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:娶的不是她

第252章:娶的不是她

文如意一聽這話,立即警惕的看了一眼司馬前,問道: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這次來,明著是奉師父之命,來表達感謝之意的,其實來傳達掌門的意思,大小姐,你不要猶豫了,只有把禁藥的令牌拿出來,奕王才會怪怪聽話。」

司馬前刻意壓低聲音說道。

「你以為他跟你們一樣沒出息嗎?這令牌一拿出來,我們就再也沒有退路了,他不會那麼容易就屈服的。」文如意冷冷說道,這麼多年,她了解祁元修。

他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,他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騙和威脅,禁藥的令牌是她最後一招,一旦出手,要麼贏,要麼決裂,兩人之間再無可能。

「大小姐,你一直顧慮這個,顧慮那個,那麼照顧他的感情,處處為他著想,他是怎麼做的呢?奕王真的重視你了嗎?別的我不知道,我來府里這幾日,奕王也一次也沒見過你,一有機會就往梧桐苑跑,大小姐,你還要忍到什麼時候?」

司馬前的話,字字句句都戳著文如意的心窩,讓她揪心不已,雙手緊握成拳。

「好了!你不要再說了,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,我心裡有數,不用你說!」文如意大聲吼道。

司馬前擺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說道:「大小姐,我們都是為了你好啊,你好好想想奕王他真的值得你這樣嗎?」

「他值得我為他做任何事,這件事沒有我同意之前,你不準走漏任何風聲,如果你敢擅自行動,我不會放過你的。」文如意盯著司馬前說道。

司馬前一怔,他確實有想法,先把消息散播出去,到時候文如意就不得不拿令牌了,沒有想到竟然被文如意給看出來了。

「沒有大小姐的同意,我自然不會輕舉妄動,我一切都聽大小姐的。」司馬前十分順從。

司馬前走後,文如意獨坐在房間里,默默流淚,她想不明白,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?她這麼在意祁元修,她這樣的身份,有哪裡比不上秦葉悠的,他為何就不願多看她一眼?

她越想越覺得心裡氣憤不已,猛然起身,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然後仔細的梳妝打扮一番,手裡緊緊的攥著令牌,衝到了怡然居。

「元修哥哥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」這一次文如意不再溫柔,眼裡帶著一抹狠厲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緩緩說道:「有什麼話,你就直說吧。」

「元修哥哥,你到底會不會娶我?」文如意直接問道。

「如意,你心裡很清楚答案,為何要讓我親口說出來,這樣只會讓你更加難堪而已。」祁元修看到她眼神中的決絕,也有些同情,在他看來,文如意就好像是走火入魔之人,別人都幫不了她,只有她能幫助自己。

「如果我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讓你娶我呢?」文如意上前一步問道。

祁元修看了一眼握緊的雙手,十分平靜,淡淡的說道:「如意,你我認識這些年,你應該了解我的脾氣,我祁元修最厭惡的就是被人威脅,最不怕的也是被人威脅,我不想做的事情,天王老子也勉強不了我。」

文如意淚如雨下,她哭喊道:「我不信!我就是不信!我想要的東西,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,祁元修,你給我等著,我一定會讓你心甘情願的娶我的。」

然後就哭著跑了出去,祁元修看著她的背影看了一口氣,看來得讓秦葉悠加快進度了,看上去文如意堅持不了多久,就要把令牌拿出來了。

祁元修想了一會兒,然後就朝著梧桐苑走去,準備看看秦葉悠現在進行到什麼階段了。

文如意放下狠話,哭著跑出去之後,又後悔了,感覺自己好像有些過了,猶豫了半天,又打算回來跟祁元修在好好說說。

結果還沒有走到怡然居門口,就看到祁元修急匆匆往梧桐苑的方向走去。

文如意頓時怒火滔天,轉身就回到清風苑,正好遇到蕙娘來找她。

「蕙娘,你來做什麼?」文如意心頭有怒火翻騰,話語之間都是火星子。

蕙娘一怔,然後趕緊笑著說道:「我這不是聽說,你今天都沒有好好吃飯,給你做了一點好吃的,你嘗嘗?」說著遞上去手中的食盒。

文如意冷著臉,沒有一絲動容,冷冷說道:「蕙娘,你這些好吃的還是送到梧桐苑去吧,那裡住的才是王妃,王爺也在呢,正好可以一起嘗嘗你的手藝!」

蕙娘一聽就知道祁元修肯定又冒犯到文如意了,連忙說道:「你這傻孩子,說什麼呢,在蕙娘看來,只有你才配做這王府的王妃,我做的東西,她秦葉悠沒資格吃。」

這兩句話說的文如意心頭稍微舒暢一點了,她表情稍微鬆動一點,然後說道:「蕙娘,你不要怪我著急,我爹爹已經生氣了,他的脾氣您是知道的,我擔心這樣下去,爹爹不會放過元修哥哥,到時候就連我也沒有辦法的。」

