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:弟弟回來了

第248章:弟弟回來了

秦葉悠又囑咐了長松幾句,讓他路上一定要注意好好照顧唐菲。

長松點了點頭:「王妃放心吧,我一定會保護好大小姐的。」

送走了唐菲,秦葉悠和蘇嫣兒轉身回各自馬車之前,秦葉悠又問起君公子的情況。

「他現在好多了,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,只是還有些虛弱,你給開的葯也還沒有吃完,估計吃完了,就能好起來了。」蘇嫣兒開心的說道。

她的喜怒哀樂都在臉上,秦葉悠可以看得出來,她是真的為秦公子而擔憂著的,也是真的為他的康復而開心。

「一定要記住,在他完全康復之前,不要輕易讓他見風,最好不要見外人,不然對他康復不利。」秦葉悠又囑咐道。

蘇嫣兒答應着了,然後匆匆跟秦葉悠告別,登上馬車回將軍府了。

秦葉悠看着她的背影,微微嘆了一口氣,轉身剛剛想要登上自己的馬車,突然看到又來了一輛馬車,那馬車雖然並不起眼,可是秦葉悠一眼就認出那是宮裏的馬車,不知道是宮裏的那位要出城。

那輛小小的馬車,在城門前停下來,下來一個清秀單薄的身影,秦葉悠仔細一看,竟然是九皇子。

九皇子下了馬車,正巧可看到秦葉悠的馬車,趕緊走過時施禮。

「九皇子這是要出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不出城,我沒日下學之後,沒有事就回來城門上看一看。」九皇子回到道。

秦葉悠看着一眼高聳的城門,從那裏眺望也可看很遠很遠,她記得不久前,就是在這裏送別那三個皇子的。

「你是來這裏等你五哥的吧?」秦葉悠輕聲問道。

九皇子微微驚訝,抬頭看了她一眼,然後怔怔的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距離五哥跟我說的回來的時間,已經過去好久了,五哥也好久沒給我寫信了,我很擔心他,可是又沒有別的辦法,就每天來城門口看看。」

皇上在江南的所作所為,祁元修跟秦葉悠說過,這些日子三個皇子在江南過的有多兇險,她十分了解。

看着眼前的少年,她不忍心告訴他實情,只能勸慰道:「五皇子此次前去江南,事務繁多,一時忙不完,顧不上給你寫信也是有可能的,你且安心等著吧,五皇子一定會平安回來的。」

九皇子聽到她這樣說,猛然抬起頭問道:「王妃,這話是我六皇叔說的嗎?我每次去問,六皇叔總是斥責我,嫌我不夠男人,從來不肯給我一個準確回答的。」

秦葉悠怔了一下,九皇子這樣黏黏糊糊的感性性格,祁元修自然看不上,她都能想像的出來,祁元修當時嫌棄的表情。

可是九皇子又有什麼錯,他不過是感情細膩敏感一些,對五皇子依賴一些,多愁善感一些,這也沒什麼大不了嘛。

秦葉悠不忍心,又勸慰了好一會兒,九皇子的憂愁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,她這才登上馬車回府了。

剛剛回到梧桐苑,就問道一股奇異的香味,抬頭一看,滿院的各色的菊花,景象盛開着,十分好看。

「王妃,這是剛才王爺派人送來的呢,您看看這句話多漂亮啊,什麼顏色的都有,這整個奕王府就咱們院子裏有呢。」紅袖興奮不已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不明白祁元修這又是唱的哪處戲,不過她還沒有從被欺騙,被隱瞞的那件事中走出來,着實高興不起來。

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這院中的菊花,然後就回房間里了。

「你確定她只是看了一眼,什麼都沒有說?」祁元修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小順子的頭更低了,又重複了一遍:「奴才看的清清楚楚,王妃真的只是看了一眼,什麼都沒有說,就進屋了。」

祁元修摸索著自己的下巴,思慮著難道這不管用?不是說女人都喜歡花嗎?

轉念一想,秦葉悠並不是一般的女人啊,那她喜歡什麼呢?祁元修在一起苦苦思索起啦。

接下來的幾天,秦葉悠又陸續收到了首飾,被她送到了優品閣,收到了布料,賞給了綠蘿她們,送來好吃的,這次秦葉悠倒是吃了,跟梧桐苑一起分享的。

不過折騰這一圈之後,她對祁元修的態度依舊冷淡,祁元修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挫敗感,一起之下去了軍營。

秦葉悠根本就沒在意到這些,她一直忙碌的著藥草種植的事情,現在已經是秋天了,眼看天氣逐漸寒冷,不再適合種植任何藥草了,如果這時候天山派下令斷了藥材供應,大魏將十分被動。

