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:二皇子慘死

第253章:二皇子慘死

九皇子和小公主文意深夜來到奕王府時,祁元修和秦葉悠剛剛吃過晚飯,綠蘿給上了一杯清茶,兩人正在聊天,福伯親自來報,九皇子和文意公主來了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對視一眼,都有些驚訝,這麼晚了來,定是有急事,祁元修索性讓他們直接來梧桐苑。

在梧桐苑的正廳內接見了這倆人,九皇子和文意公主都是滿臉的凄惶,顯然是受驚不小。

「六皇叔,請您務必要救救我五哥啊?」九皇子一進來就急切說道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五皇子遇到危險了?」祁元修問道,他一直派人暗中保護著五皇子,沒有聽到彙報說他有危險啊。

「六皇叔,二哥死了!」九皇子十分悲痛的說道,蒼白的臉上帶著驚恐,喃喃說道:「聽說是回京的路上,經過一處山谷,被山上的亂石砸死,死的時候面無全非,十分凄慘。」

祁元修和秦葉悠齊齊震驚了,文意公主已經小聲的哭了起來,祁元修大約能猜到是怎麼回事,他的手緊握成拳,虎毒不食子啊!那人為何如此喪心病狂!

「你們是怎麼知道的?」祁元修問道,他只知道二皇子五天前獨自回京,後面的事情連他都不知道,深宮裡的九皇子是怎麼知道的?

「二哥的一個侍衛沒有死,冒死快馬加鞭回京,給麗妃送信,麗妃當場就暈了過去,然後就哭喊著要去找皇上,現在已經被關起來了,我當時正好想去找麗妃,在門外偷偷聽到的,於是就跟小九說了。」

文意公主一口氣說了這一通,臉上的淚水還在不斷的留下來,哭著說道:「六皇叔,這到底是怎麼了?二哥,三哥,五哥在江南頻頻遇到危險,為什麼父皇還是不肯讓他們回京?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,他想皇上現在怕是已經不敢讓他們回京了,他又問道:「麗妃被關起來,不是還有賢妃嗎?她也沒有動靜?」

麗妃是二皇子的生母,賢妃是三皇子的生母,二皇子慘死,賢妃還能坐的住?

九皇子說道:「麗妃去找了父皇之後,大吵大鬧,誰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,然後麗妃就被關起來了,說是得了失心瘋,直接囚禁在冷宮,父皇不讓任何人說這件事,說是謠言惑眾,賢妃這時候自然不敢出聲了。」

皇上這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!祁元修面色更加清冷,他對九皇子說道:「既然如此,你為何還要出宮,就不怕你父皇責怪與你?」

「二哥有麗妃為他出頭,三哥有賢妃在後面保護著,只有我五哥什麼都沒有,五哥帶我這樣好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在危險中而不管,所以我來求六皇叔,救救我五哥吧!」九皇子幾乎就要給祁元修跪下了。

祁元修扶住了九皇子,沉聲說道:「小九,你別著急,我會派人保護你五哥的,你先回去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,明白了嗎?」

皇上現在已經對二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下了狠手,九皇子之所以現在還能安然無恙,一是因為他身份卑微,性格懦弱,二是因為他從不多事。

九皇子點了點頭,低聲說道:「六皇叔,謝謝您,我明白的。」然後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個包裹,打開來之後竟然是幾張銀票。

他小心翼翼的將銀票遞給祁元修:「六皇叔,五哥曾經給我寫信,說江南局勢複雜,我知道很多地方您也不能直接出面的,派人去總要打點一下,這些銀票您就收下吧。」

祁元修低頭看著九皇子手中的銀票,每一張都是一百兩的,他有些吃驚,九皇子母親早逝,除了五皇子在宮裡沒有任何依靠,每月的收入就只有月例,怎麼會突然能拿出這麼多錢。

「這些錢是哪裡來的?」祁元修並沒有接,直視著五皇子問道。

「這是我這些年我自己攢下來的,逢年過年的時候父皇和皇祖母照例都會賞賜一些,我讓人悄悄拿出去當了……」九皇子覺得有些羞愧,低著頭,不好意思再繼續說下去,只是手裡拿的銀票,還伸到了祁元修的跟前。

祁元修靜靜的看著他,沒有去接銀票,也沒有說話,秦葉悠看到他眼中的悲傷,知道他肯定是想起了自己。

當年他在宮裡,無依無靠的,還不如九皇子呢,九皇子還有五皇子幫扶著,他是真的一個人,那樣孤苦無依的感覺,他太了解了吧。

秦葉悠走上前,輕輕拍了一下祁元修的手,然後從九皇子手中吧銀票接過去,反手又放在他的手中。

「九皇子,你六皇叔已經派人去江南了,一定會竭盡全力保護五皇子,這些錢用不到,你好好留著吧,五皇子為人機敏善良,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」

