晚,她再也不會這樣想了,王爺看王妃的眼神,如此溫柔,滿滿的都是深情啊。

祁元修在秦葉悠的床前照顧了她整整一夜,不停的為她擦汗,換額頭的冷水帕子,天亮時分,秦葉悠的高燒終於退去,她的呼吸逐漸清淺,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。

祁元修終於鬆了一口氣,在一次幫她整理好被子,然後悄悄的離開了屋子。

怡然居的書房內,祁元修冷著臉問道:「追風,查的怎麼樣了?王妃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追風立即說道:「都調查清楚了,昨天王妃和東方昱先去春風得意樓取了鳳凰淚,然後去蘇將軍府救人,之後跟東方昱一起離開,去醉里仙吃飯,然後王妃從醉里仙出來,獨自走了回來。」

「東方昱跟她說了什麼?」祁元修皺眉問道。

追風低下頭,遲疑一下說道:「這個……當時有東方昱在,我們的人怕跟的太近了,被發現了,反而會惹王妃不高興,所以沒有聽清楚他們具體說了什麼。」

然後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祁元修一眼,趕緊說道:「王妃跟東方昱進去吃飯之前,還一直心情很好,出來的事情,看上去就很傷心了。」

這句話的意思不言而喻了,祁元修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,冷冷說道:「東方昱,你給我等著!」

秦葉悠醒來之後,只覺得全身無力,口乾舌燥,綠蘿見她醒來,趕緊端來一杯水,喂她喝下去,她才終於感覺好一些了。

回想一下昨日發生的事情,她的頭還是暈暈的,只能放棄,問道:「綠蘿,昨天我是怎麼回來的?」

「王妃,昨天下大雨,您全身都濕透了,王爺抱着您回來的,然後夜裏您又起了高燒,是王爺一直在照顧您呢。」綠蘿趕緊說道。

這一番話,讓秦葉悠瞬間想起昨天的事情,心口突然疼痛的厲害。

她翻身朝里,不想讓綠蘿看到她的淚水,低聲說道:「綠蘿,我有點累了,你出去吧,我再睡一會兒。」

即使如此,綠蘿還是聽出來她聲音里哽咽,她不敢在問了,其實昨天王妃和王爺在門口的爭執,她也聽清楚了,剛才只是故意不提而已。

祁元修交代了追風幾句,來不及吃口早飯,又來到梧桐苑,之間綠蘿垂頭喪氣的坐在門口。

「王妃怎麼樣了?」祁元修問道。

「王妃醒了,可是很累,又睡著了,王爺您要進去看看嗎?」綠蘿小心翼翼問道。

祁元修頓了一下,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,微微嘆了一口氣:「算了,讓她睡吧,我走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6章:大雨中的崩潰

45.0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