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:殺戮

第256章:殺戮

祁元修再一次收到了寒星的來信:三皇子和五皇子已經悄悄的喬裝打扮,準備啟程回京了。

祁元修放下手中的信,皺緊眉頭,顯然這兩位皇子是知道二皇子遇害的消息了,終究還是沒能沉住氣啊。

秦葉悠站在他旁邊,祁元修把信遞給她,她略掃了一遍,驚訝說道:「皇上沒有下旨,他們就這樣直接回京,豈不是會更加逼急了皇上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他所擔心的也正是這個,現在的皇上已經有些入魔了,萬一再被這兩位皇子一刺激,不知道還能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來。

「三皇子確實是有些急躁之人,五皇子怎麼也穩不住了?」秦葉悠疑惑問道。

祁元修微微沉思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元轍這是不得已為止,現在這樣局勢,他們必須抱團,二皇子已死,剩下的兩人都是太子的最佳人選,如果分開,難免心生嫌隙,只能共同進退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提起旁邊的茶壺,為祁元修倒了一杯水,祁元修緩緩端起茶杯,目光深邃:「而且我感覺,元轍這樣做,可能還有他自己的目的。」

「置之死地而後生,兩人一同回京,端的是興師問罪的態度,皇上自然會動怒,到時候一個不小心,就會落得二皇子一樣的下場,三皇子如果命不好,儲君的位置就是五皇子的了。」秦葉悠如有所思的說道。

祁元修雙眸閃亮,點了一下她的額頭,笑說道:「小狐狸,什麼都看的明白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隨即說道:「近朱者赤啊,我整日待在王爺身邊,自然被熏陶出來了啊。」

「王妃謙虛了,在揣度別人心思方面,為夫自愧不如啊。」祁元修打趣她,然後又補充道:「只是,你這份心思能不能只用在我身上?」

「這是自然的,我是你的王妃,當然要事事以你為重,揣度王爺心思,也只是為了憂王爺所憂,急王爺所急。」秦葉悠今天嘴很甜,祁元修頓時有些警惕。

他這個王妃,每當有求於人的時候,總是分外會討人歡心。

「說吧,是不是又有什麼事情要求我?先直接說了吧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秦葉悠狡黠眨了眨眼睛,笑著說道:「真是什麼都瞞不過王爺,我外祖母馬上就要過六十大壽了,我想去看看她。」

祁元修一愣,這麼簡單的要求啊,他自己的夫人想要去看看外祖母,還得這麼為難,他心裡頓時不是滋味。

「好,我會為你安排好一切,到時候陪著你一起去!難為你了。」祁元修說道,眼裡浮現出愧疚之色。

「沒有什麼難為不難為的,王爺救了他們,把他們照顧的這麼周到,我一直是感激的,天山派不可能一直這樣囂張的,總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制衡他們!」秦葉悠這番話是真的發自肺腑了。

以前看天山派不順眼,純粹是因為祁元修,現在她是真的恨上了。

江南邊某個小鎮的客棧里,三皇子和五皇子正在秉燭夜談。

「五弟,我收到京城的密探的飛鴿傳書,二哥算是白死了,父皇把麗妃打入冷宮,摁下了此事,看來二哥真的是父皇派人殺的。」三皇子露出一種兔死狐悲的眼神。

「唉,二哥當時如果能聽我們一句勸,不至於落得這樣下場啊。」五皇子嘆息著說道。

當時他們都還在江南,當時他們被祁元修所救,殺了所有的孔雀翎,確保沒有走漏任何消息。

可是他們心中依然有了疙瘩,孔雀翎只聽命於皇上,難道父皇真的想要殺了他們三個嗎?

江南賑災已經結束,所有的災民都得到妥善安置,貪腐案也調查清楚了,該治罪的治罪,該壓望京城受審的也都被押送京城,他們寫信上報給皇上。

可是皇上遲遲沒有動靜,也不宣他們回京,而在江南,他們遭遇刺殺的次數越來越密集,就在三人都要忍不住的時候,京城突然來了聖旨,卻只宣二皇子回京。

三皇子當時就怒了,大聲吼道:「父皇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就要放棄我跟元轍了嗎?二哥,你不能回京,要走我們一起走。」

二皇子若有所思,淡然說道:「三弟五弟,我相信父皇肯定不會想害我們的,待我回京之後,一定調查清楚這件事,讓父皇早日召你們回京。」

二皇子的母親是麗妃,外祖父是兵部尚書,背後權勢滔天,大皇子祁文軒被廢之後,他其實是太子的最佳人選。

「二哥,我們在江南遇到這些事,實在詭異,雖然我也不想懷疑父皇,可我覺得我們還是小心為妙。」五皇子勸說道。

可是二皇子依然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說,他只覺得皇上這一紙詔書,已經表明了態度,他背後有母妃,有外祖父,皇上不敢把他怎麼樣,所以就讓他回去。

