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:對我很重要的人

第247章:對我很重要的人

一連幾天,秦葉悠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除了綠蘿等幾個近身伺候之人,誰都不想見。

祁元修來了幾次,綠蘿都是一臉為難的告訴他:「王妃在休息,吩咐了不見任何人……」

祁元修碰了幾次軟釘子,有些生氣了,他還從來沒有這樣被人拒絕過呢。

這滿心的怒氣,他有不捨得朝秦葉悠發火,雖然他很想直接衝進去,問問她:「你到底是怎麼了?有什麼話都給我說清楚!」可是他很清楚那樣做,只會適得其反。

追風查出來東方昱在京城的落腳之處,祁元修直接殺到春風得意樓。

春風本以為他是來青樓找姑娘玩的呢,剛剛滿臉笑容迎上來,祁元修面無表情,目不斜視的直接往後院走去。

「這位爺,姑娘們都在樓上呢,這後院可沒有啊。」春風小跑幾步,攬在他的身上前。

「讓開!」祁元修冷冷說了兩個人,眼神犀利嚇人,春風不由被震住,可是也沒有挪動半步。

「這個給你,不要多管閑事!」追風上前,遞給春風一袋銀子,份量很足,春風掂量一笑,足到可以買下這個青樓了。

不過這樣以來,她也知道這倆人不是找姑娘的,怕是來找事的,她微微一笑,說道:「這位爺,可真是爽快人啊,出手這麼闊綽,不知道來我這春風得意樓什麼事情啊?收了您這麼多銀子,我總得做點什麼不是?」

「你只需讓開即可!」追風說道。

「那可不行,實不相瞞,我這後院啊,住的可都是貴客,哪個我都得罪不起,大爺您要是鬧事啊,這銀子我可不敢收,也不敢放您過去。」春風又把銀子給遞了回來。

「我找的就是你那貴客!」祁元修沒有耐心跟她糾纏,直接就把她推到一邊,直衝了進去。

春風一看來者不善,不敢耽擱,趕緊跟在他們身後喊道:「這位大爺,您不能硬闖啊,您這樣我以後怎麼做生意啊!」

三言兩語之間,祁元修已經走到了後院,這裡也有一座兩層小樓,故意專門為了那些有頭有臉的人來嫖妓準備的,這裡比前樓安靜許多。

春風的聲音又大,估計整個後院房間里的人都聽到了,二樓盡頭一個房間的窗戶突然打開了,有人倚在窗口懶洋洋的說道:「春風,有客人上門,你怎麼能攔著呢?」

祁元修抬頭一看正是東方昱,他眼中精光乍現,一個凌厲的眼風就殺了過去。

「春風,人家大爺出手大方,你就把銀子收了吧,送一壺好酒上來。」東方昱對著春風喊道。

春風見他如此沉穩,就知道谷主應該可以應付,終於鬆了一口氣,答應一聲就下去了。

祁元修來到東方昱的房間,冷哼一聲:「東方谷主倒是會享受啊,狡兔三窟,你這一窟可是個溫柔鄉啊。」

東方昱在桌前坐下來,嘴角翹起一個玩世不恭的笑容:「王爺如果喜歡的話,我十分樂意跟王爺換換啊。」

祁元修一個箭步衝上前,揪住東方昱的領子問道:「東方昱,你到底跟秦葉悠說了什麼?」

東方昱眼裡閃過一絲驚訝,反問道:「她竟然沒有去問你?」

然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羨慕嫉妒,十分嘲諷的說道:「祁元修,你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好事,值得秦葉悠這樣對你?」

祁元修聽了他這幾句話,大腦快速反應一番,就明白了,肯定是東方昱跟秦葉悠說了他什麼挑撥離間之話。

東方昱肯定是料到秦葉悠會回去質問,可惜她什麼都沒有說,所以東方昱失望了。

想到這些,祁元修一直壓抑了幾天的心情,突然就好一點了。

不過他依舊板著臉問道:「這些都與你無關,我只問你一句話,你到底個秦葉悠說了什麼?」

「既然悠悠不願意告訴你的事情,我自然不會告訴你,祁元修,你如果是來春風得意樓喝酒呢,我歡迎,別的我無可奉告。」東方昱淡然說道。

這時候春風親自端著一個托盤進來,一壺酒,兩個酒杯,四個小菜,來到房間里,利落的擺放好了之後,悄然退了出去。

東方昱不慌不忙的給兩個酒杯斟滿酒,祁元修一直靜靜的注視著他,東方昱拿著酒杯朝著他舉了一下,然後把酒杯放在祁元修的面前的桌上。

祁元修緩緩坐下來,端起酒杯一仰而盡,開口說道:「當年藥王谷被中原各大門派的追殺,就連朝廷也參與其中,你帶著僅有的幾個長老,守護住最後一個葯倉,一步步重新把藥王谷發展壯大,不容易,我覺得你還是好好珍惜吧。」