蕙娘一驚,這段時日,奕王府內外都有天山派的人,她一直惴惴不安,如今聽到文如意這話,更是心驚。

「如意啊,你千萬不要生氣,你知道的,元修他心裡有你的,不然也不會讓你住奕王府這最好的院子,這可是王妃才有資格住的。」

文如意冷冷的不做聲,蕙娘繼續說道:「要怪就怪秦葉悠,都是她,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,魅惑住了元修,你給我一點時間,我一定要讓元修趕走她,她就是個禍害!」

蕙娘大罵了秦葉悠一通,文如意聽了心裡覺得痛快,這才終於有了一點笑模樣。

她接過蕙娘手中的食盒說道:「蕙娘,我就知道,這奕王府出了元修哥哥,就您最明理了,我爹爹那邊我會盡量勸說的,元修哥哥那邊就靠你了,我爹爹的耐心也是有限的。」

蕙娘自是連連點頭,笑看著文如意回到清風苑,她轉身就朝梧桐苑走去,憤恨不已,再這樣下去,元修真的就要毀在秦葉悠這個女人的手裡了,她必須要阻止。

梧桐苑內,秦葉悠和祁元修正在商討藥材種植的事情。

「現在大理那邊已經開始種植了,那邊氣候適宜,非常適合種植各類藥材,然後北方這邊,我設計的大棚,已經成功建立起來八個,現在一切運行正常,果斷時間,就可以大面積種植。」

祁元修站在秦葉悠的書面前,看著她指著桌上的地圖,認真的訴說著,感覺到她全身似乎都籠罩著一層光芒,有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,他老婆怎麼這麼能幹啊。

秦葉悠沒有注意到祁元修閃亮的眼神。

她還在絮絮叨叨的說道:「我調查了一下,大魏目前的藥材儲備量,足可以撐到明年春天,這期間我讓我小舅舅聯繫各國藥材商,我們暗中高價收購一部分,這樣到明年我們的藥材成熟之前,都可以應付的了了。」

說了半天,沒聽到祁元修的聲音,她疑惑轉頭一看,問道:「王爺,您看什麼呢,我說的您都聽到了嗎?」

「嗯,聽到了,都聽你的。」祁元修微微一笑說道。

「對了,你剛才來說還有一件事要說的,什麼事情啊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祁元修想要說的就是文如意可能要動手了,讓她加快進度,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說了,他這位能幹的老婆,已經安排好了一切,他只需要在背後提供支持就可以了。

「我想要跟你說的是,晚上等我回來一起用晚餐吧。」祁元修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哭笑不得:「這麼點事,也值得你這麼興師動眾,專門來說,你打發小順子來說一聲就行啊。」

蕙娘一進門就看到祁元修和秦葉悠其樂融融的畫面,心裡更加不是滋味,她重重的咳了一聲。

秦葉悠抬頭一看,蕙娘滿面怒容的站在門口,旁邊跟著也是一臉怒容的綠蘿,顯然是綠蘿沒有阻攔住蕙娘,被蕙娘給訓斥了。

祁元修也有些不悅,直接問道:「蕙娘,有什麼事情嗎?」

「元修,我知道你現在眼裡就只有這個女人,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了,我今天來就問你一句話,你還得你娘是怎麼死的嗎?她的仇你還報不報?」蕙娘怒聲問道。

祁元修面色冷峻,秦葉悠站在他身旁,感覺到他全身的怒氣,她悄悄握住他的手,輕輕搖了搖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心中的怒火稍微平息一點,他聲音依舊冷峻:「我娘的仇,我沒有一天忘記過,我一定回味她報仇雪恨,可是這沒有必要用我的婚姻去交換,我祁元修還沒有被逼到這個份上。」

「那是因為天山派還沒有出手!你可知道,文掌門現在已經動怒了嗎?你和天山派一旦反目,後果會怎麼樣,你想過沒有?」蕙娘看向他的眼神

「無論他們做什麼,我們奕王府都不會怕的。」祁元修說的堅定,又反握了一下秦葉悠的手。

秦葉悠明白他的意思,他現在不是一個人在戰鬥,還有她在背後支持他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2章:娶的不是她

46.1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