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:中毒

第250章:中毒

「我打算先去尋找陳姨娘,然後看看他們願不願意去北疆被父親相認,然後我就想要到處走走,浪跡天涯,見慣了世態炎涼,似乎對什麼都沒有興趣了。」

秦雲飛看上去還很年輕,眼神卻是有些滄桑了,秦葉悠微微嘆息,祁元修確實對他們照顧很多。

只是這些照顧,也就只能外在的,他們所遭受的無形中的傷害,誰也沒有辦法。

秦葉悠輕聲問道:「雲飛,你想要過的日子是什麼樣的呢?」

秦雲飛想了一下,嘴角帶著一絲笑容,緩緩說道:「簡單的日子,不用接觸太多人,每天能過的平靜安穩,做的事最好是對別人有益處的,這就足夠了。」

秦葉悠一聽就樂了,她笑著說道:「太適合了!雲飛,你哪裡都不要去了,留下來幫助我吧,我可以讓你過上這樣的日子。」

秦雲飛一怔,似乎有些懷疑:「我能為你做什麼呢?」

「幫我種藥材,就在大理,那個四季都溫暖如春的地方。」秦葉悠激動的說道。

唯恐秦雲飛會拒絕,她很快補充道:「這些藥材我是秘密種植的,所以知道的人很少,你不會接觸很多人,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打理藥材,大理風景優美,氣候溫暖濕潤,最適合你了。」

秦雲飛一聽也很嚮往,不過他還是不太明白:「姐姐,你幹嘛要自己種植藥材啊?而且我對種植藥材也不是很了解?」

「雲飛,天山派你聽說過吧?」秦葉悠突然問道。

秦雲飛點了點頭:「誰不知道天山派呢,網羅天下醫藥高手,調控整個東大陸的藥材供應,誰不知道啊。」

「是的,他們就是這樣有名,當然他們的霸道也跟名氣一樣大,近期他們或許會停止對大魏藥材的供應,所以我們想要自己種植藥材,這也是為國為民的好事啊,雲飛,你願意幫助我嗎?」

秦葉悠一番話說的慷慨激昂,秦雲飛被說的心動,可是還有些擔憂。

秦葉悠一拍他的肩膀說道:「你放心好了,不懂的都可以來問我,而且我也會派一兩名這方面的人才過去跟你一起,你完全不用擔心。」

「好,既然如此,我就答應了,不過在這之前,我要先完成父親的心愿,先找著陳姨娘,讓父親見見太子再說。」秦雲飛還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說道:「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吧,我知道陳姨娘住在哪裡?」

秦雲飛驚訝不已的問道:「姐姐,這些年不會是你一直在照顧那娘倆吧?

「不止是我,王爺照顧的更多,不過陳姨娘自己也很獨立,獨自帶著念兒生活的很好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秦雲飛紅了眼眶,許久沒有說話,秦葉悠疑惑問道:「雲飛,你怎麼了?」

「姐姐,你真的太好了,怎麼會如此善良啊。」秦雲飛低聲說道。

秦葉悠愣了一下,然後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很多事情,她連想都沒有想,直接就去做了,或許這就是她的本性吧。

送走了秦雲飛,確定他沒事,秦葉悠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總算是落地了。

然後又受到單永樂的飛鴿傳書,他已經聯繫了各國的一些藥材商,如果大魏真的有難,他們都願意提供幫助的。

這樣以來,大魏現在暫存的藥品,再加上各國採購,還有自己悄悄種植的,基本上可以撐一年多了,等一年過去,肯定還會有更多門派加進來,這樣種植和生產的藥草就更加豐富了,大魏就再也不受天山派威脅了。

接連兩個好消息,讓秦葉悠這些日子的鬱悶終於消除了大部分,她全身心投入到藥材種植上去了。

一直在書房忙碌到深夜,看著不停打瞌睡的綠蘿,她不忍心就讓綠蘿先去休息了。

秦葉悠又低頭繼續忙,突然之間,她看到桌上的燈火快速的抖動了一下,她抬頭就看到眼前一個黑影一閃,屋內已經多了一黑衣人。

秦葉悠一驚,猛然起身,質問道:「你是誰?為何夜闖奕王府?」

眼前一個一身黑衣男人,面目猙獰,雙眼猶如鷹隼,盯著人看的時候,猶如盯著獵物一般。

「呵呵,王妃真是貴人多忘事了,王妃差點成為我的徒弟呢。」男人笑了兩聲說道。

聽了這句話,秦葉悠猛然想起來了,眼前這個男人是黑煞,三年前她確實見過的,醫藥盟大會,她為了救東方昱,掉進一個山洞,被黑煞挾持,要她做他的徒弟。後來幸好被祁元敏所救。