九皇子眼眶紅紅的點了點頭,秦葉悠感動於他們這樣的兄弟之情,越是這樣,越反襯處皇上的自私無情。

祁元修反應過來,也緊跟著安慰九皇子幾句,九皇子一直敬重祁元修,見他答應了,稍微放心一些。

文意公主看著秦葉悠欲言又止,秦葉悠知道她肯定是有話要說,給祁元修一個眼神。

祁元修找了一個借口,帶著九皇子去了怡然居。

文意留下來,秦葉悠讓綠蘿給重新添了茶,文意一會兒說茶好喝,一會兒說房間的花別緻。

秦葉悠微笑著看著她,緩緩喝著茶等待著,文意左右說了幾句之後,終於忍不住問道:「王妃,您最近有永樂的消息嗎?」

她要問什麼,秦葉悠心裡其實很清楚,她看著文意,曾經圓潤飽滿的雙頰,現在消瘦了很多,下巴都尖尖的。

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

秦葉悠想到單永樂說的那個姑娘,再看看眼前的文意,這麼單純美好的姑娘,真的不適合這樣顛沛流離的愛情。

她輕輕的搖了搖頭,狠狠心說道:「沒有消息……」

文意的眼神瞬間涌了出來:「他……他是不是已經不在了?單家出了那麼大的事,他很有可能會遭遇不測的。」

秦葉悠沒有想到她會瞬間崩潰,趕緊勸慰道:「文意,你別傷心,我小舅舅肯定不會有事的,他走南闖北的,一時沒來得及給我寫信也是有可能的。」

勸了好久,文意這才漸漸的放鬆下來,秦葉悠想了想說道:「公主,說起來,我也算是你的長輩,聽我一句話,忘了他吧,不要再等,也不要再惦念著他了。」

文意眼淚撲簌簌的留下來,哽咽著說道:「我忘不了,不管怎麼樣,我一定要找到他,就算是等他到死,我也不會放棄的。」

小小的年紀,眼神卻十分堅定。

「你想過沒有,就算是你真能等到他,皇上能同意你們在一起?容妃願意讓你嫁給我小舅舅?」秦葉悠問道,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。

「我不管,父皇和母妃如果不同意,我就離家出走,我什麼都不要,就要他!」屬於公主的那份任性這時候就顯現出來了。

秦葉悠有些無語,這大魏皇族的女兒都十分嚮往自由,並且十分勇敢追求自由啊,不知道是基因裡帶著的,還是祁元敏沒有給帶好頭,文鳶走了,這文意也要為愛離家出走,真的是一脈相承啊。

秦葉悠想起單永樂的話,對文意說道:「我小舅舅走了那麼久,都沒有再回來看過你一次,你有沒有想過,除了他見不到你這種可能之外,還有別的可能?」

「我自然想過,他或許遇到意外了,或許他就在皇宮外,沒有辦法讓我知道……」秦葉悠扶額,這文意公主還真是單純啊,她索性就把話說開了。

「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他對你沒有男女之情,只是把你當成普通朋友呢?」秦葉悠說的很委婉。

「那我也要讓他知道我的心意,不管他接不接受,我都要親口告訴他,如果他不想接受我,也要親口告訴我。」文意細膩白皙的小臉上,浮現出毅然決然的表情。

秦葉悠一怔,突然有點羨慕她,羨慕她可以這樣相愛就愛,為愛不顧一切的洒脫勁,她在心裡暗自決定,如果可以,幫她一幫。

文意臨走之前千叮嚀萬囑咐,如果有單永樂的消息,一定要派人進宮告訴她。

她現在被容妃看的很嚴,基本上不讓她出宮,這一次出來,她也是悄悄的藏在九皇子的馬車裡偷溜出來的。

送走九皇子和文意公主,秦葉悠隨著祁元修來到他的書房。

「王爺,你要立即派人去救五皇子嗎?看上去皇上這一次是真的要下狠手了。」

秦葉悠擔憂的說道,她不忍心五皇子這樣優秀的皇子,被自己的父親殘害。

「暫時不動,麗妃這樣一鬧,皇上早已心驚,現在誰要是在江南有什麼動作,他都會歸結為與皇子勾結,我留在江南的人應該能保護的了五皇子。」祁元修十分沉穩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:「希望他能挺過來,不過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要殺他們,不知道他們心裡是什麼滋味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3章:二皇子慘死

46.3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