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:死裡逃生

第257章:死裡逃生

「三哥,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先想想辦法,看看能不能活著出去吧?」五皇子喊道,他也有些著急了。

他知道皇上的狠毒,要殺自己的兒子,只是沒有預料到,他竟然如此明目張胆,不惜一切代價了,這個小小的客棧里,住的大多都是普通百姓,他們有什麼錯,就這樣平白無故的為他們所連累。

一國之君,不是應該把百姓放在首要位置嗎?父皇怎麼如此輕賤人命!

五皇子感覺自己曾經的精神世界在崩潰,他所信仰的,所嚮往的東西,都在動搖!

「三哥,我們往這邊走!」五皇子拉起三皇子就往後院衝去,之前住店的時候,他曾留意這家客棧旁邊有個小門是通往後院的。

兩人帶著侍衛急匆匆趕往後院,這裡竟然也是一片火海,可能因為人們都下意識的往前跑了,這裡並沒有多少廝殺之聲。

他們急忙尋找出去的後門,滾滾濃煙之中,根本就分不清方向,正在尋找之際,就聽到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高喊:「後面還有人,趕緊衝進去!」

三皇子和五皇子一聽,就知道是那些殺手找到後院來了,頓時一驚。

「五弟,難道今天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?」三皇子的驚慌失措的問道。

「三哥,我們沒有退路了,就算是死,也要拼到最後一刻!」五皇子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然後抽出長劍,帶著侍衛就跟那群衝進來的黑衣人打了起來,這是真的生死攸關的時刻啊,每個人都拼了死命一般對抗。

可是對方人數越來越多,五皇子和三皇子身邊的侍衛,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去了。

眼看他們即將命喪於此,那群刺客身後突然又出現一群人,他們的目標確是這群刺客,看上去他們身手更勝一籌。

這群黑衣人的頓時亂了陣腳,顧不上這邊的了,拚命抵抗後面那群人的襲擊。

「殿下,這裡有個後門,我們找到了!」突然有侍衛喊道。

「太好了,五弟,我們快走!」三皇子驚喜不已的喊道,五皇子也不再耽擱,他留下所有的侍衛,然後跟三皇子一起衝出了火海,從後門走了出去。

剛剛衝出後門,還沒有來得及看清前路,身邊的侍衛又倒了兩個,後門也有埋伏!

五皇子立即把劍上陣抵禦,然後高聲喊道:「三哥,我來拖住他們,你快點走!」

三皇子一驚,急忙喊道:「五弟,要走一起走,我不能丟下你!」

五皇子一邊打,一邊高聲喊道:「三哥!一切當應以大局為重,我什麼都沒有,你身後還有賢妃呢,三哥,我們京城見吧!」

三皇子聽明白了五皇子的話,他們不能一起死,分開行動,說不定還有能有一個回到京城,五皇子無依無靠,回到京城也奈何不了皇上。

他就不一樣了,他的身後有賢妃,以及他們拉攏的那些朝臣,完全可以跟皇上對抗,而且現在大皇子被廢,二皇子已死,他就是儲君的最佳人選了。

想到這些,三皇子不再猶豫,喊道:「五弟,你保重,我們一定要在京城見。」

大火整整燒了一夜,沒有人看上來救火,因為靠近就能看到那群拿著長劍的人,他們看到有出來的直接殺掉。

天亮十分,這個客棧已經燃燒殆盡,前門堆積無數屍體,都是平民百姓,後院還有一些屍體。

「報告統領,我們全都檢查了一遍,這裡沒有兩位皇子的屍體!」一個黑衣人說道。

「什麼?竟然讓他們跑了?我們一百多人,圍困這個小客棧,竟然讓他們跑了!」那個為首的憤恨不已,隨後說道:「都還在等什麼?趕緊給我追!完不成任務,我們的腦袋都得搬家!」所有人黑衣人迅速撤離。

京城,祁元修看著寒星發來的飛鴿傳書,震怒不已。

「殺人,放火,殘害無辜百姓,他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!」祁元修額頭的青筋都暴起了。

