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:郡主的執著

第265章:郡主的執著

「陳姨娘,我就帶雲念去見見爹爹,這一路上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,讓爹爹見到了之後,我會立即帶他回來的。」

這些話秦雲飛說的十分艱難,可是他又不得不說,秦明源明顯就是心病,只有秦雲念這一個強心針可以診治了。

「陳姨娘,你如果能同意,我就給雲念配上藥物,可以保證雲念這一路不會犯病,你看這樣可好?」秦葉悠看陳姨娘還有些猶豫,她知道為娘的都只是為了孩子擔心。

陳姨娘緊緊咬著嘴唇,她把雲念拉過來,捧著他的小臉問道:「念兒啊,你願意跟娘一起去看看爹爹嗎?」

秦雲念單純的大眼睛里露出驚喜,他雖然年紀小,可是也懂事了,別人家的孩子都有爹爹,就他沒有,上一次他還被別的小孩子罵是野孩子,就因為他沒有爹爹。

後來他跑回家問娘親:「我為什麼沒有爹爹?」

他記得娘親當時就掉眼淚了,她一邊為他擦拭臉上的污跡,一邊說道:「你有爹爹,你爹爹在很遠很遠的地方,等念兒長大了,念兒就能見到爹爹了。」

雲念懂事,不願意讓娘哭,以後再想爹爹也不在娘跟前提起了,只盼望著自己能快點長大。

現在突然聽到娘這樣提起來,有驚喜,有有點擔憂,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娘,你不是說等我長大了才能見爹爹嗎?我真的現在就可以去見我爹爹嗎?」

小孩子的情緒是掩蓋不住的,陳姨娘看到雲念眼中的欺騙,一激動又落淚,雲念以為娘是因為他說的話傷心了才會哭的,趕緊說道:「娘,你別哭,念兒都聽娘的,現在不見,等念兒長大了再見爹爹。」

「不,雲念,我們這就準備一下去見爹爹,你大哥哥會帶著我們一起去。」陳姨娘把雲念摟在懷中說道。

雲念聽到這個話,頓時高興起來,笑的特別甜。

秦葉悠和秦雲飛在旁邊看著,卻覺得十分心酸,雖然有秦葉悠的照顧,可是她也只能是物質錢財上的,這孤兒寡母的這幾年,心中的凄涼,別人如何能幫的了。

秦葉悠為雲念做了一個十分全面的檢查,好在他現在雖然虛弱,但是各項指標都很正常,只要路上好好注意,不要累著傷著,到北疆應該沒有問題。

秦葉悠又從系統內取出一些兒童補品和雲念能用到的藥品,細細囑咐了陳姨娘,教給她怎麼給雲念服用。

臨走之前,又讓綠蘿取出府里,上好的貂絨,這娘倆做了兩身保暖的外衣,這才把他們送上回北疆的馬車。

經過這些日子的接觸,秦雲念跟秦雲飛已經十分熟悉了,他被秦雲飛抱著,現在馬車帘子,揮手跟秦葉悠道別。

馬車緩緩向前跑著,陳姨娘看著漸漸遠去的城門,還有站在城門口的秦葉悠,人不足說道:「唉,王妃真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了,當年如果沒有她,我和念兒早就不在這人間了。」

秦雲飛不由自主的想起當年秦家是如何對她的,也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他也十分佩服秦葉悠的心胸。

這邊秦葉悠剛剛回到奕王府,蘇嫣兒就急匆匆的從外面而來,滿臉心事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,然後讓綠蘿給她上茶,蘇嫣兒坐下喝茶,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「郡主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啊?」秦葉悠笑著問道。

「我……我想來問問,唐菲走了以後,有沒有來信啊?」蘇嫣兒問道。

「嗯,來過一封信,現在在唐門,過的很好,有些想念京城,還提到了你呢。」秦葉悠興緻勃勃的說道。

「哦,這樣啊……」蘇嫣兒十分敷衍的說道,秦葉悠低下頭又喝了一口茶,嘴角的笑意更濃了。

「郡主難道不想知道菲兒提到了你什麼事情嗎?」秦葉悠看著蘇嫣兒問道。

蘇嫣兒似乎剛剛反應過來,抬頭茫然問道:「唐菲說我什麼了?」

「菲兒說想念跟你一起玩耍的日子,還問我你和那個君公子有沒有後續發展呢?」這確實是唐菲信中的原話,秦葉悠看到信的時候,不由得感嘆了一句,這女人的八卦之心,看來是從古至今都不曾改變的。

蘇嫣兒聽到這話,頓時有些臉紅,嗔怪道:「這個唐菲,怎麼這麼閑,什麼事都打聽啊。」

秦葉悠放下茶杯,面色稍微正式一點,微微笑著說道:「嫣兒,你能否跟我說一下,你覺得君公子是什麼樣的人?」

「他自然是英雄好漢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,待人溫和,謙讓有理……」說道這裡,蘇嫣兒抬頭看了一眼秦葉悠,臉更紅了,覺得自己好像說多了。

