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:給老夫人祝壽

第259章:給老夫人祝壽

這天晚上,秦葉悠怎麼也沒有問出來,祁元修到底多天山派做了什麼事。

第二日早晨,秦葉悠起床之後,跟祁元修一起吃過早飯,就準備裝車前去京郊小院了,福伯急匆匆而來。

追風匆匆而來說道:「昨天王府內外所有的天山派侍衛都撤走了,半夜十分,如意姑娘也急匆匆離開了。」

祁元修淡淡的嗯了一聲,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,吩咐道:「今天你就關注著那邊的情況,今天讓冷月陪我出門就好了。」

在路上的時候,秦葉悠突然說道:「王爺,您是不是燒了天山派的某個分舵?」

正逼著眼睛養神的祁元修,睜開眼睛,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:「還不算太笨,終於明白過來了,他們在大魏的一個倉庫,昨夜著火了。」

天山派主要就靠藥材盈利,倉庫著火,損失肯定不計其數了啊,怪不得把所有人都招回去了呢。

「不過也挺可惜的,那麼多藥材,要是能那位大魏所有就好了。」秦葉悠有些惋惜的說道。

祁元修笑了一聲:「放心吧,那些藥材在著火之前,就被我們偷偷運走了,裡面都是稻草而已,反正大火一燒,全部都要變成灰的。」

秦葉悠用崇拜的小眼神看著祁元修,忍不住說道:「王爺,你這也做的太周到了,這樣一來,他們無論如何也怪不到咱們頭上了。」

這真是一箭雙鵰的好計謀啊,這些藥材本就是要供應給大魏的,被人一把火燒了,大魏自然也著急,誰能想到這就是大魏人做的事情呢。

這樣就算是禁藥令發布,對大魏來說,威脅力又小了很多。

「不過,像是這樣重要的倉庫,天山派肯定會看管的很嚴格,你們是怎麼才能把藥材全部都轉移出去的呢?」秦葉悠有些疑惑,側著小腦袋問道。

「地道……我們挖了地道,所有的葯才都是從地道里挖走的。」祁元修回到道。

「怕是從很久之前就開始計劃了吧?」地道可不是一兩日就能挖成的,秦葉悠料待定祁元修肯定早就有次打算了。

祁元修微微一笑,果然說道:「從我知道禁藥令之事的第二天,我就命人開始挖這個地道了,不過一直沒有動靜,就等著他們送更多要材料呢。」

「所以你為了我提前了行動?」秦葉悠有些自責,如果不提前這場大火,說不定大魏能擁有更藥材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不想讓她不高興,於是勸慰道:「也不一定的,馬上就要入冬了,入冬之後,藥材都會逐漸停止運送的。」

京郊的小小四合院中,單家人正在熱熱鬧鬧的準備著老夫人的壽宴,單夫人親自只會廚房做菜,單永樂也在,就連遠在邊疆的單永恆和單平庭也趕了回來,一家人其樂融融的。

老夫人不時向門口看兩眼,大家都知道她在等誰,老人家嘴上不說,心裡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寶貝孫女秦葉悠。

單平庭故意說道:「悠悠這丫頭,太不像話了,今天祖母生日,也不知道早點來。」

單老夫人非常護犢子,趕緊說道:「奕王府事情多,或許悠悠有什麼要事,來不了也是正常的啊。」

單永樂跟著補充道:「上次我去奕王府,就看到到處都是天山派的人,進出都有跟蹤,悠悠出門確實有些不方便的。」

「哎呀,這樣還不如不讓她知道呢,不讓她來呢,我一個老婆子還過什麼壽啊。」

老夫人一聽倒是有些著急,眾人趕緊勸說。

就在這時候,祁元修帶著秦葉悠推門進來了,後面還跟著一輛馬車,冷月指揮兩個小廝往裡搬東西。

秦葉悠見到老夫人一頭扎進老夫人懷中,嚷嚷道:「外祖母,我也想死了呢。」

單老夫人笑眯眯的撫摸著她的頭說道:「我可活的好好的呢,可沒被你想死。」

眾人都跟著笑起來,秦葉悠在老夫人身邊膩了半天,然後從身後堆成小山的禮品中拿出一個錦盒,打開來,裡面放著一頂暖帽,做的十分精緻,柔軟又美觀。

秦葉悠親自為老夫人帶上,嚴絲合縫,十分合適,這頂暖帽秦葉悠用的是頂級保暖布料做成的,不但保暖,而且輕便,老夫人帶著很滿意。

單夫人笑著說道:「你看看這帽子,做的多合適,樣子又好看,悠悠啊,你這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啊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謙虛的說道:「哪裡,哪裡,主要是外祖母的頭長的好看。」

