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:再次真心面對

第251章:再次真心面對

祁元修豈會上黑煞之流的人給傷著了,黑煞灑出的毒粉,他一點都沒有碰到。

不過他覺得這是一次機會,秦葉悠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他說話,今晚他這樣出現,英雄救美,怎麼也得緩和兩人之間的關係了吧。

現在他躺在秦葉悠的床上,看著秦葉悠圍著他團團轉,他感覺黑煞今天闖進奕王府,雖然挑戰了祁元修的權威,但是取得這樣的結果,就算是功過相抵了吧。

祁元修在心裡暗自決定,下一次再遇到黑煞,會修理他修理的輕一點。

「王爺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?我又用了好幾種辦法,都沒有檢測出來你中的什麼毒,不如請太醫來吧。」秦葉悠著急的說道。

「不用了,我只是稍微有些不舒服,不要驚動太醫,萬一被皇上知道了,平白又得惹出一些麻煩來。」他不怕事,可是怕麻煩,而且現在這樣美好的時刻,誰都別想來打擾他們。

秦葉悠一想也是,思索了一會兒,突然說道:「不如我去找東方昱吧,他就在春風得意樓,他解除的藥材多,或許會知道。」

祁元修一聽額頭就暴起一根青筋,現在這麼美好的時刻,她為什麼要提這麼讓人掃興的人!

「你過來……」祁元修朝著秦葉悠招了招手,秦葉悠小跑著過去,趕緊問道:「怎麼了?又有哪裡不舒服嗎?」

「我好一些了,就是身上有些冷,你過來,讓我抱一會兒吧。」

秦葉悠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虛弱的祁元修,心中頓時軟成一片溫水。

「光是抱著我,可能還不足以抵禦寒冷,你等著一下,我再給你加床被子,不過我覺得還是要先弄清楚你中的毒要不要緊……」

她還在絮絮叨叨,祁元修已經一伸手就拉住她的胳膊,把她扯入懷中,緊緊抱住了,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說道:「這樣就很好,你安靜一會兒,讓我靜靜抱著你。」

突然間距離這麼近,聞著他身上好聞的香氣,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源源不斷散發的熱量,她的手正在抵在他的胸口,可以感受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。

「你……你其實,根本就沒有中毒吧?」秦葉悠終於反應過來,生氣的質問道。

祁元修不語,只是抱她更緊,秦葉悠憤怒的想要掙脫,卻怎麼都掙不開,生氣的直接用拳頭捶他。

「你這個騙子,你又騙我,你又騙我!」回想剛才她所做的事情,更加惱怒了,捶打他的力度更大了,祁元修一聲不吭,默默承受著。

「悠悠,你要相信我,不管我做了什麼,不管什麼時候,我都不想傷害你,只想把守護好你。」等秦葉悠終於累了,漸漸停下來的時候,他終於開口說道。

「你保護我的方式,就是把我當成傻瓜一樣的騙來騙去嗎?」秦葉悠還是感覺到十分委屈。

「我從未把你當成傻瓜,自成婚以來,我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曾跟你說過的,如果有些事,我暫時不告訴你,那只是因為還不到時候,我祁元修可以對天起誓,我不會欺騙你任何事!」

祁元修捧著她的臉,看著她的眼睛,說的十分的認真。

秦葉悠也回望他,在他的眼中,她看到了真誠,回想這幾年來,祁元修確實不曾欺騙過她,不管現實是殘酷的,還是甜蜜的,他從來以真面目待她。

關於他的身世,關於暗軍的事情,關於他的所有的事情,他不曾隱瞞,難道單家之事,他真的有什麼苦衷?

秦葉悠有些動搖了,她微微垂下眼睛,感覺心中的怒氣已經漸漸的平息了。

不管如何,她現在感受到的是祁元修對她的愛意和善意,那就再等等看吧,等到他願意親口告訴她的那一天,在這之前,她選擇相信祁元修。

祁元修見她終於安靜下來,微微鬆了一口氣,隨機想到今晚的「功臣」黑煞。

「黑煞怎麼會突然來奕王府,他可曾說過什麼嗎?」祁元修擔心他是不是知道了,大魏自己種植藥材的事情。

秦葉悠也有這個擔心,不過想一想黑煞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這方面的話,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她的臉上的。

秦葉悠也有些疑惑,一邊回想一邊把黑煞今晚說的話重複了一遍。

在回憶的過程中,她猛然想起黑煞的一句話,他似乎說她的臉更漂亮了,他要在修改一下。

這麼說來,黑煞要修改的絕對不是她的臉,那還能是誰的臉?