秦葉悠也看來信上所說的,當晚寒星發現帶人趕到的時候,火勢已經起來了,他們在前院搜尋好久不見兩位皇子的身影。

他以為兩位皇子已經遇害,好在有人聽到後院似乎有打鬥之聲,這才湧向後院,救了兩位皇子,如果不是他們的出現,兩位皇子必死無疑了。

秦葉悠也震驚不已,低聲說道:「皇上這是瘋了嗎?走火入魔了嗎啊?殺光所有的皇子,他就能逃脫的了?」

祁元修沉思著,盯著房間的某個角落,冷冷說道:「這件事沒有這麼簡單,以前皇上雖然殘暴,但是不至於如此沒有人性,這背後肯定有人攛掇。」

秦葉悠想了一下,轉頭看著他問道:「你說的是皇后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冷哼一聲,「她一個小小七品小官的女兒,做到皇后位置,憑藉的就是那看上去單純無知的外表,怕是她非常懂得魅惑之術。」

秦葉悠一怔,魅惑之術,她也聽說過,似乎是一種禁術,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黑暗的地方,只是人們懂得剋制自己,不表現出來。

這種魅惑之術,就是迷惑你,引誘你,讓你把內心的陰暗面無限放大,然後爆發出來。

這如果是普通人還好,這可是皇上啊,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整個國家,葉子熏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私慾而置整個國家於不顧?

「王爺,之前太后找我的事情,你也知道,這一次我真心愿意去做這件事了!現在或許只有太后才能救大魏了。」秦葉悠突然說道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你說的對,現在能阻止皇上的只有太后了,不過你不能出面,你不是太后的對手,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吧。」

祁元修不想讓秦葉悠牽扯進這場旋渦當中,他已經預感到了這將是一場十分巨大的動蕩,他既然選擇把她留在身邊,就要保證她的安全。

祁元修進宮,直奔太后處,太后見到他獨自前來,微微有些震驚。

祁元修雖然自小養在她身邊,面上一直維持的平和,一副母慈子孝的樣子,可兩人心裡都清楚,已經沒有任何情分了,當年還是皇后的太后給他下毒,他一清二楚。

「母后,兒臣給您請安了,母後進來可還好?」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「起身來吧,我這一把老骨頭了,也就這樣了,你今兒怎麼有空過來的?」太后笑著問道。

「除了那樣的事情,兒臣心裡一直不安,生怕母后收到刺激,所以前來看望一番,母后,您放心,文輝和文轍,都是皇子,一定會沒事的,就是可憐文轅了,小小年紀,死的這麼慘。」祁元修一臉悲痛。

太后瞬間蒼白,身子猛然搖晃了一下。

「太后!」她身邊的嬤嬤驚呼一聲,趕緊上前扶住了她,有些責備的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太後身子弱,經受不住刺激,您怎麼能直接說這些謠言?」

祁元修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個嬤嬤,眼神平靜,可是就這一眼,就讓嬤嬤的背後滲出一層冷汗。

「嬤嬤怎麼知道這就是謠言的?」祁元修平靜的問道。

「如果是真的,皇上自然會告訴太后,可是皇上什麼都沒說,那……那自然是謠言了。」嬤嬤辯解道。

「或許是皇上太孝順,不敢告訴太后呢,不過嬤嬤說的也有一定道理,或許是皇上這兩天太過悲傷,暫時還沒來得及告訴太后。」祁元修說的十分溫和。

可是嬤嬤的臉色更加難堪了,祁元修已經可以斷定,這個嬤嬤就是皇上安插在太後身邊的姦細了。

太后這時候已經緩了過來,她在後宮這麼多年,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,祁元修和嬤嬤三言兩語的對話,她已經聽出來了,這個嬤嬤也不可信。

「我這把老骨頭,還沒有這麼脆弱,元修,你儘管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你給我說清楚!」太后終於放下仁厚的面具,聲色俱厲的說道。

祁元修於是就從三位皇子被一起派往江南,然後在江南屢屢遭到刺殺,後來不斷升級,甚至有人發現孔雀翎的身影,二皇子被山石生生砸死。

三皇子和五皇子也差點被活活燒死,現在整個江南都亂糟糟的,說什麼都都有。

太后的臉色越來越差,她雖然一直護著自己的兒子,可是她更珍惜自己的這幾個孫子,在聽到孔雀翎的時候,她的心裡就咯噔一下,難以置信的看著祁元修。

「元修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可曾調查清楚?」太后盯著他問道。

「皇上並沒有派任何人去調查,兒臣知道這些,不過是因為我在江南的部下傳來的消息,可是母后,您想一想,到底是誰能有這個膽子,接二連三殘害皇子?皇上為何到現在還遲遲不肯動手?他是真的傷心過度了嗎?」

這幾個問題,聽到太后的耳朵里,簡直就猶如靈魂拷問。

「孔雀翎出現在江南是什麼時候?」太后突然問道。

祁元修回憶了一下:「大約兩個月前吧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7章:死裡逃生

47.0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