反而把三皇子和五皇子,扔在這危機重重的江南,這也表明了父皇的態度,說不定回去之後,他就是太子了。

二皇子就帶著這樣的美夢,不過三皇子和五皇子的勸說,踏上了回京之路,五皇子留了一個心眼,派了一個人悄悄的跟隨在二皇子的車隊後面。

結果二皇子走後的第二天,就出事了,幸好五皇子派去的人,離得遠,當時才沒有遭受到不測,留著一條小命回來複命。

「當時那種情況,根本就沒有可能逃跑,就在一個山谷里,上面突然就開始滾下巨石,太慘了,二皇子的轎子都被砸的稀爛,所有人都被砸的面目全非。」

聽到他的敘述,兩位皇子的後背都滲出一層冷汗,三皇子喃喃說道:「二哥當時如果能聽我們的,就不至於死的這麼慘了。」

五皇子抓住三皇子的胳膊,嚴肅的說道:「三哥,我們倆以後只能共進退了。」

「好,五弟,我們一起回京!就算是沒有聖旨,我也也要回京!與其在這裡被動等死,不如主動出擊!」三皇子激動的喊道。

五皇子有些猶豫:「現在形勢不明朗,我們冒然回京,怕是只會刺激到父皇啊。」

「元轍!你怎麼還這樣猶猶豫豫,二哥死的這樣凄慘,一看就是中了別人早就設計好的全套,我們再不出擊,下一個就該輪到我們被人害死了!」三皇子扶著五皇子的胳膊,用力搖晃著說道。

「好,我聽三哥的,不過我們不能走的太明顯,還是要先做個準備。」五皇子低聲說道,三皇子珍重的點了點頭。

幾日之後,皇上收到密保,五皇子病重,躺在府里起不了床,三皇子似乎受到了什麼驚嚇,一直躲在府里不出門,請了很多神婆到府里跳大神。

皇上冷哼一聲:「沒用的東西,肯定是知道二皇子的死訊了,嚇著了,暗中觀察著,一有什麼動靜,立即報給我,如果他們肯乖乖待在江南不再回來,我可以留他們一命。」

夏毅低著頭答應了。

一連過了七天,兩位皇子依舊這樣,生病的生病,跳大神的跳大神。

夏毅感覺到不對,悄悄派出孔雀翎中的高手,前去打探,終於發現,哪裡還有什麼皇子,都是下人裝扮的,兩位皇子不知所蹤!

他不敢耽擱,趕緊上報給了皇上,皇上一聽當即震怒不已,「這兩個混賬東西,竟然敢騙我,他們肯定是回京了,一定是發現什麼了,夏毅,你立即去給我找他們,無詔回京,是死罪,找到了格殺勿論!」

皇上心驚不已,兩位皇子用這樣的方式離開,十有八九是要回京質問他了,說不定當年之事還會重來,這一次他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的!

兩位皇子喬裝打扮,不敢走大路,一路爬山涉水的往京城趕,今天天黑之前,來到這個小鎮子上,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棧住下。

三皇子憂心忡忡,半夜睡不著覺,爬起來找五皇子說話,兩人惺惺相惜,細細的籌謀著回京之事。

就在這時候突然就聽到樓下有人喊道:「著火啦!著火啦!」

兩人一驚,立即起身朝門外衝出去,門外火勢很大,小小的客棧里好像有多處著火點,外面濃煙滾滾。

客棧里住宿之人,聽到喊聲之後,都起床猛然往外衝去,三皇子一看也記著拉住五皇子往外沖。

「慢著!三哥,外面好像不太對!」五皇子拉住三皇子,停留在客棧大堂之內。

「有什麼不對的?我們再不出去,就要被燒死在這裡,你還在猶豫什麼?」三皇子有些著急,可濃煙嗆的咳嗽不止。

「三哥,你看!那些人根本就沒能衝出去!都死在門外。」五皇子指著一處喊道。

三皇子仔細一看,果然發現了異常,外面濃煙滾滾,看不清人影,只是有一處火光比較大的地方,稍微照亮了門內外,從那裡衝出去的人,都是立即倒下了。

他們隨即就明白過來,門外有埋伏,誰出去都是死!看來這場大火是奔著他們而來的!

三皇子悲憤不已的怒吼道:「父皇!你真的要把我們趕盡殺絕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6章:殺戮

46.8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