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:生二十個孩子

第261章:生二十個孩子

祁元修答應文如意會幫她追查放火的兇手。

「元修哥哥,你一定要找出兇手來,太可惡了,竟然敢燒大魏的藥材,這定是跟大魏有仇之人啊。」文如意一副嫉惡如仇的模樣。

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,輕笑一聲說道:「如意,你說的也有一定道理,不過你這樣是不是有點轉移重點了?」

「重點?什麼重點?」文如意一臉茫然。

「倉庫失火,燒毀藥材,最直接的責任,難道不是天山派看守的責任嗎?」祁元修直接說道。

文如意一愣,連忙拒絕道:「肯定不會的,今天我審了一整天,絕對不會是天山派人所為。」

祁元修盯着她:「這世上就沒有絕對之事,如意,別太天真了。」

他扔下這句話,就離開了,文如意氣的跺腳,看祁元修的態度,根本就是在懷疑天山派自己的燒了葯倉。

秦葉悠吃了一點東西,也有精神了,反正也不想睡了,讓綠蘿把書房裏的材料搬到卧室,她趴在桌前認真的看着。

祁元修進來的時候,就看到坐在軟榻上的秦葉悠,歪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。

「在想什麼?」祁元修坐在她的旁邊,瞅了一眼桌上,她鬼畫符一般的不知道在寫什麼。

「在想孩子……」秦葉悠凝神思考着,好似不怎麼在意,張口就回答道。

祁元修一怔,這是他們之間第一次這樣正式的說起孩子來,其實今天在小院裏看到單家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畫面,他就想到了,他倆也要趕緊要個孩子,然後才能子孫滿堂啊。

「我也想要個孩子。」祁元修伸出手握住她的手,十分溫柔的說道。

「一個怕是不夠,至少得二十幾個。」秦葉悠又在紙上指點了一番,畫了一些他看不懂的符號。

祁元修忍不住驚訝的看來她一眼:「二十幾個?你會不會有些貪心啊?」他一直以為她不願意生孩子呢,成婚幾年,一直沒有孩子。

她竟然是這樣想的嗎?

「二十幾個不多算,我一開始打算要五十個左右很好,不過那樣的話,太引人注目,我算了一下二十幾個不多不少,正合適。」秦葉悠掰着她的手指,似乎在心算着什麼。

「五十個?秦葉悠你以為你是魚啊,能生那麼多?你今天不會是累壞腦殼了吧?」祁元修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,看看她是不是還在發燒。

秦葉悠終於反應過來,驚訝的問道:「誰說我要生啊?我是說找二十個孩子來,培養醫藥知識,天山派會斷了我們的藥材供應,自然就能斷我們的醫藥人才的供應,我們得早做打算。」

秦葉悠這樣一說,祁元修恍然大悟,剛才兩人說的完全就是兩件事嘛,他的心中閃過一絲失望,不過他很快抬頭問道:「難道你不想生一個我們自己的孩子嗎?」

秦葉悠看到他眼中的希翼,遲疑了一下,實在不忍心告訴他,她現在真的不想生。

現在情勢這樣複雜,跟天山派的對抗還沒有開始,以後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,說不定天山派突然發難,祁元修應對不了,只能娶了文如意,把她掃地出門。

到時候難道讓孩子跟着她顛沛流離?

「這個……自然是要看緣分的嘛,緣分到了,我們的孩子就會來了。」秦葉悠敷衍的說道。

「那我們可以加速這分緣分的到來。」祁元修拿過秦葉悠手中的筆,扔在桌上,然後一彎腰就把她抱了起來,朝着床邊走去。

秦葉悠抱住他,頗有些愧疚,她看到祁元修眼中的渴求,他是那麼希望有個孩子,

可是他不知道秦葉悠其實一直在悄悄的服用避孕藥。

祁元修,對不起,再等等吧,等一起安寧,我們一定會有孩子的。

第二日,皇上突然召見祁元修和文如意一起進宮。

祁元修和文如意都不知道他所為何事,兩人乘坐同一輛馬車進宮,在路上文如意似乎有些雀躍,之前進宮,都是秦葉悠陪着王爺的。

「元修哥哥,你說皇上召見我們進宮所為何事啊?」文如意問道,暗自有些期待,難道也是給他們賜婚嗎?

