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:以退為進

第255章:以退為進

「你真的不怕死?那今天我就成全你,讓你跟你的二哥哥黃泉路上有個伴!」隨烜惡狠狠的說道。

拓跋雨兒閉上了眼睛,輕聲說道:「有勞了……」聲音平靜無波,沒有一絲顫抖。

隨烜冷冷的盯著她看了許久,終於沒有下的去狠手,他放下長劍,冷聲說道:「小蝶,如果這是你以退為進的策略,我可以告訴你,你很成功,現在我不想殺你了,我對你很有興趣了。」

拓跋雨兒睜開眼,緩緩說道:「可是我對您沒有興趣,如果您暫時不殺我,我就回去了,廚娘那裡還有很多活。」

隨烜一怔,眼睜睜的看著拓跋雨兒走出帳篷,他……這是被嫌棄了?她對他沒有興趣?一怒之下,他就掀翻了桌子。

拓跋雨兒聽著身後傳來嘩啦一聲巨響,雙腿一軟,差點跪倒在地,天知道,她剛才用了多麼大的剋制力,才讓自己保持鎮定的。

她的後背全是冷汗,藏在袖子中的雙手,金緊握成拳,指甲幾乎都刺破了手掌心。

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裡告訴自己,挺住!挺住就是一切!

拓跋宏派她來這裡,卻一直沒有來找她,後來聽說,北燕太子被廢,拓跋宏逃跑了,她隨即就想到,拓跋宏放棄她了,那她是不是就自由了?

現在只要她老老實實的,不讓南嶽發現她任何可疑之處,如有幸被放出去,從此天高海闊,她就自由了啊。

可是隨烜喜怒無常,實在是無法揣測他的意圖,她只能小心翼翼的應對著。

回到帳篷里,廚娘果然還在忙碌,拓跋雨兒趕緊上前幫忙。

見到她回來,廚娘似乎很驚訝,問道:「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?」

「二皇子只是問了我兩句話,沒什麼事,我就早點回來幹活了。」拓跋雨兒輕描淡寫說道。

廚房愣怔一下,似乎微微嘆了一口氣,終究沒有再說什麼。

第二日,南嶽二皇子和北燕二皇子談判,兩人位置處境都差不多,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談判進行的很順利,打到現在,南嶽也拖不起了,如果真正進入寒冬,南嶽的士兵絕對不能適應這裡的嚴寒天氣,所以在天冷之前,一定要回去。

而北燕這邊,這次談判不管賠多少錢和地,都是拓跋宏的欠下的債,而且賠的越多,北燕王對拓跋宏就越生氣,二皇子被立為太子的機會就越大了。

雙方本著這樣的意圖,很快就達成協議,北燕賠上大批的錢財,南嶽同意停戰,並且近期班師回朝。

從始至終他們都沒有找出來,那伙神秘的軍隊來自哪裡,不過可以確定肯定是大魏的,兩人很有默契的沒有提大魏,現在的大魏不是他們輕易能撼動的了的。

隨烜回到軍營,吩咐安排了一番,軍營里立即就開始準備回國的事宜,整個忙碌的軍營中,有人有些著急,拓跋雨兒她最後宣判的時刻到了。

是走是留,是死是活都在今天了!

隨烜派人把拓跋雨兒喊了去,這一次他沒有質問她到底是誰,似乎他並不在意了。

他只問了一個問題:「你是選擇留在這裡,還是選擇跟我一起回南嶽。」

拓跋雨兒抬起頭問道:「我如果選擇留在這裡,您會同意嗎?」

隨烜冷笑一聲,笑容有些猙獰,說道:「我自然會同意,到時候我會一刀殺了你,然後跟你的二哥哥埋在一起,了卻你們在一起的願望。」

拓跋雨兒心口一緊,低頭久久不語,就在隨烜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,她突然抬起頭來說道:「我想好了,我跟你們一起回南嶽。」

隨烜輕哼一聲:「還是怕死對不對?想要跟我走才是正確的選擇,你如果乖乖聽話,我自然會好好疼愛你的。」他說著輕輕抬起來拓跋雨兒的下巴,看著她那雙水潤的雙眸。

他已經表現出對她的興趣,她如果聰明就會順水推舟,接受他。

可是拓跋雨兒輕輕後退兩步,跟他保持一點距離,然後才開口說道:「我願意跟著二皇子回南嶽,只是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,讓我繼續跟著廚娘吧,我什麼都不想要,只想安穩度日。」

這已經是很明顯的拒絕了,人家寧願做個廚娘幫工,也不願伺候你二皇子。

隨烜一連被拒絕兩次,臉上十分掛不住,他又不屑於用強的,只能怒氣沖沖的朝拓跋雨兒吼道:「滾!」

拓跋雨兒走出隨烜的帳篷,抬頭看看天空,這北燕的天空,以後或許就再也看不到了,離開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,只是她也沒有別的選擇,去南嶽,總比在北燕過著煉獄一般的日子要好。

