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:找來火種

第264章:找來火種

眾人也看向那個男孩子,他的臉上有些掛不住。

他梗著脖子說道:「難道不是嗎?不然你把我們聚集在這裡,為的什麼事?又不要我們幹活,還好吃好喝伺候著,有這樣的好事嗎?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看著他,輕聲問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我叫李青衫,我的夢想是成為丐幫幫主。」男孩子一股子江湖氣息,人小鬼大的模樣。

秦葉悠問道:「你為什麼想要做丐幫幫主啊?」難道他的偶像是洪七公,想要練打狗棒法,如果真的是這樣,她可不能阻攔他的遠大夢想。

「我想要幫主更多的乞丐,保護他們不受欺負。」李青衫說道。

「那你可知道你要成為幫主需要多長時間?需要經過途徑?最後一定會成功嗎?」秦葉悠依舊不急不緩的問道。

這一下李青衫回答不上來了。

「可是我有一種辦法,讓你更有辦法幫助更多乞丐,時間多則十年,少則五年,你可願意?」

李青衫睜大了眼睛,旁邊的小孩子也都十分好奇的看著秦葉悠。

「我把你們找來,是想要教你們讀書識字,然後教你們學習醫術,讓你們學習治病救人的本事,你們可願意?」

這一下小孩子們都驚呆了,就連李青衫都睜大了眼睛,過了許久,他才喃喃的問道:「可是我們沒有錢交學費……」他知道上私塾都是要交錢的。

「我不要你們的錢,只要你們好好學習,以後再這裡不愁吃不愁穿。」秦葉悠笑著回答道,已經預感到這裡這個男孩子會成為這群小孩子的頭。

「神仙姐姐,可是你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啊?」那個稍微大一點的女孩子問道。

秦葉悠站直了身子,緩緩掃視著他們,說道:「我不是平白無故的對你們好,你們都要好好學習,過一段時間我要考核,學不好的,我就會送你們回去,學成之後,也要聽從我的安排,去用你們所學,治病救人。」

「當然你們要是不願意的,現在就可以舉手告訴我,我馬上就會派人送你們回去,學醫並不容易,也會吃很多苦。」

學醫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如果不是真心愿意學習的,也不容易堅持下來。

這些小孩子面面相覷,最開始的那個小女孩說道:「我願意學,等我學好了,我就可以給我奶奶治病了。」

「我也願意,我爺爺教過我怎麼分辨藥材,我很喜歡。」

「我也要學,我也要學……」

小孩子們紛紛表態,秦葉悠很欣慰,最後就剩下李青衫了,他似乎很掙扎,秦葉悠也不著急,靜靜的等著他,等候他在丐幫幫主和成為大夫兩個理想之間,做出最後的決定。

「我願意學醫,就算是我學醫,我以後照樣可以做丐幫幫主。」李青衫一抬下巴,倨傲的說道。

秦葉悠忍不住笑了一聲,懂醫術的丐幫幫主,好像更加厲害,這真是一個堅守夢想的好孩子啊。

「好了,既然你們都願意待在這裡,那就要聽我的話,我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,唯獨勤奮和專心,努力學,專心學,最重要一點,學成之後要知道幫助別人。」

小孩子都點了點頭,秦葉悠緩緩看著他們,這些都是火種啊,一旦他們學成,就可以成為大魏,甚至是整個東大陸的燎原之勢。

她只負責教授醫術,這些孩子還要先學習認字,還有思想教育,都很重要,這些都要慢慢來,孩子不容易找,適合的老師更加不容易找。

在教他們醫術之前,首先要教他們道理才是最重要的。

秦葉悠現在全部的心思都撲在這方面,每天幾乎忙的腳不沾地,一個不小心,奕王妃整日在京城到處去的消息傳到了宮裡。

太後傳旨給她,讓她進宮,她猛然反應過來,之前她可是營造一種自己疑似患了瘟疫,這才避過太后和皇后的頻頻召喚,現在一個不小心露餡了,太后召她進宮,定然沒有好事。

正好祁元修也在家,直接說道:「我陪你去……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王爺,你看看太后的詔書,你是想要違抗懿旨嗎?」

祁元修一看,詔書上寫著宣奕王妃一人進宮!這句話明顯就是說給祁元修的。

秦葉悠收拾一下說道:「放心吧,王爺,你在江南的時候,我們已經過招很多次了,我心裡有數,不會有事的。」

「太后已經開始行動,應該不會再讓你出手了,或許是別的事情,你小心為妙。」秦葉悠點了點頭。

太后看著起色很好的秦葉悠緩緩進宮,就知道她之前是在裝病了,竟然敢在她跟前耍花招,哼!

