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:狸貓換太子

第249章:狸貓換太子

秦葉悠聽完這個「狸貓換太子」的事情,震驚不已,當年楚美月真的是什麼都敢幹啊,這麼多年秦明源那麼寵愛秦雲飛,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。

為何遠在北疆的時候,秦雲飛的身世卻被揭開了呢?

秦雲飛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:「姐姐,你相信命運嗎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她是相信的,人的命天註定,可是人的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裏的,命運是相輔相成的,她一向堅信的就是盡人事聽天命,卻不勉強。

「我以前從不信命,以前讀書的時候,夫子教導我們也是人定勝天,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事,我才覺得,命運有的時候真不是我們自己能掌握的了的。」

之後秦雲飛細細敘述了,在北疆發生的事情,北疆是大魏和北燕的交界處,屬於混居狀態,很多北燕百姓也會在這裏做生意居住,大魏的子民偶爾也會到北燕居住或者經商。

秦雲飛在軍營里,需要經常參加各種訓練,有一次訓練中,不小心跌落山坡,被一對打獵的獵人所救,獵人把他背回家,夫妻倆幫他包紮傷口的時候,發現他脖子上蝴蝶型的胎記。

夫妻倆對他很好,照顧的無微不至,秦雲飛十分感激,也感覺跟這倆人十分投緣,隱約之中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
後來養好傷,他準備離開的前一夜,跟獵戶一起喝酒,說出自己的身世,原來是在京城的高官人家,因為犯事,被發配邊疆的。

獵戶的老婆忍不住問他是哪一年出生的,秦雲飛雖然覺得奇怪,但是也如數回答了,那獵戶夫妻倆聽完之後,一起落淚,獵戶的老婆拉着他嚎啕大哭。

秦雲飛當時就懵了,事後獵戶跟他說了當年之事。

那時候他們夫妻倆在大魏做生意,被人騙,連回北燕的錢都沒有了,老婆剛剛生了一個兒子,眼看一家人就要陷入絕境。

那替他們接生的穩婆突然說,有個高官家的夫人願意要他們的兒子,可以給很多錢來賣。

獵戶老婆不願意,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孩子,穩婆勸說:「人家就想要個兒子,如果生下的是個兒子,人家或許就不要你兒子了,錢照樣給你,如果生下的是個女兒,就用女兒跟你換,只要你們善待女孩兒,他們就不會虧待你們兒子。」

走投無路的小夫妻倆終於被說動,答應下來,那個高官家的夫人就是楚美月,當時她還只是個妾,她生下的是個女孩,穩婆就按照事先說好的,來了一個偷梁換柱,把剛出生的小女孩,和已經出生兩天的秦雲飛調換了。

楚美月憑藉生下的這個兒子,坐上了秦夫人的位置。

而那對小夫妻抱着女孩子,帶着楚美月給的錢,啟程回北燕。

那可憐的女孩子,生下來就體弱多病,沒過多久就病死了,這夫妻倆痛苦不已,覺得這是老天對他們的懲罰,懲罰他們為了錢,賣了自己的兒子。

於是就沒有回北燕,在大魏留下來,也沒有再要孩子。

這麼多年,沒有想到無意間救下的這個青年,就是當年他們的兒子。

秦雲飛怎麼都不肯相信,這樣的事情太過離奇了,為了雙方的心安,於是進行了滴血認親,結果顯示,他正是北燕這對夫妻的兒子。

秦雲飛雖然驚訝,卻也不得不承認,不過他沒有告訴秦明源這件事,這些年秦明源已經承受太多,他唯恐給會成為壓垮秦明源的最後一根稻草,於是跟北燕這對夫妻約定,這件事只有他們知道就好,獵戶夫妻倆也同意了。

本來一起相安無事,可是獵戶夫妻多年來終於見到兒子,難免激動,於是隔三差五的就來給秦雲飛送東西,山裏菜的蘑菇,獵戶打的野味。

秦雲飛知道他們的心情,也不好拒絕,秦明源有些疑惑,他也只是解釋說,自己訓練時被這對夫妻所救,他們早年沒了兒子,把他當成兒子一樣,所以才會這樣熱情。

秦明源不做他想,甚至還有些同情獵戶夫妻,於是他們再來送東西的時候,經常留下吃個飯,一來二去,兩家人熟悉起來。

可是心細的高姨娘,漸漸發現不對,獵戶夫妻對秦雲飛好的不正常,她發現獵戶跟秦雲飛其實長的很像,她沒有多想,無意間在秦明源跟前提了這麼一兩句。

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,這句話秦明源記在心裏了。

漸漸的他也發現了不對,不過他沒有聲張,畢竟在朝為官多年,秦明源的城府豈是一個獵戶能比得上的。

兩人在某一次喝酒的時候,秦明源故意多勸了獵戶幾杯酒,然後獵戶把說出了事情的真相,秦明源深受打擊,一病不起。

獵戶夫妻倆十分自責,不敢也不好意思再上門了。

秦雲飛在父親的床前表示,自己一定會跟以前一樣孝順父親,不會因為身世問題而有任何改變的。

秦明源卻還是一天天衰頹下去,也不怪他,三個孩子竟然有兩個不是他的,他唯一的一個女兒,也已經死了。

在北疆,秦雲飛就是他全部的期望了,結果現在人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兒子,這讓他以後該如何面對?