正在喝酒的東方昱,頓了一下,抬眼看了他一下問道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威脅我?」

「我不想威脅你!說實話,我祁元修看上的人不多,你東方昱算一個,可是就算是你,也不能影響我和秦葉悠的關係!否則,我有的是辦法踏平你的藥王谷。」

祁元修的語氣十分平穩,可是這份平穩當中就帶著一股冰冷的威嚴,東方昱注視著他。

祁元修繼續說道:「藥王谷對你來說有多重要,秦葉悠對我來說就有多重要,因為你的一番話,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五天了,你覺得我能放過你嗎?」

東方昱臉色變了一下,他想了想依舊說道:「我不會告訴你的,有些話還是讓悠悠親自告訴你比較好,我只能告訴你,我沒有說任何你的壞話,我說的全部都是事實,你可以自己想想,你到底有多少事情,隱瞞著她。」

兩人對視,祁元修眼神犀利,東方昱無所畏懼,兩人誰都不願退步。

最終東方昱說道:「悠悠之前跟我說過,對抗天山派的事情,我想知道你的態度。」

「我自然支持她!」祁元修想都沒有想回答道。

東方昱點了點頭,似乎明白過來什麼,他又重新坐下,自酌自飲,隨意的說道:「我要是王爺啊,我就趕緊回家哄老婆,既然悠悠沒有去找你對峙,不管我說了什麼,她還是選擇相信你的,你還有機會。」

祁元修心想,下大雨那天秦葉悠怕是就是要去找他對峙的,只是當時遇到文如意在哪裡,出了這樣的變故,秦葉悠自然更加生氣,索性什麼都不說。

並非是東方昱猜測的那樣,秦葉悠不忍心質問他,選擇相信他。

不過這些事情,東方昱就沒有必要知道了,祁元修來了一趟,雖然沒有得到答案,但是想要了解的事情,基本了解了。

他臨走之前問東方昱:「種植藥材的事情……」

「你放心,那是我和悠悠之間的約定,跟你沒有關係,不會因為你而受影響的。」東方昱似乎是在故意氣他。

「我並沒有擔心,我想說的是,有勞你了,我可能無法直接參与,這事都是我夫人再弄,有勞你操心了。」祁元修竟然說的十分客氣。

東方昱愣住了,他回味了一下,猛然發現祁元修這傢伙這有些欠揍的口吻,似乎是在炫耀啊。

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祁元修已經走的沒影了,這最後一招他沒能還擊,東方昱感覺到十分鬱悶。

「希望悠悠多堅持一會兒,不要搭理這傢伙,讓他再著急幾天!」東方昱憤憤不已的說道。

祁元修在回府的路上,就想好了應對策略,還是應該採取懷柔政策。

秦葉悠沒有跟他翻臉,以她的脾氣,這事肯定就還有迴旋餘地,需要看的就是他的表現了。

這一次如果再吃閉門羹,他一定要厚著臉皮直接闖進去,先把人逮住了,哼哼,後面的事情他自有打算。

等祁元修興沖衝來到梧桐苑,發現人已經不在這裡了,頓時有些失望,問道:「王妃呢?又去哪裡了?」

「王妃去城門口送人了,唐小姐,今天要回南嶽了。王妃去送她了。」紅袖見王爺不高興,趕緊回答道。

那個整天想要要拐走秦葉悠的小丫頭終於走了?祁元修頓時心情舒暢,天知道他有多煩被這些覬覦他老婆的人,走一個少一個!

城門口,唐菲和秦葉悠依依不捨惜別,她來的時候只帶著一個小包袱,走的之後,秦葉悠給她裝了一馬車,吃的穿的用的,京城裡能有的好東西,都想給她裝上一份,好在有長松陪著她,秦葉悠也放心一些。

「秦姐姐,你真的不打算把跟我一起回唐門嗎?」唐菲直到最後一刻都不想放棄,還在勸說秦葉悠。

「菲兒,你先回去,等秦姐姐有時間,肯定會去唐門看你們的。」秦葉悠安慰她。

「你也真實的,奕王和奕王妃這麼恩愛,你幹嘛非要給拆散,我幫你看著,要是你秦姐姐受委屈了,我一定給你彙報,讓你來把她帶走!」

蘇嫣兒在旁邊說道,她和唐菲是好朋友,自然是要來送行的,這兩人見面從不好好說話。

「就怕是你到時候整日惦記你的心上人,早就忘了這回事咯。」唐菲一點不讓她,立即打趣蘇嫣兒。蘇嫣兒頓時就紅了臉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7章:對我很重要的人

45.2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