「黑煞!你要做什麼?」既然想起來這個男人是誰,自然也記起來他的劣跡,頓時更加警惕起來。

「王妃莫要緊張,我只想要來看看,幾年不見,王妃真是愈加美麗了,看來我還需要再繼續修正一下才行。」黑煞一邊說著,一邊緊緊的盯著秦葉悠的臉看著。

「我警告你趕緊離開,不然我就喊人了。」秦葉悠感覺到他的眼神太詭異了。

「王妃,我對你沒有惡意的,不如你跟我直接走一趟,我有個好東西給看。」黑煞有些得意的說道。

「你休想!」秦葉悠慢慢後退,全身戒備,黑煞直接沖了過來,想要抓住她,秦葉悠一個閃身躲過去。

黑煞有些驚訝,冷笑一聲說道:「三年不見,王妃的身手好了很多啊。」

秦葉悠不語,閃身就要往門口闖過去,黑煞快她一步衝進來打她,想要抓住秦葉悠,她快一步往前一衝,直接就撞在門上,摔了出去。

一聲巨響,秦葉悠的目的已經達到,然後閉上眼睛,準備硬生生的忍下這一摔了。

她還沒有落地,就感覺到一股勁風駛來,然後就被人撈起來,摟住了,不用睜眼,只問道他身上那股好聞的氣息,她就知道她又被祁元修救了。

「沒事吧?」祁元修柔聲問道。

「我沒事……」兩人之間不論如何冷戰,關鍵時刻,只要有他在身邊,就感覺到十分的安心。

「黑煞,你好大的膽子!敢闖我奕王府!你要做什麼?」祁元修冷聲說道。

「哼,這東大陸就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,你這小小的奕王府,我看真不放在眼裡。」

黑煞十分囂張的說道。

「太囂張了。」秦葉悠忍不住說道。

祁元修直接不多說什麼廢話了,直接開打,都欺負到他老婆頭上了,這筆賬一定要算!

祁元修把秦葉悠一安放,然後直接開打,黑煞也沒有後退,兩人打的十分激烈,追風和冷月也想加入,被祁元修瞪了回去,這傢伙他要親自收拾。

黑煞武功很高,可也不是祁元修的對手,漸漸有些支撐不住了,趁著祁元修不備,突然灑下藥粉,瞬間逃竄出去。

祁元修後退一步躲閃,藥粉還是散在他身上,秦葉悠大驚,最近接二連三的中毒事件,她已經快要形成條件反射了,瞬間驚懼了。

祁元修沒有被黑煞的毒粉嚇到,反而被秦葉悠的驚叫聲嚇到了,他轉頭看了她一眼,以為她出了什麼事。

就在這一瞬間,黑煞已經抓住機會逃走了,祁元修氣憤不已,剛剛想要去追,秦葉悠一驚撲過來,趕緊擦拭他身上的藥粉,緊張問道:「你怎麼樣?有沒有碰到這個藥粉?」

祁元修愣了一下,隨即說道:「我好像突然覺得有些頭暈,噁心,難受……」

秦葉悠大驚:「你這是典型的中毒癥狀啊,你別緊張,我趕緊為你做檢查。」

「好,我頭暈的厲害,你先扶我進屋吧,我想躺一會兒。」祁元修扶著額頭十分虛弱的說道。

秦葉悠趕緊扶助他,把自己當成人肉拐杖,讓他扶著往房間里走去。

追風和冷月站在旁邊看著,感覺有些風中凌亂。

「冷月,你說王爺的表演是不是有些誇張了?」追風問旁邊的冷月。

冷月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,然後回答道:「確實有些誇張了,可是王妃盡然沒有看出來,可見愛情真的讓人盲目啊。」

這一下兩人同時點了點頭。

房間內祁元修還在哼哼著,一會兒頭痛,一會兒有噁心,秦葉悠忙的陀螺一樣,圍著他不停的轉悠,一邊伺候他,一邊緊張的等待著檢查結果出來。

系統顯示沒有查出來任何毒素!秦葉悠一怔,轉頭看著祁元修:「怎麼什麼都查不出來呢?」

祁元修眼看要穿幫,正在思索著如何解釋,是說兩句好聽的?還是直接摟在懷中親下去呢?

秦葉悠突然說道:「不好,可能是我這邊沒有這種毒的記錄,所以查不出來,這或許是一種劇毒!」

祁元修愣住了,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於是點了點頭,附和她:「你說的對,可能真的就是一種劇毒,你快點幫我再看看。」

「好好好,你躺著別動哈,我再幫你檢查一下。」秦葉悠柔聲說道,拿出來她這輩子從來沒有的耐心。

之前的誤會不解冷戰,早就忘在了一邊,全部都被祁元修的生死安危都佔據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0章:中毒

45.7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