「奕王妃,哀家之前聽說你得了瘟疫,現在看起來起色不錯,想必你的瘟疫也早就好了吧?」太后冷冷說道。

「回太后,妾身當時只是疑似瘟疫,那時候怎麼也查不出別的原因,所幸後來亂打亂撞的竟然痊癒了,想必是承蒙太后的福澤庇佑。」秦葉悠十分恭敬說道。

太后冷冷看著她,這個女人真是巧言善辯。

秦葉悠低著頭,低眉順眼的模樣,心裡卻也是不屑,她猶記得之前太后想要利用她的時候是何等的溫柔體貼啊,現在覺得她利用不上了,頓時就變了臉,嘖嘖嘖,真的是太勢力了。

「哀家上次讓你所做之事,你考慮的怎麼樣了?」太后突然問道。

秦葉悠一怔,來之前祁元修曾經說了,太后已經開始行動了,太后做事縝密,一旦開始後面自然都計劃好了,怎麼還會來問她,難道是在試探她?

「妾身進來疾病纏身,頭腦也昏昏沉沉,很多事情都記不清了,不知道您指的是什麼事?妾身愚鈍,還請太后明示。」秦葉悠打算先裝傻。

太后眼神閃爍了一下,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問道:「你果真什麼都不記得了?」

這樣以來,秦葉悠就明白太后的意思了,今天果然有詐!

她趕緊跪下說道:「妾身確實愚鈍,忘記太后曾說之事,請太后明示。」

「哼,你堂堂一個王妃,記性怎麼如此不好,這樣怎麼掌管整個王府。」太后訓斥道,秦葉悠只顧低頭聽著。

「我上次讓你來,不是跟你說了嘛,你和元修成婚多年了,趕緊調理一下身子,要個孩子要緊。」太后氣哼哼的說道。

秦葉悠低著頭,嘴角露出一絲諷刺的笑容,不過她很快掩飾過去了,高聲說道:「太后,您說的對,妾身回去一定好好勸慰王爺。」

太后不滿的看了她一眼,這個女人真是滴水不漏,她本想等秦葉悠一答應,就順勢訓斥兩句,然後安排一個丫頭到奕王府。

這樣秦葉悠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奕王,之前奕王也層親口承認這事,她反而不好再說什麼了。

秦葉悠全身而退,悠閑回到奕王府,卻發現秦雲飛已經在等著他了。

「姐姐,大理那邊我已經安排妥當了,藥材全部種植好了,也找好照顧看守之人,你不要擔心。」

秦雲飛見到秦葉悠先報備一聲,秦葉悠點了點頭,「那你這次回京是因為什麼事?」

「我收到了高姨娘的信,父親的病情又嚴重了,我想要帶著念兒去一趟北疆。」秦雲飛說道。

自從秦雲飛和秦葉悠相認之後,秦葉悠就帶著他去找了陳姨娘。

陳姨娘對於他的到來,十分震驚,然後聽說了秦明源的事情,垂淚不已,這麼多年,她其實一直惦念著秦明源。

「爹爹身體不好,想要見見念兒,你們願意跟我回北疆嗎?」秦雲飛並沒有多麼迂迴,直接說明來意。

陳姨娘擦了擦眼角的淚水,低聲說道:「從念兒還沒有出生,我就有這個想法的,想要帶著他去北疆找老爺,可是現在我們走不了啊。」

秦雲飛似乎並不意外,輕聲說道:「我知道北疆條件艱苦,可是父親在當地已經站穩,到時候我也會幫襯,絕對不會讓你們娘倆受委屈的。」

陳姨娘連忙說道:「不是因為這個,只要能跟著老爺,我不在乎吃不吃苦,只是……只是念兒他不行啊。」

小雲念一直躲在自己母親身後,睜著大大的眼睛,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,然後他被推到秦雲飛跟前。

陳姨娘眼淚都下來了:「都怪我不好,懷著他的時候,整日提心弔膽,他一出生就帶著他去北疆,結果出了意外,讓念兒受了不少罪,他一直都體弱多病,實在是不適合去北疆啊。」

秦雲飛看著雲念,說起來他也有五歲了吧,看上去也就三四歲的樣子,十分瘦弱。

看陳姨娘的神情,知道她不是說謊,只能嘆了一口氣,不好再強求了,只是寫信給秦明源,告訴他關於雲念的事情,希望能對他有點安慰。

可是這一次秦明源病重,高姨娘在信中說,就是因為思念小兒所致,讓他務必想辦法,讓秦明源見一見孩子,他這才安排好一切,匆匆回京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4章:找來火種

48.3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