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:太后出手

第258章:太后出手

那時候正是皇后剛剛懷孕的時間!太后又想起來最近皇上哪裏有什麼悲傷之色,每日就待在雛鳳宮裏廝混。

她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狠色,她用全族的勢力換來的今天的位置,換來自己的兒子坐上帝王之位,豈可毀在一個小女子的手裏?

她在後宮這麼多年,葉子熏的心思她豈能不明白?

祁元修的目的已經達成,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告知太后,您兒媳婦要霍霍您兒子,把您孫子都給趕盡殺絕了!

祁元修走後,太後轉頭就看向身邊的嬤嬤,冷著臉說道:「春芳,你在我身邊多少年了?哀家帶你怎麼樣?」

春芳立即跪下,哭着說道:「太后待奴婢再也不能更親厚了,太后,奴婢不是有意要隱瞞你的!」

「那你是為了什麼,就為了替我兒子監視我?」太后一聲怒吼,這世上最讓人憤怒之事,恐怕就是被自己最信任之人背叛了。

春芳不聽磕頭說道:「奴婢對太后是忠心的話,皇上是您的親兒子,他只是想要知道您平時的情況,不想讓您再操心而已啊,奴婢如果對您有二心,就讓奴婢不得好死,天打五雷轟!」

太后看着她,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,這麼多年,她也了解春芳,她不會背叛自己,只是有些糊塗而已。

「你以為這樣做真的就是為哀家好?你看看現在,如果今天元修不來告訴我,指不定哪一天這江山就不姓祁而姓葉了啊!」太后捶著桌子說道。

春芳一臉震驚,喃喃說道:「這怎麼可能?皇上怎麼會同意?」

「哼,哀家自己生的兒子,自己心裏清楚他是什麼人,他自小就被慣壞了了,他的東西別人不能動一下的,上一次陳榮和前太子叛變,對他刺激太大,再加上葉子熏那個賤人在背後挑唆,他根本就是迷了心智了!」

春芳一聽也有些緊張,問道:「那現在怎麼辦?要不奴婢去把皇上喊來,您好好跟他說說吧?」

「不必了,他既然已經下了這樣的狠手,而且還費盡心機瞞着我,自然是不會好好聽我說了。」太後有些挫敗的說道。

自己這一生都是為了這個兒子而活,為了他,她付出了多少心血,最後竟然落得個如此被防備的下場,她怎麼會不心酸!

「春芳,我們不能再等了,我本想趁著這個機會把奕王妃給捎帶上的,現在先放了她,你拿着我的令牌,去宮外找鳳鳴來。」

春芳接過令牌,答應一聲就往外走去,太后在她背後喊道:「春芳,你我之間幾十年的情分了,你不要讓我失望。」

「太后,您放心吧,我會讓你知道我真正的心意是什麼樣的。」春芳低聲說了一句,然後就拿着令牌離開了。

單家老夫人的六十大壽在即,雖然祁元修答應她,當日定然會護送她過去,可是最近天山派人在奕王府內外依然如舊,也不知道祁元修到時候怎麼處理這些人?不會是又要殺光吧?