秦葉悠笑著問道:「郡主,你今天來恐怕不僅僅是問菲兒的事情吧?」很明顯她來這裡的目的不是唐菲,看著向來直來直去的蘇嫣兒,扭扭捏捏,看著的人都覺得難受,秦葉悠不打算繼續逗她了,索性直接問出來。

她能看的出來,聽到她這個問題,蘇嫣兒也悄悄的鬆了一口氣,抬頭直接問道:「嗯,我聽說有人見君公子回來了,在奕王府附近見到他的,我想問問,他是不是來找你的?」蘇嫣兒紅著臉,支支吾吾的問道。

「他是來過這裡,不過剛剛走了,來跟我道別的。」秦葉悠十分遺憾的回答道。

蘇嫣兒一下子站起身來,驚問道:「他已經走了?去哪裡了?」

「我不知道,他沒有跟我說。」秦葉悠看著蘇嫣兒回答道,看到蘇嫣兒臉上失望之極的表情,她有些不忍心,可是也無可奈何。

在秦雲飛離開之前,她曾經跟他聊過蘇嫣兒,她問秦雲飛:「嫣兒似乎對你有意,你就這樣不辭而別,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?」

秦雲飛沉默了一會兒,平靜的說道:「我離開北疆之前,覺得到哪裡都無所謂,幹什麼也無所謂,沒有任何事情好害怕的了,可是自從我遇到她,我突然開始害怕。」

「你害怕什麼?」秦葉悠有些疑惑,她知道愛情中有些酸甜苦辣都是很正常的,可是怎麼會有害怕這種情緒呢。

「我怕她知道我真實的身份,我怕她會失望,她喜歡上的並不是真正的我,是她想象出來的那個人,如果她知道我不過是個待罪發配之人,她肯定會失望傷心的,如果要面對那一天,我寧願選擇不開始。」

秦葉悠沉默了許久,嘆了一口氣,秦雲飛說的這些,確實也是事實,拋開外在不說,就算是蘇嫣兒願意,蘇正將軍呢?

通過這幾次的接觸,秦葉悠感覺的出來,蘇正雖然是粗糙漢子,可是對於自己這唯一的女兒,還是十分在意的,蘇嫣兒說錯一句話,他都不願意,都要連忙護著。

如果讓蘇嫣兒嫁給秦雲飛,他怕是不會同意。

唉,為什麼相愛的人總是不能在一起呢,她和祁元修一切都還只是未知數,單永樂和祁文意是這樣,現在秦雲飛和蘇嫣兒又是這樣,唉,真是天意弄人啊。

秦葉悠知道,感情之事,別人無法插手,就只是當事人兩個人之間的事情。

不過她當時還是對秦雲飛說了一句:「以我對蘇嫣兒的了解,她性子倔強的很,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。」

當初她喜歡祁元修,就連祁元修都已經成婚了,她都不在乎,還直接闖進奕王府跟她對峙,囂張的喊著要把祁元修搶回去。

這樣強悍的女子,怎麼會因為秦雲飛擔憂這點事情,就放棄了呢。

秦雲飛回應她的,也就只是一聲嘆息,想必他也了解蘇嫣兒的脾氣,所以才會做的這麼決絕,來京城都不曾見她一面。

「我不信!他既然來跟你道別,肯定會告訴你他去了哪裡?你就告訴我吧。」

蘇嫣兒果然固執的很,不像一般小女孩那樣好糊弄,可是秦雲飛離開之前,特意囑咐她不要告訴蘇嫣兒他的行蹤。

秦葉悠只能對蘇嫣兒表示無可奉告,蘇嫣兒氣哼哼的站起身來:「不告訴我拉到,我自己去找,我就不信了,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!」說完之後氣哼哼的離開了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正好祁元修從外面進來,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剛才在門口遇到嫣兒了,氣哼哼的,連招呼都沒打,橫衝直撞出去了,她又來找事?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是啊,你惹這朵大桃花,終於轉移了,人家郡主現在心有所屬,你是不是有點失意啊?」

祁元修好笑的問道:「我有什麼失意的?」

「剛才人家跟沒跟你打招呼就離開了,你不是很介意的嗎?」秦葉悠轉頭問道。

祁元修笑了一下,問道:「你這是吃的哪門子飛醋?以前她不是經常來奕王府嗎?也沒見你這樣啊,今天這是怎麼了?」

秦葉悠冷哼一聲:「我只是有些羨慕她,可是豁出去,轟轟烈烈的愛一場。」

這樣的洒脫,這樣的爽利,是她不曾擁有的,她愛也不敢愛,走也不敢走,就只能這樣不上不下耗著。

祁元修看懂她眼中的失落,什麼都沒有說,悄悄拉起她的手,緊緊的握住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5章:郡主的執著

48.5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