秦葉悠不由自主的想起來整容,看黑煞這意思,好像是要把某個人整容成她!

想到這裡她自己都驚呆了,整容術就是在現代都不是十分完善,在這古老的世代,難道還有如此高的技藝?

祁元修聽了她的分析,也微微有些訝異,不過他想的更多,隨即就說道:「你還記得前皇后陳榮嗎?」

秦葉悠自然是記憶猶新,祁元修一說,她立即就想到了,當初陳榮就是跟徐可情換了臉,真假難辨,就連皇上都沒有發現。

秦葉悠驚問道:「那件事是黑煞做的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「事後我又去調查了一番,黑煞跟陳家有些往來,當年陳家被滅門的時候,黑煞曾經救出過一個人陳家人。」

「如果真的是黑煞,那麼他的目的是找人做成我的樣子,然後來取代我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,表示很有這種可能。

秦葉悠立即回想會是誰呢,曾經覬覦奕王妃這個位置的人,徐可情已經死了,蘇嫣兒移情別戀。

「難道是文如意?」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「不會是她,文如意向來高傲,她不會跟黑煞同流合污。」祁元修立即說道,秦葉悠冷哼一聲,「還要一點你沒有說出來,文如意或許不能忍受整成我的樣子取代我吧。」

這個問題祁元修很慎重的選擇不回答。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,然後繼續說道:「那還有誰呢?你快點想想,你到底還欠了多少桃花債,害的我被人這樣算計。」

「我哪有什麼桃花債,不管她是誰,反正都不會成功的,你放心吧,我會保護你。」祁元修見她又要生氣,趕緊摟在懷中輕輕拍著安撫。

秦葉悠卻不放心:「萬一那黑煞做出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,到時候你分辨不出來要保護哪個?豈不是很危險,總不能兩個一起保護吧?」

「你也太小看你夫君了,我認你並不是只認你這張臉的,還有很多方面,比如這手感,你就是獨一無二的。」祁元修一邊說著,雙手已經伸進她的衣服里,到處遊走。

秦葉悠拚命躲閃,明明是這麼嚴肅的話題,怎麼被他說的這麼不正經了!

這一夜祁元修在梧桐苑留宿,兩人和好如初,早起之後在梧桐苑親親我我的用早餐。

文如意早起去怡然居找祁元修,正好碰到追風回來取祁元修的更換衣服。

「追風?元修哥哥去哪裡了?怎麼沒見到他?」文如意冷冷問道,一副命令口吻。

追風想了一下回答道:「王爺昨夜留宿梧桐苑,此刻正在跟王妃用早餐呢,文姑娘有什麼事,可是去梧桐苑找王爺。」

文如意一聽立即火冒三丈,祁元修竟然留宿梧桐苑!這個女人,搬走了,都不消停!

文如意怒氣沖沖的回到清風苑,氣的早飯都沒有吃,司馬前閑來無事,又來找她套近乎。

文如意最近有些厭煩他了,本來就只是利用他刺激祁元修的,可是效果甚微,除了司馬前來的那天晚上,祁元修好像有些生氣,之後就根本不在意了。

上一次文如意為了試探祁元修,親自去怡然居哭訴解釋,他居然說根本不在意。

這樣看來司馬前也就失去利用價值了,文如意對他的態度也一落千丈,變的十分冷淡。

司馬前也不傻,很快就看明白了,他暗自生氣,面上對文如意卻更加熱情,因為他看出來了,傳言不錯,祁元修確實跟文如意不和。

在府里這兩天,他看出來,祁元修真正在意的是他的王妃,文如意沒戲,那麼他就有戲了。

「大小姐,大清早的你怎麼拉著臉,雖然你這樣依然很美,可是我還是覺得你笑起來更好看。」司馬前肉麻兮兮的跟文如意說道。

「你來做什麼?我笑不笑跟你有什麼關係?」文如意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她現在正在氣頭上,看到誰都想要發火。

司馬前並不在意,他依舊笑著說道:「你笑不笑當然跟我有關係,因為大小姐開心了,我才會開心,你要似乎生氣了,我心裡也會難過。」

文如意忍不住想著,這些話要是元修哥哥跟她說的有多好,他從來不會這樣逗她開心,能說這些話的偏偏是她討厭之人,這讓她更加厭煩了。

「你有話就說,有屁就放,沒事就滾,別在這裡唧唧哇哇的煩我了。」文如意更加生氣了。

司馬前的眼中閃過一絲厭惡,不過很快一閃而逝,這一次他不在嬉皮笑臉,鄭重說道:「大小姐,你準備什麼時候把掌門的禁藥令牌拿出來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1章:再次真心面對

45.9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