他的精神垮了,身體也垮了,這個消息不知道怎麼傳到了軍營了,秦雲飛本就因為是罪臣之子,在軍營中屢屢遭受不公平的待遇,這一下那些八卦之人,更有的說了。

秦雲飛在軍營中表現很好,還立過幾次大功,別人眼紅,更是在背後詆毀他。

在外面遭受這樣不公平的待遇,回到家裏看到年邁的父親,頹廢不已,萎靡不振,秦雲飛十分鬱悶,於是思索一番之後,他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。

不能在這樣下去了,他要離開,離開這是非之地,去找尋真正屬於他的天空。

他還有一個願望,幫父親走出困境,祁元修派到北疆的人,對他頗有照顧,無意間曾經提起過,秦明源被貶之時,被休的陳姨娘就在京城,還生下一個兒子。

秦雲飛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秦明源,然後打算回大魏,尋找陳姨娘,然後把那個孩子帶給秦明源看。

這個辦法很有效,秦明源聽了之後,果然雙眼有了光彩,重新燃起了活着的希望,於是秦雲飛就離開了軍營,踏上了回京之路。

後來的就是剛剛到京城,無意間兩次救了蘇嫣兒,然後誤打誤撞的被秦葉悠所救。

秦葉悠聽玩秦雲飛的話,久久不語,過了很久才問道:「你既然回來這麼久,為什麼不來找我?如果沒有救蘇嫣兒這事,你會來找我嗎?」

秦雲飛沉默良久,然後搖了搖頭,輕聲說道:「應該不會。」

秦葉悠心口劇烈起伏,「怎麼?你是不打算認我這個姐姐了?從此就跟我恩斷義絕了?」

「姐姐,不是這樣的!」秦雲飛着急辯解道:「我是覺得沒有臉來見你而已。」

秦葉悠一愣,沒有說話。

秦雲飛低着頭,低聲說道:「當年我還小,不太懂事,還曾今怪過你,可是經過這幾年,我漸漸明白過來,當年秦家對你確實太過分,落得今天這樣下場,一點都不虧的。」

秦葉悠想起當年之事,秦明源和楚美月逼着她嫁給祁元修,為了爭奪家產,跟她在皇上跟前對峙,還曾經幾次想要取她性命……

現在想來,好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了。

秦雲飛的聲音都有些哽咽了:「這幾年在北疆,王爺派人照顧我們,雖然他們什麼都沒說,可是我心裏清楚,肯定都是因為有你,秦家那樣對你,你竟然以德報怨,還願意幫助秦家,我們無顏見你啊,姐姐,難道你就不恨我們嗎?」

這一次換秦葉悠沉默了,她自問,恨嗎?怎麼不恨呢,當年想起自己的遭遇,她心裏也都是憤恨,可是憤恨又有什麼用呢,除了讓自己全身都是戾氣,沒有任何好處。

秦家離開京城之後,她漸漸放下仇恨,反而內心平靜很多,想起很多以前不曾想起的事情。

小時候秦明源也是疼愛過她的,帶着她出去遊玩,推她盪鞦韆,還有小小的秦秋燕和秦雲飛,也曾跟在她身後玩,甜甜的喊她姐姐。

只是後來有的人變了,被權勢和錢財蒙蔽了心智,於是越走越遠再也回不了頭了。

秦葉悠緩緩說道:「恨是恨得,不過恨過也就算了,忘掉過去,我內心才能平靜,才能走的更加輕鬆一些,而且當年他們也有他們的無奈,況且也遭到了懲罰,我已經沒有什麼可恨的了。」

秦雲飛有些動容,哽咽著喊了一聲:「大姐姐……」跟小時候一樣。

秦葉悠的眼睛一酸,似乎是內心深處的記憶被喚醒了,她穿越而來,帶着原有的記憶,本屬於這個身體的記憶,已經所剩無機,她能想起來的,竟然都是童年那些溫馨的片段。

可見屬於這個的那個秦葉悠也是一個寬厚仁慈之人。

「雲飛,你以後打算做什麼?有什麼計劃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49章:狸貓換太子

45.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