秦葉悠想着這些問題,一臉憂愁的出了奕王府,她是前去優品閣的,天山派的人立即就有兩人跟了上來,秦葉悠都習慣了,就當時多了兩個侍衛吧。

來到優品閣,婉兒正在忙碌,見到她十分歡喜:「王妃,您今兒怎麼有空來的?您來看看,我給你留了好幾件首飾,剛剛想要送到奕王府去呢。」

說着就拉着秦葉悠的手要去查看,秦葉悠笑着拒絕道:「好了,婉兒,我開店可是要掙錢的,這些首飾我自己都帶了,還掙什麼錢,快都擺好,趕緊賣了吧,我不要。」

秦葉悠雖然來古代已經好幾年,可是仍有懷念從前的簡潔幹練,不喜歡古代這繁複的服飾,所以她的衣服向來都是簡單的款式,頭上的飾品往往也只有一隻發簪。

她每每看到別的女人珠光寶氣,滿頭珠翠,她都替人家感覺腦袋重。

「婉兒,不過我今天確實是來找東西的,你給我找一塊好一點的玉珠,我給我外祖母做了一頂暖帽,就缺一個裝飾的玉珠了。」秦葉悠拉着婉兒陪她一起看。

單家人都還在這事,秦葉悠後來告訴了婉兒,不然每次祁元修來,她都是一臉仇視的目光,祁元修對三年前她知情不報之事也耿耿於懷。

要不是秦葉悠在中調節,這倆人肯定早就成為仇人了,後來她實在懶得多說話了,就把婉兒拉到僻靜房間里,把單家之事都跟婉兒說了。

婉兒知道單老夫人還在,又驚又喜,抱着秦葉悠哭了好久,自此之後每次祁元修陪着秦葉悠來優品閣,她看向祁元修的眼神都如春風拂面。

這樣大的反差,祁元修有些不習慣,向來自戀的他習慣性的就認為婉兒看上他了,還提醒了秦葉悠兩句。

當秦葉悠知道他的想法之後,不但沒有生氣,反而笑着說道:「是嗎?如果婉兒真的有意與你,不如你就把她收了吧,我不介意的。」

祁元修當場就生氣了,冷哼一聲:「你倒是大方的很,自己的夫君說送出去就送出去了!」

然後氣的當場離開,乘坐馬車回府,把秦葉悠孤零零的扔在優品閣。

後來還是婉兒用優品閣的馬車,把她送回奕王府的,在路上的時候,忍不住譴責到:「王爺怎麼能這樣對您呢?真是喜怒無常,我雖然感激他,可是卻着實看不上這樣的男人,也就王妃您能忍受的了他。」

秦葉悠當時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婉兒覺得莫名其妙,她不知道,秦葉悠聽到她如此嫌棄祁元修,而之前祁元修還十分自戀的覺得婉兒看上他了。

這也太好笑了,果然自戀是一種病,一種絕症,無藥可救了。

現在婉兒一聽是給單老夫人的選東西,自然更加願意了,趕緊打開壓箱寶貝,找出一顆珠圓玉潤的和田玉珠。

秦葉悠看的十分滿意,順口就把單老夫人要過壽的消息告訴了婉兒。

「王妃,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老夫人了,您能不能帶我一起去啊?」婉兒拉着她的手央求道。

秦葉悠早就把婉兒當成自己親妹妹一般,看到她這樣,着實不忍心拒絕,可是現在的情勢她也不能不考慮。

「這樣吧,因為當天我也不能確定我能不能去的了,那天你就等我消息,我要是能去,會直接來優品閣後門接你,然後我們一起去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什麼事都有個萬一,她不想讓婉兒太失望,所以說的比較委婉,即使這樣,婉兒也十分激動了,她立即就扔下秦葉悠,開始為老夫人選禮品。

秦葉悠心裏酸酸的,她本以為自己在婉兒心裏是最重要的,現在看來,她好像比外祖母還差一點。

於是她故意板着臉說道:「婉兒,你準備在優品閣里選禮物嗎?那你也要購買哦。」

婉兒抬頭笑着說道:「送給老夫人的禮物,我自然要親自購買的,王妃,您放心,這些年我也攢下不少銀子呢。」

秦葉悠白了她一眼,說道:「你也老大不小了,該嫁人了,留着你那點錢做嫁妝吧,你選得禮品我們優品閣出。」

「那不行,那樣怎麼能代表我的心意,我一定要親自買。」婉兒十分固執的說道。

這丫頭固執起來,誰也沒有辦法,秦葉悠只能讓她去了。

單家老夫人過壽的前一夜,秦葉悠讓綠蘿收拾好了東西,夜深人靜時,她正準備就寢,房門突然被推開了,她一驚,翻身坐起來,看到祁元修風塵僕僕的進來了。

「王爺,你回來了?」秦葉悠下午曾去怡然居找祁元修想要問一問明天什麼時候走,結果福伯告訴她,王爺帶着追分和冷月出門了。

秦葉悠起身,幫他更衣,然後又要喊綠蘿來伺候他洗漱。

「喊什麼啊,你自己不會伺候你夫君嗎?」祁元修瞪了她一眼。

秦葉悠只好自己動手,浸濕了帕子,為他擦臉,偏偏他生的十分高大,又站立着。

她十分費力的抬起手來給他擦臉,幾乎就要貼在他身上了,心裏有些生氣,為他擦臉的時候就多用了力氣。

祁元修一點都不在意,反而還有些享受,秦葉悠感覺到十分挫敗。

收拾好了一切之後,祁元修笑着說道:「嗯,伺候的不錯,我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明天本王陪你去給外祖母過壽。」

秦葉悠心裏一喜,笑着問道:「真的嗎?王爺,外面那些人,你都安排好了?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:「明天,有他們的忙的了,你想什麼時候走,咱們就什麼時候走。」

秦葉悠不禁有些好奇,趴在他肩膀問道:「王爺,您是怎麼做到的?他們簡直就跟牛皮糖一樣,今天還有兩個跟着我去了優品閣呢。」

「我自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他們當年怎麼對單家的,我今天就怎麼對付他們!」祁元修淡淡說道。

秦葉悠一聽,驚問道:「你把他們都燒死了?」

祁元修有些無奈的瞪了她一眼,「你能不能把你夫君看的更厲害一點?就這點出息啊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8章:太后出手

47.2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