她好不容易得來的安穩日子,實在是不想放棄,現在她每天雖然沒有錦衣玉食,可是每天都過的很安寧。

天亮時分就起床,一整天洗菜,切菜,洗米,煮飯,打掃衛生,洗洗刷刷,一直干到深夜,回去之後倒頭就睡,再也沒有做過噩夢,連夢都沒有了,一覺睡到第二天清晨。

她十分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日子,或許要是換了別的女孩子,自然會想辦法牢牢抓住隨烜,可是她一點都不想,她這一輩子都不想再靠近皇族了。

北燕和南嶽和解的消息傳到了大魏京城,據說二皇子因為很快就談判停戰,收到了北燕皇上的極力讚賞,同時更是在各國通緝拓跋宏,要把這個敗類給抓回去。

抓捕行動盡然也是由二皇子親自指揮,拓跋宏氣憤不已,讓二皇子找他,就算是他乖乖投降,怕是也沒命回到北燕了。

拓跋宏心想父皇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,可是他還是派了二皇子到處找他,怕是就連父皇也不想讓他活著回去了。

他在大魏也活的十分窩囊,自從靠近蘇嫣兒失敗,他惱羞成怒露出真面目,差點傷了蘇嫣兒之後。

大將軍蘇正,也就是蘇嫣兒的爹,勃然大怒,排除很多兵力,全程通緝拓跋宏,同時還把他的惡劣事迹到處傳播,拓跋宏現在就猶如過街老鼠一樣。

啪!拓跋宏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,然後說道:「大魏我們是不能待了,到處風聲鶴唳的,北燕更不能回去了!」

他沉思一會兒說道:「我們去南嶽!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,到時候我一定會率重兵再殺回來。」

拓跋宏又扔下大魏的爛攤子,悄悄易容,前往南嶽,而留在大魏的秦府的鳳溪,正在孤獨絕望中等待著拓跋宏的下一步指令。

秦郎也即將前往南嶽,她的肚子每天都在長大,還有兩個多月就要生了,到底該怎麼辦?她一點主意都沒有,每天過的棲棲遑遑的。

這一天一不小心,又打碎了一個碗,被廚房的廚娘趕了出去,躲在院中悄悄抹眼淚,正好被路過的兮顏遇到。

「鳳溪?你怎麼了?幹嘛躲在這裡哭啊?」兮顏問道。

鳳溪很快擦乾了眼淚,低聲說道:「兮顏姐姐,我沒事,就是眼睛里進沙子了。」

兮顏根本就不信:「是不是廚房裡的人又欺負你了,我這就找她們去。」

「不要去。」鳳溪一把拉住兮顏的手,低聲說道:「兮顏姐姐,不怪她們,是我沒有做好事情。」

兮顏無奈的看著她:「你呀你,總是這麼好說話,你可知道就是因為你總是這樣,別人才會欺負你,我馬上就要陪公子去南嶽了,以後沒人護著你了,你自己要保護好自己。」

「兮顏姐姐你也去嗎?你們什麼時候動身?」鳳溪抬頭問道。

「快了,公子還有一點事沒有處理完,等他處理完了,我們就要動身了,公子讓我陪著一起去,這麼多年,我一直跟隨在公子身邊,自然是他去哪裡我就去哪裡。」兮顏笑著說道,臉上露出一抹緋色。

鳳溪想要自己要做的事情,等到那一天到來,兮顏這樣在意公子,不知道會有多恨她。

「兮顏姐姐,你對公子可真好,可是如果公子有了別的女人,你會怎麼對她呢?」

鳳溪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本以為兮顏會生氣,可是她卻輕鬆一笑,說道:「你說的是奕王妃秦葉悠吧,以前我也討厭她,感覺到朝三暮四的,還連累公子,不過現先我看清楚了,她不是那樣的人,而且對公子也無意,人家奕王夫婦感情好著呢。」

鳳溪低下頭,不敢再說什麼,兮顏怎麼也想不到,整天惦記著算計她家公子的,正是眼前這楚楚可憐之人。

鳳溪有些退縮了,不想繼續做拓跋宏安排的事情了,可是她有貪念曾經拓跋宏給的那一點點溫暖,如果她完成這件事,或許真的就可以留在他身邊呢,到時候一家三口其樂融融,該多麼幸福啊。

她不知道的是,現在拓跋宏早就把她當成一枚棄子,放任不管,獨自逃往南嶽了。

鳳溪有些羨慕兮顏,就算是得不到喜歡的人,也可以一直待在他的身邊,每天都能見到他,可以照顧他,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5章:以退為進

46.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