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:上門

第260章:上門

秦葉悠自從知道單家出事,是因為她,一直愧疚不已,不知道該如何補償。

看著這座小小的院落,想著曾經寬闊的單府,單夫人曾經也是尚書府千金,平日里也是穿金戴銀,周圍成群的人伺候著。

現在穿著打扮如普通民婦,院中伺候之人不足是個,老夫人更加不用提了,過的日子跟往昔沒法比。

造成這些後果的都是她,秦葉悠深深嘆了一口氣,低聲對老夫人說道:「祖母,您放心,我們單家一定會恢復往日風光的。」

不惜一切代價,她也要跟天山派對抗到底!

「什麼風光不風光的,我覺得現在就挺好,以前院子大啊,想見他們,總是不容易,還得傳話專門喊來,現在我只要在院中一坐,想見誰就能見到誰,你不知道我在這裡住的多麼舒心。」

秦葉悠卻只當她是在勸慰自己,不過今天這樣的日子,她也不想再提這些讓人不高興的事情了,壽宴之上,更是鉚足了精神,都老夫人開心。

笑的老夫人直去捶打她,單夫人在旁邊幫襯著她,單平庭故意裝作憤憤不平的模樣,嫌老夫人只疼愛秦葉悠這個外孫女,都冷落了他這個親孫子。

他這樣自然只能換來秦葉悠對他的奚落,又扯到他這個大齡男青年的婚事上,被秦葉悠好好的奚落了一番。

單家自從搬到這裡來,獨門獨院的,也沒有那麼多將就,一家人就湊在一張大圓桌前吃飯,氣氛很溫馨。

祁元修自小跟著母親,過的孤苦的日子,後來進宮,雖然過的富貴,可是卻更加孤苦,自己獨立有府之後,也早已習慣了一個人。

他從來沒有體會過這樣一大家子人坐一起吃飯,說說笑笑,熱熱鬧鬧的氣氛,頓時感覺十分的溫暖,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秦葉悠。

她向外祖母和單夫人撒嬌,打趣單平庭,就連嚴肅的單永恆和單永樂都能被她逗笑,以後的奕王府在她的打理下,會不會也有這樣一天呢?

秦葉悠陪著老夫人熱鬧了一整天,傍晚時分,終於依依不捨的登上馬車離開。

先送了婉兒回優品閣,這兩天才會奕王府,秦葉悠這一整天,其實也有些累了,在馬車上搖搖晃晃,她漸漸有了困意,不知不絕就靠在祁元修的肩膀上睡著了。

祁元修低頭看著她緋紅的小臉,心裡滿是甜蜜,稍微移動一下身子,把她摟在懷中,讓她睡的更舒服一點。

秦葉悠著實累了,這樣都沒有醒來,在睡夢中聞到那股讓她安心的氣息,於是睡的更香了。

再一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躺在梧桐苑她自己的卧室里了,她睜開眼,爬起身來,想要揉一揉眼睛,發現自己的手中還攥著一件衣服。

仔細一看,正是祁元修今天穿的衣服,秦葉悠有些懵懵的,正在疑惑著呢,綠蘿推門進來,見她坐在床上,手裡抓著衣服,一臉茫然。

綠蘿笑了一笑說道:「王妃,王爺對您真的是好的沒法說呢。」

傍晚時分,祁元修抱著秦葉悠回府的,她睡的那麼沉,下了馬車都沒有醒,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祁元修刻意輕手輕腳把她抱下馬車。

他就這樣抱著她回了王府,穿越半個王府,來到梧桐苑,路上遇見無數丫頭小廝,還有蕙娘。

到了梧桐苑,他正要輕手輕腳的把秦葉悠放下,卻發現她還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呢,於是就順勢躺在床上,讓她伏在他的懷中繼續睡著。

要不是文如意來鬧,祁元修可能會一直陪著她,直到她醒來吧。

綠蘿在旁邊看的感動不已,不知道為什麼,她想起來之前在家的時候,看著嫂嫂哄小侄子睡覺,也是這樣,小侄子必須要抓住嫂嫂的衣服才能睡著。

嫂嫂為了讓他睡的安穩,就一直躺在他旁邊。

文如意忙碌一整天,倉庫燒的只剩一片灰燼,天山派損失慘重,查文下來,居然誰都不知道是怎麼起的火,她憤怒不已。

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祁元修竟然都沒有出面,她一氣之下,策馬回府,結果下人告訴她,王爺陪王妃出去遊玩了,具體去了哪裡,王爺也沒說。

文如意氣的當場就摔了茶碗,天山派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她記得焦頭爛額,他竟然陪著那個賤女人取出遊玩了?