文如意知道之前皇上就曾表示過,讓祁元修娶她過門的,只不過當時被祁元修給拒絕了,因為有秦葉悠那個賤人擋在前面。

祁元修瞥了她一眼,淡淡的說道:「皇上的心思,我們無法揣測,不過你可以想一下,最近跟你有關的事,有哪一件能驚動皇上的?」

文如意聽他似乎話中別有深意,略微一思索,馬上就明白過來,剛才的熱情,馬上就被一盆冷水給熄滅了。

跟她有關的自然是最近藥材庫失火之事,那些藥材就是為大魏準備的,現在都化為灰燼,如果不能及時補充,大魏也將面臨危機。

竟然是為這事,文如意頓時有些坐立難安,低頭思索著該怎麼回應。

皇宮裏,見到皇上請安之後,皇上為兩人賜座,果然上來就問到:「聽說天山派在大魏的藥材倉庫最近失火了?現在什麼情況了?」

文如意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祁元修,他起身說道:「回皇上,當晚火勢較大,所有的藥材都化為灰燼了。」

「那真是太可惜了,抓到兇手沒有?」皇上關切問道。

「臣弟正在全力搜查,目前還沒有任何線索。」祁元修回到道,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對,出了這樣的事情,皇上怎麼聽上去,沒有半點責備之意?

「元修,你一定要好好追查,天山派隨時江湖門派,可是這些年為各國供應藥材培養醫藥人才,貢獻很大,在我們的國土上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們責無旁貸。」

皇上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祁元修更加懷疑了,皇上什麼時候變成這樣通情達理之人。

文如意也驚訝於皇上竟然這樣好說話,對她沒有一絲責怪之意,反而這樣善解人意,她於是起身說道:「請皇上放心,讓大魏遭受這樣的危機,我們天山派也有責任,我已經派人傳話給我父親,天山派會儘快安排人手來補充藥材。」

皇上笑着點頭:「有如意姑娘這句話,朕就放心了,沒有想到如意姑娘不僅看起來貌若天仙,做事更是爽利灑脫。」

文如意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,紅著臉低下頭說道:「皇上您過譽了。」

「君無戲言,朕說的都是實話,其實朕早就聽聞如意姑娘的大名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,我之前曾經見過你父親,文掌門也是直爽俠義之人,真是虎父無犬女啊。」

皇上說完之後爽朗大笑,文如意本來一路忐忑,擔心會被指責,被質問,沒有想到遇見皇上之後,反差竟然如此之大,人人都說皇上喜怒無常,冷酷殘暴,可是她覺得皇上其實人很不錯嘛。

祁元修冷眼旁觀,臉色有些陰沉,兩人從宮裏出來往回走的時候,他一路也是冷著臉不說話。

文如意還沉浸在剛才的氣氛當中,沒有注意到祁元修的臉色,笑着說道:「這樣看來,皇上對我們天山派並沒有太多責怪之意嘛,元修哥哥,之前你幹嘛嚇唬我。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,淡淡說道:「皇上現在想要的怕不僅僅是那點藥材了。」

文如意一頭霧水,問道:「元修哥哥,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祁元修閉上眼睛,不再搭理她,十分冷淡的說了一句:「我累了,休息一會兒。」

文如意氣的撅起嘴來,在她面前,他總是這樣冷冰冰不耐煩的表情,她忍不住說道:「要是現在跟你同乘一輛馬車是的秦葉悠,你也這樣冷淡不耐嗎?」

「如果是她,她絕對不會在我說累的時候,還喋喋不休煩我!」祁元修閉着眼睛認出這句話,文如意更加氣憤了。

回到奕王府,文如意氣沖衝下了馬車,本以為祁元修會勸慰她兩句,結果走出好遠,都沒聽到他喊她,反而聽到他對追風說道:「我去找王妃,有什麼事來梧桐苑說。」

文如意氣的一跺腳,直奔清風苑而去,回去之後大發雷霆,司馬前聽到動靜,前來相勸:「大小姐,您別生氣了,您如果早一點把禁藥令牌拿出來,也不至於如此了,不如我們現在索性就斷了大魏的藥材供應,反正也有借口了。」

文如意正一肚子火沒處發呢,聽到司馬前的話,頓時朝着他來了:「你想陷我們天山派於不義嗎?現在斷了藥材供應,別人只會認為是我們自己放火燒的藥材,然後落井下石!」

司馬前其實只想試探一下她,大火之後,他知道文如意一定後悔沒有早一點拿出禁藥令牌,想要趁着她懊悔之際,慫恿她拿出禁藥令牌,這樣一來文如意和祁元修就會徹底決裂,那麼他就有機會了。

沒有想到他今天點兒背,來的不是時候,被文如意大罵一通,灰溜溜的回去了。

祁元修現在已經習慣了,心情不好,就想來梧桐苑,不過他心情好的時候,似乎也很喜歡來梧桐苑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1章:生二十個孩子

47.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