秦葉悠想到了現代的大棚種植,既然大棚里可以種植四季的蔬菜,自然就可以種植四季的藥材。

她埋頭在書房裏,認真疏離大棚種植藥草的實施策略,注意事項,正忙的昏天暗地,綠蘿輕輕敲響了書房門,走了進來,輕聲喊道:「王妃……」

她還沒說完,秦葉悠就抬頭問道:「怎麼了?王爺又送東西來了?別打擾我,你們分了吧。」

「不是,王妃,門外有位君公子求見。」綠蘿趕緊說道,她知道王妃在書房忙碌的時候最不喜歡被別人打擾了。

秦葉悠愣怔一下:「什麼君公子?」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藥材,種植,大棚之類的,有些轉過不過彎來。

稍微緩了一下,這才想起來,這君公子是何方神聖?

她立即說道:「請君公子來書房吧,快請!」

不一會兒書房門被輕輕推開,一個青年走了進來,身姿挺拔,玉樹臨風,秦葉悠注視着他,眼裏閃過萬千思緒。

「姐姐,好久不見,你還好嗎?」君公子笑着說道。

秦葉悠看了他許久,然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有些生氣的說道:「我自然好的很,不然怎麼救你的命,雲飛,你真是胡鬧,竟然還敢來京城,不要命了嗎?」

沒錯,君公子就是秦葉悠同父異母的弟弟秦雲飛,在北疆軍營里失蹤的秦雲飛。

秦葉悠在蘇將軍府里,第一次見他的時候,就認出來了,雖然他的相貌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可是她還是認出他來。

他脖子上那塊蝴蝶型的胎記,她記憶猶新,所以才會囑咐將軍府的人,不讓人隨便見他,就是怕他被人認出來。

秦雲飛離開京城的之事,已經是五年前了,那時候他還只是個半大少年,眉眼都沒有張開,眉清目秀。

在北疆那嚴酷的環境中,在軍營里歷練了五年,他已經成為一個英挺的青年,身上已經沒有當年那個少年的影子裏,白皙的膚色,變成了健康的小麥色,清瘦的身姿已經變得壯碩挺拔,五官張開,更加英俊了。

秦葉悠暗自想着,這也不知道是長的隨了誰,秦明源和楚美月都沒有這樣的好樣貌。

秦雲飛見秦葉悠生氣,笑着說道:「姐姐放心,這京城認識我的人不多了,而且我現在回來並沒有違背皇命,我在軍營里拚命立功,終於換來可以離開北疆的自由。」

秦葉悠這才想打,大魏是有這樣的規定的,先皇曾經規定,發配邊疆之人,如果可以建功立業,可以適當允許他們回京探望的。

不過這樣的功勛要求都很高,一般人都完成不了,她不知道秦雲飛在北疆的軍營里,都經歷了什麼事,才能換得到這樣的自由。

不過事隔多年,能再見到親人,她還是有些激動的,拉着秦雲飛問了很多。

秦雲飛一一回答,秦明源身體進來愈發不好了,幸好有高姨娘在旁邊照顧著,也沒有什麼大礙。

「你怎麼會突然想起回京城呢?聽王爺說,你在軍營里表現很好,進步很快的啊。」秦葉悠有些疑惑的問道,秦雲飛看上去並不是貪圖榮華富貴之人。

秦雲飛頓了一下,臉色變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其實在北疆這幾年,父親已經逐漸適應了,可是後來發生一件事,對父親的打擊太大,導致他一蹶不振,身體也每況愈下。」

秦葉悠一驚,問道:「發生了什麼事?王爺說這幾年都又派人在暗中照顧你們,難道是當地人欺負你們?」

秦雲飛搖了搖頭說道:「不是的,王爺手下的人,把我們照顧的很好,有些事情,也是他無可奈何的。」

說道這裏他頓了一下,似乎有些艱難,秦葉悠一直看着他,等着他的下文,秦雲飛終於說道:「我並不是父親的兒子,我是北燕人,我父母都是北燕人!」

「這怎麼可能?」秦葉悠不敢相信。

秦雲飛苦笑一聲,然後說道:「姐姐,你會這樣說,是因為我跟父親長的有些想像吧?我曾經也是不相信,可是這就是事實,我無意間遇到我的親生父母,這才知道當年的事情的真相。」

當年楚美月為了給秦明源生一個兒子,費盡心機,後來懷孕,她暗中買通大夫,說她懷的就是兒子。

臨盆之前,她早已安排好了,有一對北燕夫婦剛剛產下一個兒子,她給了那北燕夫婦一筆銀子,來了一個狸貓換太子,用自己剛剛生下的女兒,換了那對北燕夫婦的兒子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8章:弟弟回來了

45.4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