一直等到下午,她精疲力盡回府,剛剛坐下就聽到下人來報:「王爺回來了……」

她精神一震,立即就要去找祁元修,大魏的藥草倉庫被燒毀,對大魏來說,也是很大危機,她一定要讓祁元修幫她找到元兇。

結果剛剛起身,就被侍女拉住了:「大小姐,王爺剛才是抱著王妃回來的,王妃好像睡著了,王爺吩咐了,不準任何人打擾。」

這句話猶如火上澆油,文如意感覺心頭的怒火,已經快燒燒斷她最後一絲理智神經了。

她憤怒不已的掀翻了桌子,把屋裡的東西都砸爛了,還是不能平息怒火,實在忍不下去了,直奔梧桐苑而去。

剛剛跨進梧桐苑的大門,就被紅袖攔住了:「文姑娘,您有什麼事情嗎?王妃正在休息。」

「滾開!我是來找王爺的!」文如意猛然推了她一把,然後高聲喊道:「王爺,出大事了!」

忠心耿耿的紅袖再一次衝上來,急忙阻攔道:「文姑娘,王爺吩咐了,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不能進去打擾。」

這句話更急激怒了文如意,她以為祁元修和秦葉悠在房間里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,怒火攻心,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的扇在紅袖的臉上。

「你算什麼東西,竟然也攔阻攔我,我有要事要找王爺,出了事,你能擔待的起嗎?」文如意氣的面容都猙獰了。

這時候房門被猛然打開,祁元修只穿著中衣就走了出來。

「有什麼大事,讓你在這裡又打又罵的,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話!」祁元修對著文如意怒目而視。

文如意盯著他的衣服,緊緊的咬著嘴唇,眼眶裡慢慢浮現出淚水,剛才囂張跋扈的樣子瞬間不見蹤影,那麼可憐那麼委屈,好像剛才挨打的人是她。

「元修哥哥,你知道不知道,天山派在大魏的藥材庫昨晚失火了,全部都燒沒了,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難道不能來找你嗎?」文如意哭的說道。

「我今早才出門,昨晚出了這事,你為何昨晚不告訴我?」祁元修看著她問道。

文如意一愣,她昨晚知道之後,直奔倉庫而去,同時警告身邊人,先不告訴祁元修,如果他知道藥材倉庫被燒了,留在大魏的藥材都沒有了,那麼她手中可以威脅他的禁藥令牌,也就失去了大部分作用了。

那時候她想著的,還是要威脅他,只是文如意沒有想到,那場大火燒的那麼徹底,一點藥材都沒有剩下,她不能不求助了祁元修了。

「現在藥材都毀了,你們是怎麼看管倉庫的,大魏這整個秋冬,如果斷了藥材供應,後果不堪設想啊。」祁元修責備道。

文如意瞪著眼睛說道:「這次大火燒的蹊蹺,元修哥哥,你一定要幫我找出真兇啊。」

「行了,有什麼事,回怡然居說吧。」祁元修不耐煩的說道。

然後轉頭吩咐站在他身後的綠蘿:「別讓王妃睡太久了,她沒吃晚飯,再過一個時辰,估計她也快醒來了,讓廚房先給她做點麵湯吃吧,如果還不醒,就搖醒她起來吃點東西,不要餓著肚子睡覺。」

綠蘿趕緊答應了一聲,然後拉著紅袖,十分得意的看了文如意一眼,轉身離開了。

文如意氣的全身發抖,祁元修從來就沒有對她這樣溫柔過,她一直以為他就是那樣清冷的一個人,原來他也有這樣溫柔的一面,也可以這樣體貼。

文如意心中憤恨不已,恨不能立即衝進去殺了秦葉悠,元修哥哥是她的,只能是她的,秦葉悠憑什麼能得到他這麼多的愛意。

祁元修帶著文如意離開,在怡然居的書房內,他明確告訴文如意,這件事對大魏影響很大,大魏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放火之人。

同時,天山派看守不嚴,出了這樣的事情,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,讓文如意立即聯繫文掌門,趕緊送藥材過來,以備不時之需。

文如意苦惱不已,她遲遲沒有拿出禁藥令牌,早已經讓文掌門十分不滿了,現在再去要藥材,只怕是更難了。

可是不去要藥材,祁元修這邊又無法交代過去,說起來,這些事都是天山派的過錯啊。

祁元修冷眼旁觀,在心裡冷笑,天山派這時候如果執意不給藥材,或者停了藥材供應,在外人看來,就是天山派的不是了,也會為江湖中人所不齒。

如果他們忍下這口氣,再運藥材來,祁元修敢保證,他一定會讓這匹藥材到不了大魏。

天山派搬起禁藥令這麼大一塊石頭,現在看來只能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腳上了。

秦葉悠一邊喝著鮮美的麵湯,一邊聽綠蘿複述剛才院中文如意來鬧的事情,聽的心情大好,胃口也大開了,喝了一整碗麵湯。

「你去藥箱里拿點好一點的藥油,給紅袖擦擦,這麵湯不錯,她臉受了傷估計也吃不了別的東西了,給她送一碗過去吧。」秦葉悠還惦記著紅袖挨的那一巴掌。

文如意有內功,又在氣頭上,估計下手不會留情,紅袖挨了這一下,定然受傷很重。

文如意,你既然敢動我的人,就別怪我也不客氣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0章:上門

47.6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