「你這丫頭,什麼話都說出來。」老夫人戳了一下她的額頭,笑著去拍打她。

秦葉悠躲開了,躲到單夫人身後,對老夫人喊道:「老太太,我這可是再誇你啊。」

單老夫人苦笑不得:「嗯,我活著了這六十年了,第一次聽到有人誇我頭長的好看。」

眾人忍俊不禁,都跟著笑起來,小小的四合院內,充滿了歡喜的氣氛。

祁元修看他笑的如此開懷,眼睛都完成了小小的月牙形,他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翹起來,心中有些失落,他在王府里從來不會笑的如此開心。

不過也怪她,有文如意的存在,她怎麼可能高興的起來,秦葉悠雖然嘴上沒有說過什麼,但是祁元修知道她心裡的想法,她理解他的無奈,所以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。

只不過快樂是無法假裝的,她只能假裝平靜。

秦葉悠又打開其他的箱子,裡面有傷好的皮草,超級保暖的料子,另外一個箱子里是大量的補品。

「悠悠,這些東西都太貴重了,我們在這裡也很好,用不到這些的。」向來見多識廣的單夫人都被這些箱子里的東西給震住了。

「舅媽,您就都收下吧,馬上就要入冬了,京郊更加濕冷,這些皮草都是王爺在北疆帶回來的,最暖和了。」

單夫人又要拒絕,秦葉悠假裝生氣說道:「舅媽,您就收下吧,誰讓你外甥女價嫁給王爺了呢,王爺家有的是錢!」一副十足暴發戶一樣的模樣。

祁元修都被她逗笑了,笑著對單夫人說道:「單夫人,您就收下吧,您不知道,我這王妃生平一大愛好,就是炫富,今天可讓她滿足了一把呢。」

單夫人不好再推辭了,只能接受了,秦葉悠悄悄看來一眼祁元修,他朝著她微微眨了一下眼睛,兩人心神領會彼此之意。

秦葉悠又一臉神秘的對老夫人說道:「祖母,其實今天我還帶著了一人來看您呢,您能猜出來是誰嗎?」

單老夫人一臉疑惑,自從單家出事,奕王把他們悄悄安頓在這裡,就極少見到外人的,家人都在,她大壽的日子,還會有誰呢?

「進來吧。」秦葉悠朝著門外喊了一聲,婉兒緩緩走了進來。

「婉兒?」老夫人驚訝道,婉兒跪在老夫人跟前磕頭說道:「老夫人,婉兒來給您請安了。」話還沒有說完,眼淚就下來了。

當年秦葉悠的母親救了婉兒,出嫁時並沒有帶著她,而是留下她陪伴老夫人,打理她之前的生意。

秦葉悠的母親早逝,老夫人當時傷心欲絕,多虧了婉兒在身邊時時勸慰著。

老夫人把自己對女兒的感情,轉移到了婉兒身上,對她猶如親生女兒一般疼愛。

所以當初單家出事,婉兒知道是祁元修所為之後,不顧一切就要衝到奕王府找祁元修報仇。

幾年不見,老夫人和婉兒都流淚了,眾人趕緊勸慰,婉兒拿出一個錦袋,裡面是兩隻玉鐲子,一看就是極品,這是她送給老夫人的賀壽之禮。

「你這丫頭,攢點錢不容易,我要你這麼貴重的鐲子幹嘛,這是優品閣的吧,趕緊拿回來。」老夫人不願意拿,她了解婉兒的脾氣,這鐲子肯定是她自己出錢買的。

婉兒卻只說是自己的一片心意,讓老夫人無論如何也得收下。

「我今天能見到你,就是你給我最好的壽禮了,這幾年悠悠不在京城,我也時常惦記你,現在看到你很好,我比什麼都開心,鐲子你不送回去,就收著當嫁妝吧。」

老夫人一句話,就讓婉兒紅了臉。

「外祖母,這是婉兒的一片心意,你就收下吧,婉兒的嫁妝啊,我來為她準備,這些年婉兒為了我,鞠躬盡瘁,我一定會風風光光把她嫁出去的。」秦葉悠在旁邊勸說道,直羞的婉兒不好意思抬頭。

老夫人一聽這個有囑咐秦葉悠:「那你一定要好好掌掌眼,一定剛給婉兒選一個好一點的夫婿。」

「祖母,您放心吧,我不行的話,不是還有您外孫女婿嘛,王爺的軍營中可有不少好男兒呢。」秦葉悠一邊說著,一邊瞅了一眼在旁邊看熱鬧的祁元修。

他一怔,心想這小女子什麼時候把他軍營里的人都惦記上了。

秦葉悠看出他的心思,她微微挑了挑眉,用眼神回答他,哼哼,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59章:給老夫人祝壽

47.4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